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四)





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四)

         接上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三)


    (四)摄受弟子时,实修证悟生

 

闻名海内外的大圆满上师纽舒(辽西)堪布·蒋扬多吉也从国外回到了辽西圆林,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为他传授了前一世阿格旺波尊者的大圆满实修导引《大耳传经验窍诀》;仁波切还为自己上一世阿格旺波尊者的一些老弟子,传授了极为珍贵的秘密脱噶耳传修法。

 

期间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为其他弟子先后传授了《大圆满龙钦宁体前行》、《普贤上师言教》及《前行备忘录》。通常,仁波切总是严格要求弟子们修好《百日修心》、《五加行》、《上师相应法·莲师心咒》,待弟子修习圆满后,方进一步传授自己前一世阿格旺波尊者的“大圆满耳传车却窍诀”。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本人已经是大圆满最高境界的证悟者,彻底证悟了本净直断“车却”的最高境界,以及任运顿超的“脱噶”修法之全部四相境界——乃是登峰造极的无比大成就者,是真实的解脱佛陀!仁波切从外相上显现为慈悲和蔼的人间导师形象,而其内在本质实际上正是无比殊胜的法身!

 

有位弟子祈求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赐予超越言语的直接意传加持,但在领受仁波切的加持时,因为自己过于执着紧张而了无觉受,更遑谈什么证悟了。但当从仁波切的居室走出来之后,不久便突然自然安住在本觉心性之中,之后几日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行车时,都一直处于安住在心性的状态上,于是这位弟子惊呼:“我的心被仁波切‘袭击'了!”这是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超越语言直接揭露心性本质的“意传” (大圆满三种传授方式之一) 之例。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为合格的弟子传授大圆满正行时,有时采用标示传授(大圆满三种传授方式之一,用某种声音、动作、物件,将弟子导入证悟心性的状态),有时以实修经验导引来讲授(大圆满三种传授方式之一,又叫做“经验耳传”)

 

噶陀大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这样说:

 

“凡得到仁波切正行导引的所有弟子,都能亲见大圆满本性。在传授当中从来没有对一位只是讲了头,或是中间的正文有所省略,或没有结尾等等。近来有些所谓的“大圆满传承者”,只作了个传法的样子,仁波切就和他们根本不一样,要是冷静观察,单从这一方面,就可以完全断定仁波切是当今密乘大圆满光明心髓法要唯一的堪能弘扬者!衷心祈愿他能长久住世、转大法轮!也只有具大福报、大善根的人,才能依止他,并成为他的弟子。我本人(阿松老堪布)常常都是这样想的。”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对那些已经得到正行“车却”,并修持比较稳定的弟子,便开始为之传授《大圆满无上智(智慧上师)》的前行——“区分有寂”,然后是《大圆满无上智》的正行部分——“车却”与“脱噶”,最后是“临终中有”等教导的圆满讲授。

 

仁波切幽默地说:

 

“你们(指一些着急修脱噶者)光是眼泪汪汪地看看太阳,还是没有用!按传承来说,先修前行,过后是正行;修正行又先‘车却'、后‘脱噶',这是历代持明传承祖师的教诲。《共同前行》要按《前行备忘录》先修。

修‘脱噶'之前,应该具有坚实而稳固的‘车却之见’。因此,先将‘车却的见地’修好,等修到非常稳定时,再来修‘脱噶’,这是要点。”

 

——这是怙主仁波切对弟子的要求。

 

“……如此说来,‘脱噶’这法门具有诸多特点,然而,没有先修好稳定的‘车却’,就急急忙忙去修‘脱噶’,这是没有用的。比如一座楼房的地基是‘车却’,打好地基后,‘脱噶’就好办了,要不然,徒然增加一种执著而毫无利益可言。你们首先将‘车却’修好,不要将暇满难得的人身都置于散漫中空过!我们谁也不知自己何时会死掉,死后只有佛法才能有利益,老衲我也只有一只山羊般的寿命,因此,请大家都将这一生的一切俗事全部像对人的尸体一般抛弃吧!应该要实修正法……!”

 

——每一次传法时,怙主仁波切都有类似语重心长、针砭时弊的开示。

 

对于一些对修行操之过急的求法者,怙主仁波切则会明言指出修法的前后次第需要稳重实修,不可操之过急;在基础不稳以及没有生起正确的车却心性证悟之际,绝不可随意僭越,贪图高深的脱噶修法。我(噶陀老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自称)也亲从怙主仁波切听闻过这样的开示:

 

“大圆满的心性禅修倘若运用到错处,就会导致出生在无色界、色界等天人的禅定境界之中,而这种禅天修行境界与解脱丝毫无关。”

 

对于车却实修没有获得稳固正见者,只是模仿脱噶入门修法来观察天空的光色,或是攀着于自己禅修中涌现的觉受境相,这些只会增上对境界的贪执而已——对“内迷于我执”、“外逐于诸相”等自他遍计无明丝毫没有驱除,又怎么谈破除俱生无明等几种更细微的愚痴呢?这样既没有赤裸通透出真实无伪的本智,又耽搁造作在无明愚痴所染色的种种所谓“禅修”之中而不自知,一味追求所谓的高深之法如“脱噶”等,必然与解脱全然无缘——本是想追求解脱,所作所为却恰恰相反。故而对那些一意孤行,偏要求学“高深”之法者,仁波切也只能告诉他们,他们所需要的“高深”之法,在别的地方也许有教授的,还是另谋他就吧。

 

对于那些真心实修的弟子,怙主仁波切则一再强调应当认真实修下去;对于那些年老的弟子,仁波切反复叮咛:

 

“是时候要认真打坐禅修喽!”

 

实际上,对仁波切有坚毅不动的信心,耐心地按照怙主仁波切的指导实修下去,再笨的人,诚心诚意的坚持实修上三、五年,慢慢也就尝到了证悟的甜味,内心自然涌出无限感恩,并将此信心继续用在解脱自他的实修上,这也是仁波切所喜闻乐见的!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应前一世阿格旺波尊者的弟子——贡觉果康寺大伏藏师阿旺丹增的再显化身邬金且确仁波切(已圆寂,示现虹身成就)的请求,为该寺堪布、活佛、喇嘛等五百多位僧众传法灌顶了《大宝伏藏》。

 

怙主仁波切对四次传授《大宝伏藏》是这样说的:

 

“先后四次传法灌顶《大宝伏藏》,没有任何一点违缘,这是三宝的加持。总的来说是弘扬了佛法,特别是生在宁玛派传承下的我,为此法脉尽了些力。那些灌顶所得的供养全都为了弘法利生而转供给了各个寺院,虽然如此,也从未有过为了自己的名利而沾染上世间八风的恶念。四次传法灌顶时,都有堪布江拥坚赞,这是噶陀寺的恩德!以前向夏扎仁波切发愿念八遍《大宝伏藏》里已经完成了四遍了。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前往了楞郭寺、达摩寺、甲色寺、德色寺、喇廓寺、喇彻寺、曲杰寺、桑珠寺等地传法灌顶,并将得到的数万元供养作了不分亲疏的无缘回向。

 

同时,还去昌多、甲宿、京敦、卡塔等地区作了“封山放生”等行善积德的教化事业,使得这些地区安乐吉祥、幸福如意。得到的四万元供养用于佛学院的建设,没有浪费一分钱。扎拉寺释迦牟尼佛像建好时又前往开光。

 

木狗年(1994)初,大成就者堪布明色仁波切圆寂后,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应邀前往主持荼毗法会,满足了堪布旦巴达吉等诸弟子的心愿。

 

怙主仁波切考虑到佛法的核心是传讲、实修,并且又有前一世阿格旺波尊者讲修学院的基础,故而在辽西圆林建造了佛学院大殿与学生们的宿舍寮房。

 

当年阿多仁波切的意愿,是要把学生们的寮房从三十间增加到五十间。另外,又依怙主仁波切的梦兆以及阿多仁波切的意愿所在地,建造了闭关院小殿和闭关者七人的禅堂,安顿了闭关人员。那时阿多仁波切的意愿要把寺院大殿的门廊扩大建筑,怙主仁波切也圆满了自己具恩根本上师的愿。

 

以前的拉丈宫和大殿是连在一起的,怙主仁波切重建时准备分开建筑,此事汇报给阿惹仁波切时,阿惹仁波切高兴地说这可能是为了简便,应该分开建造好!又说这次能把喇嘛和佛殿分开,这个做得好。

 

在大殿内塑造了“主尊佛像”—— 本师释迦牟尼佛与二大弟子,莲花生大师与二明妃,长寿三尊等塑像。 

 

在佛学院的大殿内造了主供文殊转法轮的塑像,右边供有莲师像及遍知龙钦巴大师像;左边为大堪布菩提萨埵像和麦彭仁波切像,闭关院殿内主供八大莲花生,王臣二十五,四大天王等的塑像,大殿二楼供堪布阿格旺波和噶陀司都(思度)、龙多仁波切等的塑像。

 

寺院的护法殿内供了嘛哈嘎拉与阿嘎杂帝、紫玛、长寿母、罗睺罗、洛布玉嘉和元旦日扎等的塑像。还建了第二层的两间佛殿,供奉吉祥天母、紫玛等护法的塑像。

 

请来工艺家楞嘉等人精心塑造,内外能依、所依一切圆满。当年阿多仁波切去新龙时,    为他取名楞嘉并告诉其家人,这小孩将来会为辽西寺做有益的事。

 

木猪年(1995)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噶陀信雄仁波切等大德们的诚意邀请前往噶陀寺万僧法会,并于法会中担任首席金刚阿阇黎。法会结束时,为一万多僧众结了传法灌顶的殊胜法缘。

 

又应新龙县喜饶俄热活佛的真诚邀请,前往虹化大成就者白玛邓灯的道场嘎绒寺,为“师君三尊”的大铜佛像主持了开光法会。并为当地的四众弟子传法灌顶。返回的路上去了西瓦寺,为大殿的落成举行开光典礼。

 

土虎年(1998)十月四日,在辽西圆林遍知显密讲修法苑举行了佛学院重建开学典礼,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为从噶陀佛学院来的堪布、活佛和本佛学院的弟子等一百多人授予了《上师明点印》、《曲林伏藏·文殊师利》、阿格旺波尊者的《文殊续部仪轨》等灌顶。仁波切还讲解了自己前世阿格旺波尊者的教诫、内外的行为取舍及持戒清净的基础要点,这样开示道:

 

“对显密经论首先要多闻,再以思维来修心,最后以修持来对治烦恼。请常常向诸佛之语金刚自相文殊菩萨祈请,要精进努力地修学经论,要不然,就完全失去了进入佛学院的意义……”

 

——如此等等佛法与世间法各方面的教诲,只要能够记住其中的一丁点,都可以起到发人深省的作用。

 

怙主仁波切的几位弟子说在仁波切灌顶时,曾多次出现了“智慧本尊降临的征相”等很多奇妙的境相。噶陀大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说:“由这一点来看,仁波切不愧是为一位登地以上的圣者。”

 

那时,怙主仁波切还详细地讲解了《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和《前行备忘录》,强调了轮回中的出离心和对涅槃功德的向往等各方面的教诲,从而培育出了诸多有出离心的弟子。当时虽然是寒冬季节,但是树枝上开出了奇花,天空中出现了美不胜收、令人目不暇接的法身五色彩虹等瑞相。

 

“一切功德的基础是持戒,因此要持戒清净;要想脱离轮回惟有证悟空性,因此要远离我执;佛法与自心能否融为一体,这还是要靠修四出离心;成就佛的果位要靠正行无缘,因此要修不共同的禅定。不管是大小、粗细的善业,一定要用‘三妙法’来行持”

 

如此窍诀要点的开示,每一次传法时都会讲到。因此,怙主仁波切的诸多弟子,他们在雪山、岩洞等寂静之地实修,所获得的证悟,能契合大圆满续部的解脱标准也许多。

 

土兔年(1999),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再次应宁玛之源——噶陀金刚座信雄仁波切等大德们的邀请,前往噶陀寺参加十万僧众的大法会,并于法会中担任首席金刚阿阇黎。仁波切和大众用了十天时间举行“宝瓶大修法会”,当时也给僧众举行了《多杰宁波·长寿佛》的灌顶。

 

铁龙年(2000),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闭关实修一年,不接受信众的大笔供养,而只是象征性的收一元钱的供养。

 

铁蛇年(2001)八月初八 ,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在辽西寺,为协珠丹增仁波切(第三世辽西龙多活佛)举行了坐床大典。噶陀信雄仁波切、洛噶活佛、蒋扬活佛、宁贡活佛、扎加活佛等高僧大德出席了典礼,献上了诸多珍供,松吉泽仁仁波切还举行了隆重的荟供法会;之后还给一些完成了大圆满前行修持的弟子传授了大圆满正行的实修耳传窍诀。

 

同年,仁波切还为辽西寺普巴金刚塔、金刚萨埵塔的落成举行了开光仪式,给一些功德施主灌顶传授了《四心滴》、《上师明点印》。

 

藏历水马年(2002)八月十四日至二十日,为上千位藏族信众,以及二百多位汉族信众,传授了《大宝伏藏》的提纲简要灌顶。在最后一天还传授了《空行心髓》、《杰尊心髓》等大圆满深法。二十三日,为一些汉族弟子传授了大圆满正行窍诀。

 

水羊年(2003)应前世阿格旺波尊者的弟子——尼泊尔的恰扎·桑杰多吉仁波切的香港弟子的至诚邀请,到香港为有缘信众传授了《龙钦宁体三根本》灌顶、《法界宝藏论》等传承;并做了广大的放生善举。

 

此后数年,怙主仁波切相继摄受了许多藏汉弟子,为那些入门者传授“大圆满前行”、“往生法”以及各种日修必备法要;为已经修持完前行者,传授大圆满心性实修的“正行导引法”。

 

多数弟子在接受正行实修的导引传授时,先要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修持《大圆满正行耳传笔记》中的基础阶段——“觅心法”。当弟子修完这些阶段之后,在此基础上,再为弟子传授安住实修的窍诀,来体证自心的本来面目;之后依照耳传导引中的辨别窍诀,详细抉择心性的真实要点。当弟子认出心性之“见”后,再依“修”、“行”、“果”的全部科判提纲来导引,并辅助传授以四安置、三不动、三要诀、四解脱等辅修窍诀,以瑜伽四座的实修告诫来引导弟子获证心性实修圆满之量。

 

至于弟子们的修持程度,以及证悟、勘验等。怙主仁波切有次曾亲口对以喜绕桑波(释禅心)为首的、传授了耳传窍诀引导正行的几位汉族弟子们说:“你们修持大圆满后,内心获得了怎样的证悟?是否亲见明智本来面目智慧?告诉我也是可以的,不告诉我也是可以的;我看上你们一眼,也是知道的!”

 

如此一来,那些真正具足信心、坚毅修持的弟子,多数在两、三年内,都可以获得稳定的大圆满心性悟境;其他一些根基较钝的弟子,只要坚持不断的修持,并且不断的护持信心,经过四、五年的实修磨练,逐渐也可获得对大圆满本面心性的真正稳固证悟。

 

纵使有少数不具根基,或失坏戒律者,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还是视之以悲悯之眼,语之以柔和之声,而未加过多谴责与批判,以期其将来能不断改善,终归善道。仁波切的仁慈宽厚,一直为信众弟子所赞叹称道!

 

归根到底,历代传承祖师的实修经验证明——大圆满的不共证悟,其核心是凭着对上师的完全信心,因而获得不可思议的圆满成就,而非仅靠学识与自夸等。

 

有一位弟子这样说:

 

“我在跟随仁波切完整地学习了大圆满正行之后,由于根基较低且福德不足的缘故,未能像其他多数上根弟子那样能迅速无误地现量揭露出本质心性。虽经不断实修,然而三年内进展缓慢,经常滞留在单明、无记等阿赖耶识的不究竟之过渡状态中;尤其是在第三年更是为此陷入懊恼与挣扎,但由于发自真心地信仰仁波切,并且以物力、体力、修行三种供养来承事上师,并全心全意遵从仁波切的指示,于是在第四年突然悟境增上,不可思议地突破了禅修上的瓶颈与盲点!而到了第五年,心性禅修迅速达到较为稳固与明晰的境地,由此真心地慨叹上师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不可思议的加持妙力,并由衷地相信了信心即是获证大圆满的最终核心关键。”

 

虽然现在讲大圆满的资料到处可见,而且很多似是而非的所谓心性窍诀也在铺天盖地的传播着,故而呈现出鱼目混珠、真伪难辨的淆乱之态;然而,最根本的大圆满修行经验进展,却远远不是这些浮夸的言辞所能直接揭示的,而是须仰依于一位真实的成就者之无误指导,以及修学者自己透骨彻石(藏族成语,意即石头碰到骨头那样疼的彻骨铭心)地不断实修,方可实证到其中的真正肯綮!当今不乏精通闻思的聪慧者们可以讲出各种相似高深见解之语,然而在实修的关卡上所遇到的各种细微障碍,唯凭一位真实的具德大成就者上师的加持,加之以善巧、谦恭的不断澄修,方可得以无碍透过。

 

愿转心念向于解脱道,耳传心髓摄导众弟子,

实修宗风无谬证悟生,祈愿获得持明者传承!

 

接下篇:至尊依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略传(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