×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六、志公禅师十二时颂



接上篇:五、志公禅师十四科颂

 

 

志公禅师十二时颂   
  

平旦寅,狂机内有道人身,

穷苦已经无量劫,不信常擎如意珍。

若捉物、入迷津,但有纤毫即是尘,

不住旧时无相貌,外求知识也非真。

 

日出卯,用处不须生善巧,

纵使神光照有无,起意便遭魔事娆。

若施功、终不了,日夜被他人我拗。

不用安排只么从,何曾心地生烦恼。

 

食时辰,无明本是释迦身,

坐卧不知元是道,只么忙忙受苦辛。

认声色、觅疏亲,只是他家染污人,

若拟将心求佛道,问取虚空始出尘。

 

禺中巳,未了之人教不至,

假使通达祖师言,莫向心头安了义。

只守玄、没文字,认着依前还不是,

暂时自肯不追寻,旷劫不遭魔境使。

 

日南午,四大身中无价宝,

阳焰空华不肯抛,作意修行转辛苦。

不曾迷、莫求悟,任你朝阳几回暮,

有相身中无相身,无明路上无生路

 

日昳未,心地何曾安了义,

他家文字没亲疏,不用将心求的意。

任纵横、绝忌讳,长在人间不在世,

运用不离声色中,历劫何曾暂抛弃。

 

晡时申,学道先须不厌贫,

有相本来权积聚,无形何用要求真。

作净洁、却劳神,方认愚痴作近邻,

言下不求无处所,暂时唤作出家人

 

日入酉,虚幻声音不长久,

禅悦珍羞尚不餐,谁能更饮无明酒。

勿可抛、勿可守,荡荡逍遥不曾有,

纵你多闻达古今,也是痴狂外边走。

 

黄昏戍,狂子施功投暗室,

假使心通无量时,历劫何曾异今日。

拟商量、却啾唧,转使心头黑如漆,

昼夜舒光照有无,痴人唤作波罗蜜。

 

人定亥,勇猛精进成懈怠,

不起纤毫修学心,无相光中常自在。

超释迦、越祖代,心有微尘还窒碍,

放荡长如痴兀人,他家自有通人爱。

 

半夜子,心住无生即生死,

生死何曾属有无,用时便用无文字。

祖师言、外边事,识取起时还不是,

作意搜求实没踪,生死魔来任相试。
  

鸡鸣丑,一颗圆光明已久,

内外推寻觅总无,境上施为浑大有。

不见头、亦无手,天地坏时渠不朽,

未了之人听一言,只这如今谁动口。

 

 

释禅心补注:宝志禅师(公元418-514年),俗姓朱,陕西南郑人,有说江苏句容人。其事迹收入《高僧传》卷十之“神异”篇,由于史中多宣扬其神异,致使后世行者反忽略了其禅法思想。从志公禅师作品观之,其禅法思想和后世曹溪以后的南宗顿法无异,且教之更加简单明了,诗偈朗朗上口,意味无穷,诚为禅宗作品中的最上乘之绝佳品。《大乘赞》十首,重在破除一切分别诸法,凸显大乘佛法平等一如之理;《十四科诵》在《大乘赞》的基础上进一步破斥人我、有无、生死、真俗、色心、解缚等之差别,直指即烦恼即菩提、触目皆道的禅门心法最上乘;《十四科颂》则以南朝时的清乐,来歌咏佛门禅法,这是相对于后世赵州禅师等人作《十二时歌》,乃最早见诸文字的禅偈作品了。

 

 

 

 ——古月禅堂编撰之《禅门精粹》

 

 

 接下篇:七、傅(善慧)大士《心王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