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金刚乘的解析之钥(十一):旧翻译学派及问答




金刚乘的解析之钥(十一)

——旧翻译学派及问答

 

作者:尊者智慧上师

 




接上篇:金刚乘的解析之钥(十):无上瑜伽对死亡过程的解释




旧翻译学派

 

以上我们已讨论了新翻译学派无上瑜伽修证的几种形态。但在旧翻译学派(或称宁玛派)有大圆满乘的修行,也就是所谓的玛哈阿底瑜伽。大圆满乘的修行包含三个范畴:

 

(1)心的范畴;


(2)精华指导范畴;


(3)空间范畴。

 


关于这些主题虽然有丰富的论著,但是关于此三类法教的许多细节仍难以理清。三者之中以指导精要的范畴最深奥,其他两者,心和空间的范畴是修立断法门的基础。

 


在宁玛九乘中,其他八乘所讨论的空性见与这儿的心与空间范畴所解释的目的,是为了证悟原本清净无瑕的内在法身和清净光明的外在色身。根据一些大师的解释,行者可以透过立断与顿超的方法证悟清净的法身与色身。了解大圆满的这些内容,你就可以更了解大圆满的根、道、果。


 

如前所述,这些内容只有靠实证才能了解,只靠文字的描述想要一探究竟终究无有是处。我们可以从研读龙钦巴有关大圆满修行的著作《无上乘宝藏》着手,欣赏其深度与难度。原文非常难懂,注释多而不容易理解。



龙钦巴的另一本著作《真如无尽藏》也概述了大圆满的修行法。事实上这两部著作是大圆满的法钥,只有依据这两本著作为基础去了解大圆满教法,你才能对大圆满有更完美、更可靠的领悟。研读昆些吉美林巴的《证悟宝藏》也很重要,在本书的结尾你可以找到大圆满教法的解说。


 

你也可以参考一些大师们透过实证经验研究成的论著,证量高的大师们能够汲取大圆满教法的精髓,而且能简洁无误的解说。但如果我们只凭这些简短的原文就想要去了解大圆满法,的确很困难,例如最短的般若经是由一个单字“阿”所形成,它含藏了诸法空相的真义,但如果我们只是念诵或观想“阿”字是不够的,虽然佛陀可能已经在一个单字中传达了空义的本质,但我们却不能保证只靠这个字就能够完全开悟。


 

在前面的问答中已经讨论过,当我们研究中观哲学,我们必须研究其所有的复杂性,检视不同的因素并找出何以中观学派的论师们会得到“诸法无自性”的结论的原因。除此之外,要完全了解此一哲学观点以及其所有微细的含义,我们也必须了解小乘的思想见解。

 


可以说,我们最后得到的结论很简单,因为诸法因缘生,诸法没有独立自主的实体,所以一切法无自性。虽然这个结论看似简单,但假使你试着直接解读应成派的空性见,从一开始,“因为诸法相依相生,所以诸法空”,你可能无法了解它全部的含义和旨趣。



同样的,当你读到大圆满教法的原文时,即使是经过有证量的喇嘛注解,如果你感到大圆满的见解和教法很简单,这是一个警讯,代表你没有真正了解它。如果说大圆满是九乘中的最上乘,但却是如此简单的话,岂非一大讽刺!的确是很大的反讽呢!


 

问  答

 

问:圣座,就我所知,在过去修习密乘有一套非常严谨的制度,上师与弟子之间也有一套正式的规矩。今天这些法教可以轻易取得而且交给初学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这样修行有没有危险?

 

答:这样的方式修法的确有危险,但仍有一点效果。在密乘的著作中本来就有歧见,不幸的是,其中还有许多修法上的误解,这造成很大的伤害,许多人因此对密乘也误解了。正确的解释密乘、传授法教,对于理清这些混淆是有帮助的。

 

虽然我对密乘没有很高的证悟和丰富的知识,但我可以了解其中有很多的混淆,这是由于许多不具德的上师和不具格的弟子在散布密法的结果,因此由具德上师来正确解释并传扬密法,的确可以帮助澄清这些误解。

 


问:圣座,敦珠法王在注解龙钦巴的著作时写道“空的本质可以直接证明”,您可否解释,一个普通的修行人如何直接证取空性?假使空性能够直接证取,为什么空性又那么难以理解?

 

答:就此而言,我想首先要了解什么是空,什么是究竟真理,这很重要。在佛教经典中,究竟真理的内容有很多不同的参考依据。比如弥勒的《辨中边论》中谈到究竟的三种用法:究竟义、究竟果、究竟道。同样的,在《大乘最上要义论》弥勒谈到究竟和依止的对象。印度大师智藏在他的《二谛论》中谈到两种形态的究竟义:真实究竟与近似究竟,对两种不同的层次做解释。再者,依照密乘像《密集金刚密续》的说法,净光是究竟义,幻身是世俗义。

 

同样的,空性这个词也有不同的意义,我们已经讨论过不同学派对空性的不同解释,在《时轮密续》也谈到主要形态的空:情器世界的空。这个空可以分两个层次,具象的空与非具象的空。然而在《密集金刚密续》中谈到四种空,这是依照人死亡时历经四个不同消解过程的经验:


(1)当八十种指示概念的粗心识消解时出现的初空;


(2)当微细景象开始消解时出现的广空;


(3)当红色增上心开始消解时出现的大空;


(4)当净光体验出现时的真空,又可分为客观的净光(即空)和主观的净光。

 


或许我的答复使你更混淆,但我认为了解这些微细的区别是很重要的。

 

比如无念在不同的经典其用法有不同的意义。心的无念状态是佛教与外道修行的共法。在显教有禅定的无念状况和直接证入空性的无念状态,在密教的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也有无念状态,即使在圆满次第的无念状态也有普通人和上乘行者之别。因此即使是如此一个简单的名词就有这么不同的内涵,主要看你讨论的内容和层次而定。

 

宁玛派大师吉美登巴尼玛曾经提到过,虽然我们在大圆满中可能用到像大惊奇这个词,但它却有许多不同的形态,从一个乞丐被群狗攻击所受到的震惊到圆满次第的大惊喜,的确有许多不同形态的惊奇。

 

现在你了解到要理解一个字的意思,比如空,是多么不容易。我们都必须要知道这些词的不同用法并据以实修,最后你才会了解大圆满的真实义。通常在无上瑜伽尤其是大圆满教法,它更强调空性的主观经验,而不强调客观世界的空性。

 

在大圆满中整个教法植基于三个基础:清净、自然和慈悲。清净是佛陀在二转法轮中解释的所谓客观世界的空。对于显教教示的空义若不了解,想要对大圆满教法的立断和顿超有所领悟那是不可能的。

 

对于大圆满修行有正确的了解,你才能使用那些不依赖粗糙心识消解的禅修方法,观想和映照你内心的本体净光。虽然你也会产生妄念,因为它们也是意识的一部分,它们也有光明和知性的本质,就好像芝麻仁可以酿成油一般,所有的心理因素不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是光明和知性本质的延伸与扩展。如果你正确了解大圆满法,即使你经历妄念或粗心识的作用,你仍然能够觉照心的本质,这就是大圆满法的殊胜处。

 

龙钦巴在他的著作中说过,虽然他看到许多人在修大圆满法,但许多时候他们所修的几乎一无是处。因此,这是很深奥而且困难的法门。因为它是如此的困难,所以不是光靠研读经典或思考字义就可以成就的。相反的,行者在累积了足够的福德资粮以后,必须寻找具德的上师依止指导,假使这些条件都具足了,才有可能从大圆满的教法中得到受用。

 


问:我已经接受了一些灌顶但似乎只能修习观音。我是否最好不要接受度母灌顶?

 

答:你可以接受度母灌顶,也可以不接受,都无所谓。这对于你修行的条件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既然你已经接受了观音灌顶做为修密的承诺,接不接受度母灌顶也就无所谓了,况且,观音和度母并无二致。

 


问:有关心的本质方面,请问什么是光明?


答:就此而论,从萨迦派的论著来看会有点意思,它说,在不同思想升起的中断时刻,心的本体净光会不断出现。

 

建议你看着一个没有特别色彩、颜色并不吸引人的物品,凝视它片刻。当凝视这个不鲜艳的物品时,告诉自己保持观照,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觉知和经验,不要使自己被其他内在外在的东西干扰而散乱。处在这般心思端凝的情况下,你可以正确地察照到你被分心的那一刻。例如,你听到一首旋律优美的乐音,你被分神的那一刻,你会立刻察照它,并用正念去驱除它。如果过去的回忆生起,或是未来的想法出现时,你也可以立即认知你的分心。通常,不同的念头不断地在你的心中生起,而且念念变迁,起作用而遮蔽了它的本质。当你运用这种正念的方法,保持觉照只专注于你眼前的物品,你会立刻察觉到分心并驱除它,最后你会清除所有的杂念,它们遮蔽了你内心的本质,慢慢的你会觉照到一个非常微细而清净的心。

 

通常我们的心被一些念头、种种的思想状态所遮蔽,为了要认知心的本质,有必要一层层剥掉不同的杂念,并清除这些蔽障,用这种方法就可以看到我们的本来面目,这是借着禅观外物以找到自心的一个方法,如此可以开展出平静自在。

 

如果你肯如此修行得到自己的体验,当你在未来谈到“心意识”的时候,你就不会只是在定义上打转,你的体验将使你了解什么是“心意识”的真正意思,心意识是一种无碍现象,是非物质的,而且具有光明本性能遍照一切法。

 

心意识就好像水晶,当水晶放在有色彩的表面上,你就看不到纯洁无瑕的水晶,但当你把水晶从色彩的表面移开,你就可以看到它的澄澈。

 

光明或是心的清净本质,我无法以言语向你们清楚地形容,另一方面,如果你自己去体验,经过实证以后你就会了,最后将会说:“啊!何期自性本来光明!”

 


问:圣座,可否谈一下藏传佛教有关上师相应法的修行?它似乎非常重要但这次你只是略微谈了一下。而且,我怀疑要完全研读密乘和大圆满法的经典与注解是否有必要,因为时间那么有限。

 

答:这的确,时间很短暂,通常我教导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在没有翻译中断的情况下要花二十天。在此我们不过才花了九个小时就把整个藏传佛教做了一个概述,而且要从你的内心深处把某人当做是你的根本上师来修法,在这个基础上,你才可以修本尊与上师无二无别的本尊相应法。

 

《上师王》是一本概述在无上瑜伽中上师与弟子关系的经典,其中说到上师给你任何教示,如果你无法做到,你应该直接向上师解释,这种关系与原始佛教的传统是一致的。在经典中佛陀解释说,上师给你的任何忠告只要是合乎正道的,你就必须遵守,但如果上师所说的与正道相违,那就绝对不必遵守。在律仪中也有教导,假使上师所说的不如法,你必须反应而且向上师解释那是错的。假使弟子是诚心地指正上师的错误而且解释其不如法的行为,事实上这是在帮助上师,使其不致有错见和妄行,这是我做此解释的理由。

 

同样的原则我也应用在我自己身上。我经常对西藏人民和其他人强调,如果你们发现可以在我的教法中得到受用,你们就应该在生活中依教奉行,如果没有任何受用,则把它放置一旁吧!

 

就上师相应法而言,区分根本上师和传法上师也很重要。根本上师是行者最微细的净光心,因此我的自心和上师及本尊是不可分的,当我们视此三根本为一体时,我们将了解此三者已如同栓在一条绳子上一般。

 


问:可否请圣座解释一下“加持”的意思,加持是如何给予?又是如何接受?

 

答:在西藏,加持称做(JIN-LAB)意即透过庄严和力量得到转化。简言之,就是说一个人的心经过转化以后得到比较好的结果,这种经验就是加持。佛经中提到为一个地点加持,比如为一个用做坛城的地点加持,但我不太清楚为一个地点加持是什么意思。

 


问:在西藏,灌顶只有少数才可以公开对一般人进行,可否请圣座解释一下时下灌顶的价值?

 

答:在公众场合,可能有些还没准备好要受灌,可能有些并不希望参加灌顶,因此我常建议这些人不要进行灌顶的正行观想,这是灌顶仪式中最重要的部分。JE-NANG是对于已接受过灌顶的人进行的授权,此时要进行的灌顶名度母灌顶,包括四种灌顶都浓缩在度母的加持里,因此受权者的先决条件是先前已接受了无上瑜伽本尊的任何一种灌顶。

 


问:当敌对的两派都主张对某块地拥有权利时,请问宗教战争的纠纷应如何解决?


答:也许解决的一个方式就是不断地加重冲突吧!当人们陷入一种情境,没有人愿意去听从对方,而且对方也没有共识的时候,或许除了战斗、战斗、战斗之外,人们别无选择,直到有一天双方都精疲力竭为止。

 


问:对于那些未接受灌顶者,圣座是否解释他们应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修法?如何的发心才是正确的?如何才能得到类似接受灌顶的受用?


答:早晨当你醒来的时候,如果你想对心灵有任何增长的话,你可以检视你的内心,试着去启动一些喜的发心,接着发一个大愿:在未来尤其是今天我要实践善行,并且心存善念要利益别人,如果这不可能的话至少你不能伤害别人。接着,这一天你无时无刻不断以这种发心和发愿提醒自己。

 

到了晚上,回顾这一天,你是否如早晨发心一般行所当行,如果你发觉是的话,很好,你可以感到愉快,而且决心未来也要如此强化你的心愿。如果这一天你发觉并没有做到自己的发心,你应该为你的行为感到懊悔并自我处罚,反省为什么你还是做出这些不当的举止经历这样不愉快的后果。想想,如果未来你还继续沉迷于这种行为,它仍会产生一些同样不愉快的后果。

 

就是这样,不断的尝试、尝试、再尝试,过一段时间就有希望,这可以使你进步。从别人身上得到加持是不够的,身为佛弟子,要知道三世十方诸佛菩萨有百千万亿,而在这里我们仍然要经历许多的困难和错误,所以加持是不够的,明白吗?加持力必须从自心中生起,没有你自己的努力,加持力量是不可能来的,同意吗?


(完)

 


回首篇:金刚乘的解析之钥(一):密续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