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一)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本初智慧明灯

阿格旺波尊者的唯一真实无误之转世

光明大圆满心髓的不共至尊大成就者


 rbq.jpg

无余摧毁一切不实之妄幻,您乃圆满觉悟真实圣佛陀!

为利有情而现浊世大导师,您之本质实为究竟圣法身!

虽于平等大圆满中无动摇,无量悲悯无碍遍智观三界,

照见众生溺于梦苦幻变海,甘蒙尘劳指引无畏解脱洲。

如幻轮回自缚自逼可哀众,恰如愁暗夜中幸逢光明灯,

欢喜礼敬正法璀璨之丽日,真挚诚宣无比大恩师妙德!


 

一、转世降生时,获得三欢喜

二、情器邪恶时,违缘转道用

三、圣地重光时,佛法太阳升

四、摄导弟子时,实修证悟生

五、弘扬佛法时,愿长寿吉祥

六、日常随缘时,神通与自在

七、无戏狮子王,甘露一滴献

 

 

(一)转世降生时,获得三欢喜

 

居于九乘佛法之顶巅的无上“大圆满”胜法,是一切众生获得真实解脱并证得终极佛果的最径直之捷道。
 

在大圆满传承历史上,自本初怙主普贤王如来以来,六万四千颂大圆满续,心、界、窍诀三部实修精要,一直递相传承至龙钦巴大师,他为弘扬大圆满而撰著了《四心滴》、《三休息》、《七宝藏》等殊胜的圣典,乃至其教法精华——吉美林巴无畏洲尊者的《龙钦宁体法藏》等等大圆满深法,一直为众多伟大的圣者所继承、弘扬。
 

大圆满教法有超出心识造作之臆度,现量直接领受本来心性通彻智慧的不共特色。在实修过程中,掺不得丝毫虚假、误谬。于是无死虹身成就者布玛拉牟扎大师(无垢友尊者)发愿,为维护和抉择纯正的大圆满精华,每隔一百年,他本人就会亲自化身到雪域高原来,示现殊胜导师之形象而弘扬大圆满教法。辽西寺的创建者——噶陀金刚座上的大堪布阿格旺波尊者,正是布玛拉牟扎大师最真实无误的伟大化身(详情可参阅《阿格旺波尊者自传》等史料)。
 

他本人还是大遍知尊者龙钦巴大师等大圆满诸多法脉祖师们的真实无误转世者(详情可参阅《阿格旺波尊者二十五本生传》)。就大圆满总体教法而言,他完全是大圆满一切精华教法之最不共的部主,更是究竟获得大圆满最高证悟的不可思议大成就者。
 

此外,他本人还是宁玛之源噶陀法脉的殊胜大堪布导师,培育出无数杰出的高僧和大师,弟子遍及噶陀白玉佐钦等海内外一切宁玛派传承之中。
 

就大圆满教法传承之中的《龙钦宁体》法脉而言,《大圆满龙钦宁体传承祖师传》中称扬他是“龙钦宁体方面最伟大的论师、上师和绍胜者。”自吉美林巴大师以来一直口耳单传着大圆满不共窍诀法——《大耳传经验窍诀法》,当这一法脉的法主重任唯一落到阿格旺波尊者的肩头时,他将其结集书写为文字,并为了利益众生而广泛弘传,使这一颗当之无愧为大圆满教法中最胜珍宝的“明珠”,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夺目光芒,指引着不可计数的修行者走向真实的解脱果位!所以他更是龙钦宁体法史上划时代的大耳传窍诀根本法主和弘法大师
 

大堪布阿格旺波尊者不可思议的一生,详见其自己撰著的自传《稀有幻化舞戏》一书。
 

在完成了一生光辉的弘法利生事业之后,伟大的阿格旺波尊者于世寿六十三岁的时候圆寂了。阿格旺波尊者在圆寂前,曾在自己撰写的自传中详细无误的授记预言了自己下一世的转世情况,他在《稀有幻化舞戏》一书中是这样写的:
 

在我(阿格旺波尊者自称)年满四十五岁的秋天作了一个梦,梦见蔡千·洛塞嘉措和与我无二无别的勒萨瓦·蒋拥钦则旺须一起行走,我们俩赶着一头白色的骡,驮着一驮经典,到了一个地方。打水拾柴烧茶时,在炉灶的右边有三枝黄花,左边有七枝红花。
 

我问蔡千仁波切:“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三枝黄花是我还要投生三世为弘扬佛法的比丘,这些红花是您(阿格旺波尊者)未来七世要显殊胜咒师相(在家修行人)的标记。”
 

又问:“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不是工布地区布久寺附近的德吉康萨家族吗?”他回答说。
 

如此就将(阿格旺波尊者自己转世的)出生地点、种族等都讲得很清楚了。
 

实际上,借助这个殊胜梦境的预言,大堪布阿格旺波本人已经亲自指出了自己下一世的唯一无误出生处,除此之外,他本人更无另外的预言授记,因此这是大堪布阿格旺波本人关于自己真实转世的唯一授记,再也没有预言自己会有其他的转世。正是根据此唯一授记,当时的噶陀黄金法台之一,扎拉寺夏察仁波切等高僧大德,准确、迅速地寻访到了阿格旺波尊者的真实转世灵童,也就是现今主持辽西寺的松吉泽仁仁波切
 

此外,其他大师也阿格旺波尊者的转世——松吉泽仁仁波切的出生详情给予了授记。
 

第二世敦珠法王授记说:
 

“在雪山围绕的国土中,形成卫、藏、康三区。其中‘康'的上游,地名有‘嘎'字,家名中有‘巴'字,家族的名字有‘玛'字;于大鹏年以方便、智慧具有表记的‘安'和‘玛'字组成;东北方和合出生,相好圆满持有拂尘,猴年基字‘亚'加‘乌',以此分析新名而得此赐名。”
 

蒋扬钦哲·曲吉罗珠授记说:
 

“大堪布喇嘛(阿格旺波尊者)圆寂的那年年底,我于‘迷惑'的境相中看到了如同大堪布喇嘛一样的、聚集了他的三密功德的转世灵童,说要做位于白玛岗 ( 墨脱县 ) 与波密中间的一家父亲名为白玛、母亲名为的夫妇的儿子。”
 

因此他还写了一封要如何认定、坐床等等的授记信函。
 

果洛·达唐森嘎仁波切(即吉美林巴大师的真实意化身——阿拉桑嘎·土登尼玛仁波切的前世)白玉寺的时候,也写了授记:
 

“遍知上师(阿格旺波尊者)身语意,化身示现事业戏论无障碍,莲师密修圣域工布地(今西藏林芝地区),父名白玛泽仁(旺),母名泽央拉姆,他们的儿子生在猴年,如能准确认定的话,所有的结缘者都将获得法益,他将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白玛嘎喇为本尊。以班杂格拉做消除违缘的法会,不能拖延,莲花没有盛开之前需要保密。”
 

这些大德们的授记,已将阿格旺波尊者的转世——松吉泽仁仁波切出生地点、父母名称及功德都讲得非常清楚了。
 

藏历木猴年(1944) 四月十五日松吉泽仁仁波切出生当天),在距离仁波切的出生地西藏工布地区极为遥远的辽西寺,附近一座叫做云丹日扎(功德神山)的大山上,自然鸣起了嘹亮的海螺声,鸣奏之音响彻山谷四周;并且天空中降下了状如华雨的洁白小雪花。当时辽西寺的主持正是阿格旺波尊者的心子——第二世辽西龙多活佛龙多多杰秋雄,他立即以无碍的神通得知,此刻大堪布阿格旺波尊者的转世——松吉泽仁仁波切已降生了。
 

辽西龙多活佛立即召集辽西地区的所有僧俗,在辽西寺后山的山顶上,举行了盛大的烟供仪式,同时当即宣布阿格旺波尊者已经转世了。
 

那一天正是传统藏历的吉祥日,又恰逢寺院的固定供山节日,更巧的是,同时又是堪布阿格旺波的转世——松吉泽仁仁波切的诞生之日。后来大家都发现了这个日期上的三重巧合,同时也不由得赞叹第二世龙多活佛的遍知无碍。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诞生地,在莲花生大师的密行圣地——大法王赤松德赞所创建四镇节寺之一的工布地区的“布久金色拉康”(即“布久寺”,位于林芝县布久乡)附近。父亲是赤松德赞的后裔——白玛泽旺,母亲是一位心地仁厚、品行贤良的妇女——泽央拉姆
 

这对夫妻于第十六绕迥木猴年(1944)藏历四月十五日的上午,产下一位头朝上直立、脚结金刚跏趺坐的奇特男婴。伴随着婴儿的诞生,周围自然出现了香气四溢、彩虹缭绕、各色鹰鹫在天空盘旋等诸多奇异的瑞相。生下如此神奇的婴孩,家人无不惊喜,父亲给他起名为松吉泽仁(长寿佛陀) 
 

第二世辽西龙多活佛也派遣桑登扎安久二人动身出发前往转世灵童的出生地,将一尊莲花生大师像送去给松吉泽仁仁波切的母亲。因为大堪布阿格旺波在世时曾授记说——这尊从白玉达科的伏藏泥土中取出来的莲师像,能消除其转世灵童的违缘与障碍。
 

大堪布阿格旺波还在世的时候,在一次灌顶传授《大宝伏藏》的同时,也传讲了自己所写的自传《稀有幻化舞戏》。正当念到“转世诞生在工布……”那一段时,他伤感地说:
 

“老衲我死后要投生在工布地区,我要尽身、语、意的全力去投生,但噶陀的大仁波切们不会管老衲我的,小仁波切们又没有能力去管,那怎么办?”
 

当时扎拉·夏察仁波切就请求说:“当您降生在工布地区的时候,就让我去承担认定、坐床的责任吧!”
 

于是阿格旺波尊者很满意地说:“是个好孩子!是个好孩子!就需要这样做!”随后再传完了《自传》的全部传承。
 

在《大宝伏藏》灌顶结束后分灌顶加持物时,堪布、活佛、喇嘛们都纷纷发各自力所能及的誓愿。扎拉·夏察仁波切发了念诵十万遍《七支祈请文》,闭关专修“三根本”,做一亿遍《百字明》转经筒和放生一万等誓愿后,大堪布喇嘛还是没有将用作加持的佛像拿回去,并问:“你发什么愿?!”
 

扎拉·夏察仁波切回答说:“现在不知还能发什么愿?”。
 

阿格旺波尊者说:“黑嘴巴!你难道不为我的转世传法灌顶吗?”
 

因此扎拉·夏察仁波切就发了要做“法供养”(为阿格旺波尊者的转世灵童灌顶、传法)的誓愿。
 

藏历木鸡年(1945),扎拉·夏察仁波切曲尼堪布朴泽堪布等僧众前往工布地区认定转世灵童松吉泽仁仁波切。他们为灵童举行了沐浴除障、穿戴法衣和法冠等仪式,并供养了代表身、语、意的三依(佛经、佛像、佛塔)供养品。在请示了当时西藏摄政王热振仁波切热振仁波切的大圆满上师,是阿格旺波尊者的弟子——现居尼泊尔的大圆满成就者恰扎·桑吉多杰仁波切之后,热振仁波切也非常高兴地供养了身、语、意的三依供品,并为转世灵童赐名为蒋华乐协·秋吉尼玛文殊妙宣正法之日),还撰写了长寿祈祷文和功德纪文。
 

灵童仁波切在贡布见过顿珠仁波切吉扎耶西多吉,并得到了沐浴仪轨加持消灾。那时,松吉泽仁仁波切的母亲背着他在行走,见到前世阿格旺波尊者的弟子——恰扎·桑吉多吉仁波切恰扎仁波切请求仁波切的母亲说:“请把您的孩子让我看看!”于是母亲把灵童放到恰扎仁波切的手中,接着双手捧着仁波切的身体,恭敬地放到自己身语意(头顶、喉轮、胸轮)之三处,口中并诵“噶亚悉地嗡!瓦噶悉地啊!自达悉地吽!”之后才将仁波切交还。
 

藏历火猪年(1947),依第二世辽西龙多活佛的旨令,苦行僧邬金仁增堪布,以及索登巴嘉多钦哈里等四十多位僧众骑马赶往工布地区,迎请阿格旺波尊者的转世灵童回前世的驻锡地——辽西寺。摄政王热振仁波切说:“在我的道场(热振寺)里要举行一次隆重的坐床大典,再派西藏政府的兵马来护送!”可惜不久热振仁波切却因变故而圆寂了。
 

十月初十日,邬金仁增堪布和僧众们请转世灵童坐上了宝座,以《持明总集》的仪轨做了一次丰盛的荟供,之后灵童及其母亲,以及两位舅舅桑杰仁钦,随着迎请队伍一起动身前往康区辽西圆林。
 

一行人在到达德格时,噶陀寺的司都仁波切、白玉噶玛扬色博黎乌玛的管家以及德格国王、大臣、民众等前来迎请,并一起进入了德格王宫。
 

在德格,大头人夏克刀登又将灵童请到自己的官邸中。到了夏府,灵童(松吉泽仁仁波切)用从工布地区带来的一根木棍打了一下夏克刀登的头顶,夏克刀登顿时生起了猛烈的信心,流着眼泪并祈请说:“愿消除罪障,愿消除违缘!”后来在动乱的年代,夏克刀登没有受到迫害,因此他常说:“我之所以能保全性命,全是仁波切加持的恩德啊!”
 

继续前行到达宗萨寺,拜见蒋扬钦哲曲吉罗珠仁波切,仁波切为灵童做了沐浴消灾等加持。
 

随后,一行人由雅宁等人接送到了曲科刹陀温泉,以第二世辽西龙多仁波切为首的辽西、益勒、安章、多科、昌台等部落人众络绎不绝地前往迎接,最终抵达了辽西道场。扎拉·夏察仁波切昌根·阿瑞仁波邬金仁增堪布以及安章寺噶陀寺白玉寺等地的大堪布、大仁波切们都来参加了坐床典礼。
 

藏历土鼠年(1948) 六月初十,当时是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五岁时,宁玛派主寺——噶陀金刚座,将松吉泽仁仁波切迎请到了噶陀寺,为他举办了盛大的坐床大典。
 

蒋扬钦哲·曲吉罗珠仁波切格则·局美滇巴南嘉仁波切作为大典主持,以噶陀司都仁波切噶陀莫扎仁波切阿贝仁波切巴滇耶谢喇嘛堪布雷谢觉德堪布坚赞沃色为首的全体噶陀寺僧众、居士们,以最真诚的邀请和最隆重的迎接仪式,于初十吉祥法会日,请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坐上了噶陀寺“威震三界大雄宝殿”内的狮子宝座。大众以伏藏大师咕汝秋旺的《上师密集》伏藏仪轨,为他举行了沐浴和消除违缘的仪式及坐床盛典,并献上了丰盛的供养。
 

蒋扬钦哲·曲吉罗珠仁波切为灵童赐名为特却丹悲嘉措,第二世敦珠法王·吉扎益喜多杰为灵童赐名为“阿旺罗珠·特却丹悲坚赞·丹色威宁协。二位大德还分别供养了长寿住世祈祷文及代表身、语、意的三依供养宝物。
 

在噶陀的坐床大典之后,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返回辽西寺。仁波切回忆那个时候的情形说:“母亲和桑吉舅舅返回工布去了,仁钦舅舅和我则将老家工布抛于脑后,留住在了辽西道场,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具深恩德的母亲了!”这是仁波切深情怀念母亲的话。
 

跟自己的前世阿格旺波尊者的弟子阿桑学习藏文时,由于在阿格旺波尊者的“意依文殊菩萨唐卡”前做了祈请,并专修了文殊五字真言,于是舌根发音流畅,一切读写学习无不顺利自在;到八岁时(1951),所有念诵仪轨和日修经文都能够完整无误的背诵下来。
 

当时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在第二世辽西龙多活佛处领受了《旧译经典总汇》、《四心滴》、《龙钦宁体全藏》、《寂静忿怒百尊》等长轨、简轨和略轨的所有灌顶传承。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回忆道:“那时候,在净相(禅定境界)之中,我见到了很多美丽的空行母,她们的头上戴着五佛冠,身上佩饰各种奇珍异宝的装饰,手中持有铃鼓,每一位都显出非常欢喜的神态,以种种优美的舞姿围绕着我,我马上知道这就是金刚瑜伽母加持的征相。”

九岁的时候(1952),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预知母亲即将去世,因此向噶陀佛学院供养了一块银元并哭着说:“我的妈妈要去世了,苍天也下着雪来哭悼!”当时僧众们都猜想一定是有严重的事要发生,果然半个月之后,有人从家乡捎信来说仁波切的母亲去世了。
 

值得一提的是,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母亲虽然是一位藏家妇女,平素主要操持家务、从事劳动,然而在闲暇之余,她也是一位优秀的大圆满禅修者。在大圆满法中,当完成了修持的最高证悟后,这样的修行者在去世时就不会留下遗体,而是身体无余转化为虹光而消失,并于法界之中成就虹身来利益众生,这就是所谓的“虹身成就”。仁波切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位大圆满的最高证悟者,在她去世的时候,身体缩小并完全无余的消失了,只留下了外面穿戴的衣物以及手镯等饰品。这一事实证明:她达到了大圆满最高的证悟——虹身成就。
 

仁波切的母亲肉身无余消失后,以辽西阿多仁波切为首的全体僧众开了六字大明咒十万遍法会。后来钦哲仁波切亲口说“去到了邬金刹土铜色吉祥山!”从此以后,寺院上下一切僧众、眷属们都深信仁波切能够清楚地看到未来。
 

又八岁(1951)时,辽西二世阿多仁波切松吉泽仁仁波切有大违缘,为了消除违缘要按照热那林巴长寿修诵仪轨来闭关二十一天,仁波切也如此做了。最后领受悉地时,长寿酒变得像蜜糖一样又甜又浓,又有弹性的像丝线似的甘露。阿多仁波切说此事不要告诉别人,所以也就没有告诉任何其他人。
 

有一天,阿多仁波切到查嘉官家族帐篷里做法事仪轨,中午外面方便时,看到这家人正在宰杀牛只。阿多仁波切责骂杀牛不好,官员说不是为你们而杀,是为了一位官员来临而准备的。然而阿多仁波切一天不吃不喝地哭泣说:“轮回苦海无边,罪过啊、罪过!”第二天发誓一辈子不吃肉食、不穿皮衣,也成功做到了。
 

近十岁的时候,第二世辽西龙多仁波切带领松吉泽仁仁波切前往扎拉寺,夏察仁波切携寺院全体僧众举行了隆重的迎接仪式,一行人安歇在玉钦家中。
 

水蛇年(1953)一月至五月,松吉泽仁仁波切扎拉·夏察仁波切处领受了《八大行法》的大灌顶。在大修《金刚萨埵仪轨》的同时也领受了《大宝伏藏》的灌顶传承,灌顶结束时,夏扎仁波切要求诸仁波切和堪布们将来给别人传授《大宝伏藏》的灌顶和传承,还要求大家每人请一套《大宝伏藏》的经书。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问经师“要发誓灌顶多少遍呢?”经师阿松说:“发誓灌顶八遍吧!”于是怙主仁波切去到夏扎仁波切跟前,发誓做八遍《大宝伏藏》的灌顶。
 

后来仁波切还随经师、喇嘛巴嘉再次去了扎拉寺,求到了《前行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以及前一世的《前行备忘录》,《寂静忿怒生圆次第》长轨、简轨和略轨的所有灌顶传承;另外也得到了《龙钦宁体全藏》的灌顶传承及《忿怒文殊》、《似铁蝎》、《铁蝎》、阿格旺波尊者的《大圆满口耳传承窍诀》等所有灌顶传承。还在堪布志美那里,学习了《普贤上师言教》等教法。当时所得到的传承灌顶的记录,与《大宝伏藏》细目完全一致。
 

仁波切还去了嚓绕寺、色得寺、甲色寺、楞郭寺、多拉寺、满秋卡寺、甲喇寺、科钦寺、果康寺、坚松寺、曲杰寺、巴拉寺和桑珠寺等寺院传了《龙钦宁体全藏》、《寂静忿怒百尊》长轨、简轨和略轨的所有灌顶传承。
 

另外还去了达摩寺,在龙王人头泉水边做了一个酥油捏成的酥油蛙,在酥油蛙的内腔中装藏了咒语《四业保护轮》,准备埋藏在泉谷中。当地人以及喇嘛巴嘉亲口告诉噶陀大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说:“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搬动了一块石板,石板下露出一个深洞。酥油蛙被放进洞中后,变成了一只真实的活青蛙!
 

第二天,几个人再去看时,见到青蛙还活着。”这是跟随仁波切的眷众及全达摩寺的僧众都一致亲眼目睹的。
 

噶陀大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说:“这种现象,是早已圆满成就了大圆满脱噶第三步境界——明智如量相'的证相”。
 

就这样,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不管去任何一个地区、寺院,都是格外的吉祥如意,加上仁波切的殷殷善意,所到之处,即能消除病魔灾荒,平息战乱,五谷丰登,就连树木花草也出现竞相茂盛等等诸多自然而奇妙的功德,这是当时大家都争相盛传的事实。
 

木马年(1954),应伏藏大师的儿子秋美的邀请,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前往贡觉地区。在路过雅索寺、江嘎寺时,为满足那些地方人们的愿望而举行了灌顶法会。到达德色寺后,为了整个地区的太平而修诵了数月《金刚橛压伏魔障》,也闭关一月左右修持了前世的《耳传金刚橛》。那时,修诵的朵玛上显现出彩虹和光芒,颅器供碗内的供酒也变成了像蜂蜜一样的甘露,浓浓的如丝线一般可以拉得很长,香味扑鼻。伏藏大师的儿子等人都亲尝了甘露,并因此获得了成就。
 

一年多后(1955),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返回了自己的道场。在路过白玉沟上游宗多的时候,喇嘛巴嘉宗多康龙家的儿子轮流背着仁波切而行,当他们把仁波切放在路边一块巨石上休息时,仁波切在坚硬的磐石上,留下了一双就像在湿润的泥土上踩下的脚印。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将这次所得的供养全都交给了第二世辽西龙多活佛,用作辽西寺佛学院的经费。
 

松吉泽仁仁波切返回辽西道场之后,立即把在扎拉地区化缘时得到的所有供养财物,分文不留地全部都捐给了辽西寺。后来仁波切深切地怀念说起:“从这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具恩根本上师扎拉·夏察仁波切贝玛慈勒嘉措)了。”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自己的道场,闭关修持了阿格旺波尊者所作的《耳传金刚橛》。当时朵玛(供品神馐)上发出了火星,火星的爆破声传遍了室内外;颅器供碗内甘露的色、香、味变得有点像蜂蜜,也有点像酥油糖,而且夏天不腐、冬天不干。因此,经师阿桑将此甘露供在自己居所的坛城佛龛中多年,他说:“真正的甘露就是这个,没有别的!”
 

苦行僧邬金仁孜堪布来到辽西寺,仁波切问他为何而来?堪布回答说:“我来的目的是当年离开时,您小小年纪亲自把我送到台阶上说:‘阿可(叔伯),将来有机会来这里的话,请你给我念佛说部《甘珠尔》的传承好吗?’当时我答应了,现在就为念大藏经《甘珠尔》的传承而来!”
 

这年仁波切十四岁,由苦行僧以及阿桑等人的陪同下,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到了辽西寺不远处的绰巴尔神山。依《普贤上师言教》并配合《前行备忘录》来闭关修持“百日修心”和“五加行”。
 

仁波切在观修“共同前行”中的“暇满难得”、“寿命无常”时,生起了——“唉!可能今晚就会死去!不会活到明天!”的坚定信念,每晚都要把饭碗倒扣起来,修学彻底断除对财物的贪执,因此成为了一位无贪、知足的胜圣菩萨。
 

在观修“轮回过患”时,进一步地对轮回生起了厌离心与出离心,经常痛哭得如心儿破碎了一般。只要一想到轮回苦海中的众生,每晚都无法成眠,并且常常流泪不止,身边的僧众再三劝解也无法消止。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观修到“因果不虚”时,证知到外器、内情和一切万法悉皆了无自性,犹如梦幻,继而连这种证悟境相也全消失在无戏论的大空性中,诸念息灭,长时间地安住于遍布光明的本性智慧中——这是已然通达了大圆满最终极的赤裸通透之本然觉性,后来在昌根阿瑞仁波切那里求得大圆满的正行教授时,也再没有其它任何较此更新的悟境增长。
 

在观修金刚萨埵修法的时候,从身体内往外流出了不同形状的动物、炭汁、烟灰等诸多不净物。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回忆当时的情况说:
 

“这样的境相,不但定中可以观见到,在日常也如此发生着。金刚萨埵放光融入自身的时候,自身变成了真实的金刚萨埵,光明周遍、晶莹剔透、无执无着正如水晶一般。”
 

仁波切还说——
 

“在修持上师相应法的时候,亲见到扎拉·夏察仁波切以比丘相,身著僧人三衣,以极为欢喜之容安住在我头顶的光明彩虹中,由内心中猛厉祈请,刹那间顶轮上的上师就与邬金莲花生大士无二无别了,并赐予给我长寿灌顶,因此觉受到了遍满全身的空智大乐,这种境相持续了数日之久,这是领受到了上师加持的证相。”
 

就这样,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绰巴尔神山圣地完成了大圆满前行的修持。此外,仁波切还常在圣地甘丹日赤神山等各寂静处闭关禅修安住于心性,日夜沉浸在大圆满光明流水三摩地的甚深悟境之中。仁波切的上一世阿格旺波尊者,虽然已经究竟圆满了大圆满最高的证悟——脱噶四相的“果法性穷尽”之佛陀究竟果位,然而在这一世,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是通过自身的勤奋实修,为大众展现了宁体传承历代祖师舍弃世欲,勤苦修行的伟大宗风。
 

一次境相中,护法神多吉昌巴尔及其眷属七兄弟,骑着棕色的马,右手持金刚杵,左手拿吹风鼓,亲临至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面前发誓说:‘需要办什么事,我们立即去办!’依此缘起,仁波切即时写了个供护法的简轨。然而这《简轨》,后来却在四反运动中被人毁掉了。
 

十五岁(1958)时,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邬金仁增堪布处求了德格版一百零三函的《甘珠尔》全部传承。仁波切说:“我随后就开始看经,那是堪布的恩德和自己的精进,能圆满地得到这殊胜的传承”。
 

后来,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噶陀大堪布阿松丹巴谈及那时说:“看经的时候,不可思议地就到了印度本师释迦牟尼佛前,本师世尊相好圆满,佛光灿烂,我也不象是现在这样,而是离遮毗 ( 维摩诘 居士,正跟随无量声闻、缘觉和菩萨眷众,一起听闻显密深广殊妙之法。”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在第二世辽西龙多仁波切那里求了《八大行法》、《意密直穿》,阿格旺波尊者的《福德度母》等灌顶及《大堪布阿格旺波全集》的所有传承。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回忆道:“二世辽西龙多仁波切把气脉明点、拙火定等单传了我一个人。另外还得到了大遍知龙钦巴大师的《七宝藏》、《三休息》等全集的传承 ... ... 
 

 

欢喜之一心生法心时,欢喜之二遇到善师时,

欢喜之三亲见本尊时,任运前途登上圣果位。

 

 接下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二)


 原载古月禅堂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