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二)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二)

   
接上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一)


    (二) 情器邪恶时,违缘转道用

 

一天晚上,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梦境中,见到现在闭关院的地方,有一座大庙,顶上还有四个黑牛毛宝幢。第二天将梦讲给辽西阿多仁波切听,阿多仁波切说:“这是预见将来建造闭关院的祥兆,是好梦。”后来仁波切住在洛布玉佳地方帐篷里七天,给大家传法后动员大家把修建闭关院的地里所长的乔木全部收割,并且准备修建闭关院,但是由于世道变化而没有如愿。

 

阿多仁波切有一次说:“佛学院只有可以住二十人的房间却需要三十人的住处。”于是就开始建了土木结构的房间,还有把大殿的维修等工作圆满了。可是由于时变而没有来得及安置学员。又说寺庙大殿的门廊太小,拆毁后扩建,但是只完成土墙还没有盖顶就放弃了。

 

之后,藏区时局愈发动荡,二世辽西龙多活佛为了消除世道和寺院的违缘,带领全寺僧众修诵了多日的《龙钦宁体·金刚橛压伏魔军》的仪轨。最后到寺院的山脚下做压伏法事时,二世辽西龙多仁波切说:“今天要请转世仁波切松吉泽仁仁波切来做。”于是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搬动了那里的一块小石板,只见石板下有一个无底洞,洞中散发出深蓝色的气体,当代表“被压伏品”的牛角被扔到洞里去的时候,牛角往下翻滚的声音持续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听到了。之后大家用石板盖住了洞口,并在上面建了一座三棱形的泥塔。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那里有一幅“嘛哈嘎拉护法”与“丹坚·多吉勒巴护法”、“阿嘎杂帝护法”、“罗睺罗护法”及“尸陀林主母护法”的唐卡。平时寺院遇到一些不顺利的事情以及违缘时,只要请出来简要地作一次护法供养,唐卡就会发出“呼呼、嚓嚓”的霹雳般声响,显示出了不可思议的征相。

 

然而此时世道已然变坏,辽西寺来了解放军,打死了三个僧人和二匹马,军队里有一位翻译名叫钟波齐,他命令说:“我们今天去益勒嘎阿多你要护佑我们。”阿多仁波切说:你也是个藏族人,请你翻译的时候,给汉族军官好好说我们寺院没有任何过错。”下午,阿多仁波切给钟波齐一根金刚结,并告诉他:“这结系着做护身符会有用。”

 

“这结藏在帽子里,我们去增可的路上人马全掉进河里,后来是帽子把我浮在水面,慢慢游到岸边抓住柳树得救了。原来是护身符起的作用。”——这是钟波齐亲口讲给仁波切的话。

 

后来解放军请阿多仁波切到增可地方,在增可阿多仁波切传了很多法,主要讲了“不要抛弃三宝,不管自己忍受怎样的苦乐变化,也不要诽谤释迦牟尼佛祖,心里头要常常祈请、口中要常常念诵:顶礼供养皈依出有坏、如来应供清净正等觉释迦牟尼佛!”

 

从此之后,阿多仁波切的性格变暴了,在为辽西寺院的僧众和信众传法时说:“世道会变坏的,你们要不要把金银财宝与三宝兑换?你们会不会做这样的买卖?!”大家都回答说“我们不会的”。“好!应该这样,好孩子们!”说着就和大家做了碰头的礼节。

 

后来请拉丈的马夫旺洛到拉丈里做客时,阿多仁波切很客气地说“请坐!”又喊侍者们拿人参果酥油来,并说“你将来会做官的,到时候一定要关照好辽西寺院的僧众和信众,你起来走一走,让我看看有没有做官的形象!”随后阿多仁波切说:“有做官的因缘!”后来,他也确实做了辽西乡的乡长。

 

阿多仁波切还把下昌地方的左拐子丹孜也请到拉丈里做客,请他吃人参果酥油,并说:“你也将来会做官的,到时候一定要关照好辽西寺院的僧众和信众。”他说:“好的,没有问题。”

 

还有一次阿多仁波切对辽西村登珠铁甲说:现在我们没有见面的机会,但是以后在卡尔库地方有汉城时会见面的,到时候我们好好聚一聚。后来协珠丹增第三世龙多仁波切坐床典礼时,他才恍然大悟:“哦!阿多仁波切原来是说现在见到协珠丹增的事情。”这是他后来哭着给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说的话。那时候,阿多仁波切在明讲未来先知的情况,但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此后,时代坏得像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先是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具恩上师阿多仁波切也被打入了牢房,紧接着仁波切本人以及舅舅也被投进了监狱。寺院的三依全部都被摧毁!

 

土猪年,阿多仁波切显现出奇特的征相在监狱里圆寂了。第二年,舅舅也死在牢狱中,只剩下了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仁波切一人。

 

积极分子们的批斗和揍骂就像暴风雨和雷声一样扑面而来。还没有长大成人的仁波切,竟也被罗织了如山般的罪名!既没有吃的东西,衣服也仅有一块权当遮羞的小破布,也没有其它可想的办法,还要受到众人的欺侮,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怙主仁波切虽然承受了这般痛苦,但由于常常观修轮回中的苦与乐即如梦幻泡影,一切万法都是虚幻而无一点真实可言。因此,在仁波切的内心中,非但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痛苦,反而因此生起了诸法无常的决定见。对那些无情地殴打他、咒骂他、迫害他的人们,怙主仁波切将自己的乐因与乐果,真心实意地全都回向给他们!又发愿将他们所有的苦因与苦果,全由自己一人来承担!

 

“就这样来修取舍苦乐,从未有过报复与害他之心,就这一点而言,我完全可以向诸佛菩萨起誓。”这话是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后来回忆这一段岁月时的如是之言。
 

狱中度过了三年,怙主仁波切暂时返回了辽西圆林。在到达的前几天,洛布玉嘉山上的森林中冒出白烟熏香样子的祥瑞,这是许多老人们看到后所讲出来的话。但是,寺院和三依已全被摧毁得无影无踪,惟一的依怙主阿多仁波切圆寂了,惟一的依靠桑吉舅舅也去世了,惟一的道场寺院已荡然无存,人们的思想也变得没有一刹那的善心,未曾做过一丝错事的仁波切,被视为敌对者来看待。怙主仁波切自念:“身处轮回中的人们,无论何处都是痛苦的!众生由于无明我执,遂起恶念,乃至进入了邪道。”

 

怙主仁波切于是对造诸恶业的众生,发起了猛烈的慈悲心,常常系念此等无知恶劣众生,以大清净心进行回向和发愿。同时自己的内心中,生起了无可改变的出离心。

 

过了一个月之后,怙主仁波切又被抓回了监狱,押送的路上,声声叫嚣着“打、杀!”尽管如此,因为仁波切安住空性,一切随缘吧。哪怕是一丝毫的痛苦,也都没生起来过。

 

十九岁的水虎年四月,怙主仁波切再次被释放出狱。

 

次年十二月十八日(1964),政府将怙主仁波切安排在县政协,从此以后,就没有衣食上的困难。直到三十一岁都在白玉县上。那时候,常常历境修心,因此在修心方面的功德增长了不少。
 

“情器遍布邪恶时,一切违缘转道用。”
 

说的正是如此啊!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上一世阿格旺波尊者曾授记自己转世之后,要做一位在家瑜伽士,实际上的确在这一世,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迎娶了金刚亥母的化身扎西卓玛空行母,并在藏历第十六绕迥火龙年(1976)十一月十五日的日出时分,在种种神奇的瑞相中生下了儿子协珠丹,昌台的昌根阿瑞仁波切认定这个孩子为上一世辽西龙多活佛的转世灵童,并授记说:“将来一定能继承、发扬和壮大上一世的事业!”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携空行母和儿子去拜见昌根阿瑞仁波切时,阿瑞仁波切哭着说:“具恩上师 ( 阿格旺波尊者 ) 曾对我说:‘现在你在我面前来求法,来世我们夫妻和儿子三人都来拜见你!'这句话指的就是现在这件事啊!”

 

随后昌根阿瑞仁波切便很欢喜地给松吉泽仁仁波切传了阿格旺波尊者的大圆满口耳传承窍诀,并交付了阿格旺波尊者的法脉传承给松吉泽仁仁波切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将自己的证悟情况向阿瑞仁波切做了禀告,阿瑞仁波切非常高兴地说:“就是这样,除此以外,再无其他了!当然,这次给你指导传授,只需要在形式上表示一下而已……”,如此等赞美的话说了很多。

 

昌根阿瑞仁波切又对协珠丹增仁波切说——“你的事业将会象前一世一样辉煌。”并为他赐名为赤诚洛珠

 

此后,白玉·贝诺仁波切也认定协珠丹增仁波切为上一世辽西龙多仁波切的转世灵童。

 

实际上,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总共有三位根本上师:

 

首先,仁波切在第二世辽西龙多仁波切座前,得到了宁玛全部经藏传承、大圆满《四心滴》、《龙钦宁体全藏》、《大堪布阿格旺波全集》、《宁体气脉幻轮》等诸多灌顶、传承、教授,以及不共的大圆满禅修私授指导。

 

其次,在扎拉·夏察仁波切座前,他得到了《大宝伏藏》、《普贤上师言教》、《前行备忘录》、《基车却耳传窍诀笔记》等诸多灌顶、传承、教授。

 

最后,在昌根阿瑞仁波切座前,他得到了阿格旺波尊者的大圆满车却、脱噶的全部耳传窍诀传承与指导。

 

除了以上三位根本上师之外,堪布邬金仁增是给予仁波切《甘珠尔》口传的上师;堪布志美还为仁波切传授过《普贤上师言教》;还有经师阿桑是仁波切的文化启蒙老师。

 

此后,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携同空行母、儿子及眷众去朝拜了拉萨觉沃佛,并作了丰盛的供养;并与亲戚朋友们一同回工布家乡与父亲、族人团聚,一时间其乐融融,欢欣无比。

 

在工布时,有一个人追过来对仁波切喊道:“请等一等!”并从怀里抱出一尊观音金像说:“供养给您!”这是当年由伏藏大师列饶林巴索甲仁波切从贡觉龙王白人头泉水中挖掘出来的,并供养给辽西祖师龙多·丹悲尼玛大师的一尊伏藏观世音金身像。龙多大师把这尊佛像返还给列饶林巴,作为他一辈子的本尊来观修,后来时局动荡时期,被托运佛像的一个人从多康寺的岩石上往下扔掉了,如今又神奇的再次得到此佛像,真是稀奇啊!这尊再次掘出的伏藏佛像,现在就供在仁波切自己的佛坛中。

 

见道之中出现了曙光,修道之初升起了太阳,

无学道上照光芒万丈,遍知苑中享喜暖阳光。

 

接下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