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五十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五十八)




虚云和尚(五十八)

作者:冯冯




从鸡足山下山东南行,德清和尚历经姚安府诸名胜:梁王山、九峰山、小云南、水目山、水目寺、活佛寺、灵鹫山、紫溪山……等等各地,一路上胜景,美不胜收。真是只有到过云南西部中部,方知世上果然有世外桃源仙境,难怪明代徐霞客特别推崇滇游了。可惜各处寺院,已经大多荒废坍颓,不无铜驼荆棘之感,曾是佛教大盛之地的滇西滇中,今已面目全非了。德清感到无限感慨。他希望尽力来重建这鸡足山一带的佛宇,他却不能知道机缘何时才得成熟?他一路行走,心中都在存想着这个念头。


他感觉到这滇西可能就是他参加弘法重建佛教的工作起点之地。这滇西天然环境如此优越,名山规模虽大多已毁,旧基犹存,应该是可以恢复的,而这滇西佛教人才凋零,或者他可以较易填充吧?他自问在佛学造诣与声望都难与华东华北的济济人才如云高僧相比,他若要创基,这滇西就是最理想的开始了。


可是在这未来机缘仍未来临之前,他仍须重返华东,他觉得自己的佛学仍然不够,他仍须向各处名山高僧虚心求教。他认为学佛是永不间断,永不休止的学习。佛学太浩瀚了,太深奥了,就是穷一生光阴也学不完的,越学越会感到自己不足的,也越参学越欢喜的。


他决定游完昆明府之后,东行往庐山再作参学,他的行脚万里,都是有目标的,并非徒然游山玩水。


当他抵达楚雄府之时,天色已黑,城门已关,他进不了城,幸亏在西门外有一座高鼎寺,规模不大,却十分清幽。他去请求挂单,那时山门已关闭,他叩门环,鉴于鸡足山各寺都不收单,他料想高鼎寺也可能闭门不纳了。怎料里面居然大开了正门,出来三个僧伽,一见他就拜。门开之时,透出来一阵清雅香气,清香得无比高雅,他忙于行礼,一时也未注意那是什么香气。


「大和尚请进里面休息。」三位僧伽十分恭谨:「我们恭候已久了!」


德清诧异拜道:「三位上座如何预知德清来谒?莫非有天眼通预见么?」


三僧说:「本寺植有仙兰,三十年未开花,近始含苞,今日下午突然怒放,异香满寺。楚雄府志载:山有仙兰,遇真人而放香。今日仙兰盛开,香满全山,我等忖度必有真人光临。等候了两个时辰,果见上座登山门而来,正应了府志之说。并非我们有神通预知也,上座德感兰开,必请驻锡多赐教诲方好!」


德清慌忙谦拜道:「三位上座太过许了!德清一介行者,无德无学,何敢当仙兰之兆?想乃德清幸运,适逢贵寺各位上座德感兰开之喜,正要请多指教呢!」


众僧见德清相貌清奇,风度飘逸,又兼谦虚有礼,就益发恭敬,相请进了寺内,招待殷勤。德清先拜了佛及各殿菩萨,然后重新再与主人叙礼,原来三僧法号空本、源法、净心。


三僧说:「我等三人在此同参三十余年,初来时已见有此株仙兰,三十余年来,不见它长大多少,亦不见它减少,从未见它开花。」


德清观看那仙兰,也不见它有何特异,亦是一般瘦叶纤花白蕊,近之不觉其香,但是满庭清香,幽幽不绝,风吹不散。云南群山盛产芝兰,德清料想此时正当七八月,正是兰花盛开季节,所谓仙兰遇真人而放香之说,想来不过是因此种兰花难得开花,长成需时甚久,物以稀为贵,乃引起有此故神其说罢?他断不敢以此种偶然巧合而沾沾自喜,更不敢以有道真人自居。


三僧与德清一谈之下,越发佩服其佛学学问与苦行万里,就更加确定仙兰是为他而开花放香了。


德清谦道:「此乃偶然巧値,想系德清得蒙佛佑令见贵寺仙兰开花盛事!」


三僧哪里肯信?恭敬殷勤,苦苦要留德清多住。德清见人家过分恭敬款待,就更加感到受之有愧过意不去了。他觉得若久留未免近于藉仙兰之吉兆而招摇叨扰人家,他更应该速去,不应多留,于是他只住了一夜,次晨就拜别三僧了。三僧苦留不住,也只得订约后会,恭送了一程,才肯分手。


3.png


等到消息传遍楚雄府,人人争来高鼎寺参观仙兰和参拜异人高僧,那时德清已去远了。


仙兰事件,德清并不重视,他始终认为事属巧合,自问毫无德行神通,怎敢掠天然之功呢?此或乃佛菩萨的安排;以岩内钟鼓之声及仙兰之香来显示征兆,使他深信他将在滇西开创弘法基业,这还可以说得过去。他不无认为有这种启示,他默祷道:


「如果真的这是佛菩萨的连续启示,那么弟子就更加惶恐了!弟子必尽力以赴,争取在滇西复法的机缘,可是弟子太愚昧无能,一切人事契机,仍须恳求佛菩萨佛力加被,才得因人成事啊!」


他知道那机缘也一时尚未成熟,什么时候才成熟呢?他不禁着急了。他今年五十岁了啊!


他来到了安宁县,经过岩盐圹穴,看见劳工掘采石岩中的结晶盐块。他又到了碧鸡山,在碧鸡山南突重崖俯视滇池浩渺烟波。他到西山,在半山上见到了荒废颓坍的华亭古寺,他看到昔日法会极盛一时的道场,今已变为狐鼠出没之地,佛像被毁,香炉倾倒,僧舍半塌,使他欷吁不止。然后他来到了罗汉寺,这座古寺也只剩下一座正殿了。殿中佛像也面目全非,蛛丝灰尘处处,殿匾也坠弃于地,檐瓦半落,他在殿后到处寻觅,不见半个比丘,只闻空山鸟啼,声声摧心!


此处已近云南首府昆明,为何佛寺也荒废至是?他深为困惑。他拜过殿中佛像,祝祷道:「倘若佛菩萨果真保佑弟子他日来云南创基弘法,弟子誓必重建各寺!」


罗汉寺前,俯视滇池,潆潆浩荡,比洱海尤为宽阔。滇池西岸重崖削壁重重,石纹斑斓,东岸一片草海,宛如水浒,风景又与洱海之沧澜不同。


罗汉寺后面是百仞悬崖,壁伸虬松。他欲登极顶,无路可寻,又无人可问道。找了许久,才找到一道栈桥,架于断崖隙间,桥木也都半朽,摇摇欲坠,仰望崖上点缀着空空落落的殿阁处处,可是这些崁崖十分峻险,而且看来那些楼阁也都凋零朽败了,他想来那都是荒废已久的道场,他也无心去攀崖蹑峻了。


他下山绕湖北行,来到了昆明府。看那滇池之畔的黄色琉璃瓦三层亭榭式的「大观楼」,柳垂堤边,拱桥月洞,居然又是一个西湖模样了。那湖水中也造了三座石塔,俨然是西湖的「三潭印月」,那堤道就似西湖的苏堤,湖水漾绿,荷花处处,莲叶田田。他也无心多游,他此时心急想要在冬天之前赶路到江西庐山去。他有一种预感,觉得他将来一定会再来云南,到那时才畅游昆明好了。


然而那著名的路南石林,却是深深吸引着他的。他要先看一看石林,然后才上东行之路。他到了路南,看到了那些两亿八千万年前开始被海水侵蚀流冲形成的石灰岩石之林,真的是千奇百怪,有些像是千年古树神木的残枝,有些像是劈裂的干柴,有些形似纵裂的竹节,又有一些形拟纵割成数片的莲藕,有些石柱顶上堆放着似是摇摇欲坠的尖削巨石,又有些尖石顶上又再顶着较本身巨大的尖石。德清随着游客进入了那二十多平方里的石林之内,走到石湖中心的架空栈桥,九曲回转,脚底下是一泓碧潭,深不可测,仰望石林无数树干,夹峙四边,那些削壁纵裂,越看越像是蚂蚁到了一株巨大的白蚁吃朽的千年古树里面来了,又像是千百座碎玻璃片插在上面,千奇百怪,千态万状,石林虽不很高,只不过从数十尺到百余尺,但是景色神幻,真像是神话中的仙家岩洞,真个是「万千石笋拔地起,森严刀剑指向天」


73.jpg


德清赞赏不已,他为了赶路,也不暇细细赏玩石林每一景色,只是走马看花,忽忽一游,就继续上官道向北行了。


再经过昆明,他又取道曲靖向东行,进入贵州。


贵州是石灰岩构成的高原,山岭崎岖,峰峦重叠折曲,素有「地无三里平」之名,又多河流,河水湍急,处处都有浅滩高瀑,急流或则奔驰于地面河流,或则注入地底岩穴成为地下狂流,时闻地下雷鸣。德清踏入了这崇山峻岭和怒瀑危滩交织而成的美丽山国,觉得真是美不胜收,目不暇接。


他越山过岭,经过普安、庆隆,又越过了关岭,来到了镇宁。老远地就听到轰隆不绝的雷鸣,越往前走,雷鸣越响,又像是万马奔腾,震耳欲聋,随即又见山头蒸汽升起,烟雾腾腾。


「那是什么?」他惊异地问旅人同伴。


「那就是中国第一最大的瀑布黄果树瀑布呀!」旅人回答:「大师父难道没听过它的大名吗?」


「惭愧!」德清说:「真的未听见过。」


「这些游客都是来看黄果树大瀑布的呀!」旅人们说:「大师父既顺路来了,何不一同前往参观?」


「正该前往见识见识!」来到黄果树,只见那白水河的河水,从六、七十公尺的悬崖上狂奔而来,化为十数条雪白匹练,飞坠半空,吼声雷鸣,又像万马奔腾,又像万鼓齐声,水花飞溅,升起阵阵水雾,细雨纷飞,沾人衣湿,阳光照射,瀑流白雾上现出双重七彩虹影,底下碧潭寒光闪闪,浪涛汹涌。


76.jpg


古人有诗咏曰:「银河倒泻下惊湍,万珠雷轰珠落盘,疋练长悬光似雪,轻飞细雨逼人寒!」此诗也算描写得颇有几分传神了。


「如此壮观的飞瀑奇观!可惜缺少一座佛寺来和它互相辉映啊!」德清叹道:「但愿将来能够在附近建设一座道场,当可使人格外能够涤心修行,且听那震耳欲聋的瀑雷之声,看那奔流不停的瀑流,不是已有禅意么?」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八、光绪十五年己丑五十岁(三)

  下山由梁王山。九峰山。至云南县。经水目山。灵鹫山。紫溪山。至楚雄府。在西门外高鼎寺住。初到未几。闻兰香满室。执事僧向予致贺。上座至。仙兰放香。异数也。府志载。山有仙兰。不见其形。遇真人而放香焉。今日兰香满山。上座德感。招待殷勤。坚留久住。予以回湘急。却之。一宿即行。经昆明府。曲靖府。以达贵州省之平彝。循道东行。经贵阳镇远入湘西之麻阳芷江。经宝庆府。达衡阳。礼恒志和尚于岐山。留旬日北行。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