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波巴大师传记(一)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冈波巴大师传记(一)





冈波巴大师传记(一)

张澄基 译

 


金刚总持帝洛那诺巴,玛巴密勒冈波热琼巴

噶举历代传承诸祖师,至心祷白祈请赐加持!



冈波巴大师实际上是三世一切诸佛之身口意体性。为了度脱那些具有善根之众多有情,所以示现无量化身,若有人于大师殷重祈祷必能获得世间和出世间之种种成就。此难以赞述之说法尊者摩诃萨埵上师仁波且,于恶浊之时降生于(印度之)北方(西藏)之地,以医生比丘相出现于世。关于大师将广兴佛法之授记,各经皆有记载,兹将大师现世应化之事迹略述如后。
  

大师降生之地为西藏中部之聂及波你,希乃镇。父名尼哇加波,母学玛咱彩氏生子三人。长子为甲色惹,幼子学素琼,大师为次子。于地坤羊年时降生于世,瑞兆异征难以尽述。大师之(俗)名为打马著(法称),又名宁波滚嘎(众悦心)。为了随顺世俗故娶觉赛(贵族)之女为妻。大师于医方及世间各学皆为精擅,重克己,喜济人,深为众人所喜。

 

某年,大师丧妻,乃深感世事无常,痛轮回诸法之无有实义,心中生起无限之哀戚。于是,在猴年二十六岁时于母洛格西处受具足戒,取名为福德宝比丘


大师又从马玉乡之格西罗顿处学习了许多父续和母续之法要。在格西菩萨处受益了许多的口诀。这位格西菩萨也是尊者密勒日巴的弟子。大师依诀作观生起禅定之善妙觉受,见一切外显诸法如虹霓,如薄雾之消散,又生起喜乐及无念之觉受,不觉有昼夜之更迭,能住定七日。在那莫学居住之时,大师想试试自己到底能够入定多久。一定之下竟能入定十三日之久。

 

其时,有一名穷僧说道:“我一向为贪欲所迫,很痛苦!你怎么样?”大师道:“我心中不起五欲之念。你为什么会这样为贪欲所煎苦呢?”穷僧说道:“我常常思念,女人在(行贪)时亦会有大乐产生,这样想著想著就不觉会生起很多的贪念!”大师听他这样说时三昧觉受却源源不绝地生起。

 

在玉境的岩洞处有个秃头格西对大师说道:“听说你有很善妙的三昧觉受,对我讲一下好吗?”大师说道:“当三昧在心中产生的时候(其乐趣滔滔不绝)就象是在旷野的草原上纵马奔驰一般。有时,在平地的时候,结跏趺坐,手结定印,气就会自然地向要点处集聚吸入而心神爽适;乐明无念之三昧觉受皆自然生起,不觉有丝毫的困难。”
  

大师又从总嘎格西学瑜伽及上乐金刚等法,于事、调二法亦得广闻。对于灌顶和加持之各法以及内外之闻修各法和讲解(密乘)续部之众多法要皆广泛地学习而臻究竟。其时,大师自忖道:“修行的方法和功德觉受我已经具足了,现在我应该到布汝北方之嘎当派诸上师处去学习菩萨行范。”于是就对果顿法师说道:“修行之道我已经知道了,听人说嘎当派对于菩萨行范极为善巧,现在我想到那里去学习。”


于是大师就前往卫境,依止格西略雍巴七个月学菩提道次第法,因此能够如量的生起世俗菩提心。大师说自此以后未尝一时一刻会把菩提心忘失掉
  

随后,大师就到觉日贡卡,于格西觉日巴处依止七月,听闻阿底峡尊者之口诀至于究竟。另外又得到其他众多之口授,大师在受弯刀依怙灌顶之当夜亲见本尊(玛哈嘎拉)相。


那个时候,大师听说格西甲元之盛誉,心生雀跃就前往朝礼,于格西处得闻(阿底峡)尊者所传之各种口授。大师以菩提道次第为主作修观之方便修持了不久,往昔之乐明等(三昧)觉受竟然渐次减低,而忧苦心和出离心却倍增不已。格西对大师说:“我的法诀传承由阿底峡尊者历经诸师一直到现在未尝断绝,就象佛陀亲手赐赠的一般,我会全部的传授给你,但是在修观这些法要的时候会发生种种增损起伏之变化的,这一点你应该知道。”

 

大师依止(甲元)格西修学达三年之久。(格西)尝说一切佛法中以实际修行之方法最为紧要,大师就想,我从今以后应当致力于专修之道。(格西)之父系祖先曾筑有黄色之佛殿一所,于是(施主)就在殿傍造了一所精舍,以父田之收入来供养大师在精舍中修习禅观。不久,往昔之三昧觉受皆告恢复。

 

其时,大师每日睡眠仅需一小座的时间,这期间大师的梦境都是将证十地觉位之前兆,正如《金光明经和《十地经等所讲的一般,例如:


习气将净”之梦兆有:常梦自身裸体,时大沐浴,净除诸垢,涉江过海,雨水浴身,大火焚身,和梦见站在巨长之草尖上为大风所摇曳等,这些都是罪障清净之征兆。


又梦,能回遮世间战争,不染疾病,脱出牢狱,从刽子手中或猛兽口中逃出,毒不能害,枷缚自解等,这些梦都表示能够超离各种怖畏之征兆。


又梦“证诸道地”之相者有:足登上座,爬梯登高,攀如意树,上极高处,至大山顶,踏众宝梯,爬登佛塔,登梯上天等。这些都是证悟真谛之前兆。


于“道地得自在”之相者则有:坐高大座,身骑大象,身骑雄狮,跨鹏冲天,登佛塔顶,坐须弥巅,空中趺坐,身无诸虫,日轮中坐。这些梦都表示能住相应地之征兆。


将为佛子”之兆者,则尝梦:(自身)拴于佛典之上,为佛说作证人,于住地得自在,能回遮战争(及兵劫),身为人王,顶生鲜花等。


于“佛法得自在”之梦兆有:拾得善妙书籍,撰写文章多篇,于书文安自享用,为大众说法开示,于佛法辩解及抉择,观赏各种鲜花,啜饮水晶瓶中鲜汁,捡拾无价宝珠,手托法轮,手执日月,绕须弥山上端等。


见真实谛”之梦兆有:自见从未到过之境,目睹三千大千世界,行抵他洲,见虚空极为广大,至大海底处,手托灯盏,观察日轮之中心等。


得大授记”之梦兆有:闻诸乐器作乐之声,雷声大作,狮子威吼,闻说法音,法螺自鸣,见影象作微笑状,不见佛身但闻佛说法之音,闻天女唱歌之声,诸越量宫乐声齐鸣,出天语道:“良友啊!良友啊!”如是无量之稀奇梦兆大师皆一一体验。此时,大师之身体没有任何虫虱附体,五天不食亦不觉饥饿,身恒感受自然生起之喜乐。
  

随后,大师于孟春月某日出关,游步到觉日之北方散心消遣,看见有乞丐三人正在捉虱子,谈闲天,抱怨他们的苦痛。此时尊者正心契三摩地,结施水印来利济饿鬼。一个乞丐说道:“象我们三个人这样福薄贫穷的人,世上亦少见了,要是能够无需用力去寻找就能得到丰盛的食物和菜蔬而放怀大吃大喝,不亦快哉!”


另一个乞丐说:“如果要是幻想的话,你还不如去幻想成为真覃大王还要强得多呢!”


另一个乞丐说道:就是真覃大王也难逃死亡之一关,死亡到来的时候谁也没有办法了,只有那个瑜伽自在主大成就者密勒日巴,他不用穿任何衣服,没有饮食时空行母会为他送甘露吃,他能骑雄狮而游太空,于生死了无畏惧,要是能够和他一样才是真正的上策哟!

 

冈波巴一听此言,不由得全身毛孔直竖,眼泪簌簌地流下来,对密勒尊者立即生起了难以形容的信心,心境当时就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如是住定良久而浑然不觉。大师立刻就回返自己的房中,在佛前作了七支供养,供养完毕时觉得身体有颤抖状,忖道:“咦!这是什么原故呢?”于是就坐下来默观。(忽然间)觉得房舍等一切外境所显都变成空荡荡的样子,觉得世间之一切所有皆为心所变现,于诸根及诸界之种种差别亦觉了无遗。

 

大师下坐后查问那几个乞丐的去向,有人告知他们正在客堂中憩脚,于是大师就前去看他们,间道:“你们刚才所讲的那个大成就者,他现在住在哪里呀?”


其中一个乞丐说道:“他名叫密勒日巴,现在住在蒙境的贡通地方。”


大师道:“他的传承上师是谁呢?”


乞丐道:“他的上师是马尔巴译师,马尔巴的师传是大善巧者那诺巴尊者。”


大师道:“他传授什么法呢?”


乞丐说:“他传授六种成就法和喜金刚的口诀,我从来没有见过面,但人们大众却都去朝礼他啊!有些人在密勒尊老前面,见到他是一座水晶宝塔,有些人见到他是释迦牟尼佛,但是多数人却没有看见什么。他能变现众多之化身,目前大部分的时间住在布仁区的鸭龙山中!”


大师说:“我要是去朝礼他,你愿意作我的伴侣吗?”


乞丐道:“你很年青,要是与我同行,我怎能赶得上你呢?不如你自己先去吧,你走到山路上方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他的住处了,因为他的声名太大了,人人都知道,不会迷失的。”
  

大师随即回转室内准备了一个丰盛的餐宴来招待那几个乞丐。第二天早晨大师去找那几个乞丐,却不见他们的踪迹,于是恍然大悟:这几个乞丐并非自己的幻想所生,实系密勒日巴尊者变化来接引他的。本来,大师在其他的上师菩萨处早已听说过密勒尊者的种种事迹,早就对尊者具有极大的信心,现在又因诸丐之现身接近,信心更为倍增,乃决定前往朝礼尊者。

 

大师在当天晚上供养三宝殷重祈祷,夜间梦见自吹长筒之大号,声闻全世界,其声宏大迄今未有。又梦见一面大鼓悬挂在虚空中,大师击之出无比之巨响,许多飞禽走兽都听见了。又梦见在无数人群当中,有一个蒙境的女郎说道:“为了这些人们你现在槌击此鼓,但是为了那些野兽和飞禽,你却应该以此相赠。”言毕就以乳汁一髅杯供奉给大师。


大师道:“这一杯乳汁恐怕不够使这样多的走兽飞禽都能得到饱满吧!”


女郎说道:“你饮下这杯乳汁后万千的禽兽和六道有情都会得到解脱的,我现在要去了。”言毕不见。


大师以后说道:那些善根较差者就是现在听受我法,依菩提道次第而修行的人们,虽然如此,那些嘎当派诸上师的恩德亦大矣哉!至于听见我吹号声音的那些禽兽却会在未来世成为常住山洞修持(密法)的瑜伽行者,他们将会依止密勒上师的方便道和大手印口诀而修行,从前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梦兆。”


  「密勒日巴道歌集的第四十一篇《冈波巴的故事》中载:

 

当天晚上,大师供养和祈祷三宝后,于深夜时以口鼓吹(西藏喇嘛特用的)长筒大号,其声宏远,遍及整个南瞻部洲。直到今天,卫、藏二境内尚没有比这个还能发出更大声音的号筒。大师又以一面大鼓,不依持任何墙壁或物件地悬挂在空中,然后用力击鼓,鼓声宏广,极为美妙,许许多多的人们和畜生都听见了鼓声。大师随即见到了这样的一个境界:一个像蒙境区域来的女人说道:“与人们结缘所以击鼓,与畜生结缘就要给它们这个。”说着就送给冈波巴大师一个满盛牛乳的大颅器。又对大师说道:“你对畜生们做了这样大的利益,现在你把这碗乳汁饮下后,不仅是畜生,就连六道的所有一切有情都将为你所摄受。我现在要到西方去了。”(说毕不见)

 

以后大师自己说道:“那些根器不够的,需要一步一步地由次第法门趋入道、地者,乃是今夜听见鼓声的人们(虽然如此),嘎当派上师们的恩德也是很大的但是今夜那些听见了我的鼓声的畜生们,却会成为住茅蓬的大修行者。此梦亦显示我应该专一依止密勒上师的口诀方便道和大手印法门,所以我应该(即刻)到他那里去。” 」

 

(译者注:嘎当派为印度大德阿底峡尊者所创,冈波巴未遇密勒日巴前曾依嘎当派学法,奠定其显教教理和一般止观之基础。但此处则标示密乘为一种“顿教”,不依三大阿僧祗劫之地道而能于短期内成佛之法。此处更明说听见鼓声的人们,反不如听见鼓声的畜生们成就得快。盖修行次第渐道之人,因多生习气皆在“对治”及“累积福慧资粮”上斤斤较量,颇难接受顿入直契之法,故反不易趋入最上之密乘也。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顶礼祖师冈波巴尊者!




发布于2020-08-02 19:36:22|回复


妙禅
顶礼师父!顶礼冈波巴尊者!顶礼自明本智!

发布于2020-05-15 09:13:02|回复


妙勇



签名:苦谓生时有乖离欲, 乐谓灭时有和合欲~大乘五蕴论
发布于2020-05-15 08:31:23|回复


妙福-美石

伟大的心印传承,顶礼达波大医师



签名:圆满普贤诸行力
发布于2020-05-12 15:22: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