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廿九篇 长寿女神之度化


第廿九篇  长寿女神之度化


 接上篇:第廿八篇  长寿女神之侵袭


敬礼上师。

如来化身顶庄严,殊胜马尔巴大译师,金口流出法甘露,依“耳传教”见俱生;智慧由心涌出故,能赐加持瑜伽士,美名普传号密勒,父师惹巴前敬礼。

在西藏和尼泊尔交界处,有一极殊胜的雪山名叫碧天王母。其山的右颈处1,终年云雾迷漫;在金色的飞云之下环绕著一群水晶似的皑皑雪山丛。雪山环绕下的深壑处流延著一条河溪,名叫罗搭汗,其河流经之处,乃一具大加持力之平坳名曰药谷。谷中溪水之畔某处,那名闻遐迩的大瑜伽士尊者密勒日巴正在专志修观无上真言乘的妙理,心契无边大菩提心。俟上升四喜抵达喉间“受用轮”时就法尔欢喜地唱出美妙的歌曲来。由于“修传派”的加持力从未中断故,尊者亲见凡世之一切皆为佛智之妙显,因而示现疯颠行2,彻底消灭一切恶魔及诱惑,成就(无边)大力和大勇。此时尊者心住不动本来法性,兴大悲愿,哀愍众生,为作利益。以各种遍一切处禅定之力,或隐或现,示现种种神变,或降服诸魔之障扰,或安置有缘令入佛道。诸天,非人咸教以白法,各随因缘善为度化。

水蛇年夏月十一日晚间,五个美艳夺魂的仙女来到尊者的面前,绕匝礼拜多次,以各种姿态敬礼后说:“我们为您带来了一些野牛的奶酪。”说著就用手奉上一个巨型的蓝玉瓢,其中果然满盛著鲜美的奶酪。然后他们五人皆顺序地坐在尊者的左旁。坐定以后继续启禀尊者道:“我们姐妹五人今天来此,想在尊者面前发菩提心。请慈悲摄受(传授我们菩提心戒)。”

尊者忖道:“这样精贵的碧玉瓢和鲜美的奶酪过去尚未见过;这样的食物亦非人间所有。看她们礼拜和绕行的顺序和姿态都是与平常相反的,想必她们一定是天人或精灵之类吧。现在我要略为观察她们的行径,问问她们的来路,看看她们是否会诚实地说真话。”于是尊者就装著一无所知地问道:“你们是谁呀?从那里来的呀?”随即向她们歌道:

“四身体性金刚持,于此多争五浊世,

为利若干有情故,降生西藏雪山国;

瞻部北方巴答处,示现学者译师身。

人中狮子作巨吼,宣说妙法无上乘,

仅闻其声得佑护,从此不畏堕三涂。

启禀世尊垂哀愍,所有我之诸徒众,

望我求我依我者,祈降加持赐成就。

父师慈悲钩护力,令心自然起变化,智慧法芽速增长。

尊住清净佛国中,佛子菩萨众围绕,

我此至诚之祈祷,必邀耳闻祈垂念。

我之徒众瑜伽士,于大乘法向往者,

心间清净莲花开,祈以大悲之光明,

如日中天照群生,开敷渠心慧莲叶,

四无量心花蕊展,今日即得妙慧生!

坐我左旁善女人,我有一问盼回答,汝等人耶?抑仙耶?

昔未曾见不相识,美艳婀娜五姐妹,清丽绝尘似天仙。

远处用目观汝时,似见黄昏薄雾中,绝丽佳人游市集;

细观飘渺失踪影,意有所失难自信。

俄而莲步行路中,环佩珠玉响琅珰;

但闻娇媚嬉笑声,风仪万千显绝色。

如今行近我身时,忽如黎明之晨星,渐小渐渺逝空冥。

如是隐显多变化,必系仙灵或天人!

微笑百媚迷人意,左盼右眄溢风情,

谅系神变空行女,不依法行作右绕,

周匝左绕似天人,以目敬礼应向右,汝却左转反常情!

观此知系(罗刹女),或系天人或幽灵。

稽首之时前身颤,九次顶礼三问安,

眼波微动示敬意,状似天妃叩头然。

外形虽效天妃礼,似是而非汝自知。

八次叩首二问安,膝盖着地似男子,

汝礼不似其他礼,应属仙子或天人。

汝所供奉青玉瓢,外饰众宝美庄严,

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觅此皿樽。

密勒老朽见闻广,足迹漫游遍诸国,

奇事轶闻历百千,未尝饮斯鲜美酪。

老密生平食百味,此酪应是天上物。

汝等言行非寻常,来此发心甚稀有,

汝乃善德之仙子,心乐佛法具诚信,

善业习气必深厚,我心随喜甚雀跃。

谛听!谛听!善女人!

我仍有言待问汝,莫作诳语据实答!

今晨汝从何处至?今夜欲往何处去?

汝之宫室在何处?是何种性与族类?

汝等具何神通力?能予何种之成就?

你我何时曾相遇?(云何知我住此处?)

人传说而来耶?愿莫虚言实相告。”

 

那具神变力的五女回答道:“尊者啊!因为您昔世多积福德的原故,所以今生能遇见成就的殊胜上师。他的甘露口授和光明降润在你的心中,因此你能视世间一切欲乐和八法皆如梦幻之不实;发大慈悲作利他行。心生勇猛决誓速疾解脱生死狂流之迷;种种苦行,一心精进修持。于内光明三昧得究竟自在故,具足广大神通,能见众生种种隐密心念,清晰明朗如明镜照物一般。我们的种性,亲属和族类你是了如掌物的,但你却示现佯作不知反作质询。我们自应诚实禀告。尊者大师!祈慈悲垂听!”

于是具神变力的五姐妹重宣此义,同声歌曰:

“红面女魔西藏国,包夏河畔积雪谷,

北方雪山千嵬下,于此五浊恶恼时,

降生奇异大丈夫,此非至尊密勒耶?

由汝昔世积福故,今生遇大善知识,

成就传承所摄受,恒享加持之甘露。

汝之心意成熟故,心见一切智幻化,

难舍世间已能舍,难行苦行已能行。

专志勤修无他顾,刹那心亦不散乱,

如是精修禅观故,已得相应等虚空;

常住超绝法身体,离戏境中无动摇。

遍一切处诸禅定,已得自在具大力,

隐显无碍降敌障,示现广大诸神通,种种变化难思议。

具信徒众亲睹此,心生敬仰大欢喜,全身毛竖感泪泣。

是故尊如顶髻宝,万众供养归敬处;

佛子喜笑金刚者,一切众生依怙也!

今日诚心作禀告,我等福薄种性劣,空中瓢行非人也。

眼前排坐五姊妹,祈以大悲哀摄受。

愿兴清凉大慈云,普降加持大甘露,

泽润身心意满足,消除贪嗔诸热恼,度脱极难度脱人;

从此发心最上乘,殊胜佛芽得茁长。

尊乃密行瑜伽士,得大自在容彩焕,

三昧光明力圆故,能知他心及一切!

心性根身与种类,亲友住处及习气,无不了然如掌物。

君见佯作不知情,权询吾侪之姓名。

吾曹世间罗刹女,种性阿咱达惹达,

常游尸冢之幽灵,善变世间空行母,

能作种种勾摄业,能赐世间各成就。

今晨来自虚空殿,身骑熙日光芒驹,

今夜欲赴天竺国,清凉森林尸冢处,参与密乘会供轮。

吾侪居处有宫堡,座落三尖雪山顶,天谷之下右侧边。

雪山顶髻似琉璃,日月光照极灿耀,

山颈有湖似净瓶,白云缭绕逸尘寰;

山腰以上地基处,常有云雾作笼罩,

此即遐迩闻名处,碧王天母大雪山,吾等住所即在彼。

去年夏月初月时,吾等曾来尊者处,意图侵扰作障碍。

尊心无恼无嗔怨,慈愿善法如雨降,

感化众魔齐忏悔,群求宥恕哀摄受。

今日来谒人中尊,愿求金口赐甘露,消我苦灼之热恼!

噫戏人中大丈夫!祈赐清净之甘露,

得饮无尽之法水,清凉热恼(大解脱)!”

 

她们以美妙的声音唱毕此歌后,尊者回答道:“美丽的女郎啊!前次你们来此时示现极为凶恶可怖的身形,数度猛烈地向我攻击,想伤害我,并且对我作种种的嘲笑和侮辱。但我早已通达外显诸境皆为心之变现;又彻悟此心实为明空不二之体,所以对迷境之妖魔障扰无丝毫之怯弱或畏惧。依上次的经验看来,你们一定曾经侵扰过那些专心修持的善士,和伤害了许多普通的百姓。对这些过去的恶业你们应该至诚发露忏悔,发誓以后纵遇生命之危,亦决不再作任何损恼众生之事。发此坚誓后我才可以为你们授皈依及菩提心戒。若不如此,就会像俗话所说的:‘打官司,破家当;伴牛行,坠险崖!’一样。不能授予你们上乘的(菩萨)戒。你们也难成为荷担甚深密法之法器。请专心一意听我这个老头子为你们唱一首解释此义的歌曲吧:

吉祥今晚子夜时,东方天空现光明,

皓月升空似水晶,顿除深暗之黑暗。

足跨月轮光明驹,光明绕身而降临,

(汝等仙灵五姊妹),宁非世间空行耶?

溪河罗搭汗之旁,有一恬静适人处,静坐习禅悦人意。

于此河畔隐秘处,有一疯人习禁行,

其身不畏冷或热,不知羞耻赤裸住。

于不作意心要法,刹那无散离修观!

深见虚空之体性!此非修士密勒耶?

我乃修行瑜伽士,汝系神变五姊妹,

你我歌唱相酬对,此乃往昔善愿兆,

往昔你我不相识,如今相识心欢喜。

去岁某夜深漏时,以汝为主大力女,

煽动宇宙众鬼妖,发动魔军树魔幢,

来此布阵作攻击,淬毒矢弹如雨降,种种侵害欲杀我。

我知外境皆心现,了悟心性亦是空,

魔扰障碍皆幻变,心中不曾有畏怯。

眼见汝辈之恶行,我心哀痛极怜悯,

不觉自然大悲生,开示善法如雨降,

汝曹感动心转变,对我恭敬信心生。

今年此时深夜中,端丽美貌五姊妹,

前来绕匝并礼拜,眼示虔敬美妙姿,

恭敬至诚合双掌,清声启禀于我曰:

‘愿求发大菩提心,赐饮甘露之法雨!’如是诚信实可嘉。

我身三脉之上端,顶轮莲花宝座上,

现坐译师马尔巴尊,无可比伦大恩师,清净庄严如报佛;

尊者心中有月轮,放射慈悲大光明,

扫尽垢染及云翳,光射徒众之心轮;

心中睡莲花瓣开,激展证悟之花蕊。

噫戏!世间空行母!

如是现量之境界,汝等当下能见否?

若不能见乃障重,无始时来诸罪业,

深厚累积蔽重故,若不发露诚忏悔,难成甚深大法器。

汝等一心嗔忿重,怨恼易生难驯伏,

恶行狡诈串习故,日后当受苦逼报,故应发誓持密戒。

持戒(首要在自保)遑论利他弘法事?

若不勤念因果律,善不善业细分别,

微细恶业亦摈除,未来难脱异熟报,故应警觉持净戒。

欲乐过患若不思,从心深处厌弃之,轮回牢狱何能脱?

若欲脱离轮回狱,应勤修习断烦恼,深观一切皆幻化。

一切六道父母众,若不念恩思酬报,

必将堕入小乘道,是故应发大慈悲,精勤修学菩提心。

我适所说善法语,若能听受谨奉行,当为大乘瑜伽母;

你我将成法兄妹,见行相合成同志,

行道一致成法友,功德事业究竟已,

往生清净现喜国3,必于彼处得相会。”

 

尊者歌毕后继续说道:“美丽的女郎们啊!这是个充满秽垢的世间,现在又逢极端恶浊之时。众生的烦恼皆非常粗重难驯,所以一时要想完全净除身心之烦恼是十分困难的。因此你们应该先好好审量自己的能力,然后再去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能够持守的戒律。”

长寿女五姊妹说道:“尊者啊!因为您的深挚慈悲,顾念我们,所以才一再叮嘱要行善业和重因果,我们非常感激。但是我们从前于大尸林生哈那处已经在智慧空行狮面佛母,打马那尸林母,忿怒绿净母等护法空行以及瑜伽女比那金刚得大成就诸尊者前听受过善恶因果之道,和发菩提心的种种功德了。所以请您说法不要只限于这些范围。至于不久前我们来此向您示现种种狞恶忿怒之相,是因为要测验你们这些山居修禅的瑜伽士究竟修证到了什么程度的原故。同时这种(逆缘)亦能增进修行人的证境。我们示现凶魔之相前来侵扰,实际上是为了护持佛法的原故!心中原没有存意作丝毫的侵犯的。所以祈求您无论如何为我们讲授发菩提心戒吧!”

尊者答应了她们的请求说道:“女郎们啊!你们这样虔诚地祈求,我怎能不传授呢?你们现在就随力准备供品和曼陀罗,顶礼供养(上师三宝)。你们在我这里发菩提心,我也不需任何世间财物的供养,只要你们各人供养我(自己所修成的)世间成就,同时告诉我你们的名号就行了。”

五姊妹听了异常欢喜雀跃,当即整列肃立合掌恭敬向尊者谢恩顶礼。站在中央为首的女郎说道:“我是五姊妹中的首领大姊,名叫吉祥长寿女。我向您供奉护佑子孙隆盛的成就。”

紧依首领右侧的女郎说道:“我的名字叫做青面丽女,我供养您明镜圆光(预知过去未来之成就)。”

最右边的女郎说道:“我的名字叫做顶髻美喉女,我供养您财宝丰盈之成就。”

左边的女郎说道:“我名叫不动天丽女,我供养您吉祥幸福食粮丰盈之成就。”

最左边的女郎道:“我名叫善传能行女,我供养您牲畜繁昌之成就。”

于是尊者就一个个地传授她们皈依和别解脱戒,以及大乘行愿二种菩提心。然后将各戒之要义及菩萨学处广为宣说,这几个世间空行母都心生欢喜,叹为稀有。对密勒日巴说道:“我们虽然不能百分之百地像您所说的一样去行持,但我们必定尽力不违背您的吩咐,使言行与佛法相合。您的恩德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说毕就顶礼尊足,绕匝多次;随即以神通力向空中飞去,在天空远处化成光明消失不见。

在该月下旬时,前次于十一号夜晚来扰尊者的狂傲八部天魔鬼众,示现将军姿态,各各率领部从鬼卒来谒尊者。那具有神通幻变力的世间空行母们,也以极端俏丽妩媚的少女姿态出现。她们身上满饰各种珠玉,手腕上带着玉镯,头颈挂着缨络,环佩琅铛,轻风中衣裙飘曳,仪态万千,率领着仆从及眷属降临对面空中。她们齐向尊者遍洒各种鲜花缤纷如雨。又以上好燃香,美妙音乐,以及各种丰盛妙食供养尊者。然后说道:“尊者啊!您心中的悟境与三世诸佛之究竟心要一般无二,请您慈悲向今日与会大众们开示一下最极的了义法吧!”

尊者回答说:“最极了义的实相道理是这样的。”随即向天魔大众唱了下面这首“证悟现量曲”

“西藏尼泊尔边境上,有此胜地汀玛珍,能满众欲之商镇。

旁有壮丽大雪山,碧天王母是其名。

其山顶尖有宫殿,天仙药妃居其间,

其女长寿似金刚,顶髻庄严极美丽,名曰吉祥长寿女。

其山云雾迷漫漫,左傍牧野有山谷,

雪山层叠作围绕,水溪药谷是其名。

住此专志习禅者,有我密勒瑜伽士。

日前来此侵扰者,嘲笑轻侮害我者,

窃夺修士元气者,骄狂傲慢难驯者,

今日聚此谒我者,非汝药叉鬼众耶?

昨夕午夜上半时,美艳夺人五女郎,

来此请发菩提心,供予世间各成就,旋即消失太空中。

汝等神奇五女郎,今夜诚意重来此,

白净澄莹夜光前,嬉笑欢腾作舞姿,缨络珠玉作庄严,

衣裙飘飘轻风里,华容风仪甚稀有。

因汝诚意之邀请,八部天魔夜叉聚,

魔军鬼卒及眷属,齐集此间满虚空,广兴无边供养云;

百味珍馐之美食,众声交响之妙乐,

广大供养似雨降,供毕向我求妙法,咨询最极了义教。

汝侪来此众天神,天上天下诸魔鬼,

诚意凝神静谛听,我当为汝善解说:

三界轮回众有情,各具种种欲菩提4

我执知见万差别5,种种行为(种种性)种种执我及‘有’根。

为利劣慧汝曹辈,佛陀权说诸法有,

若就胜义真实言,一切诸佛亦空无。

无有能修无所修,无有地、道、无修证,

无有佛果无佛身,无有智慧(无般若),因此涅槃不可得,

(一切轮回涅槃法)无非名言假立耳6

宇宙三界所有法,或现坚实或变动,本来无生无有实。

本体亦不可得故,何有俱生之智慧?!

(俱生智慧亦无有,)更无业力及业果,

是故轮回名亦无,究竟之义如是耳7

嗟乎!若无有众生,何来十方三世佛?

无因则果不成故,世俗谛中一切有,

轮涅诸法皆建立,能仁训示如是云。

‘有法’诸物之显现,‘空无’法性之虚寂,

此二体性本一味,无有丝毫之差别,

自、他、(同、异)不可得8,一切双融遍法界9

证悟如是境界者,不见心识见智慧,

不见众生见佛陀10不见法相11见法性

由见如是真理故,大悲之心油然生,

神力自在无畏法,诸陀罗尼法尔成,

诸佛所有众功德,如摩尼宝自涌出,此我老密证悟也!

汝曹聚此天魔众,不乐深法乐邪法,

虽至阿比惹胜地,不访名师访疯人。

潜迹尸林狐狼辈,闻狮子吼心胆裂,

若有一二具根者,听受此义获解脱!

老密如今之觉受,身心喜乐极充满,

我今合十为汝说,安息和平喜乐生!”

 

歌毕尊者继续说道:“释迦世尊宣说八万四千法门。但这种种法门皆是为了适应众生之心性及需要而说,故有诸乘之差别。法门虽不相同,但究竟之目的和成就则是一样的。此同样之本体即是那不假造作(本来圆成)的根本法性。仅是有此认识和概念是不能达成解脱的,还必需要培养道上的见行,使之成为现量证境达成空悲双运之开显才行。此即(大乘)修道之体要也。修道之方法虽有不可思议之千万差别,但总摄其精要即是那方便和智慧之双运交融。(能至此境界)即是到达二谛无别之境地矣。”

长寿女五姊妹,即于天魔众中起立,左行绕匝尊者数次后,同声唱了一首赞扬尊者功德的歌曲:

“天空光明照耀下,北方蜿蜒众雪山,

雪山丛中有险地,牧野殊胜号药谷;

其谷福庇似金座,溪水流绕具加持。

值此教法衰浊时,难行能行奇男子,(居此修禅)甚稀奇!

无念甘露以为食,自生妙酪作饮料,

心离垢净与羞耻,行疯颠行如狂人,

考验汝之证境故,去年夏季旺月12时,

(吾等长寿五姊妹)特来拉息左河畔;

见汝独处13,全身赤裸无顾忌,享用低贱之女郎。

白银镜中14如是见。旋见以遍种定力,

示现各种大神通,而后身形消太空。

吾等睹此心惊叹,二次重回作探访。

秋季仲月之某日,汝居从龙15习禅时,吾等潜来作窥伺。

见汝身著日月衫,衫上严饰鲜花串,

身涂红丹及大灰16手执伞盖及宝幢,

跨下乘骑兽中王,俄而消失太空中。

汝之身形既不现,吾等无由作障扰。

去岁夏季初月17时,再度尝试惊骇汝,扰汝修禅习三昧。

知见汝住海中央,全身衣著巨火燃,众蛇张舞作发冠;

背倚利剑之刃口,趺坐锋矛镞尖端。

又见嬉舞宝珠上,一口吞食巨高山。

我等见此心惊异,心生稀有起怀疑。

汝于心(性)之明体,已得全部自在故,

一似帝释之天帝,随意隐显起化身。

汝心已无傲慢故,已净怀疑希惧故,汝乃雄狮瑜伽士;

无怯无退无怖畏,能克障碍无惧故,汝乃巨象瑜伽士;

瞻颜心喜汗毛竖,观仰尊容触尊体,即能除障成利他。

尊乃如意摩尼宝,表扬空性瑜伽士,

离有相法无散乱,通达离言之义谛,诸魔障碍不能侵。

我昔无知来作扰,为息吾侪害心故,

回遮(修道)障碍故,尊示种种大神变,叹为稀有(未曾见)

说真实语明义谛,平息诸魔之害心,令彼咸趋安乐道。

上月某日吉祥夜,承蒙授法(菩提心)

植种一切智智因,如宝善芽得增长。

示无谬道善知识,众生依怙之至尊,

愿于未来得相遇,东方现喜净土中!

彼佛国土之主尊,不动如来有心子,

(其名普扬号密勒,愿瞻尊颜净土中。)

其时吾等五姊妹,会合地上与地下,

勇父空行一切众,乃至清净众天人,

手持宝幢与华盖,齐鸣胜妙之仙乐,

广兴灿丽供养云,来迎尊者作向导。

尊来空行刹土时,愿往朝谒闻法要;

彼时吾侪诸眷属,人与非人诸大众,

当随尊后作侍从,祈哀摄受赐悲护。”

 

在这首歌中,长寿女五姊妹表达了她们亲见尊者殊胜功德的观感,同时发下净愿与回向。尊者自忖道:“这些世间空行母都是极难驯伏的,我还要继续使她们谨受誓言,坚守戒律。”于是对她们说道:“女郎们啊!你们对我有如是的信心,同时至诚地于未来发下善愿,实在是甚难稀有。不久以前我曾为你们授大菩提心戒,使你们成为殊胜种性,堪能趋入一切智道。现在我要传你们那方便众多,修持容易的疾速道——持明金刚真言乘的密法和三昧耶戒。你们应各各发誓把身心性命交付与我,同时准备食子18及供养(来接受灌顶)。”

长寿五姊妹听了欢喜雀跃,立即准备好食子和广大的各种供养;恭敬顶礼绕匝尊者多次,各各将身心性命交付尊者,然后安住一旁。尊者随即传授她们圣度母显示明体法灌顶及古鲁右列佛母本尊灌顶。同时又授以念诵心要法。然后对她们说道:“女郎们啊!今后我们就是负有三昧耶戒誓的师徒关系了。你们应该在行住坐卧四威仪中,一切时、处,常常观想上师于顶上。不管遭遇任何顺、逆、善、恶等缘皆应以三宝为皈依处,不得祈求其他神祗。你们应该直到外境之器世间宇宙其自性即是佛陀之越量宫殿;内之有情世间一切众生即是本尊佛陀。所以当看见任何众生时都应心生恭敬爱护,决不可有丝毫伤害或损恼他们的行为。于一切时中也不可忘记了常持本尊佛慢。”

五个幻变母听了,启禀尊者道:“尊者啊!依持明真言乘而入,乃是一条迅速,容易,方便众多而又快捷无难的法门。您传授我们密法及三昧耶戒实在是恩深泽厚。我们这些烦恼未净的众生,一方面受无始劫来的深厚习气所使,(难以立拔),一方面此生又投生为女人。种性既劣,智慧亦薄。所以恐怕不易百分之百地达成尊者的咐嘱。但我们一定竭尽所能,努力遵行训示。虽然我们未必能视所有众生皆为本尊佛陀,但亦决不加以任何损害,行近我们境内的人亦必定予以种种帮助及利益。特别是尊者传承中的弟子们,我们一定全体佑护,竭力协持。凡是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修行顺缘和一切所需我们都像仆人般的侍候供给。”

长寿女五姊妹发下这样的誓愿后,就向尊者头面礼足,绕匝多次,然后消失于空中。

以上所说吉祥长寿女等五世间幻变空行母向不可思议19的尊者大惹巴喜笑金刚请问发最上乘心时,尊者所酬答的几个法曲。此篇所述,最初由善根具足,(烦恼)已净之寂光惹巴于汀玛珍商镇之左,碧天王母山峰之颠,亲见吉祥长寿女时,由长寿女亲自口述经过,并经寂光数数询问各点所记。其后,寂光又亲向尊者顶礼莲足(祈请)三次。尊者不禁婉然失笑,于笑声中亲说此事之经过始末。旋寂光又会同雁总顿巴菩提惹咱于恬静适意能予成就之胜地翁琼巴森林中为利益未来之宿善有缘诸弟子众,笔之于书。

本篇所记皆为(尊者及长寿女亲口所述),笔者对尊者所说绝无增删或改订之处。所述文体名为语鬘甘露光明缨络,不亦宜乎。

 

接下:第三十篇 中阴救度秘法的开示


注释

1.原文作右颈处,但不知此“右”是就对向著该山而言,抑是就山本身而言。

2.疯颠行密宗瑜伽士修证到了很高的境界,相当于八、九地菩萨位时,多示现疯狂之像。其心已现量的趋入一切平等的境界故,对世俗所谓的净垢善恶等已超脱无碍,因此其言行每似狂人或疯子。本书著者即是幽冥的西藏疯行者。以疯狂行打破一切世俗之喜恶取舍等境界才能达到高度的一味境界。疯颠行在密宗的道地上,是一个很要紧的阶段。

3.现喜国即东方不动如来之净土,号名现喜。

4.欲菩提藏文作hDod.Pahi.Byan.chub.,此词平常不太看见,可能是密师临时所创,指烦恼即菩提之意,众生有万千根性与各种欲望,此种不同之欲望亦为菩提所现,并非与菩提相异也。

5.我执知见万差别此句耐人深思,佛学中只泛说我执为烦恼之根,一切分别知见皆由“我”起。今日吾人观世界政局之乱及思想、宗教、学说等一片紊乱互相攻讦之情,细审之,绝大部分皆由“我见”而起,或执“我所见到的为对,其他的不对。”而起。此我执知见之千万差别在古时尚不太显明,今日科学及学术思想泛滥发达之下,此情形尤为显著。无论在哲学、宗教、艺术、文学、政治、经济等一切领域中此“我执知见万差别”之舞跃情况,皆活生生的呈献吾人之前,在学界中生活的人,对此尤有切肤之痛的感觉,佛法中有许多根本原理诚万古不移之确论也。

6.无非名言假立耳西藏讲佛学的人,常有一句术语,说明外境及所知法非实有,不过是分别所生及名言假立之幻境而已。此术语藏文作:Min.Dsam.Tha.sNyad.Dsam.rTog.Pas.brTags.Pa.Dsam。中译是“惟名言语句及分别施设而安立者。”名言语句乃概念名相之游戏。人之思想不能脱离语言,故一切知见皆受语言之限制,此点常人每不能自觉。“无语言的思想”在人类而言是很难想像的。也许“妙观察智”的境界才是“无语言而思想”的境界。人之活动及所知既然不能脱离语言,其智识领域或所知法亦必受语言之限制,因此许多所谓“道理”、“真实”等皆是语言的游戏。术语之下一半“惟分别施设而安立者”则是佛教认识论上的文体,意谓:外境及所知之成因乃由分别妄计而施设安立者。详论之则牵涉太广。此处密师之口气原应是全部术语:“惟名言语句及分别施设而安立者”,但大概是因为受歌词语句之限制,只说了上半截而省略了下半截。

7.直译应为“此乃法性究竟义。”

8.直译应为“自明他明不可得”。

9.或译为“一切双融极广大。”

10.不见众生见佛陀即知见佛陀或菩提,而不见烦恼或众生之义。亦即常谓之,未悟道前以菩提为烦恼,悟道后则以烦恼为菩提也。

11.原文Chos.Jan中文简译为“法”,如慈氏五论之“辨法法性论”,不译为法相而简译为“法”。其时一切有法必有其相,故此处译为法相。藏文之Chos.Jan直译则为“具法”之义。

12.原文意义不明,可能原版有错误。

13.森林中直译应为生丁泽马森林中。

14.由此句看来,上述之尊者“享用低贱女郎”等皆是尊者所变现的幻相,而由长寿女等在白银镜中所看见的。其后之各种神变,亦为尊者对长寿女等所示现的幻相。

15.原文作从龙山洞。

16.大灰即死人之骨灰。

17.原文有dByar.Zal.Ra.Wa.字样,前二字为夏月,后二字Ra.Wa.则不明此处作何解。大概是第一个月的意思。

18.食子西藏密宗作供养本尊护法时,或任何正式之仪轨时,必用糌粑或熟麦粉作成各种形势之食子,以为供养之主要食品。此作食子之技术渐渐发展成一种极端美化之艺术,闻说在拉萨过新年时,喇嘛寺所作之食子高可盈丈,以各种彩色图案美化之,可谓洋洋大观云。

19.原文作“难以描述的”,但这样直译就不太适宜了。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