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廿八篇 长寿女神之侵袭


第廿八篇  长寿女神之侵袭

 

接上篇:第廿七篇  尼泊尔王之迎请


敬礼上师。

降生雪山国,不为世垢污,承受那诺巴,胜传之加持,

难行甚稀奇,能除众生疾,光耀兢日月,医王人中尊,

万众所礼敬,其名号密勒,美誉震寰宇,父师前顶礼。

 

在北方的皑皑雪山丛中,横延著尼泊尔和西藏交界的一脉边境。那是一个各种不同的民族和各种不同的语言交错并存的地区。其中一处,物产富沃,财宝自聚,乃一众货云集商业鼎盛享用繁华之地,名叫汀玛珍。离此不远,座落着一所龙王的宫殿,不时传出海螺的乐声。

在这所市镇的近处有一所宝山,其形一似猛狮起跃之状。山之东方是药母吉祥天妃长寿神女之住所。左面的侧方环绕着如水晶般的重重雪山。在这万山丛绕中有一出产各种药材的山谷,谷中有一河流名叫罗喜答。在这具大加持力的药谷中,罗喜河之畔,有一无人隐秘之所。大瑜伽士尊者密勒日巴正在那里独自静坐,心契流水三昧。

其时正值水龙年,夏季初月上弦初八日子丑之交,十八种天魔突然率领全宇宙之鬼魔前来侵扰。一时天动地震,群魔现出各种神变来威吓尊者。万魔之中最凌厉可怖的是食肉的五大女神。她们变现各种凶恶的形象来扰害尊者的禅定。尊者就唱了下面这首歌曲向本尊空行呼援1

“至尊上师仁波切,(身口意)德三圆满,

名闻普扬罗札巴,宿善弟子敬祈请。

尊于寂灭法性中,明鉴一切赐佑护!

于此寂静村河畔,有我西藏瑜伽士,

专心一意习禅观,(由于禅观串习气,)

大种2集聚(身脉)故,显现各种境界相,

万千变化极赏目,一时俱显甚稀奇!

大千全体之鬼魔,无一遗漏全聚此。

尤以女魔五姊妹,极尽凶狞丑恶形,伺机侮我作障碍。

一女全身尽枯骨,龇牙向我作狞笑,怀抱须弥作游戏。

一女红面口滴血,张嘴吸尽大海水,频频伸舌舔血迹。

一女身形似阎罗,怪状狰狞极可怖,双手对击日月钹。

一女全身涂尸灰,脚踏星辰大狂笑。

一女美艳似天仙,风情万种极妩媚,

浅笑勾魂送秋波,视无厌足摄人迷。

其他幻变诸夜叉,只见伸手不见体,

摇动小树及巨林,山摇地震石飞走。

四方沟壕紧围绕,四隅力士密监视。

天空尽为烈火罩,大地普为洪水掩。

空中遍布非人众,恶言毒语同声唱:

‘滚开!离去!勿留此!’

身出病菌如雨降,齐言:‘渠已神思乱!’

如是魔障齐现时,能赐加持之上师,

能予成就之本尊,自性成就之勇父,

安住法性之勇母,除遣障碍之护法,

祈赐佑护破敌阵!发起威力与神变,

于我身口赐加持,男女护法发大威,示现仙人愤怒像;

或伸獠牙面威猛,或示阎魔极凶狞,

遍满虚空愤怒尊,口出喷火及闪电,雷声巨震如狂吼,

吽!呸!真言似雨降,口出十二大狂笑,尽扫一切魔障碍。

外之身障即外除,内之心障即内除,

恶缘尽成菩提道,诸魔齐掷江河中!

本尊空行护法众,我此祈祷亦闻否?”

 

尊者唱此歌时,(以表密乘降魔法要因缘故,示现)向上师本尊作如是之殷重祈祷,以十八种大天魔为主的万千魔鬼都心中想到:“听他所说的话,他的心中似乎仍有妄念和畏惧,这一次我们的机会到了。”想至此不禁略生欢喜庆幸之念,但仍无把握不知尊者的道行和证悟究竟如何,于是就决定用种种恐吓的语言来探视尊者的反应,看看尊者心中是否能把持坚固,无有惧畏。于是万千天魔同时向尊者唱了下面这首威胁的索命歌:

“汝有歌喉似仙人,清音嘹唱动人曲,

衷心乞援佛空行,惹巴大士非汝耶?

汝魂将离此身去,心中惊怕亦常情,

我等对汝判决语,仔细凝神听此歌。

天空有王号朗罗,玉龙金翅展太虚,

翅下有山极险峻,山有吉祥大森林,

药仙雪山立其旁,内藏超胜之药谷。

月之上弦初八日,子时将过深夜时,

八万魔众齐聚此,前来扰汝作障碍。

大千宇宙众魔鬼,上至天宫之小仙,下至地穴之龙蛇,

变现万千可怖形,心怀毒意来侵犯。

为首主魔十八尊,十方守神众眷属,

婴面巨鬼有十五,最极恐怖啖肉母,专食人肉共五名,

极恶世间女罗刹,闻香舔舌谁敢视?

来前吾侪曾聚议,为汝性命作占卜,

占得下下必死卦,特发拘牌来擒汝;

吾来断汝之呼吸,吾来取汝之性命,

吾来喝汝之身血,吾来食汝五脏肉,拘汝魂魄入幽冥。

汝今无有逃避处,身无自在意无主,陷入阎罗魔口中。

黑色业绳将汝缚,今夜擒汝他方去,

生前所作种种业,而今思及懊悔否?

阎王使者来拘时,亦有逃避之所否?

堕落三途之险道,亦有无惧把握否?

今日汝将随吾去,阎罗已遣使者来,拘汝前往陌生地。

中阴黑暗极可怖,汝身亦有庇护否?

汝口尚能发愿耶?汝意无惧他迁耶?

嗟乎!嗟乎!瑜伽士,汝今无亲亦无友,独步荒凉恐怖境,速行速行莫停留!”

 

尊者自忖道:“不要说你们这一群鬼魔,就是一切现象界和宇宙间的万事万物,亦皆为自心变化所显的种种幻像,无有任何实体。一切经典,续部和论籍皆如是开示。心之字体乃离一切有、无、诸边的本来光明,这首上师的甘露口授中所明显指示的。此心之自性原本不生不灭。纵令阎罗及其亿万眷属魔军周匝围绕以百千武器群起攻击,矢如雨降,亦不能毁灭或予以丝毫损伤。十方三世诸佛齐放亿兆光明,集聚所有功德亦不能使此心成为有形色之实体,或使之变得更为美好。(因为)本性不假任何造作,原来就是如此的。至于现在我这个身体,乃由能所二执之贪著(习气)而形成。此四大五蕴之肉身,有生亦必有死,所以你们这些魔鬼如果需要就送给你们也可以!一切有为法原来变迁无常,现在趁自己能作主时,自动地送给你们,亦能成就一项大布施的功德。其实现在眼前所见到的鬼魔诸像,亦只是能所妄念所变现的假象而已。能害与所害二者皆是眼翳所造致的空花幻境,由无始以来的无明恶业习气妄念数数串习而成;一似空中云雾,只能暂瞬作障,并无实体,自非永恒之物。若知此义,则鬼魔亦有何可惧哉?”尊者如斯思维,就毫无恐惧地心契实相等持三昧,具大决信,于觉证境中怡然歌曰:

“远近驰名汀玛珍,财宝增益之商镇,

贸易鼎盛极繁荣,印、藏人民会聚处,

附近雪山湖沼旁,住有残暴长寿女,

水晶祥蜂作彼髻,药母雪山为衣襟,

其下牧野夏药谷,溪水环绕似画图。

汝等八万天魔众,上自他化自在天,

下迄地下诸龙蛇,天空闻香非人鬼,

蛇妖恶鬼鸠槃荼,起尸夜叉大力鬼,

百千万种难具说,不可计数亿万兆,

(今日齐集作障扰。)五夜叉母尤可怖。

口出恶言咒骂我,誓断我命置死地。

我惧无常死法故,来此专志习禅观,

勤修无死心本性,已证精要实相义,

轮回法尔自解脱,内心明体赤裸裸,

无依无动极澄清,光明空寂(离言思)

于此证悟得决信,已于生死离怖畏。

我惧八种无暇故,勤思无常轮回过,衷心皈依三宝前。

诚信因果不爽故,我于善法兢兢行,常习方便菩提心;

习气障碍之串习,皆悉断舍已无余。

随所显现见幻化,从此无复畏三涂。

我惧随时可死故,力修气脉因缘道,勤习三种妙合观3

六识显境寂灭时,现见法身得决定。

由明鉴梵道而脱出4心契无生法界性,现在即死亦无惧。

汝曹世间之鬼魔,觅机夺取人命者,

我此幻化色身聚,不坚无常有坏法,

此身若能利益汝,决以相赠任取拿,

普为众生赎罪故,我元舍弃此肉身,

特于恩重之父母5,愿供身肉为回向。

汝侪食纳我身已,心意满足必欢喜,

无始至今各怨债,以此布施愿全了。

此心奔驰无实体,(极无自性)本空寂。

我于此法能深识,远胜法曹鬼魔众。

汝虽兴起一切魔,连同十八地狱鬼,齐来扰我作威吓;

我乃空性瑜伽士,通达迷乱之根源,岂有畏惧妖魔理?

噫戏一切唯心现!三界轮回一切法,空而显现甚奇哉!”

 

尊者唱了这首大无畏之歌后,继续解释道:“从无始以来直到现在,所经过的无量不可说(诸劫)中,我们虽然曾获得亿万之身,但所作所为皆系积聚种种苦恼之因,空作无义之事而浪掷无数盛名。我现在的这个身体,无非四大有漏诸蕴所聚,内藏各种不净三十二物。你们这些天、人、鬼、魔,如果需要,我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其实六道所有众生皆是我的父母,我现在就施舍此身替他们偿还业债,从头顶至足心,全身十二支节,连头颅十三;包括五根五大,内物六种(?)肉、骨、足踝、脑、膜、脂肪、血液、发、爪、皮、垢、气息、寿命、健康、神彩……这一切所有你们喜欢什么就一并拿去吧!现在就拿去享用吧!希望你们得到满足和快乐,愿以此施舍自身血肉之功德使一切罗刹天魔鬼众从此嗔恼毒恨之心,完全息灭,心生无漏大悲,遍满宇宙。又愿以此大悲之力善植佛因,成就开显俱生法身之助缘,无复损恼众生。怨心既息,悲心转增,慈心增上,喜乐利益一切圆满!”

尊者如是诚心发愿后,与会众魔皆心意转变,对尊者生起极大的信心,立即隐去各种狞恶之相,示现和平友善的态度。其中最凶恶,最难驯伏的五大食肉魔女说道:“瑜伽行者呀!你对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全无眷恋贪著,且愿以之作为布施,实在稀有难得。我们(五姊妹)也不是存心决定要来侵害你的。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来考验一下你的证悟境界的。就根本来说,一切外显魔障皆为内心妄念执着所造成。我们初来时你好像略有畏惧之状,并向本尊和空行呼援。见此情况,我们怀疑你心中仍有贪著和惧畏之情,因此我们才对你说了许多恶言和揶揄。现在你既然以真实语诚心相告,我们也感觉到非常惭愧和懊悔。瑜伽士啊!你今后如果碰见危险或心意弛动时,应该记住要坦然无整的安住本来心性之上。如是则梵天以下之任何障碍亦不能动摇你,或使你惊惧怯退。”

这五个极凶悍的女魔于空中作此劝告后,随即向尊者歌道:

“大瑜伽士祈谛听。

汝因往昔福德故,今生得暇满人身,

善愿究竟得圆满,宿根具足遇正法,净除诸业习禅观。

人中丈夫善男子!

吾侪世间劣根辈,智慧低陋无明重。种姓卑劣女人身。

往劫少积资粮故,今生常起嗔怨心,

昔日多造罪业故,今生空中飘荡行。

吾辈愚钝之语句,尊或未能善解故,今以譬喻作说明。

尊智虽然极深广,敬祈鉴察思其义,身依手印6听我歌!

东方吉祥华夏国,有女居室织锦缎,

渠若专志不分心,妯娌姊妹共闲谈,

户外虽兴巨狂风,岂能扰彼之工织?故应专心视织机。

北方浩漠蒙古国,其军强悍耐苦战,

若无内乱与不和,凯撒7大军亦无惧,故应安民行德政。

西方波斯大王8城,城门位立险径处,

其形隐秘似肉螺,城门关闩若不毁,

何惧流石火炮击?故应善护内门闩。故应严施护法林。

南方尼泊尔多山崖,盛产旃檀妙香药,

国人若不自盗伐,蒙人岂敢暗偷斩,

珍水之畔寂静处,密勒日巴修禅观,

内心若无鬼魔念,外来魔障何能扰?

故应调服汝内心,意离贪著兮瑜伽士!

汝于法性空寂崖,善修不动三摩地,

身披铠甲菩提心,手持悲智之武器,

四魔大军虽围绕,阎罗虽兴万鬼卒,

汝心若无能所执,汝亦决定获胜利!

嗟乎!世间繁华境,赏心悦目激情欲,

内修禅观沉掉重,妻朋友伴难断舍,故应常修深慧观!

妄念鬼魔狡计多,埋伏希、惧险境处,

以我执绳作囚缚,故应鉴察持正念,护堡垒兮瑜伽士!

此歌四喻及五义,词美意显如珠玉,祈明鉴兮善男子!”

 

长寿女等唱了这首四喻歌后,尊者回答道:“一般说来,外境之一切鬼魔障碍,皆为自心妄念所显。你们适才所说的话虽然不错,但瑜伽之道却不应认为魔障一定是坏的!外境之魔扰变现,对懈怠的初修行人来说是一种促发精进的鞭策,所以实为一种助缘,能满众愿。因为要对治突发的逆缘,所以会使行者的明觉更为敏锐;借此敏锐之明觉,用于身心之向上,则能速疾助益禅定之增长。对于修行经验深厚和已得坚固禅定的行者来说,(外魔之障碍)反能善护正念及智慧,并扩大心体之光明,使内证三昧越发增强。依此增益必能激发殊胜之菩提心使道行越趋深广。今天我已亲见鬼魔转变成为护法。由于亲见护法即是佛体之化身,我将获得更多之成就;转一切障碍为助道之缘,妄念亦皆显为法身。就了义之诸法本体而言,则佛魔二者皆空。得此证悟则能解脱一切希、惧、取、舍等相。由于通达无明本无实体,一切轮回诸法亦立即显为大手印!此妄念消融于法性之境界,亦名为离聚散之法身。”说毕以歌重宣此义曰:

“于此佛世阎浮提,盛名如第二世尊,

树大法幢兴佛法,贵胜顶髻之宝珠,

众人归敬齐赞叹,美誉名闻遍十方,梅纪大师9前敬礼

梅纪大师莲座前,恭敬依止饮甘露,

彻悟胜见大手印,通达离边本来义,

一切功德皆圆满,不为世间过染污,

如来化现之色身,马尔巴大师前赞礼。

外境所现一切法,不明其性陷迷惑,执境为实自作缚。

悟后诸法成幻化,助益此心为友伴,

究竟义中不可得,此即无生之法身,说为穷竟法性处。

蕴聚所成此色身,未悟之时为肉体,

地水火风所集成,病痛苦恼之根源,

悟后即是双运佛,能摧凡世众执着;

究竟身亦不可得,喻曰无云之晴空。

男女妖魔及罗刹,未悟之时为魔怨,

能作各种中断障,悟已妖魔成护法,

能予各种之成就,究竟义中魔亦空,说为穷竟分别处。

究竟金刚真言乘,无上瑜伽续部云:

诸界集聚于脉故,显现外境诸魔相,若不疗治彼为幻,

全由自身所出显,执以为实甚愚痴!

我昔(未曾入道时),无明障我极迷惑,

误以天、魔之增损,执为实有(障解脱)

成就上师开导故,通达轮、涅毕竟空10所显皆是大手印!

无明无根亦无实,自明水月极澄清,光耀似日离云翳,

无明暗边得苏醒,解脱愚痴诸诱惑,真如于内得开显。

执魔为实乃妄念,有此妄念甚稀奇!

妄念消溶法性境,本来无生甚奇哉!”

 

尊者如量地依止上师之教敕和口诀,唱了这个“决了曲”后,十八部天魔之主脑皆恭敬地对尊者说道:“您是已得坚固证解的瑜伽行者。方才我们不知道,对您有所冒犯,现在十分懊悔,请您慈悲宽恕,以后我们决定听从您的命令。您的任何吩咐我们一定办到。”众魔发此誓言后,群向尊者五体投地作大礼拜,然后各返自居。

这是难以描述的大惹巴喜笑金刚11回答五世间空行母时所唱的几个歌曲。全文根据雁总惹巴菩提惹咱之无误记忆以宝蔓诗体记出。

 

接下:第廿九篇  长寿女神之度化


注释

1.本篇及下面两第二十九、三十,三个故事并非密勒歌集之原作者西藏疯行者所撰,乃雁总惹巴及寂光惹巴所记述。文体和风格皆与本书之其他五十八个故事大不相同。我私意认为此三篇似不及其他各篇之平实简练。述事及说明亦皆嫌繁冗及重复。但由此三故事亦能看出密勒日巴和长寿女的故事的主旨,在述出一段降魔及转障碍为助道的经过。第三十一篇论中阴修道法,虽略嫌繁冗,但确为密乘之主要精义之一。第二十八篇中密勒日巴初见诸魔来侵时,竟向本尊及空行“呼援”,且由魔众看来似有畏惧之状,这一点此处有说明的必要。歌集之前段为密勒降魔之诸故事,其中从未闻密勒日巴有向本尊空行呼援之事,且每一故事皆充分表示密勒心住平等空性,具大无畏而降魔之经过,亦从无“略现畏惧之状”之事。本篇与长寿女及众魔相遇,时间上是在其他降魔故事之后所发生的。密勒之成就证悟,既无退后之可能,何以需向本尊呼援?则本篇所述,必另有深义焉。所以此处应该检讨一下。我想,本篇乃尊者示现降魔及转障碍成功德之不同次第和方法的一种说明,即降魔有三种不同的办法:第一是最浮浅最不了义的办法――用佛陀之威力来降伏魔障,如本篇第一歌之后段所记:“……吽!呸!真言似雨降,口出十二大狂笑,尽扫一切魔障碍……诸魔齐掷江河中……”等句皆是把魔鬼视为一个“实境”的真正敌人,而以佛之神力来降服之。这种办法无论如何高妙,咒语和神力不管有多伟大,但实质上仍是“以力敌力”的方式;切承认有能降和所降之二分执见。所以毕竟不可取,非了义。以此方式来降魔,则证悟如密勒之人亦难免示现“略呈畏惧状”。所以密勒日巴在回答诸魔之恶问时,紧接着就强调两点:一、自心本无生灭,不可毁坏,故无惧任何魔障及死难。二、此身无实无常,为满众魔之愿,以之作为布施,亦能成就一项功德。最后长寿女用各种比喻说明一切魔障皆自心所显,若能调服内心,离能所执,则自能降服一切魔怨。尊者却回答说魔障并非完全是坏的,若能善巧利用则能转为道上之逆增上缘。本篇之内含深意有如上之几重,今略说明之,以释读者之疑。

2.大种即地、水、火、风等四大种。

3.三种妙合观此三种妙合观,不敢确定为何。大致有二可能:第一说是:脉与气合,气与心合,心与空合。第二说是:A、风息归身或息与身脉合;B、风息归心,或心气无二;C、心息归真,或心气融合于光明空性中。

4.此句之确义亦不敢定。梵道:(Tsans.Pahi.Lam)大概只是指“清净道”之义,梵者,净也。若释为顶门之梵穴亦属可通。密乘开诸脉轮由身体下部之脐轮起,逐次打开心,喉及顶轮。顶轮开则梵穴亦开。此就气道而言。修“能断”或(gJod.)法――玛几罗著派,则亦观心气由顶门出而住般若空性中。此般若与密乘相合之修法为玛几罗著佛母所创,渠为大学者及大瑜伽士,在佛教中,女人有如此之二种大成就者实不多见。所创密法,别树一帜,精深妙绝,三根普被,影响遍及西藏各派迄今,希望有人能发心将渠全集译出,必有大益也。

5.指众生。

6.此句“身依手印”之手印,可能不是指某一种手印,而是就“一切身态皆为手印”之义而言者。

7.凯撒藏文:Ge.Sar.西洋学者谓Ge.Sar.,即是凯撒大帝之传名。因凯撒之军威盛名所影响,而造成西藏之一部大史诗“凯撒大帝记”流传西藏,妇孺皆知。此书卷帙浩繁,故事曲折,神话奇妙,极具文学与神话学上之价值。译者对此书毫无研究。昔日在西康曾听当地村人说此故事,通宵达旦。记忆所及,似与凯撒大帝毫不相关。

8.藏文:rTa.Zig.rGyal.Po.有云指波斯王,不知确否。

9.梅纪大师,即梅纪巴大师之简译,原句直译应为:“此非梅纪大师耶?”语句虽为问号之口气,但实义是:“此非梅纪大师耶?!”歌集中常遇见此类语句,译者根据情况,有时译为平述语句,以更为明显达意。有时亦做问句口气直译之。

10.通达轮、涅毕竟空,此句直译应为“通达轮涅离成坏。”

11.喜笑金刚为密勒日巴之法名,见密勒传。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