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二十)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二十)









虚云和尚(二十)

作者:冯冯


隆冬大雪纷飞,中天竺天宁寺外面默林蓓蕾怒放,梅雪相映,晶莹洁白,清芬幽沁,雪地无尘。三十九岁的德清和尚独游默林赏雪。万朵梅花,千树琼林,灰衲一僧自徘徊。


踏雪念佛修静,别有一番境界,心头分外洁净光明,但是,他也警惕自己勿被梅雪的清丽所惑!梅雪虽美,亦不过只是空虚的物相,虽是风雅出尘,也是道障!


修行者排除世俗欲念五蕴,摒绝人间名利,退居世外桃源,陶醉于大自然之美丽宁静,自得淡薄之喜悦,但愿永远徜徉山水,把佛心入世济度的宏愿也忘了!只做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或是梅妻鹤子的林处士,境界虽高超,也终是自私自我的境界啊!庄子的逍遥物外,也仅仅是自我意识的解脱,怎及佛心悲愿济苦度厄的境界呢?


德清踏雪赏梅,悟出了见境不住之难,尤其是这种清雅隐逸的静境,比世俗名利欲望更容易消磨佛心悲愿的壮志!多少出家人都沉迷于出世法而不能自拔!徒然做个自了汉!再不实践入世法了,若如是,学佛何为?他得诗两句:「既契真空理,当怀浊世忧……」


「德清法师!」天宁寺住持清光法师出来等他:「德清法师,你好风雅逍遥啊!」


德清笑道:「清光法师,我该下山再游方参学去了!」


他拜别了清光和尚,重上征途,他决心再接再厉,再参拜天下名山修习经藏,更要从游方接触去体验色受想行识诸蕴。


1533821707250279.png










毘婆尸经说:「五蕴变幻,四相变迁。」增一阿含经曰:「色如聚沫,受如泡沫,想如野马,行如芭蕉,识为幻法。」


德清已经明白:色蕴就是贪瞋痴慢疑等无明五境等等多数积集的有为法自性!受蕴就是对境承受事物的心,想蕴就是导境而想象事物之心,行蕴就是对境善恶一切心之作用,识蕴就是对境而了别识知事物之心本体。


他在字义上是明了的,但是仍须更多的入世接触才能深切体会和澈底了空。


最胜王经曰:「了五蕴宅悉皆空,求证菩提真实处!」就这一个「悉皆空」,知之不难,行之不易!出世离群,虽也能除五蕴,入世能摄,才是真功夫!


阿含经说:「在家者以自在为乐,出家学道者以不自在为乐。」法华经寿量品说:「一心欲见佛,不自惜身命。」


德清知道自己追求的不是「不死门」,他追求的并不是成佛作祖,他追求的是悲智双运济度利众!


他行行来到焦山江心寺,焦山掌握长江航道咽喉,山势险要,湘军名将彭玉麟昔日率领水师在此战败洪杨水师,从此驻军于焦山。德清来到礼拜焦山大水和尚,正好碰到彭玉麟在座与大水和尚下棋,长老就介绍说:


「此位德清禅师,是宫保大人同乡呢!他刚朝普陀来的。」


彭玉麟欢喜说:「既是同乡,何不到行辕一叙?后园书斋清静,正好谈禅!」


大水和尚笑道:「德清,快来见过『书生笑率战船来』的名将彭宫保大人!」


德清看见彭玉麟儒雅恂恂,满脸书卷气,印象极好,慌忙合十问讯。


彭玉麟邀德清到书斋茶叙,问及德清家世,又问他修行经过和修行方法。又说:


「我原来也对佛法极有兴趣,无奈国家多难,戎马倥偬,无一日之闲暇!想学佛法也不可能!」


德清说:「宫保大人为国辛劳,荡妖平魔,保护佛道儒民族传统文化宗教,出万民于水火,这就已经符合佛法出苦度化的宗旨了,宫保大人以保国卫民降魔伟业为修行,何须学我们出家人呢?」


彭玉麟叹气道:「法师,你说到保国卫民,我真正感到惭愧!国家多难,外侮迭至,你看我率领的这些水师,号称战船五千,水兵百万,能荡平洪杨,但是以此落后之木船帆艇弓箭刀矛,少数土炮旧式洋枪,如何能抵挡日后东洋新式舰队?东洋人维新以后,船坚炮利,不亚于西洋,早已蓄意侵占朝鲜台湾。进一步入侵中国本土,我等祸不久矣!可叹倭仁大学士那班旧党,仍在做梦以夷制夷!我们真是亡国有日矣!文正公已病故。左宗棠老矣,沈葆桢多病体弱,就只有李鸿章一人维持大局!以文正公之奇才尚且受挫于夷人,李中堂才不及文正公,又处处受制于倭仁旧党!国事可忧!」


德清说:「官保大人简在帝心,亦是朝廷所倚重的干城,正可大展伟志呀!」


彭玉麟说:「我年年奏请革新水师,采用西洋新式制度和新式战舰大炮,预防外人侵略。但是倭仁这批旧党,每次都反对,说什么变华夏为夷狄,祖宗痛哭于九泉。又说:前朝戚继光用兵,以竹竿军破倭寇!太后为了争取旧党支持她的势力,就说历年动乱,国库空虚!」


德清说:「我也闻说旧党力阻西化,迂到无可救药,听说倭仁连西洋钟表都不准用,洋布也不穿的,一切都讲圣教子曰。」


玉麟说:「倭仁不但反对西化,就是佛教,他也说是外来的,他也一样排斥的。」


德清笑道:「列子仲尼篇说:宋国商太宰问孔子孰为圣人?孔子答称:三皇五帝善用智勇仁义,然仍非圣人也,西方有圣人焉,不须治万民不乱,不多言而民信从,不须教化而民能行,仲尼以其为圣人也!可见孔子亦尊崇西方佛陀的。不知为何,汉儒开始排佛,唐朝韩文公亦反对佛教,谏迎佛骨,并着『原道』一文,主张『人其人,火其书,卢其居』,影响至唐武宗大毁佛教,毁寺四千六百所,夷平兰若四万所,令僧尼二十六万人还俗,焚烧佛经!」


玉麟说:「韩文公『原道』一文,提出儒家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最高境界,反对佛教之出世灰志!这也是自有其良见的!」


德清笑道:「佛家以出世修行寻求戒定生慧,其出世乃是修行方法,但其最终目的仍是在于从小乘到大乘利众济度,并非仅以出世自身得入涅盘为最终目的。佛誓:众生若有一人未度,我誓不取正觉!可惜儒家学者未究其深意!其实,佛儒是相通的!」


「佛儒怎样相通呢?」彭玉麟问:「这倒是初闻。」


德清说:「儒家学说之中,程朱格物致知,阳明倡定静安虑得与实践凡此皆源自佛家之戒定慧也。


彭玉麟与德清越谈越投契,邀会多次,玉麟说:「我早已厌倦功名,但愿将来告老,得效王摩诘之徜徉山林:『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若得此等禅境,我心足矣!」


德清说:「摩诘诗境,有禅机也有道家的自然无为!禅学,自唐宋以后,已融合了佛道儒三者,成为中国禅学特色,摩诘诗境正可反映。摩诘所撰六祖碑铭,则颇能道出佛禅本意:『无心舍有,何处依空。』——正合菩萨璎珞经云:一切诸法,亦无所倚,不倚内空,亦不依外空。大乘起信论云:若修止者,住于静处,端坐正意,不依气息,不依形色,不依于空,不依见面知觉——摩诘也算知禅善修的了!」


玉麟说:「法师刚才说的经论几句,令我得益不少!我本意求『嫩草承崖坐,长松响梵声,空居法云外,观世得无生』之境,如今看来似都是执着呢!」


德清笑道:「宫保大人悟了!达摩祖师四行:执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他说:无自无他,凡圣等一。与老庄的齐是非,齐万物,无为自然,都是接近的。坐禅观照,但须无念,不执空,不执有,这就是了!长松梵音,又何必去管它呢?又何必定求深山何处钟?古木无人径?随地随时都可观照呀!」


1533821774703387.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二十七、光绪四年戊寅三十九岁
 
 至天宁寺。礼清光和尚。在寺过冬。

       二十八、光绪五年己卯四十岁

   至焦山礼大水和尚。时彭玉麟宫保督水师驻此。曾邀予数次谈论佛法。及修行途径。深生敬信。



   【是年大事】日本并琉球。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