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心髓大圆满历代传承祖师略史:智经与无垢友(下)









心髓大圆满历代传承祖师略史

———智经与无垢友(下)

2016/8/14   金堂古寺


接上篇:心髓大圆满历代传承祖师略史:智经与无垢友(上)


 

此外,布玛拉牟扎还于七次净相中,亲见到大圆满的人间初祖极喜金刚,并直接从极喜金刚那里领受窍诀。


迦那苏扎涅槃后的二十年中,布玛拉牟扎做了东印度狮子贤国王的国师,之后他前往西印度的比尔雅城,驻锡于超岩寺,成为当地国王达摩拉扎的福田上师。

 

再后来的20年,大师又前往在离比尔雅城不远的极能明大尸林(普饶巴斯嘎饶大寒林),化现为人与非人的不同身相,和住在那里的诸多空行母们一起修持心髓法门以及密乘明禁行,这时期的布玛拉牟扎大师,曾给非常多的、凶猛残暴的人与非人众生传法讲授,他圆满地证悟了大圆满顿超法门中的明智如量相,证得了无死大迁转虹身,并带领三千人一同证得果位上的成就。

 

在此尸陀林期间,大师将心髓法门的殊胜宝典写作为三份,一份伏藏于西印度的邬丈那的金沙洲,一份伏藏于克什米尔金洲的崖洞中,最后一份,则交付给了普饶巴斯嘎饶大寒林中的空行母。

 

大师又被小因陀罗菩提(小自在慧)尊崇为至高无上的福田上师。这时,西藏的国王赤松德赞刚刚在西藏树立起佛法法幢。有一位来自酿氏家族、国王赤松德赞的大臣定孜桑波。定孜桑波曾经上座入定,一定七年,他以肉眼通一刹那间同时遍观须弥山的四大部洲,当然也就见到了在印度成就大迁转虹身,并成为五百班智达的首席上师、国师,向无量空行母、人与非人弟子传授光明心髓大圆满法门的布玛拉牟扎大师,定孜桑波于是建议国王赤松德赞:“应该迎请这位大成就者前来西藏,翻译经典,弘传正法!”

 

国王赤松德赞派遣出三位使者,携带信函以及大量黄金等礼物抵达印度,使者们恳请小因陀罗菩提国王同意让布玛拉牟扎大师前往西藏教化雪域众生,国王欣然同意了这一请求。

 

这时的无垢友尊者已近两百岁,他早已了知因缘,前往西藏弘扬佛法的机缘已经成熟了,于是尊者也接受了前往雪域的邀请。

 

就在布玛拉牟扎大师带上一份宁提法门的殊胜经函法本前往西藏的当晚,天竺国的很多人们都做了恶梦,这时星相恶兆纷呈,长有花果的树木向西藏方向弯曲,尸林中的空行母们嚎哭不已,她们都现出强烈的嫉妒相,甚至连国王所使用的木棍计时,也算错了时间。

 

第二天开始,在王宫、在市场、在路边、在一切有人群聚集的地方,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着同样一个恶梦,推测着恶梦的原因,就在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时候,有位被鬼神附体的女人全身颤抖地说到:“国师布玛拉牟扎已经离开本土前往西藏,这是天竺所有人、鬼、神的灾难,这就是大家恶梦的原因!”

 

这时印度人十分忿怒,他们意识到所有凶兆的源头,乃是最深奥的密法,就从他们指缝中流出后,印度本地的非人空行、鬼神精灵强烈嫉妒恼怒的原因。

 

请大家注意听好:在古印度,密乘教法被视为最极珍贵、无与伦比的心间秘密珍宝般,所有的密乘教法仅仅都保持在师徒之间口耳相授,而所有的密乘行者呢,他们都严守誓言,绝对不会在公开的场合中谈论密法、修持密法,他们的密乘行持以及修为,终生不被人知,一旦他们显现大神变圆寂,显现虹化消逝,或者某些特殊因缘显现密法威力的时候,人们才明白:“哎哟哟,原来这是一位秘密教法的修行者!”

 

根据顿珠法王《古代佛教史》的记载,通过这种严守誓言、严守秘密来实修密法的行者,他们无一例外地都获得了成就,最起码也会获得一分以上的成就。

 

密法在古印度大规模弘扬起来的过程,先是事续、行续、瑜伽续,也就是下三部、内三乘的密法。唐朝中期,内三乘的密法由印度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大高僧传来中国,之后再由空海大师传往日本的,所以俗称为“唐密”,因为没有了传承,此后内三部的密法便在中国境内迅速隐没、迅速消失。

 

尽管内三乘的密法在古印度得到大规模的弘传,但是相对显宗来讲,所有的密乘经函以及论典并没有像显宗那般广泛普及,绝大部分内三乘的行者,都没有在大众前公开行持,举例来讲:就像龙树菩萨这样的圣者,龙树菩萨所持的所有密乘经论,包括龙树菩萨亲传弟子在内的师徒等众,尽其一生,都没有在大众面前公开教授过密乘教法的只言半字!记得以前觉海堪布师父跟我讲到:就连龙树师徒们传授显宗的般若空性时,都是在关起门来的情况下秘密讲授、口传心授、耳传引导的,更何况是密乘教法!内三乘密法的经函论典,是在龙树师徒圆寂很长时间后,才有行者于净相中亲见上师们的智慧身而得到。

 

古印度人在秘密行持、弘传内三乘密法的时候,所有密三乘的无上瑜伽续,同时也在极少数的殊胜有缘者间悄悄传授、秘密修持,这些早期秘密实修密三乘的行者,他们最后都悄然虹化、消失不见了,因此并没有创立传承次第以及携了经函论典传法的随教模式。

 

例如,密三乘中最为秘密的大圆满法类,从极喜金刚开始,师徒之间除了口耳单传之外并没有经函,因为所有的书函,在每位教主上师示现圆寂、虹化之际便随之隐蔽不见了,最深密的所有窍诀,仅仅只是以遗教口授的方式传承,且丝毫也没有公开传播出来过。

 

大圆满里头之所以有很多具加持力的近传承,却是因为金刚总持的密续,绝大部分都没有保存在人间,出现在人间的,最多只是大海中一滴水这样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故此后世,才有那些出类拔萃的伟大上师们、大成就化身上师们,于净相中去往各个刹土,将普贤王如来、金刚总持的精要、密续经函等传承取回人间。

 

比如咱们的根本上师、辽西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前世遍知阿格旺波祖师,祖师便是在净相中,去到净土面见心髓教法的人间初祖极喜金刚,面见大圆满的十二大导师佛陀,面见自己的前世大全知龙钦巴尊者的根本上师——古玛杂尊者,以及六十四个极乐净土、六百四十万佛陀为首的无量无边刹土海会,而重新得到《大圆满十七大续》在内的密续灌顶传承,以及耳传窍诀等方面的所有教法和讲授。)

 


最秘密、最深奥的教法竟然就从印度人的眼皮底下溜出去了,忿怒的天竺人商量挑拨离间的计策,他们马上派遣出一批神行使者,这些神行信使秘密前往西藏,为了不使得最殊胜的教法在西藏得到弘传,他们密谋制造毁谤与舆论,他们在通往西藏的要道与街头,张贴告示说:“三位西藏僧人,请走了一位能役使妖魔鬼神、极为厉害的天竺外道巫师,要去毁灭西藏。”


因此,当布玛拉牟扎大师抵达西藏桑耶寺时,藏王和大臣虽然都前往迎接,但是他们并没有顶礼大师,这就表明了西藏人对尊者的怀疑,而当时西藏信仰苯教的大臣们,听说印度的班智达到达桑耶寺后,人人手持毁谤的告示,个个跑到藏王跟前报告说:“国王啊,我们这儿又来了位边地的鬼怪,此人将是祸害西藏的坏蛋,大王万万不可收留他!”


第二天,藏王及诸臣民依旧不对大师顶礼、款待。无垢友尊者来到桑耶寺的大殿,对着一尊藏王塑造的毗卢遮那佛像说到:“我布玛拉牟扎智慧本尊,向幻化形象的毗卢遮那佛,向世俗的形象尊顶礼!”当尊者向所塑的佛像尊顶礼时,佛像顿时瓦解为一堆齑粉。然而藏王却很不以为然地说:“就是普通具有魔咒能力的巫师,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塑造出本尊佛像,不是让人来破坏的!”

 

这时大师又对着化为一堆齑粉的塑像说道:“我布玛拉牟扎智慧本尊,现在就给予世间人们所铸造的本尊,授予五种智慧的灌顶。”说罢,齑粉竟都恢复成原来的佛像形状,且比之前更加金碧辉煌,佛像身上射出的灿烂光明,使得桑耶寺中所有的殿堂都发出种种微妙的光明来。

 

藏王这才深信布玛拉牟扎大师真是一位殊胜的大成就者,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加持力。于是藏王下令所有臣民都向着尊者虔诚顶礼,哀求忏悔。就在藏王迎请大师上座并向大师顶礼的时候,布玛拉牟扎朝着藏王的冠冕念诵“嗡、啊、吽、梭、哈”的五字真言,豁然间,五方五佛的佛像显现在藏王的顶上,同时,藏王胸前显现出文殊、观音、金刚手三依怙的圣尊像,且放出种种彩虹般的光明,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目睹到了此一不可思议的情景。

 

布玛拉牟扎大师,身为印度五百班智达的首席大阿阇黎,学问上精通五明和一切内外教法,拥有大海般渊博、深奥的佛法知识,修持上成就正觉、大迁转虹光身,然而由于西藏君臣信心不具足的缘故,据说当时的西藏君王以及内外等众,就连什么是班智达尚且都没弄明白,心里头犹豫不定,于是大师仅仅为他们先宣说了皈依法门。

 

(有人还记得禅堂以前讲到过的《皈依六支》吗?一者皈依的士夫、补特伽罗有几类?二者皈依的对境是什么?三者皈依的时间又是怎样的呢?四者皈依之后的的功德如何?五者皈依后的学处有哪些?六者怎样修持皈依的仪轨?那么把皈依法门分为这六个支分来讲解,正就是公元第九世纪,将佛法以及大圆满精髓教法传播到西藏的印度胜圣上师——布玛拉牟扎大师,汉语译名为无垢友尊者。)

 

也就是说,布玛拉牟扎尊者撰写的《皈依六支》,是尊者为了消除西藏君臣疑惑,提升他们的信服之心,才向西藏王臣普及佛法基础而赐予藏地众生的最初之教导。

 

布玛拉牟扎大师在西藏住了十三年,为西藏普通大众,翻译了诸多显宗因果法门的经典,为极少数上等根器者翻译了心部大圆满十八种教授中的十三种教授(另五种为贝若扎那译出),心髓大圆满中最极深奥的口诀部教法,暗中只传给了藏王赤松德赞和定孜桑波二人,除此之外没有发现其他堪为法器的弟子可以传予。之后大师将所有窍诀浓缩为四册,伏藏于桑耶钦普,自己动身离开西藏、而前往中国五台山。

 

定孜桑波将布玛拉牟扎大师的的耳传口诀传给了弟子洛追旺秋,经续法本的文字部分,则埋藏了起来,一百年内不公开。在布玛拉牟扎大师前往汉地后的五十五年,定孜桑波成就了无漏虹光身。

 

后来,当玛伦珠坚赞的弟子杰尊僧格旺修,梦境光明中见到一位自称为布玛拉牟扎的密咒师,要他前往桑耶钦普寻找口诀的心髓窍诀法本,依梦境中的指示到达钦普后,一位空行护法果然将伏藏的法本献给了他,之后秘密专修了七年,定中又亲见到了布玛拉牟扎降临,半个月中,为之圆满传授灌顶、传承和口诀引导,秘密修持七年后,杰尊僧格旺修同样也成就了无漏虹身。

 

布玛拉牟扎尊者曾向弟子们亲口承诺:「他的大迁转虹光身在释迦牟尼佛陀的教法住世期间,将一直常驻在此娑婆世间!」大师且如是发愿:「每过一百年,到了大圆满明智本来面目与心识混淆莫辨、心髓传承加持力减损的时候,都会由自己的心中,化现出一位证悟圆满的大圆满上师,到这个地球上开显、整顿、弘扬一次心髓光明大圆满的法门!」

 

在过去,当玛伦珠坚赞、杰尊僧格旺修、全知龙钦巴尊者、第一世蒋扬钦则旺波,他们都被视为布玛拉牟扎大师的百年化身或者大师的真实化身,其中当玛伦珠坚赞是定孜桑波虹化一百年后,布玛拉牟扎尊者化现于西藏的第一个百年真身;而在近代,毫无谬误的百年真身,那就是上世纪驻锡于辽西园林以及噶陀金刚宝座上的胜圣上师——遍知阿格旺波尊者了!

 

 

录音整理为文字: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