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五七篇 惹琼巴的成就


第五七篇  惹琼巴的成就


接上篇:第五六篇 对医生阳额的开示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之心子惹琼巴与贵族女甸布邂逅后,(在法上)发生了障碍;为了除遣惹琼巴的障碍,尊者变现成一个乞丐到惹琼巴门前来讨饭。惹琼巴有一块雍要得布出产的大玉石。他就把这块大玉石送给乞丐说道:“你拿这个去生活吧。”尊者想道:“我的儿子对世间的财物确是没有什么贪著,他的慈悲也很大啊!”

因为惹琼巴布施这块玉石的缘故,(惹琼巴和甸布女发生了争吵),惹琼巴心生厌倦,离开了她,回到尊者的面前来。在途中遇见一家富户正在为女儿作丧事,惹琼巴就前往化缘,得到两巨块的胸脯干肉。惹琼巴仔细地包装起来用手提起,(向尊者住处行来),准备把干肉供养给尊者。

这时,尊者正在去巴,几个徒弟正围绕尊者在说话。尊者说道:“惹琼巴就要到了,他给我们带来一个连山谷都容纳不下的大供养啊!”不一会儿惹琼巴果然回来了,他把盛满一大口袋的干肉供养给尊者,并问候尊者的康健。尊者以歌答道:

“常住雪山瑜伽士,身体康健乐融融1

已净五毒垢染故,随时随地皆快乐。

散逸游耍贪念断,堪能独住故快乐。

斩断世业牵缠故,无人山中独居乐。

已离世间家宅故,俗务不问心安乐。

不作学者龈经书,心无负担心性乐。

不思谈话无骄慢,无是无非心安乐。

不识谄曲及欺骗,不作预筹乃真乐。

不求名闻及恭敬,毁谤闲言寂灭乐。

无地不适随处乐,任何衣着皆可乐。

任何食物皆可乐,我乃随时快乐者,惹琼来此亦乐耶?”

 

尊者唱毕此歌,就把干肉全部施给所有的徒众吃了。有一个惹巴问道:“刚才尊者说惹琼巴回来的时候,会供上一个山谷都容不下的礼物来,这礼物在那里呀?”

尊者说道:“你们的肚子不是那山谷吗?这许多的干肉吃得肚皮发胀,不是山谷都容不下了吗?”说着大家都呵呵大笑起来了。

随后,尊者就要为徒弟们灌顶,说道:“为了表示缘起相应,你们各人应该准备供养。但惹琼巴你可以例外,你可以不必供养。”惹琼巴听了心中不太舒服,但他仍旧参加了灌顶的仪式。等他走进曼陀罗的时候,看见曼陀罗中央有一块亮亮的绿玉。(原来这块绿玉就是惹琼巴施给那个乞丐的)。惹琼巴惊诧得发了呆,半晌才恍然悟到那乞丐原来是尊者的化身。他之所以能够离开甸布女也是尊者的慈悲加持。这时他才深深地感激尊者的慈悲。

尊者说道:“惹琼巴啊!如果不是我,你就会为了这块玉石把自己毁灭了。因为你对我的信心不移,对众生的慈悲不断,(所以才能从这场障难中解脱)。你现在应该欢喜满意了。”随即歌道:

“父师加持威力大,密勒神通关键大,

惹琼悲心施舍大,施丐绿玉入我手,

今夜上乐坛城中,供此绿玉求灌顶。

悲悯无助无依者,即是供养三世佛,

以悲心施乞丐,即是供养我密勒。

众生即是汝父母,于彼分别或歧视,如服剧毒甚愚蠢。

僧侣学者应和谐,若执己宗兴贪嗔,所学尽付流水中。

佛法岂有好坏别?执著宗派即谤法,是为斩断解脱根。

一切己乐由他生,利他诸行终自利,害他诸行必自损,

是故应生利他心,趋入佛陀之坛城,

忏悔所有之罪业,严持净戒三昧耶。”

 

惹琼巴听了心生悔疚,就对尊者和金刚弟兄们唱了这首忏悔歌:

“身贪逸乐及散乱,为物所迁为境缚,

迷行所集三途业,上师尊身前忏悔。

语贪多言成欺骗,鼓舌频频地狱因,

多食酒肉堕饿鬼,所言不直乏羞耻,

(如是所作众口业),上师妙语前忏悔。

恶心之因在贪乐,为名之行多不净,

嗔恨所集诸罪业,上师智心前忏悔。

身游市镇系红尘,坛城修供尽毁却。

频作驱鬼降妖故,深秘真言威力失。

众事牵缠心役劳,善妙三昧力尽灭,

(如是所做逆法行),坛城本尊前忏悔。

众垫丛中而睡卧2,分别自他极锐利,

不堪忍辱亏己事,金刚弟兄前忏悔。”

 

尊者于是为众惹巴灌顶及指示心性。灌顶完毕后,希哇哦从座列中起立说道:“尊者啊!惹琼巴是已经得到心气自在的修士,连他这样的人在使用秘密佛母时,都需要尊者的慈悲照料,而且惹琼巴居然还需要忏悔,这是什么缘故呢?”

尊者答道:(密乘行人修双运法),时节因缘是非常要紧的,不可不知。听我歌曰:

大恩马尔巴师足前敬礼,令我心趋正道祈加持,洞识弟子根性祈加持。

修法若不知时要,修行瑜伽成混乱。

叮嘱若不知时要,年老长者步骤乱。

布施若不知时要,家庭主妇规则乱。

作业若不知时要,仆从失据成混乱。

抗拒强敌不知时,勇士败失成混乱。

应付外缘不知时,持律僧侣成混乱。

不知何时予痛苦,一味助益成混乱。

修行不知时精进,持守茅蓬成混乱。

帮助此人不助彼,同伴道友成混乱。

不依师嘱如量行,师徒关系成混乱。

嗟呼‘错乱’有千万,不可思议难具说,

谨告聚此徒儿众,应依师嘱如法修。”

 

大家听了都生起了确切的信解。于是惹琼巴对尊者发下誓言说道:“今后我的所作所为一定完全遵照尊者的指示。”此后,惹琼巴果然对尊者精勤奉侍,(如嘱行持)

某夜,惹琼巴梦见在路途上有一只狗,负载着一驮羊毛,又听见有个声音大叫说:“写字啊!写字啊!”等他们行至山顶的时候,山这边来了八十八个人护送;山那边也来了八十八个人迎接。惹琼巴就请尊者解释此梦的意义。尊者以歌释曰:

“犬者汝之伴侣也,羊毛汝心调柔也,字表学问渊博也,喊叫觉受歌唱也,迎送八十八人也。”

 

一夜,惹琼巴梦见把身上的衣服脱下丢掉,然后用水洗身,自己变成一只鸟飞到一枝树上降落,然后朝向一面镜子里面看。尊者解释道:

“脱却现世八法衣,无垢口诀水洗身,慈悲鸟身展两翼,具二资粮而飞空,降落菩提树顶上,观镜空行示缘起。”

 

又一夜,惹琼巴梦见自己倒骑在一条毛驴上,身上穿了一件衣服,名叫“希望”。尊者解释道:

“驴表大乘雄驹也,倒骑背舍轮回也,涅磐前面迎接也,‘希望’众望所归也。”

 

另一夜,惹琼巴梦见头上顶戴着一个大宝石,身上穿着一件无垢的衣服,向一面无有遮垢的镜中观看;右手拿着一个金刚杵,左手捧着一个盛满食物的颅器,自己跏趺坐在一个莲花座上,深厚圆光四射,周身出火,前面有一清泉,泉水不断涌出;自己的心有日月二轮放出光明;左面有许多男女分别排列;右面有一只羊和一个守羊的牧童。这只羊忽然越变越多,竟变成一个很大的羊群了。惹琼巴就请尊者解释。尊者说道:“这梦的意思是这样的:

头上有宝上师也,白衣嘎居无垢也,

观镜耳传明心也,右手金刚摧妄念,

左颅空乐觉受增,莲座表示离罪障,

趺跏专一住三昧,背后圆光表证悟,

泉涌暖相觉受生,身上火炽表拙火,日月灿烂住光明。

左边男女排列者,勇父空行迎接也,

右边有羊及牧童,能护自己眷属也。

羊数倍增复转增,嘎居教法弘传也!”

 

尊者接著说道:“你现在既然有了这样的征兆,从此就不必和我住在一起,可以离去了。现在你的宏法利生的时节已经来到,你将为自他二利成就广大的事业。”随即歌道:

“惹琼吾子且谛听,心若不贪于外境,

堪能长时住山洞,法尔自然获成就。

执著财物恶业根,心若能舍诸财物,

无贪无著而行持,自然趋入大乐道。

惹琼吾子且谛听,轮回之根在生殖,

若能斩断子女爱,一人独居离尘网,净土法尔自现前。

惹琼吾子且谛听,眼前佛法虽宏扬,

仍有众多假似法,掺杂外物不纯净,

上师舍黎人众多,巧舌多言贪欲事。

子兮,汝应奋大力!

持善传承宏正法,如是方为密勒子。

惹琼吾子且谛听,汝若欲得佛陀果,莫思此生之逸乐,

自心根本(明空体)(时时任运)勿忘却,

应使观照常相续,修观自在得坚固。”

 

尊者说道:“惹琼巴啊!过去你应该住下的时候却总是想走。现在却是真正到了应该走的时候了。你应该到香波雪山处的霞波森林,在罗若的朵境与西藏交界处(一带)去利益众生。听我歌曰:

长子惹琼听父言,汝今(离我而去矣),去往西藏卫境矣。

我之四大徒子中,汝实最具丈夫气!

(惹琼吾子大丈夫),顶戴上师而行兮。

持续传承使命子,守三昧耶而行兮。

绍继耳传慧灯子,舍无明暗而行兮。

于具善根作增上,于无缘辈应深秘,

身荷佛法之心命,持大悲心而行兮,行往南方边界兮。

香波雪山(寂静处),应往彼处习禅观,

朵境西藏交界处,建寺庙兮(宏正法)!”

 

惹琼巴于是整理行装,然后向尊者顶礼,唱了下面这首歌:

“父之长子惹琼巴,依师嘱故卫境行,

惹琼赴卫旅程中,师金刚身赐加持,

师梵天语除罪障,无分别心为开路,愿师身体常康乐。

惹琼赴卫旅途中,尚祈悲佑作护送。

三世诸佛总集体,众生依怙仁波切,

于我离此他去时,尚祈师尊善珍摄。

具足神通及明变3,具足法眼我上师,

(于我离此他去时)尚祈师尊善珍摄。

见者无不得利益,具大威力示佛道,

(于我离此他去时),尚祈师尊善珍摄。”

 

尊者对惹琼巴临别赠言,唱了一首见、行、修的短歌:

“见者不离己宗也,修者常住山洞也,行者离诸恶伴也,密戒心境融合也,常念死亡得果也。”

 

尊者继续说道:“儿啊!你在木兔年马月十四日以前应该回到此地,这是非常要紧的啊!”于是尊者就赠给惹琼巴一块金子,又传授他许多心要的口诀。惹琼巴虽然舍不得离开上师,但上师已经吩咐下来,所以知道现在必需前往卫地。惹琼巴发愿能再见师颜,他泪眼簌簌地以歌启禀尊者道:

“尼泊尔河与恒河,地形不同流域异,

二河水性本一味,流至大海得相遇。

熙日银月各西东,绕行四州不相逢,

日月光明本一味,秋日晴空有遇时。

如来妙智众生心,以无明故似不同,

法身体中本一味,奥明净土得相融。

惹琼此番暂离别,遵师嘱卫地行,

别矣慈父上师尊,祈善珍摄常保重。”

 

惹琼巴接著五体投地作大礼拜,顶戴师足,发下许多善愿,然后起程前往卫地。他在霞波森林的寺庙中居住的时候,他的(旧相识)贵族女前来忏悔。最初惹琼巴拒绝见她,但经过仁亲照的再三恳求,惹琼巴心生怜悯就接见了她。因为历经种种的身心苦痛和折磨,贵族女的境况非常可怜。她贫无立锥(衣衫褴褛),惹琼巴见了,心起大悲,不觉流下泪来,当即赠给她一块金子,随即歌道:

“胜士密勒足前礼,常念师恩慈悲摄。

能舌善道汝女士,今日不似往年人!

当我回山礼师时,突见坛城中央处,

有一美丽大绿玉,斯乃你我争吵因;

我见此玉汗毛竖,(惊诧感动难自己)

回忆当初师屡言:汝今莫往卫地去!

而今师尊频咐嘱:行兮、行兮,卫境行!念此谁不感惊奇!

我父尊者一生中,视金如石如砾土。

临行赠我一块金,言道:汝今持此去,念此感恩心欢喜。

慈父所赠此金块,可制佛像众多尊,由此可净身业障;

多诵真言及仪轨,由此可净语业障,

亦可造塔及擦擦,依之业障得清净;

内观自心得凭证,真实修观耳传诀,

恒常祈祷上师尊,时时衷心求忏悔,

若能依言如是行,必能成办大事业。”

 

惹琼巴对贵族女和她的舅舅心生怜悯,就收留了他们,并传以耳传之口诀使之修行。不久,其舅之癞病得以痊愈。贵族女也产生了善妙的觉受和证解,以后竟成为一位堪能利益众生的贤善瑜伽母了。

 

接下篇:第五八篇 论学法与修持


注释

1.直译作“身体康乐坛城广”,此处“坛城”大概指身坛城,即自己之身体也。

2.一般西藏人之房屋,皆无私人卧室,全家皆睡在一间大厅内。各人皆有一定之空间作夜晚之睡眠处所。客人至时亦睡在同一厅内。全家大小、男女老幼、主人客人皆睡在同一大厅内,故此大厅--吃饭及谈话亦在此厅,通常可睡至少二、三十人之多。

3.或译作“持明之神变”,或明体之神变(?),Rig.Pahi.rDzu.hPhrul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