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六十篇 成就之征兆


第六十篇  成就之征兆


接上篇:第五九篇 修行人的伴侣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红崖顶虚空堡居住的一段时期,布仁地方的一些饲养羊群的人前来朝礼尊者,说道:“请您开示一些对我们(身)心有益的法要,好吗?”

尊者说道:“你们如果要学佛,就应该学我一样,先舍弃那些违反佛法的行为。”

他们问道:“什么是违反佛法的行为呢?”

尊者以歌答道:

“施主众人且谛听:

无有意义之作为,内心不喜之奉承,毫无顾忌之空谈,

此三违反佛法行,我已彻底舍弃之,汝若能舍亦善哉,

眼界狭小之上师,不具信心之徒弟,不持密戒之弟子,

此三等人违佛法,我已彻底舍弃之,汝若能舍亦善哉。

时常争吵之夫妇,常需鞭责之劣子,骄惯狂慢之仆人,

此三等人违佛法,我已彻底舍弃之,汝若能舍亦善哉。”

 

施主们听了皆生起敬信,各返自处。

有一次,一阵狂风吹来,把尊者吹落在一个大悬崖的下面,掉在一棵大树上,身体竟插在树枝上了。徒众们见了大惊失色,赶去抢救,可是尊者的身体一点也没有受伤,好好地坐在那里,作此歌曰:

“狂风吹我坠悬崖,无心身插树枝尖,

全身苦痛正难当,空行愈我刹那间。”

 

又一次,尊者好像从山顶失足跌下,(地面的)徒众赶快拿着厚垫子去接。忽听尊者大笑,好生生地坐在地上了。徒众们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尊者答道:

“双运雄鹫展宏翅,飞向红崖顶上旋,

忽而坠落深谷底,如是玩耍戏徒儿!

轮回涅磐二解脱,空乐本面自认持。”

 

又一次,尊者坐在一个悬崖的边缘上,一个女孩子适在崖上经过看见了,不禁大声惊叫道:“不要坐在那里!不要坐在那里!太危险了啊!”尊者不理,默坐如故,不一会儿,崖边的土石开始簌簌地碎落下坠,尊者高举降魔手印,崖石突然大崩溃,石沙四散飞扬,徒众们见状都不禁想道:“糟了!这一下师父要受伤了!”急忙跑去看时,尊者安然如故,只听他歌道:

“修士此身似鲜花,夺命红岩欲宰杀,

空行驱魔来迎接,从此无惧妖魔然。”

 

于是徒众们启问尊者道:“岩石崩裂,身体坠谷插在树上,可是您却一点也没有受伤,这是什么缘故呢?”

尊者说道:“因为我已经转五蕴成虹光身,证烦恼即佛智,通达本来不生而确证无死;八法尽弃如灰尘,四魔胆寒皆雌伏,我已经达成这种境界,所以才能如此的。”

徒众们问道:“那么您是否降服了四魔呢?”

尊者道:“可以这样说吧。我的传承在未来十三代中是绝无魔鬼能作扰乱的。”

一天,从卫境来了一个密宗行人前来朝谒尊者,赛文惹巴问他道:“你们卫境有怎样的成就者呢?”

密宗行人答道:“我们有成就者,天人都为他送供呢!”

尊者说道:“在我看来,这说不上是成就的人。”

赛文惹巴问道:“尊者啊,您也有天人为您送供吗?”

尊者以歌答道:

“洞见心之体性已,无明阴暗得消除,

因此空行显圣相,法性界中无可见。

心意不作空无想,自性自成自明朗,

此时空行为说法,上师言教无违损。

空行有时亲授记:殊胜、共同皆成就,

一切所需今生得,此亦并非成就证。”

 

密乘行人问道:“用什么譬喻或象征才能说明心性之相状呢?”

尊者以歌答曰:

“心性本来无生者,任何譬喻难表述,

心性本来无灭者,未悟之人譬喻多!

已悟之人于心性,譬喻实体均不说!

言语道断心行灭,传承加持甚奇哉!”

 

密乘行人听了尊者的歌后,习气顿断,对尊者生起了不移的信心。尊者摄受他为徒仆,授以灌顶及口诀,经过一段时间的修观,他终于成为一个有证悟的杰出密乘行者。

这是降服四魔和引导密乘行者的故事。


接下篇:第六一篇 最后的开示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