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五十七)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五十七)




虚云和尚(五十七)

作者:冯冯




秀才领德清往绝顶登楼眺望,果然是四面都有风景奇观,尤以西北远眺雪峰与洱海碧波为清妙。楼上各楹又有历代名人题咏,徐霞客绝句:「万壑同归一壑沤,银河遥点九天秋。」描写傅神。


看罢下楼,再经迦叶殿,绕到西边崖边小路,拾级而下,经过一处悬崖绝壁,名为罗汉壁,壁面平滑,白石灰纹,栈道狭窄,石级苔滑陡险,称为猢狲梯,须手足并用才得立足。


木秀才说:「此乃快捷方式,虽较难走,却可省却回转三十里,常人不敢由此猢狲梯攀下的。」


德清笑道:「此地比华山平坦多矣!」


崖路愈降愈窄,两人在两边悬壁之间「一线天」中,仰眺不见崖顶,下瞰窅窅冥冥,似不测其深,到后来那绝壁两合,仅容一人贴身而下,石壁擦胸,令人几乎恐惧窒息。再向下探步,身子突然已在开旷石坪之上,真是好像梦魇突醒一般,德清吁了一口气。


71.jpeg


木秀才笑道:「恭喜上人!」


「有何可贺?」


「此段夹壁而下之裂道,常人多不敢冒然试之,晚生若非幼时惯于在此玩耍,亦不敢攀下呢!今观大师随我侧身披隙而下,若无其事,真乃非常人也!」


德清笑道:「先生休得过誉!我亦常人耳!」因问:「此处却是何胜景?」


木秀才道:「上人请抬头看!此一飞崖,即是迦叶在内入定之华首门是也!相传迦叶尊者在内定中,阿难尊者来朝,此崖石门自开。」


德清仰观,发现那一座危崖,垂直如壁,顶端正是绝顶天梯峰的飞楼观海门底下凌空架立之处,此崖高约两三百尺,十足似一座巨大城门,双门紧闭,门缝显然可辨,原来此皆石灰岩的石钟乳石齿下坠形成,石齿齿齿皆飞坠而又不尽坠地,群齿交垂的后面乃是空心的石洞。此一石扉之隙密合,不容人入内。


「啊!这就是迦叶尊者在内修行入定的华首门吗!」德清惊叹道:「真乃奇景天成!」


72.jpg


那华首门石门高可二十余丈,宽三十丈,门边倚壁有一座小亭,两旁各有一座小小佛塔。木秀才说:「上人,此塔即是传说迦叶受佛衣入定,待六十百千岁后以付弥勒再来之处也!俗称为受衣亭。你老请看,香客游人已经从大路拜上来了,我们且去拜拜。」


「如此甚好,」德清说:「正要往拜!原来此地是传说迦叶待弥勒再来之地!」


德清三步一拜,拜到华首门前,此时已有数百游人在其下,或拜或瞻仰石门,众人看见德清如此虔敬,无不感动,纷纷让路,又有随他一路拜去的。


德清拜到石门下,在石鼎进香,又再五体投地俯伏虔拜,心中冥想迦叶尊者,默默祷吿:「尊者座前,弟子德清专诚来此参拜,闻得鸡足山各寺僧伽均不守戒,种种秽行,有辱此一佛地,长此以往,势必累使佛地沉沦,寺毁法灭!弟子甚冀尽绵力来此整顿法纪,重振佛门,然此山已成各寺僧伽子孙强霸世袭之食邑,弟子求留一宿亦不可得,从何入手振兴佛法呢?若蒙尊者垂助,使弟子将来得以遂愿来此扫荡妖气,重振佛光,弟子誓必舍命以赴!尚乞尊者垂怜,赐予默佑成事!弟子飘泊半生,一心求法以图参与重振佛法,至今仍无机兆,愿由此鸡足山重建开始,尊者啊!务乞垂怜吧!


德清虔诚到了极点,仰瞻石门,不自觉泪流满面,但见石门隙内深洞黑暗,深不可测,不知迦叶尊者在何处?


「尊者!」德清哽咽流泪:「请赐一点征兆吧!若蒙垂允庇佑成事,请赐一点征兆吧!


众人见那德清和尚跪在门下流泪合掌,口中喃喃自语,不知念些什么?木秀才亦不解其意。


德清拜求多时,突然地,那石门内深处,传出悠悠的巨大铜钟之声,一声跟着一声,一连三响!黑暗的洞隙内,也闪现了金光。


众人无不骇异,个个下拜,高声念佛,叩头无数,钟声余波消失之后,一切寂然,光亦随之消失。


导游的土人突然叫道:「华首门迦叶佛是最灵异不过的,凡有异人莅临,门内就传出鼓磬之声,我等数十年来,亦只闻两次鼓磬之声,但从未听闻大钟之声也!这位大师父来拜,洞内即传出大铜钟三响,又闪金光,这位大师父必定是有道神僧了!


众人一呼百应,数百人纷纷向德清下拜,高呼「圣僧长老」,吓得德清慌忙跪拜回礼,迭声谦辞:「不敢当!不敢当!衲子只不过是一介凡俗行脚僧,无德无能!适逢石门洞内钟响,此乃尊者神通示众,引发石钟响动而已!并非干由衲子!」


众人哪里肯信,拜个没完,就是木秀才也觉奇异惊骇不住,说道:「上人,今日之事,十分奇异!晚生若非亲闻亲睹,也不敢轻信,晚生是本地人,也未闻此等大铜钟响动呢!」


德清心中实感迦叶尊者示现朕兆,他对众人说:「你们要拜我,不如多拜尊者修行吧。」


那石门内黑洞,高广与山崖齐,内有无数倒垂之石钟乳,滴水不绝,亦不时会有钟乳断坠,击打石岩成声,或有鼓音,或为磬音,或为铜钟之声响,撞石产生电光,此事原无神秘,但是,钟声响时,适在德清拜时,这种凑巧,怎不令人归功于佛力呢?


5.png


「我一定要遂行佛心佛愿!」德清感祷:「弟子既蒙示兆,敢不专诚以赴,重振鸡足佛山光芒?」


德清深信迦叶尊者已经示朕默许他了。是夜,他在放光寺崖顶,与香客数百人一同等待观看佛光,这放光寺位于华首门削崖底下两三里,从华首门俯视谷底,就见到此寺,及至谷中,发觉此寺位于悬崖之顶,背倚绝壁,前临深壑,犹在万壑盘拱之上,向上眺望华首门,一削万仞,翠纹烟缕,下壁峻拔,巍廓雄杰,是鸡足山景色最富画意之景。


到了夜半,放光寺山门两座巨大石刻金刚狰狞欲活,逼视之如有呼吸,眼珠疑转,此时谷底升起烟雾,两金刚更栩然如生。同时,谷底悠忽飘舞着千千万万点光点,忽起忽落。


众人不约而同,齐声欢呼:「佛灯来了!佛灯来了!」


此时谷底烟云翻涌,金光飞点越现越多,越升越盛,看来比五台山佛灯繁盛得多,和峨眉金顶佛光差不多,霞客诗咏云:「灵区回合转祥轮,五色氤氲法界新,透却尘关空即色,翻成宝相影皆真,蜃楼非海谁嘘气?玉镜中天独摄身,转觉一山凡草木,金晖濯影遍精神。」此诗确实描写得贴切极了。


再仰望华首门,危崖高耸白云端,翠壁苍屏路几盘?重阙看藏天地老,双扉画高日星寒,金刚浩刼还依定……。


德清合掌默念:「如此圣地,竟然被不守清规之徒破坏了,多么可惜啊!愿尊者多加庇佑,助弟子重整道场吧!」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八、光绪十五年己丑五十岁(二)

    七月起程回国。由腊戌过汉龙关。即云南境。而免宁龙陵景东蒙化。赵州下关。至大理。观洱海银涛。声闻数里。叹为奇观。回国初愿。为朝鸡足山。礼迦叶尊者。(入定待弥勒下生)渡洱海。向东北行。经挖色。百担。平沙。山角。安邦大王庙。至灵山一会坊。即鸡足山麓也。半山有鸣歌坪。相传尊者入山。八国王送至此。不忍去。在山修行。成护法神云(即大王庙)直上至迦叶殿。殿中奉尊者像。传阿难尊者来朝。石门自开。至圣境悬岩。石壁生成一道石门。名华首门。迦叶在内入定。宛若城门。高数十丈。广十余丈。双门关闭。门缝显然。是日游客。及导引之土人颇多。予进香礼拜时。忽闻大钟三声。土人均欢呼礼拜。称有异人至。则闻钟鼓鱼磬声。我等曾闻一二次鼓磬声。未闻大钟声也。今师傅礼拜闻大钟声。其有道乎。予谢弗敢。时己丑年七月三十日也。
  再上山顶。名天柱峰。此为全山最高处。从山下至此。约三十里。有铜殿一所。楞严塔一座。据山志载。全山有三百六十庵。七十二大寺。今则全山不足十寺。僧伽与俗人无殊。子孙相承。各据产业。非本山子孙。不准在山中住。并不留单。予念往昔法会之盛。今日人事之衰。叹息不已。思欲有为。而不知机缘之何在也。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