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三)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三)

接上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二)

     
     (三) 圣地重光时,佛法太阳升

 

之后仁波切前往噶陀寺,为堪布坚赞沃色等高僧灌顶传授了《龙钦宁体·极密长寿》等妙法。堪布坚赞沃色仁波切供养了盖有切、贡、确三位大德手印的莲花生唐卡佛像、格则班智达的钵、佛像及班智达帽,并说:“现在弘扬佛法要靠您……”等等很多祈请转佛法妙轮的话。

 

在这之后,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自己的道场辽西圆林里建起了方丈室,随后还建造了大殿等,阿格旺波尊者的上首弟子堪布明(门)色仁波切为此也供养了财物。包括佛像在内的所有建设,经过短短几个月内就全部竣工了,这令大众都感到实在是不可思议,例如巨长的大殿支柱仅一两个人也能搬得动,大家幽默地说:“我们搬柱子都很轻松,就像是驱赶牛马一样容易。”这实际上是仁波切的加持和请来诸护法圣众帮忙所致,因此建造大殿的能依、所依,比起其他地方的类似修建工程,真是要顺利得多。

 

大成就者堪布明色仁波切还发心做了《大堪布阿格旺波全集》的木刻制版,现今保存于辽西寺。

 

木鼠年 (1984) ,应噶陀洛噶仁波切堪布坚赞沃色仁波切的请求,在噶陀宁贡光明洲,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为噶陀大堪布江拥仁波切洛噶仁波切格则仁波切等堪能弘法利生的大德们传授了《大宝伏藏》的全部浩大灌顶,数月之间,整个过程中没有一点违缘,灌顶自始至终皆极为圆满。

 

结束时,仁波切还为当地几千位信众灌顶了《噶当巴无量光佛仪轨》,并赐予了修学法要的开示。还勉励大家道:“重建大殿时,大家要努力!”因此大众个个都欢欣鼓舞,不少人都发愿要好好修复寺院。仁波切又将上师、活佛们供养给他的诸多财物全部赠给了噶陀寺,还把“纯金严饰白银长号”也供养给了噶陀寺。

 

土龙年(1988)十二月四日,政府同意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回辽西圆林永久常住。当尊贵的仁波切抵达辽西圆林时,大家都听到了云丹日扎神山上响起的法螺和唢呐声。子夜时分,神山的山顶上现出了银盆般的白光,此光越来越大,当升至寺院的上空时,就如同画师所绘画出来的巨大吉祥喜旋图(即“卐”图案);大家去看时,光明照耀之下的山林、树木及房舍已宛如白昼,这是天龙神山欢喜的吉祥征兆。从此,辽西圆林的山水林木都变得生机盎然,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此时,前世阿格旺波尊者的亲弟子扎雅喇嘛曲丹派了几位出家人拿着灌顶用的四心髓的图片“咱噶鲁”,请求四心髓的灌顶,怙主仁波切也答应了,为三十来人,几天时间圆满完成了灌顶。

 

前世大堪布曾说过“我念了十三遍四心髓的灌顶传承,念得太多了一点,以后我不能念了。”怙主仁波切虽然清楚自己前世说过的话,但是碍于喇嘛曲丹的面子不好拒绝,只好念了一遍。可能是弟子当中有犯戒的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灌顶结束时,仁波切的声音哑了,牙齿也掉了。如此出现有点不好的缘起。后来有不少人再次请求灌四心髓的顶,就没答应而放弃了。

 

同年,根本上师昌根阿瑞仁波切智慧心融入了法界,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为此而作了隆重的供养仪式。

 

土蛇年(1989)三月七日,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自己的道场辽西圆林开始传授《大宝伏藏》的全部灌顶传承。接受仁波切灌顶的弟子,有以扎拉寺的夏察活、亚青寺的阿秋喇嘛仁波切,以及郎卡宁波珍珠古色德珠古、喇嘛敏觉钦饶巴那珠古喇嘛邬金嘎·康卫珠古等等为上首的各地堪布、活佛、上师和僧众共四百五十多位。

 

后来亚青寺的依怙上师阿秋喇嘛仁波切在自传之中记载当时的情况:“在灌顶时松吉泽仁仁波切的头顶上方,显出本尊威德金刚童子普巴金刚的身像。在灌顶未结束之间,一直安住在虚空中,作空行心滴的灌顶时,我阿秋喇嘛见到了松吉泽仁仁波切现出其前世阿格旺波金刚持的形象。”

 

之后(1990)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去了扎拉寺,为两千多位堪布、活佛、上师、僧众们举行了浩大的《大宝伏藏》灌顶与传承。直到全部圆满结束,没有丝毫违缘,这完全是三宝的加持。

 

那时,堪布明色仁波切也专程从果洛红科地区赶到扎拉寺,领受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的《龙钦宁体三根本》的灌顶,并献上了七尊金佛像和七万多元人民币等供养。

 

明色仁波切回到自己位于红科的无修光明禅苑时,对众多弟子说道:“我具恩上师阿格旺波尊者的再显化身——松吉泽仁仁波切,他与遍知无垢光尊者龙钦巴大师无二无别!……”边说边双手合什于头顶,赞美了松吉泽仁仁波切的诸多不可思议的功德。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将在扎拉寺灌顶传法得到的所有供养全部转供给扎拉寺,用来维修建造供奉释迦牟尼佛的大雄宝殿。

 

新龙县炯空寺堪布觉德的转世活佛洛噶仁波切在自己的寺院灌顶传承《大宝伏藏》时,请松吉泽仁仁波切为一千多位信众传法灌顶《长寿佛》、《龙钦宁体三根本》。怙主仁波切将当时得到的所有供养全部转供给该寺院。

 

返回辽西的路上还去了扎格珠德寺,为当地信众作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之意的种种开示,并为寺院的三依(佛像、佛经、佛塔)加持、开光。回到辽西圆林后,把从德格印经院请来的两套《大藏经》供养给了辽西佛学院。

 

由此可见,怙主仁波切对财物一点都不执著,自己总是分文不取,而是将它们全部用在弘法利生的事业上。

 

噶陀信雄仁波切举办千圣法会时(1992),迎请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为法会的首席金刚阿阇黎。法会期间,仁波切接受了噶陀寺献上的《长寿住世仪轨》,并供养了三十一尊佛像及大量财物,还放生了一万条生命,由此消除了寿命方面的违缘。

 

怙主仁波切为噶陀千圣法会供养了一万元,为七千多位僧众传法灌顶,并加持了法会上的所有甘露丸药;凡是与仁波切结缘的众生,由此都能进入解脱道。而仁波切自己却谦虚地说:“这都是噶陀寺的功德。”

 

水鸡年(1993)一月,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寺院的上方闭关禅院——莲花苑内闭了为期一年的关,修持热那林巴的《长寿仪轨》,诵满了一千万遍的长寿佛心咒,另外还诵满了口耳传承《金刚橛》心咒一千万遍、六字真言一千万遍、莲师心咒一千万遍,并修了《金刚橛》仪轨一千遍,因此消除了所有的违缘。

 

特别是在修持了本尊《普巴金刚童子》之后,得到了本尊殷切劝请。当时普巴金刚现身在怙主仁波切的禅定境界之中,三次劝请仁波切要为利众而广转正法之轮,仁波切当时说自己不想摄受很多弟子,普巴金刚劝请说:您务必要广泛地利益众生,摄受弟子,我保证您的弟子都不会堕入地狱。”

 

由于本尊普巴金刚的再三殷重劝请,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从此开始广泛摄受藏汉有缘信众,为他们传授大圆满窍诀,直指自心之本性明空智慧。

 

为了消除寿命方面的违缘,怙主仁波切还念诵了整套《甘珠尔》一遍,修持荟供十万遍,念诵阿格旺波尊者的《忿怒莲师》一万遍。

 

堪布明色仁波切也为此放生了十万头牛羊。亚青阿秋喇嘛、卓格阿色、达科·桑珠雄巴、喇嘛巴嘉、阿孜·赤诚喇嘛、卓雅·曲丹喇嘛等大德也做了无数的放生功德,松吉泽仁仁波切自己也分别供养了九十九匹马和九十九头牛给噶陀寺、白玉寺、喇临寺、达摩寺、波江寺、雅庆寺、昌格寺、达科寺、多科寺、安章寺、阿色寺、益勒寺等寺院丛林。

 

之后,辽西寺院的所有建筑工程竣工,一共用了几十万元,怙主仁波切彻底恢复了文革期间被破坏的辽西寺。仁波切召集了辽西寺所有僧众集体做了功德回向,并请来了白玉·贝诺法王为寺院的三依举行加持、开光典礼,并作了诸多供养。

 

三宝总集上师恒加持,怙主观音菩萨常加被,

圣地重光佛法太阳升,为转法轮三根赐吉祥!

 

 接下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