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廿五篇 大女弟子惹琼玛的故事


第廿五篇  大女弟子惹琼玛的故事


接上篇:第廿四篇  一个垂危笨教徒的复生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他的心子惹琼巴的侍奉下,在只苍的五小湖一带乞食度众时节,远近的人们都一齐说道:“看哪!尊者密勒父子现在正在笛色雪山和马滂湖一带修行利生啊!”大家这样互相传颂,尊者父子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此时觉若只苍一带的居民们屡闻尊者种种稀有不可思议的事迹,大家都生起仰慕敬信之情,都一齐说道:“让我们快去参拜那已经证得真实成就的尊者父子吧!”

一天,一大群人带著各种食物和供养前来朝拜尊者父子。其中有一少女,她早已对尊者的生平和种种言行铭记在心,对尊者久已生起不退的信心。原来她是一位智慧空行母的转世,从小就对佛法深具信心;慈悲、智慧、精进亦无不具足,确是一位具有种性善根的人。这一天,她带领著四位少女朋友,随著众人前来朝拜尊者。为了当众考验和证实尊者的功德盛名,同时激发尊者的心情起见,她们五人同时向尊者父子唱了下面这首挑衅的歌曲:

“三宝尊前诚皈依,慈悲祈赐大加持。

上方来此二惹巴,名闻远扬传千里;

来此参拜诸会众,请暂肃静听我歌。

我等姊妹善女人,齐诵乐音歌此曲,

词于韵和取譬喻,其中义理愿君思。惹巴二君试谛听:

笛色雪山有美誉,名震关山千万重;

未见之时盛名传,群谓形似水晶塔;

近处亲眼目睹时,白雪罩盖其顶峰;

四周雪山环围绕,远近峰峦似绿丛。

雪山景色虽美丽,美景如是不稀奇!何足声名震千里?

马滂玉湖盛名传,其湖似翠如曼陀,

行近亲眼目睹时,众水流聚一湖耳!

盛贮雨滴一池耳!环绕草原与嵘崖,

不见有何稀奇处,何足声名震遐迩?

红崖高峰远名扬,咸谓其崖似宝玉,

行近亲眼目睹时,峭壁突出一山耳!

疏林丛树缀其间,小溪绕山蜿流水,

(山水清幽差人意),如是景色何稀奇?!

如等大小二惹巴,未见之时名贯耳,

众人咸谓罕古今,真实伟大成就者!

行近亲眼目睹时,只见老小二狂人,

裸体赤卧无羞耻,口歌小曲出呓语,

随意暴露自男根,布衣半批著裸身,

狼吞穷丐残食者,恣意乐行无忌者,

不见有何稀奇处!未见高明与奇特!

吾等至交五姊妹,朝礼圣迹遍天下,今日来此无意义!

吾等至交五姊妹,足迹曾至众国土,

今日来此涉山川,腿痛足酸何利益?

吾等至交五姊妹,阅尽天下奇妙事;

今日清晨所见者,不过老小二狂耳!

吾等至交五姊妹,见闻广博知贤愚,

密勒父子之盛誉,聒噪无实虚名耳!

汝等必是假佛徒,或为魔鬼所变障,

二者之中必居一,想系魔鬼来作扰!

汝若识得我歌意,应鼓勇气酬一曲!

汝若迷茫不晓了,远离此乡回家去!”

 

尊者听了此歌后说道:“惹琼巴啊!笛色雪山和马滂三湖是佛陀亲自所授记的修行圣地。对那些诽谤的人,如果不据理答辩,她们的罪业就深重了。修行圣地的殊胜也会被人抹煞了。瑜伽行者的言行应该是毫无造作,任运自然常住本来风光才是对的。讥笑这种作风的人,应该予以开导,示以瑜伽行者的风范和正途,使她们的误解和偏见得以纠正,使她们了解密乘行人的真正功德。我要唱一首歌回答她们,你与我和音随唱吧!”随即歌曰:

“于此集会众施主,能歌喜唱诸少年,

曲与韵和五姊妹,谛听此歌思其义。

汝等知我是谁耶?不知今当为汝说。

吾等老小二惹巴,老者居右吭高歌,行者密勒日巴也。

左榜少年助唱者,惹巴惹琼朵着也。

我以妙义配歌韵,取喻说理答彼问;

此曲非由推敲作,觉证心中自流出,应思其义铭记心。

笛色雪山有盛名,名震边远穷天际,

咸谓其山脱尘寰,一似琉璃水晶塔!

行近山足目睹时,果见山峰为雪罩;

雪罩山峰有来由,诸佛金口曾授记。

笛色雪山非寻常,矗立瞻州脐心处,白色雪狮舞跃地。

状似水晶宝塔者,上乐金刚宫殿也;

四周雪山围绕者,五百罗汉住所也;天龙八部供奉也;

四围峰峦环绕者,出产香料之处也;

妙药甘露渊薮也,大成就者住所也;

无漏三昧得处也。何处较此更稀有?何地较此更奇特?

马滂玉湖盛名扬,远处不见多传闻,

咸谓其湖通体翠,澄莹碧玉一曼陀!

行近亲眼目睹时,见一大湖盛碧水,

溪流雨露总集处,往昔如来曾授记,湖名无暖遐迩闻,

四大江河之源头,鱼鳖水獭游舞处。

所谓湖似曼陀者,八大龙王宫殿也;

滴流灌注此湖者,甘露醍醐涓涓也;

帝释浴身天露也,八功德水具足也。

湖周草坪绿萋萋,峭崖峨岫作庄严,

正是小龙藏宝处;宝树“瞻香”出生处:

南瞻州名由此出,何处较此更稀有?何地较此更奇特?

红崖高峰盛名扬,远处不见多传闻,咸谓其崖似宝玉;

行近亲眼目睹时,草坪矗立一突崖,

往昔如来曾授记,取名黑山号霹雳。

森林北方境中央,藏印两国交界处,斑斓猛虎漫游处;

荫深浓茂森林处,盛产旃檀幽香木,六善妙乐如意树。

红崖崔巍似玉者,仙人天子住所也,

空行授记静修所,古昔大德成就处;

四周小溪绕山流,游客漫步赏心所。

何处较此更稀有?何地较此更奇特?

我等大小二惹巴,远处不见多传闻,咸谓真乃成就士。

行近亲眼目睹时,只见无羞二狂人。

老小不知羞耻者,执相妄念已尽也;

坦然赤裸而卧者,已离能所衣着也;

男根自然随露者,已离人为羞窘也;

口中随时出新曲,觉证自然流露也;

布衣一袭披身者,拙火暖乐炽然也;

食用穷人粗陋食,已断贪欲之兆也;

恣欲而行随意乐,六识坦荡腾腾也,

引导宿善诸弟子,作彼依归上师处,

具信请问口诀处,男女施主朝拜处,

博、严比丘请益处,修士质询觉证处,

内心怀疑断绝处,本体实相研讨处,

现证无生空性处,立契本来心性处,

催发道上暖相处,自利现证法身处,

利生悲心涌生处,何人较此更稀有?何事较此更奇特?

来此聚会五姊妹,汝虽朝拜诸圣地,无非徒劳身心耳。

今后若欲再朝拜,应往朝礼圣哇底1

汝虽曾游众山川,无非虐待贵足耳!

今后若欲再远行,应朝菩提金刚座。

汝之阅历虽众广,所见皆无大意义,

今后若欲再游历,应谒拉萨储龙寺2

汝之见闻虽博杂,所闻大都近儿戏,

今后若欲求闻解,应受耳传之口诀。

汝虽曾依各种人,无非世间亲朋耳,

今后若求真依靠,应依善妙真上师。

汝虽曾作各种事,所为大半皆属‘业’,

今后若欲作益行,应行佛陀之教法。

此我老密之回答,若解其义即法诀,不解即是一小曲。

我乃无拘瑜伽士,我行我素随意乐,

来此聚会施主众,日暮时迟可离矣。”

 

五位少女中,站在中央的那个少女,听了尊者的歌后,不禁生起极诚的信心,眼泪簌簌地走近尊者,从自己的颈上拿下来一串颈珠,又恭敬地从头冠上取下一束玉石,全身礼拜,跪在地下,启禀尊者道:

“首自法身金刚持,犹如一灯燃一灯,

次第相传得相续,大悲觉证宝传承,此非谛洛那若耶?

万里跋涉苦尽尝,亲谒谛洛及那若,

承袭衣钵得妙法,此非马尔巴译师耶?

马尔巴译师之尊前,历尽煎熬甚稀奇,

苦行成就范千古,此非密勒日巴3

体赤裸发光彩,尊口出音似梵天,

尊心悲智光无尽,敬礼父尊身口意。

吾侪来此五姊妹,前生未积福报故,

虽得人身种性卑4修行佛法无自在。

今日依尊加持故,我心深处起净信;

兹以颈链之珠宝,髻饰庄严之玉石,

诚意供奉尊者前,祈赐恩被授佛法。

至尊圣者大惹巴,可否慈悲为吾等,

讲说自己之略传(来此聚会诸信众,)入耳必获大利益。”

 

她这样至诚地祈求尊者引导她进入佛法之门。密勒日巴回答她说:“我不需要你的珠宝和玉石,你们如果真心想学佛法,比我博学的和超胜于我的上师别处亦有。你们应该去依止别的上师修学佛法。我对衣食和生活的种种顾念,早已完全断舍了。经常都在无人的山谷中独居,你们恐怕不易效法我这样的苦行来共修吧!我这种缺衣缺食的艰苦生活,恐怕你们也受不了。我有一歌,你且听来:

“金刚持佛所加持,谛洛那若至尊前,

遍历艰辛甚稀有,通两国语大译师,此我父师马尔巴也。

父师慈悲所护佑,密勒日巴我名也。

我父密勒智慧幢,我母名白庄严女,闻喜我之原名也。

往昔因果业感故,母女三人甚薄福,

慈父见背正壮年,(从此历尽人间苦。)

如幻田产及财宝,尽为伯父姑母夺,母子三人成奴仆。

伯父动辄怒气生,拳打足踢孱弱身;

姑母颜色及喜怒,未敢暂忽时兢兢,遍尝贱奴之寂苦。

母子煎熬折磨尽,悲苦无告意沮绝。

(血泪深仇难自已,立志访师学诛法。)

雍登那嘎及云登,二师尊前得法诀,三种诛法5得自在;

(作法尽诛诸仇敌。)伯父姑母亲目睹,乡人亲属尽株连。

事后我心甚痛悔,(决心忏罪学正法。)

耳闻远处有译师,驻锡罗去切普处,

亲承那若之加持,梅纪大师之嫡传。

不辞艰辛远跋涉,来至恩师马尔巴前。

我于师前学正法,历时六年零八月。

为净我之罪障故,师命造一大石堡,

屋高九层连庭院,遵嘱一一建筑成。

恩师慈悲予摄受,传我究竟大印见6指示甚深之实相;

授我那若方便道,六种成就之妙法;

圆成四灌法流道,那若大师之心传,

深可信托诸口诀,一一慈悲尽传授。

我亦精进离懈怠,舍弃今生一切法,

专心一意习禅观,趋入究竟安乐门。

我之生平略如是,汝等乐天五姊妹,如今可以返乡矣。”

 

她们听了尊者的生平后,都对尊者生起了不可动摇的信心,齐向尊者苦苦哀求摄受为徒仆。尊者说道:“你们都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虽然你们随我去,恐怕也受不了那样的苦吧。羞耻佛法应能忍受如斯的苦行,你们仔细想一想自己能否办到呢?”随即唱了下面这首歌来质询她们的决心和勇气:

“敬礼译师马尔巴前,

汝等聚此五姊妹,若真专志修佛法,

决心跟随我老密,细听此歌善思维。

汝应仔细慎自问,能断诸欲坚持否?能忍劳累苦行否?

能依上师之指示,如法修行不退否?

魔鬼牢狱之家园,纵能从此永舍离,

险山寂洞苦生活,亦能长期忍受否?

虽知亲朋如绳网,深知此害愿舍离,能依如量上师否?

虽知美食与财宝,皆为魔鬼之引诱,

终必招害能断舍,能耐苦糙薄食否?

虽决舍弃轻暖裘,能生暖乐拙火否?

承事爱侣纵能舍,能耐独居寂寞否?

虽能断舍世八法,堪居卑下无怨否?

虽知此世皆无常,能观命在呼吸否?

以上各事若堪能,可随我去学承续。嘎居上师之宗风!

我当传汝真言乘,方便妙道诸口诀,授以灌顶赐加持。”

 

五姊妹听了都喜欢雀跃难以言表。为主的那位少女说道:“我们的四大肉体虽然是‘低劣’的女身,但就一切种识而言,众生却都是一样的,并无男女之区别。我们思及轮回之过患,决心如尊者所嘱去刻苦修行,但是否能够有此耐心不负师望也不敢说;所以请您先摄受我们为您的仆人吧!至于我们是否堪能修行,您的心中现在也一定十分明了。请您慈悲在不拖累您的情况下,方便摄受我们吧!”说毕就唱了下面这首歌来表示自己具有能如尊者所期望般羞耻之信心,同时请求尊者摄受她为徒仆:

“圆满父师仁波切,赤裸尊身极采耀,

示范修行利群生,敬礼至尊惹巴前。

来此吾等五姊妹,虽是低下女人身,菩提心中无男女。

思维轮回过患故,愿如尊嘱拼全力,克劳坚忍修苦行!

家园本来是牢狱,愿永弃之依山居!

亲朋本是魔障碍,愿永弃之依师尊!

财宝本是魔诱惑,愿永弃之修苦行!

轻暖毛裘弃如履,愿生拙火之暖乐,

永舍爱侣及市居,无人山中修法行!

断舍世间八法已,常居卑下无怨尤!

痛晓一切皆无常,念念精勤而修观,如师所嘱而修行!

圆满上师仁波切,吾侪至诚五姊妹,

乞以慈悲哀摄受,传以恩庇之佛法!”

 

尊者自忖这些都是有缘的弟子们,于是就摄受她们为徒仆。此时尊者父子正在五小湖附近居住,就在该地传给五姊妹灌顶及口诀,命她们去修观。为主的那个少女(惹琼玛),在三天之内就产生了拙火之暖乐及其他觉受。各种功德皆次第生起。

某一段时期惹琼玛染上了疾病,尊者自忖道:“我到要看看她是否真有住山的耐心和坚固不移的信心。”

此时惹琼玛不顾病痛,将一切所有弃之不顾。虽然病态十分严重,她也不管,仍旧住在山洞里决不下山去求医,真正的获得“抗御逆境”的把握及成就。

另外又有一次,尊者在其他某处居住的时候,惹琼玛前来朝觐。此时有许多信徒也来朝拜尊者。尊者为了测验她的信心有无退转,故意的唱了一首含有深意的歌:

“祈祷至尊诸上师,皈依本尊诸佛陀。

来此聚会诸信众,(且听老密歌此曲。)

汝若未能舍八法,莫言己是信佛者,

一旦遭遇逆境时,信心将退舍佛法!

汝若未能断十恶,莫说己为持戒者,

(恶业感应无毫爽,)堕落三涂岂偶然?

心中若仍存狡诈,莫谓己能持密戒,

(不能直心是道场,)堕金刚狱岂偶然?

若未广大习闻思,切莫贬损他宗派,

(否则日渐离道远,)不觉心自背佛法。

若未亲证法如幻,行善去恶不可忽,

(未脱业力束缚故,)堕落三涂岂偶然?

未识他人之根性,莫责其人谤其法,

否则自心增傲慢,堕犯过失损自他。

心与法性未融合,莫夸自得善觉受,

(否则不知不觉间,)招惹魔障甚难防。

心若未证离言境,切莫侈谈高深见,

(否则眼高而手低,)意求佛果终难得。

未证自在任运境,不可恣意胡乱行,

否则自招恶反应,各种苦恼自来临。

我所说法应记心,善思其义令明了!”

 

听众之中,唯有惹琼玛明了尊者的密意,起立言道:“我对恩师大成就者一切言行,无一刹那略灭净信之心!”说毕就唱了一首“十五决了曲”

“敬礼至尊诸上师。

如师父尊大士前,恭敬信心永不断!

三宝佛陀圣众前,我已获得真救护!

耳传口诀心已契,从此不杂世言诠!

本尊瑜伽之修观,每日四座7已不断

显境本来如幻化,执实习气已舍除!

心体本来是光明,不参妄念作污染!

外境诸法之实性8,不以能所二执垢!

此心本来之体性,不为习气作依根!

自心法身体性空,不以有相污染之!

此身四大众病集,不因此身作争斗!

魔障本身增上缘,何用疑虑占卜为?

习气幻变之梦境,不以妄心执为实!

忍辱怨敌即上师,不以敌害作报复!

成就上师之言行,不以妄念作揣夺!

佛陀自显本来成,不向外境求佛果!

具信善根之弟子,悲心不断常恩佑。

噫嘻!尊者我上师,深恩似海难与酬!

愚蒙不肖此劣徒,祈莫舍离赐悲护!”

 

密勒日巴听了十分欢喜,心想:“她真是一个具相的瑜伽母,堪能作为修行之道伴。”于是就把一切的口诀无遗地传授了给她。又对惹琼巴说道:“你是一个很善于调教弟子的人,从此你要好好地摄受她。”就把惹琼玛交付给了惹琼巴。于是他俩就结为道伴,共修了一个时期。

后来她一人在北部的天池富珠洞中,禁语修行达八年之久。最后终于得到禅观之十种证相和八种功德9。于道上之断、证10,各种功德皆得成就,即此肉身往生空行净土。

这是密勒日巴在觉若只苍的五小湖边遇见惹琼玛--尊者的四大女弟子中之一的故事。

 

接下廿六篇 猎人与鹿


注释

1.圣哇底:于尼泊尔国某地有一庙,其中供有一殊胜佛陀之像,据云该像塑于佛陀在世之时,亲为佛陀开光加持(?)。藏人极为崇奉,朝拜者甚多云。

2.储龙寺:为藏王松赞刚波所建,为西藏有名之圣庙之一。

3.此处原应译作:“密行大惹巴”,或“禁行大惹巴”,但如此则意义不明,故还译为“密勒日巴”。

4.种性卑:此处大概指女人身,并限指家族之种性卑下也。重男轻女之观念,过去全世界皆然,佛教是否对女人较男子为低劣颇难轻断,就小乘言表面上或有此趋势,但实质上亦不一定如此。释迦终究许可女人出家,以及众多女众得阿罗汉成就之记载,在在皆是。至大乘经中则女人胜过男人之记载更多,密乘更强调女人在多方面胜过男人,许多佛像亦皆为女身。

5.三种诛法:原文作:mThu,恶咒、杀法;Ser,降电法;gTad,则不知为何种诛法。

6.大印见:即是大手印见,为译文方便起见,大手印见常必需缩为大印见。

7.每日四座:依密宗规矩,行人每日应修四座法,每座约二小时。

8.外境诸法之实性:直译应为“所作有法之实相”,如是译则反而其义不明矣。

9.十种证相、八种功德:十种证相可能为气入中脉时所显之内外五相,八功德可能为八大世间成就之功德。但亦不敢确定,此类佛教之数目字的术语,实在太多,不能全记,手中亦无专书可查,特向读者致歉。

10.断、证功德:于修道上,断一分烦恼,或断一分愚惑,则证悟法性亦必得一分增长。反之,若证得一分实相,则烦恼亦必减少一分。断、证功德所以是正反两种之同时成就。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