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虹身成就白玛邓灯尊者简传








 

 

虹身成就白玛邓灯尊者简传

 

白玛邓灯尊者(1816-1883)又名乌金卡纽林巴,近代宁玛派著名的大圆满导师之一,也正好是噶陀十万虹化成就者中的第十万个圣者。
   尊者一生以精进苦修而闻名于整个藏区,同时也教化有缘弟子,不分教派地利益众生,并且发掘众多深奥密法宝藏,是末法时代一个完美的修行典范。

尊者亲自撰写的祈祷文:
 
     
   
 贤劫千佛总集心体性,
祈请朗扎大成就至尊;
    今生中有来世悲摄受,
证得解脱正道祈加持!

 

尊者所挖掘的伏藏宝库全称为--《深法遍空自解脱》,分大、中、小三部。大部是观修清净解脱;中部是观修本净解脱;小部是观修大乐解脱。另外还有显密经续精髓、三根本密续、胜义金刚心髓、一百本尊观修仪轨等,囊括了宁玛密法的各个方面,堪称一套完整的成佛秘籍宝藏。
 

尊者白玛邓灯大师又名邬金卡纽林巴,于藏历火鼠年(1812年)九月初十日诞生于多康地区阿资年(新龙县)的德隆牧场。刚诞生即自结金刚跏趺座,念阿弥陀佛心咒及莲华生大士心咒各三遍后自出言曰:“我乃莲华佛心中而生”,当天喇嘛根桑为其取名为扎西敦珠,数位活佛大德以教言为其赞美。

 

大师自幼起即特别慈悲,更显示出超人的聪慧。一岁左右时父母背他朝朗朗神山,母亲休息时他在石头上玩耍蹦跳,石头上即留下了手脚印(至今仍清晰犹存)。不经学习即自然通达藏文、梵文等多种语言文字。由于在空中见到格萨尔王的原因,所以能自然说出格萨尔王传来。他能知道许多前世之事,能获十方诸佛菩萨的现身和预示,凡所行事之好坏均有空行护法前来告诉。他虽然具有如此无有障碍的威摄力量,但凡是涉及因果关系的微细事情他都主知于眼中,并如实地指点他人,时时刻刻未敢抛弃利益众生之事业。

 

  一次大师去喇嘛刀拉的住地(即现在的嘎绒寺)听经时,空行母现身赐预言给他道:“此地命名贤劫千佛法院,神奇吉祥圆满的寺庙,法轮福德等同桑耶寺。”同时,于他眼前亦清楚地出现上述景象。

 

  正当大师家运昌盛富裕之时,他的父亲及弟弟相继去世。家景逐渐衰落。接连又被明抢暗偷,一时间竟成了穷困潦倒的乞丐。如密勒日巴尊者事迹同出一辙,截至今日一提此事仍然使人潸然泪下。沦为乞丐的母子,四处讨饭为生。魔鬼的干扰和生活的痛苦,不但未能使他丧志,反而都变为帮他坚定修行的助缘。正当他处境最为艰难的时候,他现量见到大悲观世音菩萨现身鼓励他,并赐与他一把手摇转经筒,并嘱咐:「从事利生事业」。他遵从旨意,将许多有形、无形之众生引入了清净刹土。

 

十五岁时,大师到白玛根松、敦江、索龙次称、清增益西多吉、洛江那哇真、朵拾嘎绒得真等数位大德处接受灌顶、传承和教导。在大成就者白玛尼美桑吉处接受灌顶、传承时被取名为白玛邓灯。十九岁时,去见大成就者秋英让卓,拜会上师时他突生一种金刚持显现人身的净觉。上师将灌顶、传承及修持都毫无保留地教授给他,尤其是本净彻却和任运脱噶之秘诀亦一示无余。并嘱他说:“你若前往朗朗神山修持,即能获得即生成佛之把握,将来当为佛教和众生作出巨大业绩。”

 

遵照上师教导,大师径直来到朗朗神山,将现世财、权、名、利一概置之度外,在神山东面的德钦巴垄洞崖中,以泥封门闭关苦修达九年之久。前三年靠少量食物、饮水度日;中间三年靠飞鸟衔来的药物、蜜蜂送来的蜜糖,自虚空伏藏的自然解脱之中吸取营养;最后三年无须依靠任何食物,在禅定中度日。九年后他已断尽烦恼、现证五智,稳住无边幻网自显本净智慧之中。此时他已不需依肉身(一次弟子为他扎腰带时,拦腰 系结只扎了个空,绳子中央只剩下一个结),而能自在于五大种变化,真正成为一位能驾驭万物的大成道者。(图:大师九年闭关洞等身相。)

 

  333.jpg又依莲师亲自指示,尊者白玛邓灯大师带领弟子到神山南面峭壁上,挥手之时岩石即自动分开,山洞展现出来(约可容纳十余人),大师自内取出三部《深法遍空自解》之经典,并取出法器、佛像等其它许多伏藏。随即又至另一峭壁一挥手,于是又有山洞现出,于中又取出大量伏藏。三年后,这两个山洞在一声响雷声后便消失了。白玛邓灯祖师取出的经典有《深法普天自佛》(遍空本自解脱)、《显密皆现成》、《俄萨宁体》(光明心髓)、《大圆满心要-金刚音》及《随心自我解脱遗教》等等。由于当时的西藏官员彭绕巴的竭力阻挠和抢劫,现在只剩下七部。

 

  遵照昔日空行母之预言,于金猴年三月初十日,大师白玛邓灯开始为嘎绒寺奠基时,突然天空布满了五色的彩虹与光环,最后彩虹和光环全都融入了寺庙的地基中。大师又亲见十方诸佛菩萨,尤其是贤劫千佛全部都融入大殿之中,因此寺庙由此而得名嘎绒(贤劫)千佛寺。

 

    经过众弟子及善信们的努力,三年后完成了三身庄严佛土大殿等建筑任务。因无偏私之净相清净故,大殿内绘有四大教派传承的壁画。且所画用的颜料全为大师掘藏所出之伏藏品。大殿的墙体内作为伏藏安放了大师自达柯的帕乌白玛(地名)内掘藏而出的一千尊佛像。大师又自朗朗神山掘藏出一千尊佛像,亦迎请入大殿墙体与地下。大殿的四根柱子内分别藏有四个大的金刚杵,大师特别交待,今后这四根柱子无论如何是不能动的。大殿的二楼又悬挂满了宝瓶以及各种法器,这些也都是大师伏藏中所取来,但一般人无法见到。后曾有一位掘藏师甲绒敦根来到大殿后说:白玛邓灯祖师真是与众不同,到处都挂满了法器。他问周围的喇嘛能看见吗?大家都说看不见,于是他就从腰间取下金刚杵不断在空中四处敲击,周围的人便都听到了各种法器的敲响声。

 

    最后大师为大殿开光时,各人所见又均不相同。有的人只见到彩虹及光环,有的则还见到每个彩虹光环中都有一尊佛像,更有人还见到彩虹的光辉中无数金身佛像如下雨般纷纷融入大殿当中。于是大师说道:“本寺与稳固天成桑耶寺的神力相等,凡见闻觉知者均将获得菩提解脱之种。”大师还预言不到二百年的未来,将有汉人弟子来嘎绒寺帮助维建及学法,嘎绒寺所传承之教法将传到大海之边。

 

  新龙地区因部落长官之间发生严重纠纷,乃至出现内乱而致地方不宁,经大师亲自调解,得以和解平安。藏官十分高兴,送了许多枪支火药和财物给他,大师将财物全部还给了藏官,枪支则将其砸坏后扔到河里。大师还宣布:嘎绒千佛寺中不许任何人带武器,不许将枪支等作为供器悬挂。新龙平安的消息传到拉萨后,十二世da赖喇嘛成烈嘉措即惠赐法旨、金印。并委任白玛邓灯为藏政府及其上师,同时赐许多耕地和村庄。大师没有要侍候的人,并把耕地都给予寺庙。

  

    十五世噶玛巴卡强多吉亲自到新龙与大师白玛邓灯相见,彼此互为灌顶、传承,红白二教融为一体。另外其它教派诸如噶举(白教)、萨迦(花教)、格鲁(黄教)乃至苯波教(黑教)等许多大德法主亦互相参拜、灌顶与传承,大师都不分教派而容纳之。因此出现了不分新旧教别、彼此融洽的良好势头。又噶陀寺、白玉寺、佐钦寺、渣嘎寺、谐庆寺的大德们亦纷纷前来相互灌顶、听授教诲,作为同心同德之师兄弟,关系非常融洽。

 

  大师除创建嘎绒寺外,还亲自创建了加什德钦寺、加什觉母寺、措嘉寺、索觉母德钦寺、各降寺、所登寺等,还恢复培修了桑耶寺、协瓦拉厅寺、阿吉白绒寺、江堆邬金岭寺、俄甫寺等。为苯波教的益西白堆寺之地基也作了加持。总之,大师是不分任何教派差别而皆予以恢复振兴。如此以三轮为佛法的昌盛和有利益众生的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第十五绕迥的水猴年(1883年)四月三十日,大师以其利他事业即将圆满时,于昌台尼隆地方召集众弟子们道:“世人一生中的错误行为,世间八风的伪善影像,谈见解时的废话连篇,参禅时的心神迷乱,行动中的不守戒律,派别之间的你争我斗,追求名利的等等行为,是与佛陀的教规格格不入的,必须全部弃之一旁。世间的八风必须竭制,现世的世务必须放下,切莫骄傲与自大,密宗要秘密地修习,慈悲心要与相续心相应。若能如此,则利已利他二事均能自然成功,老汉我亦心满意足了。莲花佛说过:‘人说对于虔诚信仰者,自有莲花生睡在你家门边。’,我亦是同样的,万望诸位牢记在心上!

 

  如此说完后,即开始向生生世世的正善上师作祈祷,尔后即吩咐弟子们将其居住的帐篷门缝合,七日之内不许任何人入内。从这天开始,大地即开始不断震动,天空布满了彩虹与光环,半空传来乐器的敲击声,香气弥漫四面八方。七天之后,弟子们在这诸多的奇特景象中打开了帐篷,只见大师座位上只剩下一大光团,座垫上只留下了大师的头发、手足指甲和袈裟。大师却无影无踪了。他已沿着圣藏老一辈大成就者事业的轨迹,显现了旧密佛法的光明大圆满之果法而成为虹身而去了。

 

  在宁玛巴噶陀寺教法传承体系下的弟子(嘎绒寺的传承教法即来自噶陀寺,噶陀寺的创建者遍智嘎陀巴之传承法嗣即来此地宏扬发展,嘎绒寺中至今还保存供奉有噶陀寺历代上师所赐给的吉祥天母画像等等),都是以修光明大圆满为主的,依这个传承而修持的人们,从噶陀建寺至今约八百四十余年,至白玛邓灯大师时约七百余年中,共出了十万个获得虹光成就的行者,到大师恰好是第十万个。

 

  大师共有心子金刚弟子十三位,大成就弟子一百一十三位,所属弟子三百六十位,一般弟子无数。其大部份弟子,除修持外一无所有,外守显宗戒,内守菩萨戒,密守金刚三昧耶戒,三戒齐全。穿白袈裟,留发髻,真正的密宗金刚心滴大圆满之实行者。其中取藏弟子亦甚多,有名者如太阳心子的德钦绒容多吉和月亮心子江的多吉 (又名索朗塔耶),以及列绕林巴(索甲仁波切)、特斗林巴、白玛林巴等。仁增隆央多吉、森巴多吉、贡噶多吉此三位住持活佛为大师传承之根本法主。堪布中有丹珍罗布、阿嘎雀知等。大德移西多吉、俄热多吉、默写多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