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大全知法王龙钦巴尊者略传




   

           大全知法王龙钦巴尊者略传

 

   圣者传记如甘露  不尝即不知正道

   既知真实取与舍  但愿常修无上法

        ---无畏智金刚(顿珠法王)

 

 

严饰瞻洲二胜六庄严,大悲教证双成力皆具,

隐居殊胜山林之禁行,轮涅圆满法身龙钦巴,

智美俄瑟尊足虔祈请!无垢光尊莲足虔祈请!

 

唉玛吙!

众生依怙龙钦巴尊者,祈赐加持金刚威严勇,

具信苦儿今以悲哀语,叫苦声声至尊可闻否?

于此黑暗末法浊世中,至尊即是佛陀真身相,

儿今祈求赐与意传承,平息世间八风幻恶念,

紧随尊者如法而实修!

 

QQ图片20150523082143.jpg龙钦巴(无垢光)尊者,通常被尊称为继莲花生大士之后的「第二佛」,尊者是宁玛巴的法王,深受所有西藏佛教四大宗派的尊崇。宗喀巴大师、萨迦班智达和龙钦巴尊者,以西藏的文殊师利应化身住世度生,而名闻遐迩。他们都是文殊师利身语意的化身。由于他们在显密经典方面的博学多闻和无上智慧,他们是西藏悠久宗教历史上最杰出的大师,特别是龙钦巴尊者,实际上已是证悟了普贤王如来的法身,可是为了救度所有的众生,而应化于世。预言说,闻名全天竺的无垢友大师(布玛拉牟扎)寂天大师,每隔百余年就在西藏应化一次,龙钦巴尊者,即是这二位大师所应化。


从八世纪佛教密宗从印度传入西藏迄今这段历史中,龙钦巴尊者的生平和著述,就像一面三棱镜,聚集他学得的教法,并且为了利益我们,对于艰深难懂的心要,加以阐扬。


龙钦巴尊者在西藏佛教历史上之所以能成为一位最为重要的人物,并不只是由于他独特而宝贵的教法,他的著作灿烂夺目,集各派大成,包罗万象。诚如巴珠邬金吉美却吉旺波波切在著作中所指出的:「他的著作涵盖而且超越中观和般若、觉宇派和希解派(痛苦与挫折的止息)、大手印和大圆满的精要。」


虽然用我们人类的语言,无法详述这位尊者的性德,但是我们希望这份龙钦巴尊者的生平和教法的简单介绍,能带给有志修学藏传佛法的人,尤其是宁玛派的同道,有所启示。

 

龙钦巴尊者的祖父拉松长者,住世一百零五岁,是西藏七位最早出家(即七觉士),也是莲花生大师二十五位大弟子之一的杰哇却央第二十五代孙。龙钦巴尊者的父亲滇松阿阇黎,是一位精通五明的学者和成就密咒的瑜珈行者。尊者的母亲种沙索南姜是阿底峡大师嫡传弟子仲敦巴的孙女。


尊者将诞生时,他的母亲梦见一只大狮子,额头出现日月,照耀三界,而后融入她的身体。藏历第五个饶迥戊申土猴年二月十日,即一三零八年三月三日星期天,尊者降生,相好庄严,有天人降临为之沐浴等瑞象,一如释迦牟尼佛。宁玛派的大护法吉祥天母热玛德亲自现身,手持利剑,捧起尊者,发誓要保护这位小佛陀,在把尊者交还给母亲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有一次,尊者的母亲用氆氇把他包好后,放在田边,自己便下田去除草,突然间下起了冰雹,母亲急忙跑回家去。回到家,才想起孩子还在田边,又急忙回去寻找,但没有找到,于是边哭边往回走。到了家里,前次现身的护法神从仓库中抱著孩子出来说:“你蔑视了化身。”说完,欲用剑砍这位母亲,但没有下手,最终把孩子还给了这位母亲。就这样,天母热玛德以各种不同的身份,时时处处保护著这位孩童。


尊者自小,即能忆念前生,并充满虔诚、慈悲与智慧。五岁时,即开始学习读诵书写的启蒙教育,尊者的父亲教导他医药、星象及其它科学,并且传授他许多法,包括八大黑鲁噶、普巴和愤怒、寂静莲师的灌顶口诀。


龙钦巴尊者幼年,聪颖过人,成就可期。例如,九岁时读诵二万颂和八千颂的般若经数百次,就能铭记在心,并彻底领会经意。


十二岁时进入莲花生大师兴建的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修学,从著名的堪布桑主仁钦和阿阇黎贡噶玮瑟出家,研习佛法戒律,法名「罗晢楚称」


到十四岁时,尊者熟习戒律典籍,通过辩论和许多学者的考试。


十六岁时,在仁亲扎西大师处得到了《道果》、《六法》、修金刚亥母法、哲布巴传承的胜乐本尊、大轮金刚手等的灌顶和诀窍。在旺秋耶谢大师处得到了《时轮》等很多新译派的续。在沙布隆仁波切处得到了察巴派的传承正法,《果仓巴道讲解》,帕当巴的希结巴前、中、后三种正法,玛吉拉尊的能断正法等。


十九岁时,尊者离开桑耶寺,并获许在附近的俄列必雪喇所创建的桑朴乃扎学院参学。在当时这个学院是西藏最著名的学府,尤以因明学著称。尊者在这里正式接受林舵寺第十五任住持詹衮巴和第十六任住持大学者喇让巴却佩嘉称的教导。尊者和他们在一起花了六年的时间,深入研究「慈氏五论」、陈那和法称的因明典籍、中观和般若经典。包括《六部明学》、《四谛注释教言集》、《中论》、《迥论》、《七十空性论》、《六十正理论》、《细研磨论》、《实意注释》、《法界赞》等。


尊者也和著名的译师罗晢尊丹,研究「三昧王经」和其它「五深妙法经」及「心经广论」,并且学习梵文、修辞和其它艺术。用三年时间完全理解了全部词句和实意。在各个讲授教与理的寺院辩论时,因理论知识丰富、智慧大力、明察力强,所以毫无阻力地获得了“教理圆满的桑耶人”的称号,成为众所公认的无比学者。

 

虽然龙钦巴尊者的学习,极为广博深入,却没有忽略修行。在这几年里,尊者非常精进地修持和圆满地观修文殊、不动佛、妙音佛母和白金刚亥母。由于专修妙音佛母,妙音佛母曾经现身,让尊者坐在她的手掌之上,并连续七天展现须弥山和四大部洲。《颂辞少年喜乐》中说:


“有缘的天女啊!我长久的希望,今日如愿以偿。”


自此,这位天女以各种不同的姿态,不离化身左右。书中又说:


“在您光芒无比的蕴体中,有白、黄、红、绿的肤色。”


书中还说:


“在有些修者前,半身隐于华盖般的云中,显出明亮的红白蓝色的身相,呈游戏、安闲和站立的姿态。”


从此之后,尊者获得无碍智慧,并且得到无碍辩才。对于一切经教和五明处等学问,无不通达无碍,而以「桑耶隆芒巴」或「龙钦绕降」(广通经义者)而闻名。


二十到三十岁的十年之内,龙钦巴尊者学得了当时所有各宗各派最重要的传承和教法,而成为最有学问、最具辩才的著作家和教授师,而被称为「语自在(阿格旺波)」。

 

龙钦绕降巴精通各类知识。这之后,他来到桑普寺院居住,但被该寺的康巴僧人从一个僧舍驱赶到另一个僧舍,共驱赶了七次。这段经历使他写出了揭露康巴僧人恶行的文章,并贴在僧舍的法台上。从僧舍出来后,他来到大译师舍利身的佛像塔前。一位朋友问:“您到那儿去?”他说:“我不能和这些康巴人一起住,我要走了,请您把这个拿去。”随即写了三十句诗歌,题目叫“缘内有界”,并托友人把此诗带回去了。


二十八岁时,龙钦巴尊者决定退隐,以便修持他所学过的教法。虽然寺院职事多方挽留,尊者仍毅然离开桑耶寺,云游各地。有一次,龙钦绕降巴下著僧裙、上穿袈裟外套,半月形氆氇大袍等普通的服装,去上卫茹地区化缘。在洽达沟口的野外居住时,见到了嘉玛格西东次。龙钦绕降巴向他打听得成就者觉合拉的修行石洞,他说:“那是一个很好的石洞。”龙钦巴说:“我化到一皮袋青稞,准备用它在那里过冬。”他说:“若是这样,我愿为您服务。”


在那个村庄,有个穷得连孩子都养不活的密咒师,也为龙钦巴服务。龙钦巴得到一些细微的东西后,去了觉合拉的修行石洞,在那里用八个月的时间,日夜做坐观冥修,闲暇时为格西讲些般若,其它时间专心致志地修等持。


这样过了五个月,有一天早晨,在净相里,于此地沟口的小沙丘和河流间,出现一位十六岁少女,骑著抄皮铠甲、颈上系著小铃和銮铃的马儿。这位少女其实是度母的化现,美丽无比,身穿五彩缎衣,顶戴宝石天冠,以金子和松耳石为装饰。大师龙钦巴抓住少女的衣边说:“请求佛母大悲摄持!”少女把自己头上的天冠取下来戴到大师头上,说:“从今以后,我会加持于您,并赐予成就。”这以后的一个月内龙钦巴的自续处于安乐光明的无分别等持之中。在闭关的这一年中,龙钦巴尊者深入禅定,使他足以接受最高深的大圆满教法,并获得授记将拜见持明古玛拉扎的预言。


禅修结束后,他为已亡的父母二位,举行了修遍照毗卢遮那如来的仪轨一百零八次。格西见到此情景后,认为这样的仪轨一定会有加持,所以,向大师提出了灌顶请求。大师答应了他的请求,并趁格西打水之际,马上做完了彩粉的坛场,对包括一名密咒师在内的三十名男女僧尼做了灌顶。


翌年春天,龙钦巴尊者回到桑耶寺,在这里尊者获悉伟大的上师咕玛拉扎,正在坚的上雅隆谷附近。龙钦巴尊者就前去参访他,看到上师周围围绕着七十多位弟子。在前一天晚上,咕玛拉扎上师梦到许多鸟飞来,衔着上师经书书页,向各个方向飞去。根据这个梦,上师知道持续他传承的弟子就要来了,所以满心欢喜。可是龙钦巴尊者不想停留,因为他没钱供养修学。然而这位上师传话给他,不用担心金钱供养的问题。

 

整个春天,龙钦巴就等待上师讲授正法。从这条沟迁移到那条沟,又从那条沟迁移到另一条沟,共迁移了九次。由于身体虚弱,加上衣服破烂不堪,所以,小僧人们都讨厌他,就连狗都嫌他。


有一次,他听说第二天要讲正法,但来了两个讲经场的管理人员,手持一个藏升,叫嚷著:“善知识桑耶的法会之粮在何处?明天要举行正法讲解,请每个参加者缴纳青稞七升。”他说:“我连一藏升青稞也没有,但上师答应为我讲正法,故在此等候。”管理人员说:“倘若人人都像您一样,那谁来缴纳法会供养之粮呢?”说罢就走了。


他心想,自己前世没有累积福德资粮,所以今生会如此困苦,等讲法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最终还是因无粮可交必须要离去,实在是惭愧,干脆等明天天亮时赶回沟口。


于是,第二天一早,他起床准备离去时,上师派人来叫他,说:“请速到善知识桑耶巴上师处。”他想:“我是必须要离开的人,可是如果违背上师的话,是不如法的。”于是去拜见了上师。上师笑著说:“请息怒,喝茶!”并把讲正法的管理人员叫来说:“这位善知识的粮就由我支付,不能再为难他,这次闻法的人中,最重要的就是他。”


有一次,上师对他说:“我梦见一位自称是布玛拉牟扎的班智达,戴著班智达的帽子,手持一卷书,说智美俄色这人曾发愿做继承我布玛拉牟扎的正法之人,所以请雄努杰保您把所有的诀窍传授给他,将来他会成为您的正法法主,会维护大圆满正法。”


第二年,师徒俩一同去先保雪山。在那里,上师赐予龙钦巴很多的灌顶和诀窍,尤其是无上密光明大圆满法的内外密各部和深奥诀窍四卷函,所有续之王《应成续》等第十七部续和一百一十九种诀窍及其附件《大世间法》,艾嘎扎地护法、具善兄妹、罗睺罗(喇呼拉)、金刚善等的修法灌顶、允诺(结缘灌顶)以及细小的实践法等全部正法,灌顶其成为补处。


护法们显示出各自的形象、修法、诀窍、核心咒文等。尤其是从罗睺罗处得到防毒、以及印有护法自己的红印鉴的十相自在图和名称图案等一百余张纸,这些是防止晦气和中毒的特殊诀窍,是罗睺罗亲自奉献的,罗睺罗护法还答应日后有求必应。后来,龙钦绕降巴七次召唤罗睺罗护法。在门隅居住时,指定了一只护法神灵物---山羊(不准杀的),有一天山羊没有回来,大师吩咐说:“把杀山羊者带来!”罗睺罗护法便幻化成一阵狂风,将刺树连根拔起和死在刺树中的山羊,一起送往大师卧室附近,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实际情况。QQ图片20150523082603.jpg

 

虽然龙钦巴尊者和咕玛拉扎上师修学的这段期间困难重重,龙钦绕降巴还谈不上什么生活条件,尊者没有钱、吃不饱、穿不暖,只有三藏升面粉和二十一个水银丸。下雪时,他只能把毛袋作为被褥两用钻进其中,生活虽然困难,但听闻了所有的诀窍。第一年他得到「大圆满心要」的教法和灌顶。第二年,接受更高的灌顶和三种大圆满教法。咕玛拉扎上师把他所有的知识传授给尊者,就像从一个瓶子倒入另一个瓶子,使尊者成为上师的代理人。


此后,他在钦普山用数年的时间修行,发誓开启身、语、意三门。在隆珠岗居住时,用七天时间亲见了黑金刚亥母,还亲见了忿怒莲花生大士、二十一个头的殊胜本尊(忿怒本尊的总集),被具八法的七百二十四位本尊保卫著。多杰玉卓玛护法神向他敬献了自己的内、外、密三种修法。瞻巴拉(财神)向他奉献了一只摩尼宝。在格贡居住时,他亲见寂静相莲花生大士。去游空中刹土时,众空行母亲自向他讲解正法等奇异传记,并向他抛撒吉祥的花儿。回来时,他献出精义的允诺等,净相无限。


在格吾尔居住时,亲见了光明的红金刚亥母、金刚萨埵、马面本尊、度母和无量寿佛。


在寒林居住时,亲见了独辫、青蓝肤色、持尸棍、骑狼的艾嘎扎地护法和罗睺罗、金刚善、四臂玛哈嘎拉护法、香隆多杰东登等二十一位居士护法,他们都亲自现身答应为他助办事业。龙钦绕降巴与众空行母对话时,像人与人之间的谈话一样。遇到疑问时,他就随时去上师那里请教,以解难题,上师非常高兴见到他精勤修行,并得到证悟的这种毅力。

 

三十一岁时,龙钦巴尊者离开他的根本上师,开始长期云游各地--从事修持和教导来自四面八方的弟子。


有一次,龙钦绕降巴到拉萨,向释迦牟尼佛致供品时,佛的眉间白毫里发出一道光芒,射入他的眉间白毫,使他回忆起自己曾在灵鹫山、里域等地生为班智达时所掌握的全部正法,产生了安乐光明的证悟。


在嘎尼四门居住时,施身法祖师施玛吉拉尊智慧身亲来摄持,得到了能断正法。

在尼普秀色居住时,对很多有缘者第一次讲授了精义。当威色果洽把《空行母精义》一书送审时,只见女护法神赶忙将书交予他。


有一次,龙钦绕降巴大师同喇嘛热玛瓦交谈时,有一个黑肤色的女人送来一卷书给他。喇嘛热玛瓦刚看到书的标题上写著“扎格孜达”几个字,那个女人就不见了,喇嘛感到非常惊奇,于是问大师。大师理解这是空行母的激励,所以就答应去钦普山讲空行精义。

 

此后,于三十二岁时即兔年中秋月在钦普山日毛坚地方,对八名有缘的男女弟子讲了空行精义。当祥瑞的密宗女护法降附到一位女瑜伽者身上时,大家都有点疑虑。大师说:“这是空行母降附到了人身中,我是证悟了显现和心识平等的瑜伽者,不会有障碍。”瑜伽女向大师致顶礼后,看着坛城说:“怎么没有具备孔雀呢?”大师说:“我在心里修了孔雀。”她说:“符号之法,不能只在意中修。”又把宝瓶台上的云母石扔掉,然后排好三个宝瓶。仪轨做到细致之处,她就说:“善哉!善哉!”当一个藏文的再后置字掉了时,她就说:“不对,应该有再后置字。”念咒时,她说:“照我的声调念。”她用空行母的语调,以动听的声音念诵。在正行时,她说:


“证悟离戏的见是很欢喜,修离开心识就更加幸福。”


唱了这些实意的见和修离开伺察意的歌曲后,对不良的供品,她说:“这些不行。”并念了动听的致供词。在致会供时,向大师奉献了甘露,并说:“甘露是空行母的誓盟品,必须把它喝掉。”此时,其他弟子都一齐唱歌跳舞,出现了超越睡境的光明,可以看到勇士、空行母、护法等各种形象。一位黑肤色的女人说:“新面粉献得不够丰盛。”俱猛护法以白肤色人的身份说:“致给我的那个多玛缺少红色的酥油花儿。”山神觉悟当拉变化为一个白肤人,想要多玛,但由于多玛是红色的,所以他没接受。众空行母为大师支撑起宝伞,绕匝,以极威猛的声音念著:“吽、呸。”等诸大神变,有一位瑜伽士说:“今晚发生天翻地覆,令众生惧怕的情况。”乌德贡吉、念青唐拉、七姐妹仙女等也前来接受多玛。蓝肤色的金刚亥母,佩带珠宝和骨质饰品,也亲自来到现场。


大师向空行母问了一些情况,空行母说:“今晚时间严峻,会来有缘弟子,圣上师您的身体可好?”大师又问:


“今年身体会有障碍吗?”

空行母说:“对佛陀的化身而言哪里会有什么障碍,只不过是考验被调伏者罢了。布玛拉牟扎到了吐蕃,您知道吗?”


问:“要住多久?”

答:“到下一个羊年为止,此后就不一定按被调伏者的愿望继续留世了。”


大师问:“那么上师古玛拉扎会让我做利他事业吗?”

答:“哦,会的,会的。”


问:“倘若我一个人专心修持,会得到虹身吗?若做利他事业,对众生又有多大的益处?我还能活多久?”

答:“得到虹身也应为众生做利他事业,要让利他事业轰轰烈烈,您还能活三十年。”


问:“我有哪些护法。”

答:“您所有上师的护法都归您所有,尤其是多杰玉卓玛,是您的护法。将来您的利他事业在西南方向,来世的利他事业比现在还要广大。”


问:“是空行精义里说的那个吗?可以做灌顶和讲解吗?”

答:“是的,法主是您,当然可以。”


问:“人们不会说我是骗子吗?”

答:“言论是靠不住的,是有缘的弟子自然会为您找来,没有缘份的人对佛陀也会污蔑的。”


问:“精义佛语正法都要送到多杰玉卓玛的圣地去吗?”

答:“此地是空行母自然聚集的地方,就在这里储存。”

空行母还给大师预言了苯塘的伏藏情况。大师又问:“我能拜见莲花生大士吗?”她说:“在三条沟的沟口,三座山的山口,有一座面向西方的小石山,您会在该山右边见到莲花生大士。”


问:“我何时能见到布玛拉牟扎?”

答:“您已经见到了。”


问:“我的见地是不是精义的最究竟的见?”

答:“没错,是最究竟的见。”
   

这时候,仁多尔大师在旁边问:“邦岗巴仁亲多杰在何处?”

空行母指著龙钦绕降巴大师说:“就是这位。”


大师说:“他不是来世才生在苯塘吗?怎么会是我呢?”

她说:“不是那样,这需要进报身佛的刹土。本来仁亲多杰大师在发掘伏藏正法后,除自己修外,不能外传,需要保密。要为自己修光明报身佛,这样对利他事业有广泛的好处。但因为没有保密,所以,寿命未能抵达终究。召集转生为您,把光明显现作为道的实践,进入报身佛的刹土了。”


问:“我能实现虹身吗?”

答:“倘若自己一个人修行,现在就能实现,若做利他事业,最后在乌谛雅那成佛。”


问:“我的精义正法中有益的是布玛拉牟扎(心髓)和空行(心髓),这两种精义正法中哪个最广遍利他?”

答:“两者都有益,从现在算起,布玛拉牟扎精义正法将留世百年,空行精义正法将存在五百年。”


大师听了以后十分高兴,站起来唱起金刚歌:

“今生和来世安乐幸福,在中有认识自身安乐,

让安乐再次走向安乐,此歌敬献给神圣三宝,

请众空行母尽管安心。”


随著这歌声,显现出无数的空行母,逐渐消失到大师身上,大师变成了报身佛。

 

又有一天,看见白肤色的莲花生大士自西南方向而来,穿著锦缎的半月形披风,戴幻鹿皮的帽子,在无数的随从围绕下,消失到了大师身上。这天晚上,一位戴骨质饰品的女人边舞边唱:

“我来自大乐的刹土,来寻找有缘的弟子,

检查是否遵守誓盟,请善男子做好利他。”


在致内供时,莲花生大士的右边是布玛拉牟扎,左边是金刚亥母,前面有很多的空行母在吹胫骨号筒,后面有很多密宗师在舞蹈。很多空行母身穿金铠甲,大师站在中间,唱道:

“快乐啊!幸福啊!瑜伽师们,

今夜乃密严刹土净土,在自身静猛的宫殿中,

具有空明佛陀的坛城,佛陀就在您的自续中。”

又唱道:

“只存在心的等持者,意不能控制于一地,

就由他随便去走吧,心散乱或稳皆是空,

出现何种境都是空,全部是智慧的庄严。”


此时,多杰玉卓玛和她的七个白色姐妹出来,请大师到她们的圣地。大师说:“我准备到您们的圣地常住。”

她说:“若能常住,我们当然高兴,不过恐怕不会越过初冬。”


大师问:“您为何老是跟随著我?”

她说:“我是受莲花生大士的誓盟,所以跟着伏藏正法来的。”


大师说:“正法在那边,发掘者已死,还到这儿来做什么?”

她说:“正法虽在那边,但其意义在这里,您圆寂以后,我们护法却没有死亡,所以就跟着来了。”

她又说:“预言里讲过护法,这是非常严峻的,弄不好对寿命有障碍,所以讲解次数少些好。”


大师说:“我的伏藏纸张都带来了吗?”

她说:“带了少量,令我等感动。”又说:“我在卫茹赐给您的成就不记得了吗?”大师想起原来在觉格岩洞的事情,就问:“是多杰玉卓玛吗?”

她说:“不,不,是金刚亥母,难道您不认识吗?”原来,她以世间神的身份做事业,以超世间的身份赐了殊胜的成就,这点应分清楚。


大师又问:“以讲明点为主,以第三种灌顶为相根,又会如何?”

她说:“那是针对把污染者置于道而言的,若离开食欲者只用意就可以了。”


大师问:“认清时把分别心当做无生好呢?还是不重视心为好?”

她说:“稳住分别心有何用?应把它认清到本来解脱的大法界中去。”


大师又说:“请此精义的人很多,为什么还要我来讲呢?给口传的还有噶玛巴(注:龙钦巴尊者的前世白玛勒遮杂掘藏出《空行精义》后,将此法传给了第三世大宝法王噶玛巴让炯多杰)、仁亲林巴等人。”

她说:“对那种讲解,我们很不满意,做陶瓷的也有制造的口传,但精义需要一个主人,这是必要的。”


大师问及仁亲林巴的伏藏情况,她说:“伏藏倒是有,但不怎么正确。”


大师问:“我没有修持您的法,为何会自然修成了呢?”

她说:“难道说我有该修的本尊吗?有什么该念的咒文吗?有什么该致供品的对象吗?严守誓盟和有证悟的瑜伽者与我同在,您与我生生死死都没有分开过。”


大师问:“钦普山有王后的财富伏藏,具体在什么位置?”

她说:“在一座无山顶的神馐一般的石头山,现在还不到发掘的时间。”


大师又问:“布玛拉牟扎的伏藏将何时发掘?”

她说:“再过五年,将由一位白肤色的密咒师发掘并加以弘扬,那深奥的四卷函您已经得到了。”


这时,大师的自续中产生了诀窍的所有难题,佛母益西措嘉(智海王佛母)一连六天向他一一指明,特别是详尽地为大师解说了「空行心要」。莲花生大士为他起名智美俄色(无垢光之意,益西措嘉为他起名为多杰斯杰扎无畏金刚或威光金刚的名号。做戏论面的绳索由一位红肤色的女人掌握,并作为画坛城时的助伴。此时,南珠热玛德天母降附人身,以傲慢地姿态说:“我是许多伏藏正法的有缘的护法。”大师说:

“我发掘内光明的伏藏正法,没有必要取岩缝中的伏藏,

有伏藏也好没有伏藏也罢,或者有缘也好没有缘也罢,

对法尽识尽的瑜伽者来说,您等伏藏护法们不必邀功。”


讲解超越正法时,出现一片青蓝色光芒和法界纯净的空明灯,不必举例说明,真实的情况已经看见。


空行母降附人身,说:“莲花生大士和益西措嘉二人讲的同大师说的一样,别处那有如此讲解的人?实在奇异啊!”护法金刚善(多杰列巴)降附人身,说:“大师应去乌金宗。”并预言会有哪些弟子等。南珠热玛德天母降附人身说:“不要到那个地方去。”大师说:“高兴与否乃是心的变化。”这样一说大家都高兴了。

 

此外,龙钦绕降巴大师还得到了需要维修拉日扎岩、乌金宗、夏拉康殿等的预言。得到了著书立说的允许。莲花生与其佛母曾把《大圆满法普贤佛密意聚》的伏藏分成两部分,一份伏藏于钦普山宝塔内,另一份伏藏在神殿柱下面。龙钦绕降巴遵照妙音七姐妹的预言,当时就发掘出后一部分。由此出发,一路有多杰玉卓玛、十二地母、九世天神等出来迎接。


到了岗日托嘎尔雪山后,创建了一座寺庙,起名为乌金宗,并在那里为二十一名有缘弟子讲了空行精义等,广泛转动了法轮。空行母在夜间显现的光明中,将法界的密意如何处于清净之中,如何在清净中显现报身佛等情况,作了裸露的讲解。


应瑜伽师威色果洽请求,大师又写了空行精义的著作。正在写作时出现了彩虹和众多空行母聚集等奇异景象。《龙钦七宝藏》等大部分著作都是在此圣地写就的。

 

一天黎明时分,大师梦见持明古玛拉扎做著期克印的手势走来,什么话也没有讲,大师理解了这是要做灌顶的信号,持明要圆寂的预兆,但在一个等持境界消除了。太阳出来时,东方的天空发出一声巨响,一个大的光圈内显出很多普贤静猛的坛城。坛城中包括各个方面:有黄绿色的布玛拉牟扎、有游行空中的四位上师、有报身佛行装的古玛拉牟扎形象、还有邬金莲花王等。得到了本尊和上师的亲见及预言,法尔光明如量相的显现常存下来,“身”可无阻碍地随意出入岩山,“语”能以些许的教法即可吸引聪明之人,以金刚语表达了“意”中实际证悟等等的真实情况。


在拉日扎岩做静猛本尊的酬谢和忏悔仪轨时,天空出现一堆堆静猛的坛城,在场的人们都看到了这些奇景。


这些显现消失之后,从西南边的天空现出布玛拉牟扎,他的手指向东南方,这是在维修夏拉康殿的激励。这个时期的一个晚上,大师梦见布玛拉牟扎坐在一个四狮宝座上,说:


“我乃是古玛拉扎,将去莲花圣刹土,请您弘扬好佛教。”


此话预示古玛拉扎上师将要圆寂。所以,大师做了三次三轮清净,特别是为了不让光明金刚精义的正法消失,大师把自己的身体变化为数种化身,把罗睺罗制伏为奴仆等,展示了许多奇异的神通,用很短的时间写完了《妙乘藏》。在嘉玛奈,为索南森格、白确大师等很多格西讲解精义时,他们提出可不可以对该正法内容进行讨论?大师说:“这样吧,让我们用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辩论,以经、续作证。”之后,以雷鸣般的推理,粉碎那些自以为是学者的傲慢山。

 

贡巴公仁邀请龙钦巴大师到止贡,将维修夏拉康殿的费用及乌金寺敬献给大师,还以一切能服侍的东西做了服侍,并以究竟的深奥教诲做摄持,得到解脱的道路。


在德昭,大师受到了众空行母的迎接,并把圣地敬献给大师。


在夏拉康殿,一位头戴白帽的白肤色人,以期克印手势,指著佛殿。大师知道这是护法金刚善在作维修佛殿的激励,于是从该地山顶的众多伏藏物中,发掘出少量的黄金,用于维修工程。同时,还发掘出十二地母、护法金刚善等的修法。


在消除旧佛殿的土石时,发掘出许多埋在地下的不同画纹的颅骨。当人们准备重新掩埋这些颅骨时,下起土和石头雨,狂风乍起,把天地间刮得如黑夜一般。这一灾异现象,令徒弟们个个畏缩不前,束手无策,大师见此情景,便高声念起猛咒,做出各种威猛姿势,这些颅骨便在互相的碰撞声中,被压在大师的脚下,灾异也随之消失。有些人看见上师是真实的忿怒莲花生大士。尤其看见一位带松耳石耳环的青年人,天天来帮木匠干活,到晚上便不知去向,人们都怀疑这件事。有一天,工地上的人们暗中盯梢,发现该青年隐入墙缝里,实际上俱猛护法经常出现与上师谈论将要发生的一切善恶之事,如同人与人之间谈论问题一样。当人们想尽各种办法,却始终无法竖起两块石碑时,大师念动谛力词,挥动法衣,石碑便立即竖了起来。


在为佛殿举行开光仪式时,大师以普贤佛陀的身份出现,其心部发出万丈光芒,每道光线顶部都有一位佛陀,周围环绕著无数的菩萨,这些佛陀和菩萨都抛撒著鲜花,这样的情景被所有有缘弟子看到了。

 

大师还在净相里看见释迦牟尼佛、弥勒佛被十六位长老环绕著。弥勒佛做著手势对大师预言说:“您将在两世之后,在莲花刹土成佛,佛号名为「须弥山燃灯宝幢如来」”猴月十日,天空中出现一道光环,莲花生大士及五位空行母显示其中,聚集在那里的四千余名徒弟目睹此景。从德昭来的很多空行母也在其中,她们说大师将去苯塘,这预言了其它不少的潜在善事。


大师到德昭之后,对已经衰败的圣地进行了维修。用三个七天的时间,向静猛本尊致了酬谢,并展示神通,在无人敢去的险处竖起了宝幢和宝冠。


在秀色居住时,大师的感觉中出现了从觉母卡热山后来的一位无身体而只有很大的忿怒头颅,转动著两个眼珠,嘴里闪著电光。同时,在索岩贡布山有一个比这个头还大的黑头,转动著两个眼珠,嘴里发出光芒,此光射至卡热山的对面,射向上方,最后在全藏区下起了冰雹和石头雨,电和光在闪耀著,大师知道这是后来土猪年卫藏地区不安定的征兆,所以维修了叶尔瓦圣地。本来还打算在拉萨建造一座六字大明咒殿,但因发生战乱,未能完成。  


于是,师徒准备同往苯塘,路经拉萨时,因大师与止贡人关系密切,所以,被亚尔隆部队包围,准备杀死他们师徒。大师以神通隐身,军人们惊讶地说:“刚才还在这里,现在怎么找不到了,是否逃跑了?”这样,亚尔隆人的计划未能得逞。这天晚上睡在二楼时,大师梦见自己在释迦牟尼佛像前,佛像身上发著金光,佛像头顶的光环内屹立著七尊佛、药师佛、白度母、绿度母、胜乐本尊、欢喜本尊、国王传承的观世音、千手千眼观世音、佛海观世音、黑披风玛哈嘎拉、四大天王、魔怙狮面、吉祥天母等,目视著天空。


去扎拉鲁普的当天,大师心里总是想到一座很大的水晶山。晚上,便非常清楚地梦见了岗底斯山和扎日扎等圣山的情况。


此后,大师去了波梅姜塘,受到二十一位居士和木热等非人的迎接,他们向大师致了丰厚的食物。


在拉雅曼塘圣地,大亲教师洽搭婚珠为首的有缘者向大师敬致了供品。大师为这些有缘者赐了精义等深奥之道的诀窍,使他们得到了异熟。


到南方的苯塘后,在那里创建了八大洲的圣地寺庙。这些寺庙是瓦卜茸解脱洲、木牆大乐洲、岩乌金洲、古里堆普贤洲、安乐哲加洲、科塘宝贝洲、绵洛普贤洲、巴珠等持洲。创建这八大寺庙后,在离这些寺庙不远的地方挖掘了修行水。在石头上印了很多手印和脚印。在绵洛,周贡秀保的后代索南仁亲做礼足侍奉时,大师在山间来往飞行,毫无阻碍地以奇异神变调伏了连法音都听不到的边地,以正确的引导使该地的人们加入十善法的轨道,并按照人们的不同自续,用正法加以了异熟。大师调伏大鹏、魔、东<更+生>地母等凶恶的非人,当做奴仆加以使唤,以致在当地流传著最早的上师是智美俄色的说法,其奇异的传记至今仍被人们传颂和敬仰。


在解脱洲,大师把《普贤精义聚》的正法,以及其他很多诀窍都伏藏起来。又因洛扎上流人士的邀请,大师来到拉亚拉隆沟和其它圣地,为亲教师洽搭婚珠等千余名弟子做密精义的讲解和灌顶。

 

因亚尔昭万户长多杰姜辰作了致供,大师决定为他讲正法。一天晚上,大师对嘉色索巴说:“我已经答应给万户长多杰姜辰讲解《空行精义》。你在贡布地区仁亲林巴和达播地区来丹二人处请教了《空行精义》,这很好,但实际上这个正法的主人是我,所以今天没有什么紧急事的话,就请住下来听我讲正法。俗话说,在歌舞场里才能辩明谁唱的歌最好听。”大师为那里的十五个师生传了《空行精义》,并为很多弟子转动广泛的法轮。


帕竹大师因止贡派与大师关系密切之故,不怎么信仰大师,但后来对大师的慈悲和事业产生信心,所以在姚尔保雄长期侍奉大师,大师在此向两千余名弟子做精义的讲解和灌顶,帕竹大师进而知道这位法主的宽广智慧后,感到非常惊讶,就敬称大师为“龙钦绕降巴”,自此,这个名字就沿袭固定了下来。


在贡嘎,对以泰锡度为首的很多有缘弟子以许多灌顶和诀窍加以了摄持。

在卫地的姚茹,创建了有缘弥勒台、松耳石台、草台三座寺庙,大师在这三座寺庙中轮流驻锡,又称三讲经台。


萨迦圣喇嘛向大师请教基、道、果的不同说法后,大师写了“函复金宝塔”一文,之后又写道:

“这一明亮而动听的语言,令讲、辩、著作无愚昧,

具备教理与诀窍的慧眼,证悟精义法界的瑜伽者,

从经典宝山圣地中敬呈。”


萨迦圣喇嘛很喜欢且珍视此答复。龙钦巴大师还写过显、密方面,尤其是大圆满关键方面的很多论典。桑普寺扎桑等提出一些一般学者无法理解的问题后,大师当面答复或间接地作切合义理的书面回答,使他们从内心对大师产生正法和补特伽罗方面的信心,自然而然地称大师为遍知法主,这一实事求是的称呼,后来被人们沿袭下来。所以丹贡曲扎桑波说:

“见识语自在者的讲解之后,三兄弟的讲解便不再清楚,

洽、曾、丹的辩论不再美,看到大遍知者的著作内容,

布、杜、释的著作显糊涂,知道了纳措让作的见之后,

三个大人物教派便无意义。”


这一赞词是符合实际的。

 

当帕竹大师派人来邀请大师时,一位修行弟子提出一些问题,但大师忙于其他,没有来得及答复。所以到晚上由大师亲自讲述,喇嘛索巴作记录,编成了《系列答复》一稿,并把书稿交给了这个修行弟子。


在吉雪桑达沟,大师受桑普的云坚大师等众人的侍奉。当喝茶时,提出一句话的问题,但大师的答复比数张长条经的内容还多,折服对方的骄傲,大师还赐给他包括十两黄金在内的很多东西,他们感到非常高兴。


到拉萨后,大师受到众多僧侣的列队迎接,还在拉萨与小昭寺之间设了讲经宝座。在此宝座上,向成千上万欢迎尊者的人,广宣佛法,从「发心」开始教授。大师以半个月的时间,为大家讲了发菩提心,并广泛地转动法轮。桑、祖、德三座寺庙的傲慢学者们都被大师的教与证征服,这些富有盛名的学者围绕着尊者请教法益,从内心对大师产生信心,深深的感受到尊者广博的学问和透彻的体悟,而尊称他为「贡钦卓杰」(遍知法王或一切遍知法王大师向圣地致供品,向讲修的寺庙广泛累积资粮,并回向佛教兴旺与众生安乐。

 

大师在拉萨参访大昭寺时,从佛像中射出一道金光,并在佛像头顶上出现许多佛菩萨,力劝和授权尊者著作许多著述。这些「秘密心法」包括「七宝藏论」、「三休息」、「三自在解脱」、「三黎明」、「三种心要」及「心中心三部曲」。


在尼普秀色寺,为千余名有缘弟子讲解深奥大圆满法,使这些弟子都得到了异熟。有一次,弟子文扎巴比丘前往文堆时,大师告诉他此行应走远路,不能绕近道,但这位比丘只考虑路,绕了近道,结果途中被马摔伤,如此等等。大师无阻的神通,能预知非常隐蔽的事物真相。

 

大师的弟子中,有很多是空行母预言的。在卡瓦日,因锡度释迦桑波的敬供,大师赐予他们灌顶和诀窍,做了加持,他们致了夏令安居的费用。从昭乌金寺所在沟的大山脚到沟口的岩石前,到处坐满了闻正法的弟子。大师还为止贡的亲教师和大师在内的四十余名讲经师等大人物,以及其他三千余名僧、俗弟子赐了光明金刚精义的灌顶、讲解和与讲解有关的附件等。大师把自己的财物拿来向弟子们作了大布施,每个月的十日从潘域到孜姆结,为僧众致供品。


大师去僻静处修行不久,为许多聪明弟子讲波罗蜜多、因明等大型典籍。后来发展利他事业时,没有固定常住的佛寺,也没有固定的场所讲经,而是经常居住在僻静的山间洞穴或背靠岩石垒些石头墙挡风,或搭草棚居住,舍弃随身的侍者以及财富,断绝了繁琐牵连,专心致志地精进修行。但对希望得到解脱的有缘弟子,多则三千余名,少则百余名,数目不限,按照这些弟子的思想水平,进行了显、密两宗的大型典籍的讲解和灌顶,没有偏私地反复讲法门,不收什么传法功德金,所收信财的三分之二用来支付每月十日的供品费用,三分之一用来购置生活日用品。决定作为供养的物资,无论什么大人物也不让动用,大师说:“谁吃了尚未供养的东西都难以消化。”


大师在供养僧众时,总是从最后一排开始分发,他说:“不必担心在前座者会没份。”对僧伽他要求恭敬对待,对罪孽者不予恭敬,对俗人中自以为是的大人物不铺毡垫,也不攀缘。


施主无论送给大师何种礼物,大师都从来不予回礼。他说:“致了回礼,等于做交易,就白白浪费了施主的信财。”


对那些贫苦弱小者,无论送的东西多么破烂,大师都会接受,并高兴地为施主念经做回向,心中总是牢记摄持。

 

龙钦巴尊者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修行和教导成千上万参访他的弟子。冈日拖噶是尊者最喜爱的闭关地点,并且也在这里写了许多书。龙钦巴尊者也去过不丹,在不丹他吸引了很多学生,改革僧伽制度,并且兴建了塔巴林寺,至今仍然香火鼎盛。


遍知法王晚年遭受到一连串不幸事件的打击,而流亡不丹,在那里住了好几年。其原因是止贡派的领袖——贡噶仁钦背叛了卫藏之王大司徒降曲甲称。早些时,贡噶仁钦曾寻访到龙钦巴尊者,而成为尊者的施主。从这一点,大司徒认为在这件政治纷争中,尊者是站在贡噶仁钦这一边。因此,遍知法王被迫逃到不丹,驻锡于塔巴林寺。后来,尊者有些其他施主,如上卫的贵族司徒释迦桑布和雅卓的多杰甲称,他们说服国王,允许尊者回来。

 

龙钦巴尊者的晚年,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冈日拖噶所兴建的寺院中度过。有许多将持续尊者法脉的弟子随侍左右。


公元一三六三年,尊者五十六岁,预知时至,告诉弟子们:「长久以来,我深深了解六道的真相,所以对我而言,世法是不值得追求的。如今我准备脱离我这个无常的躯壳。我将只宣说那些真正有用的教法。是故,您们要好好地听。」

 

在这最后的一年,尊者对亲近的弟子传授无上甚深的教法,坚固地建立他的法脉,就像水从山上分流而下。

 

大师又来到乌金寺,在那里住一阵后,对弟子们说:“我不愿意给你们留下痛苦。”所以,又启程前往钦普山。当嘉玛的弟子和施主们前来送行时,大师说:“现在你们都应该回去,除了伤心,不会有什么益处,你们从今早起,就不会再见到我了,你们应努力修持正法。”到了钦普山后,大师说:“哦,这个圣地同天竺的寒林坟一样,生在别处还不如死在这里,我早就想把自己幻化般的身躯留在这个尸林里,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在那里,因桑耶六部落的邀请,大师对聚集的众弟子讲解无上密法,做无戏论的灌顶,由于参加人数太多,故灌顶耗费许多天,因此积劳成疾。到了十六日,大师说:“请摆好荟供的多玛,我要做灌顶。”尽管看起来病得很严重,尊者仍继续传授佛法。大家见他身患重病,辛苦非常,经弟子苦苦哀求才休息。尊者因他未能完成此次教导而表遗憾,大师无奈地说:“我本想做完全部灌顶,但你们就是不听。”

 

藏历十二月十六日,在修完勇父空行大荟供之后,龙钦巴尊者对与会的弟子做了最后的开示:


“咱们师徒都转动了深奥正法的法轮,做荟供宴会也只有今天早上这个机会了。你们当中能做利他事业的人,应无私地做灌顶、讲续、教诀窍。广言之,世法一文不值,唯有追求佛法才有价值。对于实践正法的人们,不要做世间的事情。细言之,要实修于本净观修和任运超越,如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研究和深入思惟我的『仰的摩尼宝上师心中心』一书,这本书如同满愿的珍宝。如此,您们就会脱离痛苦,而证得法性空的境界。”」


如此吩咐后,便去夏拉康殿,在那里致了供品,发了愿。当大师向民众讲正法时,天空下起了奇异的花雨。

 

藏历水兔年十二月十八日,即公元一三六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大师对威色让作和贡白等在身边的弟子说:“请摆好供品,然后到外面去。”弟子们摆好供品后,请求守在大师身边,大师说:“那么,我要把这幻化般的身躯抛弃,你们不要喧哗,在修行之中静坐。”说完,以法身佛的坐姿进入了原始法尽地。此时,明亮的天空出现彩虹天幕,下起花雨;刺蘑树的叶子重新出现,百花竞放,一些人的证悟一直处于光明之中;一个月的致供没有停止。尔时,大地曾经震动数次,并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瑞相。尊者的相貌栩栩如生,其遗体在彩虹下维持二十五日不坏,充满了超过旃檀香和冰片味的奇香,且花朵如雨而降。季节改变了,在藏历十二月和一月之间大地却温暖得使冰雪融化,花木复苏。尊者的遗体在出殡时,大地一再震动,并可听到大音声七次。火化时,尊者的身口意合并成为三股金刚杵,法体的心脏、舌头、眼珠不仅没有被烧毁,连一点伤痕都没有,尤其是头脑,没有丝毫损坏,颜色呈黄白,比石头还要坚硬。大舍利中出现五种姓佛,显示尊者已经完全证得五佛的纯净智慧。还有无数的舍利和遗骨中出现了无量寿佛等很多佛像。另外的许多小舍利,也再滋生成千上万的舍利子,所有这些圣物被珍藏在黄金佛像中,供众顶礼膜拜,广植福田,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间,才毁于***徒手中。


龙钦巴尊者的教法经由许多传承而长住于世,并透过徒孙吉美林巴来宏扬他的心要法门。


这位大遍知上师最终成了本刹土自性大圆满正法千千万万的泉水之源。他的传承有噶陀寺多杰本巴、丹地修行者曲扎等处所传的康地派精义传承,达果避世者法主拉隆处所传传承等众多传承。无论哪支传承,都出现许多学者和成就者,并培养出很多弟子和再传弟子,他们遍及南瞻部洲这片刹土,难以叙述完。

 

因此,即使到了今天,尊者圆寂后已有六百二十多年,他的教法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因巴珠仁波切的弘传而广受奉行。巴珠仁波切说:


「如果您是这位大全知法王的弟子,则不可违背他的教法。您把自己献身于龙钦巴尊者的教法,如果您发愿终身奉持,这就够了。因为毕竟没有其它更值得信赖了,这样就能使您现世安乐,未来成佛。」

 

近代的证悟大自在拉宗钦保、大持明者德达林巴、仁亲平措法王、持明吉美林巴班钦布玛拉牟扎的化身大堪布阿旺巴桑(噶陀阿格旺波尊者等,都是这个正法的传承者。他们大部分都得到龙钦巴智慧身的摄益,内心得到密意实际传承的证悟,成了佛法的法主。特别是从吉美林巴(无畏洲开始,亲见龙钦巴的传承没有间断过。直到今天,大圆满法的传承在南瞻部洲这个广阔的范围内仍然没有消失,并且正在发展,这都是这位法王的恩德所致。

 

 

 

 大全知龙钦巴尊者的著作简介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