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二)禅:穷究生死根源后的大自在




     

  接上篇:(一)禅:不灭的希望


  

释禅心 著

对那些崇奉现代科技与物质文明,从来没有接触过禅宗文化的当代人而言,可能会为上述禅师自由把握生死的能力而惊讶,也可能想当然地对此产生怀疑,认为这只不过是古人人为杜撰的故事罢了。然而不管信之与否,类似的记载,在历朝历代禅师们的语录和传记中都是屡见不鲜的。如果以人类历史曾出现的人口比例来观察,他们的数量稀少如白天的星星,但正是这极少部分人,由参禅而悟道,孜孜不倦地穷究生命的实相,不藉任何外来的力量,体验彻底自由自在的心境,获得要生则生,要去便去的生死大自在,绝不是古人伪造出来忽悠现代人的文字游戏,而是在参禅了悟本来面目,自己当家作主不为物转后的必然结果!

这些参禅悟道者,在极为有限的一生中,通过不懈地努力,向自己的内心穷根问底于生命的源头,最后获得没有丝毫窒碍——如鸟出牢笼般完全开放,自由自在、旷达豁远的精神状态! 因此这些禅师们,才是真正把握、掌控了生命现象的主宰者。这跟世间大多数被客体对象世界,重重迷雾包围的人们来说是无法比拟的。只有在他们身上,我们才有机会看到所谓的“自由“,并不是字面上的诠释以及头脑中的思辨,而确属本真生命活力的真实展现!

笔者幼年与少年完全在无法听闻佛法的环境中成长,后来幸遇佛法,与自己外婆的关系是第一因缘。曾屡听外婆告诉我说,她的父亲是湖南某县县长,家中藏书甚富,世代业儒,多不学佛。独有一位亲人每天坐禅奉佛,修行精进而虔诚,最后预知时至而往生。这位亲人,一天在无病无疾好端端的情形下,忽然召集全家人说次日要返老家,并安排身后事。家族中人全不相信,视之为戏言而已。他也不管,第二天晚上沐浴之后燃香静坐。到了第三天,家中亲人见久久没有动静,即开门观察,香味扑鼻,已坐化多时了!以此因缘,外婆即开始信仰佛法,后来还跟随一位老教授学禅。

一般人即使听到死亡二字,都免不了会在内心蒙上一层灰色哀伤的阴影,人们普遍畏惧、恐惧死亡,即使仅仅相互之间谈论死亡也成为生活中的最大忌讳之一,没有人敢想象自己未来面临的必然之路。既然连提死亡话题的勇气都丧失掉,那么,为死亡作准备的人更如白天的星星。即到临命终时,包括他最爱的亲人在内,都会显得手忙脚乱、六神无主。人之将死前,他内心的恐惧、痛苦和彷徨,更是笔墨不能形容于万一。

试图自我认识的人,也就是踏上认识生死秘密之路的人。因此,死亡往往也是哲学中的最重要的命题。柏拉图说:

“哲学是死亡的练习。”

苏格拉底宣布:“关于死亡本性,‘我不自命之’”。

叔本华把死亡看作是“哲学的灵感的守护神。”

尽管这些西方的大哲对于生死哲学的领悟及论述不乏精辟独到之处,但是他们的生死观仅仅还停留在概念思维和理念的层次上,根本就无法媲美于中国佛门中,禅师们当体对生命活泼泼的超脱与解脱,就是与庄子的境界也无法相提并论。

古圣人庄子说:

“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不死不生(《庄子·大宗师》)。”

庄子认为只有具有死亡意识(“外生”)的人,才能见到最高的哲学本体并在精神上与之合一。这样就超越于生死达到无死不生的境地,与自然合一。死亡不是游离人生之外的东西,恰恰是内在于人自己身心性命中的事实。

这个地球上的芸芸众生,连自己的情绪和念头都不能控制,更何谈能自由地把握生死来去!世间英雄往往能出生入死,征服天下,征服世界,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利,但却无法征服自己的烦恼和欲望。俗话说蝼蚁尚且贪生,如是上至帝王,下至平头百姓,都在不愿死而不得不死,在无奈的撒手中将未了的遗憾留在人间。当然,对那些自杀的人来说另当别论。

观察人类的普遍生活状态,倾其一生,从朝至暮,从寒到暑,日日夜夜,都在急急忙忙的苦苦营谋中,无休止的昧昧昏昏中,不间断的是是非非、 烦烦恼恼与一大堆庸庸碌碌的琐事中,白了自己的少年青春头!正所谓:“千种情怀千种恨,一分荣辱一分忧!”要想在这种昏扰扰以为自我的状态中把握生死,自然是缘木求鱼的不可能之事。

有些人认为人生苦短,因此人生在世就要吃喝玩乐,尽量满足自己的欲望。另外一些则认为人生不易,应将生命尽量朝向有价值的方面奋斗与努力,所以差一点的博取功名,追逐利益;好一点的发明创造,实现对他人与社会的贡献。

现代社会,人们已经为生活中的学业、工作、住房、医疗等方方面面的压力所逼迫,根本没有替自己生命开创无限生机的意识,就更谈不上为自己的归宿而考虑、而准备了。须知牛马的生活是被动的,被人类驱逐地过着每一天的辛苦日子,毫无自由可言。而大多数人也如牛马一样,被家庭、子女、工作以及社会种种有形无形的力量驱逐着,过着同样辛苦、毫无自由的生活。他们的状态,年轻时以命来找钱,中老年后又以钱来买命!生命显得毫无价值,如果认为人生的目的,必须在士农工商上努力,那么这样的生活质量,实际上跟牛马当真差不多的!

那么还有一些人自认为我过的很开心、很轻松,其实也是跟宠物猫狗的快乐不相上下,除了男女饮食无忧取乐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思想了,好像人生在世,就是奔着动物也有的本能来的。孔子所谓:“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这些人不知道如何才能安心,因此整天泡在麻将桌上,游戏台上,或在歌舞升平之中发泄无聊,于浑浑噩噩中打发毫无意义的时光,生命的光阴终于被自己浪费到了尽头,一旦重大疾病、灾祸以及大限出其不意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时,就真的什么都是一场空了!

人为万物之灵,不同于禽兽,具有理性思考的能力,如果不想糊涂而生、懵懂而死的话,就应该追问、审视生命的终极存在意义。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不懂得如何生的人,又岂能懂得死?以禅师们的卓越见地,“死亡”的所有奥秘,其实都隐藏在了“生”中,唯有把握“生”的每一个当下真相,才能彻底获得把握生死、操纵生死的自由!昏昧迷失的心灵,虽生犹死,所以说有些人虽然活着,但他已经死了。禅师们说,每个人都天生具足从死亡的噩梦中清醒过来的潜能,就像一面镜子本来具有的澄明,暂时被虚伪的世间尘垢所蒙住,只有那些愿意亲自去正视、发掘它的人才能体验到这个与生俱来的真相与实相。

禅师们对生死去来的出格作略,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清晰、透彻地洞察到了自我的本真面目,以及自我在自然中的本来状态。北宋时期的黄龙祖心禅师说:

“大凡要穷究生死根源,必须认清自家的一片田地。”

所谓自家田地,就是不依赖于一切现象便能存在的真实。生与死,和其它所有自然中存在的事件一样,必须依赖于种种条件的组合而出生,待条件分离而消逝如浮沤的生灭现象,唯有穿透身心那片刹那生灭、瞬息万变的现象,才能把握住隐藏在现象内的不生不死之核心本质。

十八世纪时,日本有位雪潭绍璞禅师,十岁时便出家闻思经教,有一天突然愤慨地对自己说道:

“当初只为一大事因缘而出家了,如今却空过日子,实在不值得、不应该啊!吾应效仿古人不惜身命地实参实证!”

佛陀说的“一大事因缘”者,即立志洞彻生死真谛,觉悟生命实相,清醒而洒落落地活在隐藏于现象世界内的本来面目中,不被生和死的所有痛苦、烦恼所欺瞒,这正是佛法赐予全人类的终极关怀!雪潭因此立志参访明师,但是他的剃度师不允许他外出游方,“只为佛法真理,哪顾世俗人情!”他这样想着,遂偷偷溜出,并在寺院的大门上留言:我若不成此道,决不再入此门!”

当他云游到龙谷寺时,听到那里的大众们讨论当时的禅门宗师,大家一致赞扬慈恩寺的棠林禅师门风险绝,机锋峭峻,是当今禅门中的明眼宗师,雪潭于是前往拜谒。随侍以后,棠林禅师果然棒喝凌厉,竟因此数次惊倒在地!于是不惜身命,精进参禅,然而日久下来仍然一无所获!

寺中有位同参名叫萨门,看雪潭这么精进却不开悟,于是出了个贼主意:“师弟啊,你这么用功,还没开悟?我教你一个方法吧!这根研磨棒你拿去,不要管它三七二十一,照着师父的光头就打下去! 到时他老人家一定会垂赐方便和启发的手段,保证你得道!说实话,当年我就是这样开悟的呢!”

雪潭求悟心切,果真提着棒子就去了方丈室,才一见着师父便打了下去!棠林禅师一把夺过棒子,喝到:“大胆狂徒,看老僧不打死你,扔给狗吃!”

这时萨门急忙过来解围:“师父啊,你老人家就念他求悟心切,走火入魔了,暂且饶恕了他,七天之内,我要好好教训他,您就把他交给我吧!”转身又对雪潭说:“只有最后七天了,七天之后是生是死我就帮不上忙了,除非你能在七天之内彻悟,才能免却一死,否则就连我也无颜再见师父了,而你也只能一死向师父谢罪,你打算怎样?”

于是雪潭断绝一切外缘,来到山门楼上专心参禅,以求开悟。第一天过去了,第二天过去了,转眼到了第七天晚上,天都快亮了,雪潭的胸海中仍是一片混沌,他心灰意冷地走到楼上的栏杆边上,流着眼泪自语到:“哎!……往昔究竟造了什么恶业,竟然得不到佛祖的半点怜悯和冥助,七天来一无所得,再活下去也没有任何意思了。”于是抬起一只脚来,正准备跳楼的刹那——突然听到雄鸡报晓、破气惊天的高鸣之声,雪潭当下跌倒在地,豁然大悟!生与死的一切秘密——从前束缚着他的一切疑团当下冰消瓦解,就像内外之间一扇千百万年以来就被封锁着的沉重大门倒塌了一样,无限的生机和自在没有任何隔阂地流淌了出来!

雪潭下楼时见到萨门正在坐禅,抬手就打了下去!萨门一把捉住他的手,哈哈大笑地说:“也太奇!也太奇!”又拉他去方丈室,棠林禅师才一见着,便微笑地说:“你今日终于彻了!”

正如雪潭绍璞禅师被逼使而大彻大悟一样,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的确有必要在有限的一期生命中,愤志相续地锻炼一下禅的心行,尽可能地挖掘出潜在于自己生命中的无限潜能,尤其是发起对于生死秘密的疑情来。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死亡会在何时、何地,以及以什么方式等待着自己,所以我们时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不要等到死亡突然降临的那一刻,自己仍是赤手空拳地面对着生死而一无所知,内心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因此学一点禅,了解一下真实的自己,这就是揭开生死的无知,打开生死奥秘大门的开始。禅师们也是人做的,佛也是人成的,挣脱生死的宰制,其实不是个别人的专利,用经典的话和禅师们的切身经验说,这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就看人们是否愿意起而行之罢了。

下面即从《指月录》、《五灯会元》、《景德传灯录》等诸多禅宗名著为主的文献史料,以及少数其它可见、可靠的资料中,挑选出部分有代表性的公案,以白话行文的方式,将那些顿悟禅心本面,了彻生死大事,自然解脱烦恼,获得大自在境地,如此诸多禅师们的悟道因缘、禅法心要、传法事迹、临终示现等事迹编缀汇集起来,有的稍加论义说明,以供参阅浏览,愿能激发那些不愿虚度生命,有心学禅,立志参悟生死大事的有缘者,愿人人都能把握到自己身心中的真实本来面目,人人都能成为穿透生死、游戏自在、顶天立地的大雄丈夫! (注:之后章节省略)

古月禅堂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接下篇:(三)什么是禅?——正法眼藏,教外别传的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