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廿六篇 猎人与鹿


第廿六篇  猎人与鹿


接上篇:第廿五篇  大女弟子惹琼玛的故事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将他的徒弟各各安置于不同的崖洞中修行后,自己就来到西藏和尼泊尔交界处的一个人迹罕至,名叫尼香古打的山上住了下来。其山之上部异常峻崎,终年云雾围绕,蒙蒙细雨经常不断。山之右方矗立一峰,陡削如壁,猛兽的吼声不时传来,天空中经常翱翔着苍鹰和鹏鹫。左边也有一所山,其势平缓,山上遍布草坪,茸茸的绿草长得异常茂盛,像是要滴出油来似的。一群群的野羊和獐鹿都在草坪上恣意地奔驰游戏。山之前方有一座浓茂的森林,长满了各种野花。猿猴在树间飞荡,孔雀和画眉,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各种美丽的禽鸟,都不断地唱出悦耳的乐声,不时还夹杂着飞翔拍荡的“劈劈”之声。

尊者所居住的崖洞前面经常都听到那潺潺的流水声;有些水是从山壁中流出的,有些是溶雪所化四面流下来的,有些却是池塘中流注到小溪去的,淙淙清音,爽耳异常。

这真是一个寂静安适的修行所在,险峻难及却又顺缘具足。崖洞的名字叫做嘎打牙;许多当地的善神和非人都前来为尊者护法,承事供养。尊者亦悦意地心住流水三昧。

某日,尊者在崖洞里忽然听见猎犬吠叫之声,随即又听见砰然一声巨响。尊者自忖道:“这儿一向都是极佳的习禅处所,难道今天有障碍来滋扰吗?”想着就走至洞口前面的平地处,在一块巨石的前面坐下,心契无缘大悲定。不到片刻,只见一只黑色的麋鹿,通身汗如雨下,显著极端惊骇的样子,颤栗栗地跑到尊者的面前来。

尊者见状,不觉生起难忍的大悲心,想到:“由于往昔的恶业,他投生了这样一个畜类,此生一无所获不说,还要时常忍受这样的苦痛,实在可悯!我应向他宣讲大乘法要,令趋究竟安乐之门。”于是就向黑鹿唱道:

“敬礼罗扎马尔巴足,息众生苦祈加持。

喂噫!黑麋鹿,头生众角枝,勿惧听密勒,为汝歌此曲,

汝因勤逃避,外境诸患故,内心无明生。

种种颠倒相,无由得解脱。汝应息恐惧,莫执此肉身,

身心齐放下,断舍无明惑,净除颠倒障,向道时至矣。

执异熟为实,惊惧急躲窜,依此幻身逃,焉能得解脱?

真实逃避处,内观自心性,摄性归菩提。

除此无他途,能至解脱处。舍此而求他,是为真颠倒;

应舍此迷谬,于此安然住!汝心现思维:死苦实难忍;

若能逃彼山,则能得安稳,若身陷此山,终必被捕擒。

一者为希望,一者为畏惧,由此希惧故,流转于轮回。

我当开示汝,六种成就法,教汝大手印,观心之法要。”

 

尊者的歌声犹如梵音之美丽悦耳,夺人心魄,任何人听了心中自然会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安适和爽乐。尊者的慈悲亦由歌声渗透了黑鹿的身心。它的恐惧和苦痛都一齐平息了;它快乐地走近尊者,眼泪簌簌地流下,就在尊者的左旁卧下,一面却用舌头来舔着尊者的衣服!

尊者忖道:“刚才我曾听到犬吠之声,必定还有一只来追擒这头黑鹿的狗就在附近,它是怎样的一只狗呢?”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忽见一只红色的母猎狗,颈著项圈,全尾漆黑,四爪锐利,能裂坚石,舌头伸出嘴外像一束红绫似的;以极愤怒的仇恨心情大声狂吠,飞奔跃空速疾似闪电般地追踪黑鹿而来。

尊者想到:“追着黑鹿的原来是它!这条狗看见外面任何东西时都会把它当作仇敌的!它的心中经常充满了愤怒。我如果能平息它的嗔恨心该多么好呢!”这样想着,尊者不觉满怀伤感,普对一切众生生起大慈悲心,向母狗唱道:

“敬礼罗扎马尔巴尊师足,平息众生嗔心祈加持。

身似犬身脸似狼,狼犬听我密勒歌。

汝视外物皆敌故,嗔忿怒火使心迷,

由此罪报感犬身,时为饥饿所逼迫,

烦恼刺痛无暂息,若不捉住自内心,

捕捉外物有何用?捕捉自心时至矣!

速息嗔心安闲住,松坦无虑坐我旁!

而今怒火烧汝心,嗔恼激汝心思维:

彼如逃至对山腰,我将不能捉获渠,

若在此山能截获,(当能大嚼快朵颐!)

时为希惧左右故,身堕轮回千万劫,

我当为汝作开导,显示六种成就法,教汝观心大手印。”

 

尊者的诚挚大悲和梵天般美妙的歌声竟使这凶狗的怒火完全平息了下来。它鼻中发出“嗯!嗯!”的哀声,向尊者摇着尾巴,用舌头去舔尊者的衣服,作出各种亲善的样子。随即在尊者的右旁卧下,以它的前爪搭在口鼻之上,眼泪簌簌地流下来。一左一右与黑鹿同时安祥地睡卧在尊者的身旁,像母子一样。

尊者忖道:“在这两个众生的后面,一定还有个罪业深重的人正在追寻它们,恐怕就要来了。”

片刻间,只见一个(伟硕的壮男)满面骄慢狠恶的样子,眼露闪闪凶光,全头的长发都束在一起结成一个向上的髻子,前后襟左右摆动,颈肩上带着一圈捕兽的套索,手持弓箭,气息喘喘,全身汗如雨下,急急地跑近前来。他看见自己的猎狗和黑鹿竟像一对母子般地静卧在尊者的旁边,不禁想道:“这个瑜伽士一定是在我的狗和这个黑鹿身上施了什么法术!”于是气冲冲地对尊者说道:“我到处都看见你们这些痴肥的惹巴瑜伽士!在高处的雪山上,你们跑来猎兽;在低处的湖畔,你们前往捕鱼;在中间的平地上,你们经常到城镇乡村中去做些鸡毛蒜皮的生意,和别人打架。所以死去一两个你们这些惹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你有本事把我的狗和鹿弄在一起,现在看看你的布衣能否挡得住我的利箭!”说着就将弓弦拉满,瞄好准头一箭射向尊者,谁知竟射高了一点,没有射中。

尊者自忖道:“连愚昧的畜生都可用说法来感化,他是一个人,向他说法一定可以使他了悟。”于是就对猎人说道:“你随时都可用弓箭射我,不必急于一时,请你先听我唱一首歌再射不迟。”于是尊者就以大悲的心怀和美妙如梵天般的歌音,向猎人金刚护唱道:

“祈请各大成就士,息灭五毒祈加持,

身是人体面似鬼,鬼面猎士听我歌!

经云人身贵似宝,汝之人身不值钱。

汝形似鬼罪业聚,捕杀众生谋私利,

汝虽寻求此生乐,因罪业故不能得。

若能于内除贪著,必能获得成就果,

捕捉外物有何用?(汝应向内修禅观。)

调服自心时至矣!捕杀麋鹿何能饱?内除五毒众愿足。

克服捕杀外敌人,越克越多无已时。

若能于内降自心,一切仇敌自寂灭。

莫以盛名造罪业,应用此生修佛法。

我当传汝六妙法1,教汝观心大手印!”

猎人听了自忖道:“只凭他说的这些话是不能算数的。但是麋鹿和猎狗二者一向是不能见面的;狗看见鹿时的凶猛,和鹿看见狗时的恐惧,是任何人难以改变的。可是今天,这狗和鹿却在他的左右和平相处,实在令人不解。再说,每年冬天我到雪山高处来狩猎时,我发出的箭从未失准,今天却不由自主地射歪了,竟未射中!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行者会使邪法;要不然他就是一位与众不同的大喇嘛!我倒要亲自审查一番。”

于是他走进尊者的崖洞内,到处仔细地查看了一番。除了一些荨麻和野草根的“食物”外,其他什么资身的食粮和用具都没有。他心中不禁生起一阵悲戚和敬佩交杂的诚信。就对尊者说道:“师父啊!您的上师是谁?您所修的法是什么?您的依处、友伴和资财都是怎样的?请您告诉我。我如果觉得合适,愿意把这头麋鹿送给您,同时要请您摄受我为徒仆。”

尊者答道:“我的依处和友伴是这样的。你如果堪能随我修行,就跟我来吧!”于是就对猎士金刚护唱了下面这首歌:

“谛洛、那若与马尔巴,此三密勒之上师,

此三上师若适汝,可随我来学佛法。

上师、本尊与空性,此三密勒供养处,

此三供处若适汝,可随我来学佛法。

佛陀、正法与僧伽,此三密勒皈依处,

如是皈依若适汝,随我惹巴学佛法。

秃山、雪山与土山,此三密勒修行处,

如是修处若适汝,可随密勒修佛法。

野羊、羚羊与麋鹿,此三密勒之家畜,

此三家畜若适汝,可随密勒修佛法。

山猫、豺狗与胡狼,此三密勒守门犬,

如是门犬若适汝,随我惹巴学佛法。

画眉、松鸽与鹫鹏,此三密勒之家禽,

如是家禽若适汝,随我惹巴学佛法。

皓日、明月与星辰,此三密勒之眼赏,

如是眼赏若适汝,可随我来学佛法。

天神、魔鬼与仙人,此三密勒之邻居,

如是邻居若适汝,可随我来修佛法。

猿狒、猕猴与熊罴,此三密勒游戏伴,

如是伴侣若适汝,随我惹巴学佛法。

大乐、光明与无念,此三密勒之密友,

如是密友若适汝,随我惹巴学佛法。

荨麻、野芋及稀羹,此三密勒之食物,

如此食物若适汝,随我密勒修佛法。

山水、雪水与池水,此三密勒之饮料,

如是饮料若适汝,可随我来修佛法。

气、脉、明点三要素,此我密勒之衣著,

如是衣著若适汝,随我惹巴修佛法。”

 

猎人听了深为感动,他又亲见尊者的言行确实一致,不禁流下泪来,立即全身拜倒顶礼尊足,把黑鹿、猎狗、弓箭和羊皮绳套全部供养尊者,说道:“这些物件都供养给您。我和我这条狗电闪红母过去作了许多恶业,从今以后再不造作任何罪业了。请尊者慈悲超度这条电闪红母,并请接引黑鹿使入安乐之途,更祈传授佛法予我猎士金刚护,令我趋入解脱之道。”随即歌曰:

“身右有黑鹿,其嘴似白螺,我若宰杀之,能除七日饥,

我今不需彼,供奉尊者前,祈度此黑鹿,令入安乐道。

电闪红母犬,导使趋菩提,度我金刚护,令入解脱道。

身左卧母犬,其名号电闪,纵之腾奔跃,能捕空中鸟,

我今不需彼,供奉尊者前,祈度此黑鹿,令入安乐道,

电闪红母犬,导使趋菩提,度我金刚护,令入菩提道。

黑色长绳索,铁圈作严饰,以之作捆绑,能缚猛兽牛,

我今不需彼,供奉尊者前,祈度此黑鹿,令入安乐道,

电闪红母犬,导使趋菩提,度我金刚护,令入解脱道。

美好此羊皮,柔革作严饰,着往雪山顶,身适暖融融,

我今不需彼,供奉尊者前,祈度此黑鹿,令入安乐道,

电闪红母犬,导使趋菩提,度我金刚护,令入解脱道。

右手所执箭,红翎作严饰,射之必中的,霹然发利响,

我今不需彼,供奉尊者前,祈度此黑鹿,令入安乐道,

电闪红母犬,导使趋菩提,度我金刚护,令入解脱道。

左手执白弓,以之作掊击,天龙亦震骇,

我今不需彼,供奉尊者前,祈度此黑鹿,令入安乐道,

电闪红母犬,导使趋菩提,度我金刚护,令入解脱道!”

 

他这样把黑鹿和猎犬的生命及弓箭等物全部供养尊者,说道:“请您摄受我为您的仆人吧!我暂时先回去向家人要一些道粮后就回来依止您。不知您是否常住此处,还是要迁往别的地方,请予明示。”

尊者对猎人把黑鹿和红犬的生命释放、供养,和他心意的彻底转变,十分欢喜,对他说道:“你这个猎人能从此不再造恶业,趋向善道,实为稀有难得。你虽然想以后找到我的住地,但这是靠不住的。因为我的住处和行止都不固定,所以找我是十分困难的。如果真正决心要修法,就应该立即斩断对家人的爱恋,现在就随我来!我为什么住无定所呢?理由是这样的,随即歌道:

“稀有我惹巴,常住山崖处,

夏季三月时,雪山修禅观;依此除体障,清净身内气。

秋季三月时,城乡往乞食,讨募诸谷物,滋身作道粮。

冬季三月时,深林修等持,能除粗毒气,增盛之障碍。

春季三月时,居山或草原,能治肺脾病,除遣诸风疾。

无分冬与夏,专志修禅观。此身四大成,坏苦为自性,

故应恒佑护,一意保健康,如是方能克,五毒之烦恼。

随意能服用,任何之食物,此乃离贪欲,快乐之象征。

能于一切时,孜孜修正法,是为瑜伽士,勇猛大精进。”

 

猎人说道:“师父啊!您这样的言行实在稀有,令人佩服。我现在是从心底深处发起学佛之愿。我先回家一趟,对家人交代几句话,同时准备一点资粮。我去去马上就回来!在我未返以前,请您留在此处等我。”

尊者道:“你如果是真的从心底深处发起修道之心,根本就无需再与家人见面。若能吃苦修法,则亦不必回家去取道粮。山中有得是荨麻,树上有得是野果。这些苦行之粮已经足够了。再说,人命无常,人心也是易变的。现在所发的道心若不持续,也是会转变的。所以最好是现在就在此住下。如果一定要回去见家人。你且先听我下面这几句话:

“猎士谛听静谛听!

雷音虽响惟空声,彩虹虽美瞬消逝,

世间之乐虽畅怀,无非南柯一幻梦!

欲乐虽妙罪业因,有为似常速坏灭,

昔日所有今日无,去年活人今年死!

亲密友朋成怨敌,滋身食品成毒物,

善意恩护招口角,自己造罪终损己。

百人聚会有百头,其中己头最要紧。

十指断一无不痛,众物之中己为尊。利己之时今至矣!

生命无常死速至,迟延修道终无益。

亲眷投汝入轮回,依止上师时至矣!

今生来生皆快乐。修持正法时至矣!”

 

听了此歌后,猎士金刚护意离颠倒,心趋正法。立即断舍了回乡探亲之念,于尊者前求得法要后,即行修观。(不久),略生觉受。遂禀告尊者道:“请尊者慈悲传授我进一步的修行方法。”

尊者听了他的报导,十分欢喜,说道:“你已产生初步的功德,要进一步的修行,需要时常忆念这些事:

“依止胜妙上师时,应以深心诚祈求。

修观本尊空行时,起分频频明显观。

修念生死无常时,思维死期随时至。

修观大手印法时,点滴积累得增长。

修观众生如母时,频频思维当报恩。

修观口传深诀时,应持坚毅大精进。

心趋妙法精进时,善巧守护离起伏。

观察是法非法时,应离武断趋圆融。

勤植稼穑佛法时,舍弃世间一切事,

若得天人供禅食,无需辛勤积道粮。

悭吝聚财难发展,空行誓语如是云。

是故应舍诸远虑,此心无复念今生!”

 

于是尊者就将灌顶和口诀全部无遗地传授给他。修行若干时候,猎士的觉受和证解都臻于究竟。以后他就名为猎士金刚护成为尊者心子之一。那条猎犬和黑鹿以后也永离恶趣之苦。尊者所住的那个山洞中,现在仍有猎士呈献给尊者的弓和箭。

这是尊者在尼香古打与心子猎士金刚护相遇的故事。

 

接下廿七篇 尼泊尔王之迎请


注释

1.六妙法:此即指那诺巴所传之六种成就法,并非天台止观之六妙法门。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