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陀阿松老堪布:《大乘树喻经》讲释 17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噶陀阿松老堪布:《大乘树喻经》讲释 17




《大乘树喻经》讲释 17

  噶陀堪布索郎丹比坚参 

  向久迦造(觉海)敬译



(4)死亡时任何东西都无用

 正文云:

 一世积累食与财,

 儿女妻子家眷属,

 犹如破衣般抛弃,

 独自一人要离开。

 没有一物靠得住,

 够吃百年之粮库,

 死亡之后饿着走,

 够穿百年之衣服,

 死亡之后赤裸走。

 坚固的外器和动摇的内情,全部没有一点是永恒的。外器世间坚固的最后七火一水毁灭后微尘也没剩下。时间季节春夏秋冬,有月、日、白天、黑夜和早晚等没有一刹那留下;内动摇的有情众生生老病死而无常。有生就有死比秋天的花时间还要短暂。

 集合的最后解散,参加聚会的客人一样散走;积累的最后耗尽,比蜂蜜还要用得快;砌墙的最后倒塌,比小孩做的沙子小屋还要坏得快;两口子比耕牛用的双头枷档的牛轭还要分开快;自己的寿命比稻草人上的鸟还要去得快。

 一辈子积累的食品、财物可以比黄财神的财物那么多,死时也没有利益;聚会的亲属儿女丈夫妻子即便如天子天女,死时也一样没有利益;很熟悉的老乡即便能与三十三天相比,死时也没有利益;人力财力堪比转轮王一样,死时也没有利益;眷属和弟子有千千万万个,死时也没有利益。最后全部像烂牛皮一样扔掉。还有自己最可爱的身体如客房,死时也要扔掉,神识客人独自一人走。

 那时靠得住的一样也带不走。有够吃百年的粮食仓库的人,死后连碗里的饭也带不了,饿着肚子走;有够穿一百年衣服的人,死后床上用品都带不了,赤裸裸的像酥油之中拔一根毛一样的走。那时候有佛法就好,没有就糟了。眼睛泪汪汪,胸部指甲挖抓的痕迹,走的时候这些东西只能是增加痛苦的因缘。

 格则大班智达说:

 末法时代寿命结束因,

 非时私吞猛烈冰雹前,

 人比草上苍蝇还可怜,

 放弃身心长住之梦想。

 又说:

 所行之轮常常心爱物,

 转轮王的财物也无畏,

 但是死时一尘不跟着,

 可知比此更无欺诈物。

 就是这样轮回的一切有法全是无常的自性。比如米拉日巴依止玛尔巴译师,托梦的梦境而回家乡,看到自己家的地方碰见很多放牧人,问地名和有什么人详细回答。米拉又指自己的房子问:“下面这地方叫什么?有什么人?”

 回答:“下面房子叫做四柱八梁,家里只有鬼。”

 进一步详细问:“下面家的人们是死了还是走了?”

 回答:“下面家原来本地最富裕的一家,后来生了个儿子,父亲死得早,没有按照遗书去做,父亲死后儿子的财产全部亲戚抢走,儿子长大后去要不回来,他赌咒放冰雹报复搞得整个地方都很惨,因此现在我们本地人全部怕他的护法神,他的房子和土地看都不敢看,房子里有儿子的妈妈尸体和鬼住着,还有一个妹妹抛弃妈妈的尸体不知去哪里讨饭,她不知道死没有,没有音讯。瑜伽师你敢去的话下面里面有经书,去看看吧!”

 问:“这样过了多长时间?”

 回答:“妈妈死了八年,赌咒和放冰雹有记忆的时候,其它的只有别人讲的过去事。”

  知道老妈已经死亡,妹妹去他乡而心里很痛苦。但是太阳落山之前藏在隐地处,太阳落山后回去与梦境一样看到地里长满了草,殿堂般的房子已经变成破烂,进去看到法宝《三宝叠》漏水和泥土已经损坏,鸟与老鼠的粪便和做鸟巢,看什么都增加悲痛的心。去厨房看到布块和泥土混杂的一堆上面生长了很多青草,用手挖出了很多灰溜溜的人骨,知道是妈妈的骨头,想念她而悲伤得无法忍受,无法想象无法言语表达,心疼痛得快发疯了似的。此刻就想起上师的诀窍,妈妈的神识、自己的心与上师的意三智慧融为一体,妈妈的灵骨做枕头,三门集中一刹那也不动摇进入光明当中。看到父母二位脱离轮回苦难的真相。过了七天后,下了实修正法的决心如下:

 不动佛之本性具恩者,

 玛尔巴译师指引,

 家乡魔鬼之监狱,

 无常幻化阿阇梨,

 金刚上师之教导,

 祈求加持得信念,

 总色相器情之诸法,

 无常无定变无穷,

 支轮回诸法无心脏,

 不做无脏诸行业,

 去作正法之心要。

 起先有父之时无儿我,

 有了儿子无父亲,

 假设两齐也无益,

 儿我就去修正法,

 去那扎噶达索修;

 有母之时无儿我,

 儿来之际母亲亡,

 假设两齐也无益,

 儿我就去修正法,

 去那扎噶达索修;

 有妹之时无兄我,

 兄来之际妹妹离,

 假设两齐也无益,

 兄我就去修正法,

 去那扎噶达索修;

 有经之时无供者,

 供者来时经书毁,

 假设两齐也无益,

 今我就去修正法,

 去那扎噶达索修;

 有房之时无主人,

 主人来时房子坏,

 假设两齐也无益,

 今我就去修正法,

 去那扎噶达索修;

 有地之时无主人,

 主人来时土地荒,

 假设两齐也无益,

 今我就去修正法,

 去那扎噶达索修;

 家乡家园土地等,

 世间无意之诸法,

 无心众生随意拿,

 瑜伽行者修解脱,

 具大恩师父玛尔巴,

 祈加持穷弟子住山!

 如此教言说明,高僧大德以及贫穷乞丐的身体都同样具有从前毁坏,现在也在毁坏,将来也会毁坏的规律。看不到遥远的事情,但是看看能够看得到近的寺院、村庄、家属和亲戚的无常就很清楚了。修不了法的根本原因是没有好好修行无常而来的。

 比如有一个叫饶江的老人向证悟上师白甲求道:“祈求加持我愿意修行佛法!”上师反问: “你害怕死亡吗?”答:“所有生者都面临死亡,有什么可怕的?”上师说:“不怕死亡的人肯定不想修行佛法了。”

 

 确实就是这样,米拉日巴说:

 我害怕死亡去山上,

 实修死时缘不定,

 抵达无死原始地,

 现死亡恐惧今消失。

 

 还有当巴仁波切也说道:

 无常无性诸法本来相,

 我劝人们悲哀看待之,

 无作大乐自然光明界,

 去那无见虚空瑜伽刹,

 此法不是称为死亡么?

 

 远离颠倒者旺扎甲措说:

 现在暂时享用的快乐,

 今年明年不要持常见,

 一时一刻不停知死亡,

 幻化之子即入解脱道。

 

 格则久麦丹巴郎吉云:“无常的教授是断掉对此生执着和懈怠的对治法。”

 

 米旁说:

 一切有法无常如闪电,

 器情何物心想全坏法,

 绝对死亡不知何时死,

 常见心里欺骗着自己,

 过着迷乱生活者我们,

 三宝总集上师祈摄受,

 

 意念无常死亡求加持!




古月禅堂转载自“觉海禅院”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