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一)禅:不灭的希望



接上篇:赞颂禅宗历代祖师



“盖中国自晚唐、五代以来之佛教,可谓完全是禅宗之佛教;禅风之传播,不惟遍及佛教之各宗,且儒家宋、明理学,道家之性命双修,亦无不受禅宗之酝酿而成者,故禅宗者,中国唐、宋以来道德文化之根基也!”

“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中国佛教之骨髓,在于禅!”

——中国近代三大高僧之一太虚法师


禅:不灭的希望 

 释禅心 著


已故玄学大师高捷夫讲过一个小故事,故事中指出人类处境最精确的写照:

从前有位邪恶的魔术师,他养了一群羊,准备宰来吃,可是羊儿都知道他的企图,很多都找机会逃走了,魔术师勃然大怒,将所有羊儿召到跟前,将它们催眠后,道:“伟大的羊儿们,你们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你们是英雄、侠士、帝皇、将相、医生、律师、作家……”由那次催眠开始,羊儿再也不逃走,甘心做他们的英雄侠士,直至被送上屠场。

著名作家黄易引用这个故事发问说:生命究竟是甚么呢?下面几段话,就是他的结论: 

“无论我们如何全心全意去构想人类的伟大,但天生出来我们便是井底蛙群,从微尘般的地球伸头出去探索无穷无尽的宇宙,就像深井里的蛙儿要从井口去看外面的世界。 无论看得怎么真切,也只是真理微不足道的小部分,我们得到的是一个扭曲了的事实。 但这井底却是我们的全世界。 在这井里,有些青蛙伏在污水里,沾沾自喜求其丰功伟业,争名逐利,做其帝皇将相、英雄侠士;亦有些缩在一角,困苦无依;更有一些眼光远大的,望往井外,憧憬着外面遥阔的天地,想着走出去的一天。 而在井底里,流传着一些已跳出井外青蛙的故事,他们的名字是释迦牟尼、老子、庄子、慧能、道一、耶稣…… 虽然他们并没有回来,但已带给了井内群蛙永燃不灭的希望。”


 

◎ 从法庆禅师的圆寂说起 

大觉寺法庆禅师的侍者因读了《洞山录》这本禅书以后,感慨地说:“古人在生死中那么任性自在,实在是好奇怪!”

法庆禅师答道:“老衲将来坐化时,你可用话唤醒我,如果叫得回来,就是生死自在之士。”

侍者看看禅师,禅师作预言颂云:

“今年五月初五,四大将离本主;

白骨当风扬却,免占檀那地土。”

时光迅速,到了五月初五,禅师将所有的衣物交给侍者供僧结缘,刚听到初夜的钟声,趺坐刹那圆寂,脉搏停止,呼吸全无,侍者记取当时的谈话,就唤道:“禅师!禅师!”

良久,法庆禅师睁开眼睛,问道:“喊什么?”

“禅师为什么不将衣帽鞋袜穿好而去?”

“当初来时,根本就不曾带过什么的嘛!”

侍者一定要将衣服给法庆禅师穿上。法庆禅师穿上衣服,复重写了一个偈颂曰:

七十三年如掣电,临行为君通一线,

铁牛蹦跳过新罗,撞破虚空七八片!

交给侍者后,又俨然而化了。时宋高宗三年五月五日。

 

◎ 步行七步而逝的志闲禅师

得法于临济义玄禅师的灌溪志闲禅师,于唐干宁二年五月二十九日,玩笑似地问身边的侍者:“坐着圆寂的有谁呢?”侍者回答道:“僧伽。”

“那么站着死去的有吗?”

“僧会大师是这样圆寂的。”侍者回答说。

志闲禅师于是起身向前走出,迈到第七步时,刹那垂手而逝。

 

◎ 生死由他的保福禅师

后唐保福禅师将要辞世圆寂时,向大众说道:“我近来气力不继,大概世缘时限已快到了。”

门徒弟子们听后,纷纷说道:“师父法体仍很健康”,“弟子们仍需师父指导”,“要求师父常住世间为众生说法”,种种请求不一,其中有一位弟子问道:

“时限若已到时,禅师是去好呢?还是留住好?”

保福禅师表情非常安详,用非常亲切的口吻反问道:“你说是怎么样才好呢?”

这个弟子毫不考虑地答道:“生也好,死也好,一切随缘任它去好了。”

禅师哈哈一笑说到:“我心里要讲的话,不知什么时候都被你偷听去了。”言讫跏趺圆寂。

 

◎ 就是这个,并非其他

法常(大梅)禅师是马祖道一禅师的弟子,他是这样告别人世的:

有一天,法常禅师对弟子们说:“将要来临的不要去抑制,已经逝去的切莫去追回。”弟子们大概感觉到了什么,不知说什么好。静默之间,忽然传来老鼠的吱吱叫声。禅师说:“就是这个,并非其它。你们各位,务必善自护持好这个啊!吾今逝矣!”

说完,大梅禅师就微笑着坐化了。

 

◎慧玄这里无生死

一僧问关山慧玄禅师(日本妙心寺开山祖师无相大师)“请问有什么解决生与死这个问题的办法吗?”禅师闻之大声喝叱他道:“慧玄这里无生死!”

天皇请慧玄禅师的师父大灯国师到宫中为之讲法,御使只允许他坐在与天皇隔一重坐席的地上, 然而大灯禅师坚决不答应,要求和天皇对坐才肯讲法,天皇无奈只好答应了,对面坐定后天皇说:“佛法不自量,与王法对坐。”禅师随即答道:“王法不自量,与佛法对坐!”显示出一派三皇五帝为何物的禅者气宇来!

大灯国师曾入丐帮中参禅,终于大彻大悟。他一只腿有疾,不能结跏跌坐,临死之际,禅师对病腿说:“以前我听你的,今天你得听我的。”随即折断病腿,端身正坐,立刻入化了!

慧玄禅师于某日一身行脚打扮,与得意弟子宗弼禅师,一起行脚至风水泉处,慧玄即立于大树之下,恳恳垂训后,刹那间就站着入灭了。

 

◎操办“愚痴斋”的洞山良价禅师

洞山良价禅师准备告别世间的时候,说了个偈子以警策弟子们参禅用功:

学者恒沙无一悟,过在寻他舌头路,

欲得忘形泯踪迹,努力殷勤空里步。

偈子吟完后,僧众中已有不少人从中得到了启悟。洞山禅师见诸事都料理已毕,就叫人给自己剃头,然后沐浴、披衣,又打钟示意徒众,端坐于禅床之上,顿时坐化了!

这时洞山寺内,钟鼓齐鸣。大众们见师父走了,人人舍不得恩师,个个捶胸顿足,悲号恸哭,从上午直哭到下午。突然间奇迹出现了,洞山禅师又睁开眼来,倒把守候的僧人们吓了一大跳,说:“师父,师父,是您老人家吗?您老不是走了吗?”

洞山禅师说:“像你们这样昏哭,叫老僧如何走得放心?快把那些哭闹的都叫来,我有话讲!”

侍者传令下去,僧众得知老和尚又回来了,一个个欢喜不尽,都说道:“去后能来,实在是不可思议之事。西天中土,千万修行人中也唯此一例。”于是争先恐后,聚集到方丈室。

洞山见大众集聚,才缓缓开口说道:“老僧跟你们多次说过,出家人应该心不附物,才是真正的修行。如此劳生惜死,哪有半点修行人的气味?生死虽然大事,但也原本自然。如果不在其中用功,徒自哀悲,又有何益?”

洞山禅师又问:“监院师(寺院当家)还在吗?”

监院急趋上前,给师父顶礼。洞山禅师见他也泪流满面,如丧考妣,就说:“你是当家之人,尚且如此,何况大众,真是愚痴之极!行了,你们先都不要哭了,我就再呆几天吧!”

谁说无情便是道?原来老禅师不让别人牵挂凡情,他老人家自己被人鼻涕泪水一流,也是舍不得了!

洞山禅师又交代监院师为全山僧众办一堂“愚痴斋”,为大家消一消“愚痴”之业,等斋事一完,他就再走。弟子们愚痴,他老人家也跟着“愚痴”,但愚痴斋断不了弟子们的愚痴,他们一边办愚痴斋,一边还对师父入死出生,生死自己定的功夫羡慕不已呢!

僧众见师父去后又来,本来极为欢喜,但听说办完愚痴斋又要走,心里那个不愿意啊!因此借故餐具不备,还须添置,一拖再拖,一直拖了七天,最后这一天,才将愚痴斋办好了。洞山禅师也走出方丈室,同全山僧众并地方施主一起共享斋饭。

愚痴斋毕后,洞山禅师起身郑重地告诉僧众弟子们道:“出家人本来不应有世俗的牵累,不要无事自扰,临行之际,切勿喧哗!”说完,归到方丈,端坐而去。这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

 

◎ 生死自在的庞居士一家

庞蕴,字道玄,湖南衡阳人,唐代著名的在家禅者,他曾在江西马祖道一、湖南石头希迁两位大禅师座下习禅,与丹霞天然、药山惟俨、百灵、大梅法常、洛浦、仰山慧寂等当时知名禅师过从甚密,悟境甚高,后世称誉他为中国的维摩诘,与傅大士并称于世,世人又称他为庞居士、庞翁、襄阳庞大士。

庞居士家世代业儒,但因庞蕴志在探寻人生真相,所以最终皈依佛门。他最初参谒南岳石头希迁禅师时,问道:“不与万法为伴侣的,是什么人?”石头禅师出其不意地一把捂住他的嘴,居士即有所悟。后来,又以同样问题参礼马祖道一禅师,马祖答他:“等你一口吸尽西江水的时候,再向你道。”庞蕴终于言下领旨,因此留在马祖身边住了两年。从此以后,机锋迅捷,为禅林瞩目。

本来庞蕴在当地也是一位比较富裕的长者,但他把家中的财物装在一条船上,船划到长江中心,把船打破,让它沉到江心,统统都不要了,他的这个举动,实在是给后人留下了一段疑情!

当时有人问他:“庞居士,您这些财物沉到江心太可惜了!何以不拿去救济贫苦?”居士回答说:“多事不如少事,少事不如无事。”真所谓:几个人懂得无事的好处?

那他以后的生活怎么办?每天编草鞋卖几文钱,没有丝毫牵挂、累赘,得大自在。有一天,庞居士作了一首偈子:  

“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团栾头,共说无生话。”

这首偈子,外表上是他们佛化家庭最佳的写照。实际上指的是那个无所依傍、超越万有、“不与万法为伴侣” 的本性。

有一天,庞居士去拜谒石头希迁禅师的传法弟子药山禅师,下山时药山禅师派了十几名参禅客送一程,当时冬季天上正飘着雪花,到了山门口,庞居士指着空中的雪花说:“好雪片片,都不落在别处!”有位禅客接住话头就问:“不落别处,落在什么处?”

庞居士伸手就给了禅客一掌,禅客不服气地说:“不要草草打人,说出个道理来!”

“凭什么称禅客,阎王爷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回答就是说:这样的见解,如何能了生脱死哟!

禅客还是不服气地说:“你说阎王不放过我,那你又如何呢?”庞居士于是又给了禅客一掌,边打边说:“眼见如聋,口说如哑。”

庞蕴居士计划入灭时,和女儿灵照讲:“你去帮我看看日头,正午时刻到了就告诉我,我就在那个时候走吧!”

现在的人都知道,古人那时没有钟表,所以要看太阳才能估计出是什么时辰。已穿透生死的禅者就是这样,对自己的生死去来早已自己掌握,还竟能挑选个自己喜欢的时辰。

如果换了我们这些俗人,没见到哪个人能真正把握住自己的生死,长寿是侥幸;死于非命,死于呼天抢地的疾病是常情,死生真是一件大事啊!生死又是这样并不在乎那些希图与惧怕它的人。

女儿一听老爸想走了,就到外面张望了一下,回来告诉他:“现在是正午啦,不过有日食发生!”居士一听有日食,便起身到外面去瞧瞧,而女儿灵照却趁这当儿,迅速登上父亲的坐垫,合掌刹那坐化!

庞居士回到屋内一看,笑说:“还是我这个丫头机锋比他老子迅捷啊!”于是决定再留住几天。料理完女儿的后事后,当地的地方长官于公前来探望他,庞居士说:“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自为之,世界上的一切只不过都是影像而已……”说完,便枕在于公的膝上,怡然入寂。

居士的夫人庞婆知道庞蕴与灵照都已入寂了,叹道:“这痴女和无知老汉,竟然不告而别,何其忍心呐!”就跑去把这消息告诉正在田园中劳作未归的儿子,儿子听罢老爹妹妹的消息,“嘎”地一声,拄着锄头,也站着迁化了!

庞婆将儿子火化后,说了一偈:

“坐卧立化未为奇,不及庞婆撒手归。

双手拨开无缝石,不留踪迹与人知。”

从此便不知所终。

庞蕴一家四口,谈笑之间出入生死,或坐、或站、或卧,展现了禅者自由自在的一派潇洒风采,博得后人无限的欣羡与赞叹。

 

◎ 死后又再活的遇安禅师

北宋遇安禅师,福建福州人,是一位死了再活,活了又再死的禅师。禅师出家后日夜参究《楞严经》,经年不缀。一日又读楞严,至“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时,不觉破句读成:“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沉吟良久,忽然大悟!此后终身,都不依经文断句,而依自己破句所悟来讲来读,此公案后被天下人传唱,因此当时的人都称他为安楞严,而不以本名称呼他。

当他将要逝世时,弟子蕴仁等侍候在旁边,禅师为他们说偈道:

不是岭南携得事,岂是鸡足付将来?

自古圣贤皆若此,非吾今日为君裁!

这个偈子的意思,是告诉在场的弟子及后学者,不需要假手任何外来力量的雕琢,每个生命与生俱来就都是一尊天然佛陀,须知自然本具的佛性,既非从岭南六祖慧能大师那儿授来,也不从现在隐于鸡足山、亲接释迦牟尼佛衣钵处的大迦叶尊者那里传来,也更非吾能将佛心本性传授给你们。自古以来体证大道的圣贤都是这样,不要做丝毫向外寻求佛陀的努力,各各皆是自悟自心,自成佛道!

说完后,沐浴安然而坐,命弟子把棺材抬来卧室,良久后自己进入棺中躺下,俨然入寂!三天之后,弟子们开启棺材观察,见他面目仍如平常人睡觉一样,右肋安然而卧。四众弟子们不觉悲从中来,有的不禁放声大哭!这一痛哭,竟把已死多天的遇安禅师从棺材中哭醒!禅师从棺中出来,召集所有僧俗弟子上堂说法,并苛责他们,不应痛哭,今后切不可再哭,如果再把我哭起来,你们就不是我的弟子。说罢,又重新走入棺木中,安然如入禅定似的圆寂了。


◎头歪到右边就叫做睡觉,歪在左边是什么呢?

笔者(释禅心)九十年代在福州鼓山涌泉寺住禅堂的几年期间,寺内几乎每一两年中,都能出现预知时至,端坐圆寂的出家僧人,而他们生前几乎都是默默无闻者。寺中的老和尚们自然不以为奇,因为他们说天下丛林,哪里不会出现这样的修行人呢?虽然这样,山中有一位老和尚圆寂时的有趣故事,虽非笔者亲见,但为寺中老和尚们所熟知。原来这位老和尚在圆寂前的一年,即向当家师提出到养老堂闭生死关,时寺中的当家师,即是担任过鼓山当家和尚、禅心剃度恩师上正下茂老和尚(时任鼓山当家和尚)之前的上一任。这位当家师父答应了他的请求。

第二年中秋节,当家师提了一份常住分给僧众们的月饼,亲自去送给正在养老堂闭生死关的这位老和尚,还没进门,远远看到老和尚坐在禅床上,头歪向右边“睡着”了。当家师于是站在门口呵斥说:“都腊月三十了(意即都是快死的人了),居然还在歪着头睡觉,不好好用功!”

老和尚抬起头来,冲他笑了一笑,说:“头歪到右边,就叫做睡觉,你说歪在左边的话,那又是什么呢?”

于是老和尚头往左边一歪,刹那就圆寂了!

古月禅堂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接下篇: (二)禅:穷究生死根源后的大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