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一篇 密勒拾柴记


第一篇  密勒拾柴记


篇:密勒日巴大师歌集(译者的话)


敬礼上师。

大瑜伽行者密勒日巴尊者,一时,在宝窟大鹏洞中,浸习在光明大手印1禅定里。有一天,他觉得有点饥饿,应该准备点食物来吃,就在洞中找寻了一下,不用说油盐和面粉,就是洞口的柴和灶边的水也一点不剩了。他自忖道:「我对世界上的琐事也未免太忽略了些。现在让我出洞去拾些柴回来吧!」等他捡毕柴薪回洞的时候,山间忽然刮起一阵暴烈的狂风,吹他破烂的衣衫四处飘掀。他想用手拉住衣衫,但手中的柴又差点被风卷去;他想用手紧紧地抱住柴薪,但狂风又把他那褴褛的衣衫吹得四散飞扬。于是他自语道:「唉!我已经在山穴中修行了这许多年了,但如今我仍不能完全放下这个『我执』之心,一个人如果不能割舍『我执』,那么他所谓的修行又有什么意义呢?风啊!你要喜欢吹走我的衣衫,就请你吹走吧!你要喜爱我的木柴,就请你卷走它吧!」说毕,他就放下一切不管,静坐在地;但是因为长期的苦行和营养不足,一阵冷风吹来,人支持不住,密勒日巴竟昏倒在地。过了一会儿,他醒转过来,其时狂风已过。他抬头看见破衫的一缕残絮被适才的狂风吹到一枝树干上,在轻风中摇曳摆荡著。见此情景,密勒日巴心中突然对世间的一切生起了极大的哀伤和厌弃。就在附近的一个岩石上盘膝静坐下来。其时,远远的东方着吾山谷里忽然生起了一片白色云雾。密勒日巴一边看着云雾,一边想到:「在那片云雾的下面,就是着吾山谷,我师父马尔巴的庙子也就在那山谷里啊!现在师父和师母应该正在庙中吧!他们一定正在和金刚兄弟2们宣讲密法,传授灌顶3和口诀吧!如果现在都在庙中,我能赶去见到他们是多么快乐啊!」想到这里,心中勾起了无限的哀思,一阵难以忍受的念师之情,突然涌住心头,他不禁滴下簌簌的泪珠,凝望着那片白云,密勒日巴和泪高声唱了一首「念师曲」

思念上师恩泽故,我心渴仰得暂舒,如父恩师马尔巴尊,祈听穷子鼓哀歌:

东方宝谷红崖处,白云缭绕正悠悠,

伟山奔势如巨象,前有雄师傲踞峰,

峰顶着吾佛寺中,阿母利格4石座上,马尔巴师安在否?

如今吾师若在座,快睹慈颜一何乐!

我信虽微愿参礼,我诚虽渺愿望谒,

越思越念马尔巴父,越修越想吾师尊!

恩逾生母达媚玛,而今安住彼寺否?

如今师母若安在,快睹慈颜一何乐!

路途虽遥我愿访,山道崎岖我愿谒,

越思越想马尔巴父,越修越想我师尊!

深邃密续喜金刚5,而今传授讲解否?而今讲解一何乐!

我虽愚蒙愿往闻,我虽劣慧愿诵习,

越思越念马尔巴父,越修越想上师尊!

口授传承四灌顶6,而今传授讲解否?而今讲授一何乐!

我虽穷苦乏供养,亦愿往求得闻法,

我虽劣根乏功德,亦愿往趋求诀要,

越思越念马尔巴父,越修越想我师尊!

甚深那诺六密法7,而今讲授导引否?而今讲授一何乐!

坚毅难阙我乐求,精勤不足愿力修,

越思越念马尔巴父,越修越想上师尊!

卫藏金刚弟兄众,而今聚会寺中否?而今聚会我心乐!

觉受虽劣愿请益,证解虽薄愿切磋,

越思越念马尔巴父,越修越想上师尊!

至诚信心不断故,昼夜何尝与师离!

净信相感虽如是,我今不堪念师情!

渴慕锥心气欲绝,悲泪滂沱讴此歌,

祈请慈父马尔巴尊,恩被令我得苏息!」


密勒日巴刚唱完此歌,就看见马尔巴上师骑着一只众宝庄严的大狮子,威光显耀,在一片如锦绣的五色祥云中飘飘地降临于对面虚空中。马尔巴对密勒日巴说道:大力8儿子啊!你今天为什么这样哀痛迫切地呼唤我呢?难道说你对上师本尊、三宝的信心有退失吗?被妄念左右而心驰外境吗?还是在山洞里为世间八风9所吹动了?抑是被希望和怖畏二种恶魔所乘,心中有所不宁吗?对上,你应时时向传承上师和三宝祈祷;对下,你要时时于六道众生悲愿济度。自己应该时常精勤于忏罪积福的种种作业而累积向道的顺缘资粮,无论如何,你应该知道,你我师徒是永远不会分离的。你应好好地修行,准备做弘法利生的事业。」

密勒日巴得了这个启示后,心中无比的欢喜兴奋,雀跃的心情使他禁不住唱道:

「亲见师容聆训时,穷子心风自然生。

心风10生生不已故,殊胜觉受自开显。

思维上师之传记,自然涌发大信心。

上师大悲加持力,现前感受入我身,非法妄念一时灭。

难禁念师深恩故,我今和泪歌此曲,

父师天耳岂不闻?祈赐加持作悲护!

一贫如洗此穷子,愧无少物供恩师;

惟以苦行及恒毅,取悦父师之慈怀。

独居山穴经年月,以作空行之供奉,

不顾性命而修法,以作佛法之供养,

病来不惧死亦乐,是为修行大坚志;

以此坚志来净罪,是为最胜之忏悔!

亦是证悟之助缘,谨以修行报师恩,

噫戏!慈父大恩师!大悲佑护莫舍我!加持穷子得山居。」


唱毕此曲,密勒日巴满心雀跃,一手收拾他那褴褛的衣服,另一手抱住一捆柴薪,走回山洞来。甫进洞门,就看见五个铁色的印度阿咱马(鬼)11。眼睛巨大得像茶杯一样,圆溜溜的。一个端坐在尊者的床上好像说法的样子。另两个坐在下面听法,一个在旁边伺候,还有一个则正在随意地翻阅尊者的经书。密勒日巴一见,最初觉得很惊奇,随即想到这大概是本地的护法山神来捉弄我,弄出来的游戏神变吧?便自忖道:「我在此山已住了相当的时期了,但却从来没有用供食来祭祀过山神;也从未时常的赞颂他们,现在让我来唱一首赞曲吧!」随即唱道:

「隐居寂寥此山穴,诸佛如来所喜处,

成就先贤之居所,密勒日巴我独栖;

红崖宝窟大鹏峰,云雾缭绕自悠悠,

蜿蜒藏江流谷底,巨鹏翱翔涧壑中,

灌木簇发山意闹,古松参天境悠闲,

蜜蜂振翅弄嗡嗡,雀鸟声喧竞悦歌,

于此红崖宝窟巅,大小雀鸟习飞翔,

□猴灵猿习跳跃,诸禽百兽习奔驰;

密勒日巴习禅定,勤生觉受与证解12,圆满二种菩提心13

隐居此山我密勒,山神和谐共为友,幽灵山神来此者,聆此慈悲甘露曲,毕后请各返自居。」


但这五个印度阿咱马,听毕密勒日巴的歌后,圆睁怒目,狠狠地盯着尊者;其中两个愤怒狰狞,一个张开獠牙,紧咬下唇;一个咬牙挫齿,威胁地步向前来;另外几个发出可怖的巨声狞笑和怪啸,大家排成一列,蓄势准备向尊者作致命的扑击。密勒日巴自忖道:「原来不过是非人魔鬼前来骚扰而已!」于是尊者就作起密法的忿怒本尊观14,用威猛的密咒来驱魔,但毫不生效果,这几个阿咱马竟不离去。密勒日巴不由生起大悲心,就对这五个妖魔讲说善恶因果和佛法,但他们仍然不动。密勒日巴于是想道:「我由上师马尔巴的指示,已经如实通达15一切诸法皆为自心之显现,自心即是那空明之体16,我已于此得决定不移之见;现在如果仍把这些来扰的妖魔当做真实之外境,岂不可笑吗?」于是尊者就以绝对的自信和无畏的定力,心住正见,唱了下面这首歌:

「大力摧服四魔17众,恩师马尔巴前赞礼。

喂噫!目前五妖魔,汝等知我是谁否?

我是达生嘎母子,最初住于母胎时,三力18成就得圆满;

婴孩时期卧摇篮,孺童时期守门户,及长常年住雪山,

风暴虽烈我何惧!峭崖虽险我何畏?

喂噫!目前五妖魔,汝等知我是谁否?

我乃禽王大鹏子,螫卵之时羽毛生,婴雏之时卧巢穴,

幼年时期守门户,及长展翅任翱翔,

天空虽阔我何惧?涧谷虽险我何畏!

喂噫!目前五妖魔,汝等知我是谁否?

我是海中巨鲸子,住胎之时金眼动,婴儿时期卧水床,

幼年时期学游泳,及长遨游遍四海,

浪涛虽猛我何惧?鱼钩虽众我何畏?

喂噫!目前五妖魔,汝等知我是谁否?

我是口传上师子,住母胎时信心生,童年一心访法要,

及长修行住山穴,妖魔虽厉我何惧?鬼变眩目我何畏?

雄住雪山之雪豹,其爪不为冰雪冻,

雪豹之爪如冻损,三力圆满19有何用?

大鹏翱翔天空时,岂惧其身坠地谷?

大鹏飞翔若失坠,翅翮朋硕有何用?

鱼游海中不窒息,鱼若窒息于江海,生于水中有何用?

巨石不能碎铁器,铁器若为石所碎,溶火练钢有何用?

汝等障法妖魔众,此番来此甚希奇!

你我畅论生平事,多留片刻莫急离!

事忙今宵亦莫去,黑白两道20试竞力,

身口意力来比试,孰优孰劣释汝疑!

汝等来此誓毁我,为作法障中断魔,

若今未成即离去,岂非终生大羞耻?」


密勒日巴唱完此歌后,即升起佛慢21心住空性22,向洞中急速地冲了进去,那几个阿咱马魔一见尊者进来,惊骇万状,吓得全身发抖,眼睛东张西望,找寻逃处,慌乱中四个妖魔都消融于一个主魔身中,这个主魔旋即变成一股旋风消失于无形。密勒日巴想道:「原来是大力魔鬼□那牙嘎23来寻隙扰乱。方才我在洞外捡柴时的那阵狂风,也一定是他作的怪。蒙上师加持,此番他毫未得逞。」

经过这一次的历验,密勒日巴在修行的证境上有了不可思议的进步。

上面所述大力魔鬼□牙那嘎前来侵扰尊者的修行之故事,可名为:「六种思维上师曲」「密勒日巴采柴记」,亦可叫做「红崖宝窟的故事」


接下篇第二篇 善河降魔记


注释

1.光明大手印为西藏密宗最高和最要紧的法门,亦即明心见性的修法和口诀。大手印(Mahamudra)。名目有多种,如实相大手印、空乐大手印等,此法旧派宁马巴名之曰大圆满,萨迦派名之曰轮涅无二,其实皆为同一开显本具之法身心地光明之实际修法。主要的是令行者悟到自心之明和空之本性而直证佛果;此心之空的一面修至圆满究竟的地步则是法身佛,明的一面修至究竟即是报化身,所以光明大手印即是由悟彻自心而圆证法报化三身的法门。此法无相、无依、不念咒、不观想、不祈祷、不作意,由上师指示,当下趋入,极似禅宗。知大手印才知道密宗并非只是一套念咒观想,摇铃打鼓的事相法,而是般若的观心方便。密勒歌集中几乎每篇都提到大手印,密勒日巴的歌亦是由大手印的悟境中自然流露出来的文字般若。

 2.金刚兄一般讲即是密宗的同学或同道,严格讲是同时在一个金刚上师前领受同一灌顶之同学。

 3.灌顶密宗传法之仪式。在灌顶中,上师一面净除学人之业障使其再生(Second born),一面讲授密宗之修法和口诀。

 4.阿母利格藏文作 A•Mo•Le•Ge。不知何义,恐系该石之名字。

 5.密续喜金刚密续就是密宗的经典。显教中佛所说法的典籍名之为经(Sutra),密教中佛所说法的典籍就名之为续(Tantra)。「续」之意义,说法很多,简言之,为师徒心心相传密法,不断之义。Tantra之字根可能由梵文之Tan 而来 Tan 有相续、扩大、展延、开显诸义,亦即为由此续部之典籍,密法得由相续、扩大、展延之义,但亦有学者不同意此说法。「喜金刚」:梵文Hevajra,为藏密中非常主要的一个本尊佛,其续部经典亦即此处之密续喜金刚,或喜金刚本续。

 6.四灌顶密宗分为四部:即事部、行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无上瑜伽部(Anuttara•Tantra)之法要,可由四个不同的渐次灌顶而传授与弟子,此即瓶灌顶、密灌顶、慧灌顶和诠象灌顶,通常亦称之为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灌顶,此四灌顶所传之法摄尽密宗之一切法要,故欲说明之实非一简单注解可办到,读者之此四灌顶为密宗之一切法要即可。

 7.那诺六密法亦即那诺巴尊者所传出之六种成就法,包括拙火瑜伽,幻化身瑜伽,光明瑜伽,中阴瑜伽,迁识瑜伽,和梦修瑜伽法。见张莲菩提译六种成就法,自由出版社印行。

 8.大力密勒日巴在未修正法前,曾学习诛法,报仇杀人,其诛法颇具灵验及大力,故马尔巴尊者戏呼之曰「大力」,于是「大力」,就成为密勒日巴的一个绰号,见密勒传。

 9.八风又名世间八法。即利、衰、毁、誉、称、讥、苦、乐。

 10.心风藏文 snYin•rlun。此词所用之义甚复杂,许多疾病西藏人皆谓心风不调故而起,故指疾病之因,或不适,烦恼之因。但此处密勒日巴之所谓心风,乃指心轮气脉通后,所生之心气(Mind-prana)之现象。心轮,就密教言为悟道及禅定经验之枢纽。开悟时心轮必须打通。此仅就泛泛之密教常识而言,至于心风之严格定义,解说,作用等等,则非译者所能知也。

 11.阿咱马普通指印度之孟加拉人,此处似泛指由印度来之鬼怪。

 12.觉受与证解觉受(Nyams)者,行人于修持止观中所得之亲验的境界也。觉受除泛指一切禅定或慧观之境界觉受外,此书所用此字则多指相似的证悟或境界;而证解(rTogs•Pa•)则为真正的证悟。修行人每易误认相似之悟境(觉受),为真实究竟的悟境(证解),所以会产生各种慢心及骄狂和误解;辨别觉受与证解为学密之要事,禅宗公案中亦屡见此类事。又觉受与证解非仅指大手印修法而言,乃通显密一切修法。如加行道四位,则是觉受,至初地才是证悟;而初地所悟之真如不动性又只能算是觉受,要至第八不动地才是真正地证解,如是类推。

 13.二种菩提心通常指行菩提心和愿菩提心。愿菩提心是有一真诚的愿望去令自他一切众生达成菩提或佛果。行菩提心则是为了达成此目的,誓愿去实行六度和其他之一切善行。菩提心(Bodhicitta)一词,其含义及用法,极为广大复杂,可以包括一切大乘之教法。大乘之因、道、果,亦皆依此心为依据握准绳。密宗对菩提心又有其他之用法,如红、白菩提心,乃指身体中之两极阴阳相反而又相成之精液及势能,或泛指身中所分泌与禅定有密切关系的各种液体。

 14.忿怒本尊观密宗行人终生修持与自己因缘相应之某菩萨或佛(例如观音或不动佛);依靠于彼,由佑于彼,念念不忘,一心依持,是为本尊。本尊观则是密法中修观之一种,观想自己变成本尊,无二差别。此盖基于众生与佛陀本来无二见之见地而付诸于实际之修观方便也。密宗之佛菩萨,不是一味的显现和平及慈爱的相貌,亦有显现忿怒,威猛之像者;其理由是降伏一切诸魔障故,而有此种表法及示现。

 15.如实通达真真实实如其本性之通达。

 16.空明之体见前注「光明大手印」,略言之,心之内容无非空与明而已;思想之流转乃心之明分之流行变化,由此而有生死流转之现象界,妄念消融于明之极处,则空性显现而达成明空不二之境界。

 17. 四魔病魔、中断魔、死魔、烦恼魔。

 18.三力此三力指雪山豹或老虎之三种威力,内容不详。

 19.三力圆满见前注。

 20.黑白两道黑道指邪道,白道指善道。

 21.佛慢作本尊观时,自己成为佛陀能降伏一切魔障,故曰「慢」。

 22.心住空性此处之藏文:Thugs•Dam•Gyis•Na•rgyal。意不太明;各字典皆说是指升起本尊佛慢。但依故事看来则密勒日巴最先用密咒驱魔(等于佛慢)而无效,故此处之「慢」,大概系指一种心性空性与佛慢合一之无所惧畏之决信把握,否则整个故事则不易讲通了。

  23.□那牙嘎印度一有名之魔鬼,时常来扰乱密宗行者。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