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禅堂微聊录之二十三——因位抉择正见谈之五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古月禅堂微聊录之二十三——因位抉择正见谈之五


一、金刚乘中的“念佛、净土”观

二、显密道位修持上的三种修因抉择见

三、舍利弗的疑惑:心净即佛土净

四、华严世界海的缘起观

五、两种见地:“共同伺察的见地”和“不共法性禅定的见地”

六、禅心有弟子么?

 

一、金刚乘中的“念佛、净土”观

广义上讲,大小乘的一切修持都可以称为“念佛”,因为念佛者,即念佛之心、念佛所说的一切法、念佛的身语意这三者也:

念佛之心——法身实相、般若实相,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毕竟性空;

念佛之语——报身光明、一切所说之法,一切音声都是无自性的陀罗尼总持;

念佛之身——化身周遍,包括持佛名号、观佛身相等等,一切轮涅所显都是色空无碍、色空双运的诸佛之身。

以上这些都是真实的“念佛”法门。那么我们再看看金刚乘里头是怎么“念佛”的?密乘教法里头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念佛”见地呢?

到了金刚乘的修法里,不论你修什么密法,都先要以持明密咒乘的五种圆满来发菩提心,时圆满:安住无有分别、不粘著于过去、现在、未来这三时的自心本性之普贤时中;上师圆满:上师必须深信、观为是金刚总持或者普贤王如来;法圆满:普贤王如来法性自显、无尽庄严之真实金刚语;眷属圆满:所有的金刚兄弟,乃至一切有情众生,都观想、深信为男女菩萨、勇士空行。

那么五种圆满里头还有个“处所的圆满”,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在因位的抉择见上,必须得把自己所处的环境,当下断定为本来即是真实不虚的、显空不二的奥明净土或者极乐净土,绝对不可以认同为凡庸、恶浊的不清净世界,而且密乘的这种观法,以三昧耶誓言的方式和自己的心相续融合到了一起,一旦我们接受了金刚乘、密乘的灌顶誓言,思想上就不得违背这样的见地了。换句话讲,如果你都已经领受了灌顶誓言,同时又还把自己六根所见闻到的外境、世界,例如地大仍视为肮脏的地大、水大还视为庸俗的水大,那么你的誓言就破坏完了,所以我们看遍知阿格旺波尊者的《普贤上师言教笔记》,辽西龙多上师在给阿格旺波尊者传法的时候说:

“领受了密乘的四灌顶后,就应该依灌顶时获得的三昧耶在自己的相续中保持活力,我们可能最初领受了真实灌顶,但如果我们未能持守圆满清净的三昧耶,那么灌顶也没有多少用处。”

为什么灌顶很多却都没有见到受用呢?因为密乘的见地没有进入你的相续,或者虽然自己领受了灌顶三昧耶,但却形同虚设,根本就没有把誓言当成一回事。

《笔记》中又举“地大”的例子讲:

“把地大想成为地大,这是破失三昧耶;要持守三昧耶必须将地大观为布达洛遮那(佛眼佛母,毗卢遮那如来之佛母),持守三昧耶和失坏三昧耶的人差别就在这里。”

这点以前我们共修时也讲过,要是不具见地,你可能就要嘀咕了:“我自己住的地方,分明是五浊恶世的秽土,为什么你硬说成是极乐净土呢?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发心观修呢?”

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因为一切显现,都不过是自心业力的投影。比如同一杯水,不同业力的众生,显现在他们识境中各自不同。比如要是现在有一只饿鬼,你问它:“看到眼前这杯清水了吗?”饿鬼绝对会摇着脑袋回答说:“不要骗我啦,哪里有什么清水呢?不过只是一堆脓血罢了!”

同样,你要是去问天人,他们回答只有琉璃而已!而人道众生,见水如水。那么在金刚密咒乘的成就者根识前,在八地以上的菩萨那里,水大显现为真实的玛玛格空行母。在地道圆满的觉悟者前,水大则为究竟实相大光明藏。所以,那些修持大圆满任运成就的行者,会真实显见到他们自己所住的地方,就是真实的极乐净土,所见到人与有情,也都是本尊诸佛菩萨,法界的真实本来面目,本来就是这样,并非是他们观想、修造而成的。

因位这样抉择见地并保任见地后,那么到了中阴的境界,由于生前修持这个“因位三摩地”的力量,中阴界中,自然就能将一切法性中阴、往生中阴的显现,转化为诸佛本尊和净土的显现,最低程度,这位行者也能在佛菩萨化身净土中获得休息和解脱。

在藏地,那些修持大圆满车却、脱噶并获得四相成就的瑜伽士,我们这个所谓的“污秽世界、恶浊世界、庸俗世界”等等,在他们的根识中,外器世间真真实实地都显现为与十方极乐净土无二无别的大清净、大庄严之相;有情众生,则都显现为三座坛城圆满、本来清净的金刚身之相——五蕴圆满是五方五佛;根、尘十二处的圆满是菩萨和菩萨母;十八界的圆满是明王明妃!

   

二、显密道位修持上的三种修因抉择见

对于四大和合的色身,在小乘、原始乘的教法里面,身蕴虽然非我、无我,但身蕴的现象被极端贬斥,比如赋予它“不净的、罪恶的”的观念,在这种见地的支配下,一切外在的展现基本被视为“毒药”,你只能带着一颗“恐惧的心”远离它们,绝对不能去碰触它们,甚至多看一眼都是不吉祥的,所以原始乘的佛法,须要严持别解脱戒,这就是典型的“断除烦恼、证得涅槃”的修持方式。所以他们在修持上,有不净观、白骨观等观法,同时也有更核心的“四谛十六行相”的观法,比如我们以“无常、苦、空、无我”的行相去做观察的修法,这也是我们刚开始做《基础禅观》的时候所注重的方法。

进入大乘以后,四大身蕴的现象,以及外境的现象被视为缘起无自性的性空之本质,四大由缘起的众微现象聚集而成,众微缘起是为“非空”,众微缘起的同时无有自性,本性真空是为“非有”,任何现象诸法,只要了知其为“空性”,就像“烘炉化雪”,以性空的烘炉智慧火、自然化掉飘来的烦恼雪一样,一切“毒”不但不受其害,反能“转烦恼、成菩提。”因此到了大乘菩萨道这里,大乘菩萨的行履,相比原始佛教而言,就方便、灵活多了,从前不净的、污秽的、甚至是毒药的东西,在大乘菩萨道这里统统都可以转化为菩提道上的智慧。

最后到了密乘,到了华严一真性起的法界观,从前在其它乘里,所有不圆满、不清净、烦恼痛苦的观念都没有了,你不用恐惧现象,包括这个四大组合的身蕴现象,它是毒药吗?不是的!一切现象,你为什么要排斥它们、恶毒它们呢?即使佛陀成佛了,一切外器现象也并没有因为佛陀成佛而消灭啊!这说明,一切不清净的现象,只是由自己迷乱的习气之心而显现为污秽的、不净的,实际上一切外器内情,都是大本净、大圆满的,所以它们本来就都是菩提啊!因此这个身蕴,它本来就是三座自然解脱、本来清净的刹土。所以到了密乘的无上瑜伽里头,以及禅宗里头,烦恼既不须要转化,更不须要很生硬地断除,为什么呢?因为“即烦恼、即菩提”之故,证得这种见地的修行者,可谓十方纵横无碍了。

禅宗公案里头,文殊菩萨对善财童子说:“你到外面去看看,凡是药的都去采来。”善财童子遍观大地,没有一样不是药,不知拿哪个好,如是空手回来启白文殊菩萨:“无有不是药者!”文殊菩萨还是说:“是药的都采来!”善财童子于是随手从地上拈了一根草交给文殊菩萨,文殊菩萨于是手持此一茎草对大众们说:“此药能杀人、也能活人。”

对于同一株“草药”,小乘的行者远远见到它,即定义为毒药,触之能要人命,因此他们的修行方式是“断烦恼,成菩提”。中乘的人,了知此“毒草”必然也能治病,所以他们比起小乘来又“无碍”了很多,他们的行道方式是“转烦恼、成菩提”。那么最上乘的人呢,他们彻底明了草就是药、药就是草,药草不二,所以他们“即烦恼、即菩提。”这三条路,你可以按次第走来,也可以由得你自己去选择。

这里要记得这一切并非是通过修持以后才这样的,而是无始以来,一切众生本来都这样的,能见是这样,就是不见,也还是原本就这样的!那么我们暂时见不到、承当不了怎么办呢?暂时见不到没关系,但是金刚乘呢就给你一个誓言,你必须以三昧耶的方式,保持这个清净的见地不要失坏,比如禅宗也是最讲“承当”二字,没有承当“自心即佛,是心是佛”的气魄,那你学不了禅宗的,但是禅宗里头却没有密乘中那样的誓言来保持“见”的活力,做师父的只能在边上随时看着你的状态,才有走失,就要给你棒喝!而金刚乘、大圆满中,就以誓言的方式,三昧耶的方式,让你直到究竟成佛之前,都硬要承当起来,你不肯承当这个见地呢,就等于破损了自己的誓言、丢弃了自己本来是佛的见地,那你当然是修不成的。

   

三、舍利弗的疑惑:心净即佛土净

大圆满里头、金刚乘里头这样讲了,我们大乘佛法里头同样也这样讲了,不信我们先看《维摩诘经》里头的精彩对话,佛陀说:“宝积啊!菩萨要得到净土,首先应当自净他的本心,随着‘心’的清净,则他所在的国土也成为佛净土!”(原文:宝积!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

这个时候,声闻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不明白佛陀的这句开示了,有疑问了,所以他在底下暗暗想到——其实舍利弗是承了佛陀的加持和威神力,为了澄清后世弟子们的疑团才这样想到的:“如果菩萨心净就是佛土净的话,那么我们伟大的世尊(释迦牟尼佛)在过去世尚未成佛的时候,那时难道他的心不净吗?为什么这个世界确是这样的恶浊不净呢?!(原文:尔时舍利弗,承佛威神,作是念:若菩萨心净,则佛土净者,我世尊本为菩萨时,意岂不净?而是佛土不净若此?

佛陀立即他心了知到了舍利弗的疑惑,于是即时告诉他说:舍利弗啊,你的意见怎样呢?你以为日月有不清净吗?因此盲人看不见日月(你以为日月有不净的东西遮蔽了它,因而使盲人见不到它们吗)?

舍利弗回答说:不是的,世尊!见不到日月的原因在于盲人没有了视觉,并不是日月没有光明!

佛陀就说:舍利弗啊!同样的道理,众生们历劫的罪业,蒙蔽了清净的觉性,见不到如来国土的庄严清净!这不是如来的过错。舍利弗啊!我所在的“娑婆国土”本来清净,但你呢却见不到!(原文:佛知其念,即告之言:于意云何?日月岂不净耶?而盲者不见。对曰:不也,世尊!是盲者过,非日月咎。舍利弗!众生罪故,不见如来国土严净,非如来咎。舍利弗!我此土净,而汝不见。

好,娑婆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清净的国土,但是我们都见不到,就像把饿鬼们搬到我们这个世界来,让他们看我们这个超越饿鬼世界百千万亿倍的世界,由于饿鬼被自身的业力所蒙蔽,饿鬼们见到的还是到处充满着脓血的世界,同理,假如我们业力不清净,自心不清净,现在马上把你投到哪个极乐世界去,你照样看到的还是秽土,所以讲,这就是大家共业投射的“集体错觉”, 将本来清净的净土,现见为不清净的秽土。

接着看《维摩诘经》:这个时候,法会上有一位螺髻梵王,他其实是一位大菩萨,他看到舍利弗的想法不对,所以就插话说:舍利弗!你莫这样想啊,您以为我们所在的国土是不清净的吗!为什么呢?我的亲身所见就是一个证明,以我所见啊,释迦牟尼国土(也就是这个娑婆世界)清净庄严,就像那自在天王的宫殿那样!

舍利弗不理解螺髻梵王的话了:“就我所见,我们这个娑婆国土,山川丘陵坎坑不平,荆棘沙砾土石成山!到处都有秽恶不净的事物充满世间!”

螺髻梵王说:“您虽然大仁大智,但您的心不平伏,忽高忽低,没有佛的智慧,所以见此佛土以为不净罢了!舍利弗!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菩萨,对于一切众生都是平等的。菩萨的内心纯洁而清净,依照佛的智慧观察世间,就能看见我们这块佛土本来清净!

讲到这里的时候,佛陀在自己的狮子宝座上以足趾按地,顷刻之间,娑婆世界、三千大千世界严密地装饰了许多的珍宝,就像那宝庄严佛的无量功德庄严土那样!一切与会的大众,都赞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丽之场景,并且人人都自见自己的身体就坐在宝莲花台上!

佛陀对舍利弗说:你现在看见佛土严净了吧?

舍利弗说:是的,世尊!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现在我所在的佛国清净庄严,全部显现出来了!

佛陀告诉舍利弗:我释迦牟尼佛国,永远这样清净庄严;只是为了度脱那些顽愚难化的人们,才显示种种污秽不净的国土!譬如众多的天人,共用一种清净的宝碗装盛饭食,随着各人的福德大小,饭菜的品味就不一样!”

天人吃饭,共同用一个大的容器来装饭菜,但随着每位天人福报大小的不同,饭菜虽然是一,但吃到嘴里味道却都不同。其实不只天人,人间也是一样。譬如有的人吃什么都不香,而有的人吃什么都津津有味。同样的道理,舍利弗!如果人们做到心净,就会见到这里的国土庄严!

以上原经文:尔时,螺髻梵王语舍利弗:勿作是念,谓此佛土以为不净。所以者何?我见释迦牟尼佛土清净,譬如自在天宫。舍利弗言:我见此土,邱陵坑坎,荆棘沙砾,土石诸山,秽恶充满。螺髻梵王言:仁者心有高下,不依佛慧,故见此土为不净耳。舍利弗!菩萨于一切众生悉皆平等,深心清净,依佛智慧,则能见此佛土清净。于是佛以是指按地,实时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宝严饰,譬如宝庄严佛,无量功德宝庄严土,一切大众,叹未曾有,而皆自见坐宝莲华。佛告舍利弗:汝且观是佛土严净?舍利弗言:「唯然!世尊!本所不见,本所不闻,今佛国土严净悉现。佛告舍利弗:我佛国土,常净若此,为欲度斯下劣人故,示是众恶不净土耳。譬如诸天,共宝器食,随其福德,饭色有异。如是!舍利弗!若人心净,便见此土功德庄严。

   

 四、华严世界海的缘起观

《华严经》中说:

“于一尘中尘数佛,各处菩萨众会中。”

“于一尘中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

“一一毛端三世海,佛海及与国土海。”

“于一毛端极微中,出现三世庄严刹。”

辽西遍知阿格旺波尊者的《普贤上师言教笔记》,顿珠法王的《西藏古代佛教史》,以及诸多藏传密续经论上也都引用了华严世界海、华严世界的缘起观讲法:华严世界中的所有诸佛,他们的每一个毛孔也都是一个世界。华藏世界的主尊大日如来(毗卢遮那佛)坐禅的双手定印上,有一个钵,钵里有水,叫香水海,香水海上有25朵莲花,在这25朵莲花中的第13朵莲花之中央,有十亿个娑婆世界呢!我们这个所谓的广漠大宇宙,不过只是这第13朵莲花花蕊上,仅仅只是这十亿个娑婆世界中的其中一个,也就是说,我们这个看起来是广大无垠的娑婆世界,只能算得上是这朵莲蕊中央上的一粒小小微尘而已!

再看白玛邓灯祖师的掘藏教法《遍空自然解脱上师寂忿三根本》,其中《无量智慧海》的观修里头说:

“三密无尽庄严刹,毗卢佛刹二十五,

圆满情器金刚蕴,一一毛孔悉刹土。”

二十五朵莲花,即是毗卢遮那佛刹的二十五大刹土,如果把这二十五大刹土展开,就是无量百千万亿的刹土世界海、华藏世界海!另外,华藏庄严世界海中的每一位诸佛菩萨,在他们的莲花日月垫,以及定印与所有莲花上的花蕊、花瓣等一一微尘中,都互不混杂地显现有不可思议难以计算的刹土,乃至连毫毛发尖上的部分,也现出尽微尘数不可思议的化身刹土。而他们身体中每一毛孔香水海中的一一极微里面,也都有如海星辰般的刹土跟世界,就像佛陀在《大乘功德宝王经》中讲到的一样:普贤菩萨以十二年的时间,都游历不完观世音菩萨身中一毛孔的世界!

这样讲起来的话,我们这些自以为在痛苦、肮脏与烦恼世界里的生命是否离开了佛国净土?没有的!一方面,我们都在大日如来身坛城上,就在佛陀他的华藏极乐世界中而不自知!难怪《华严经》里还说此娑婆世界的一切众生,都是毗卢遮那佛的化身。

另一方面,我们自己的五蕴之身,本身也是三座坛城圆满的金刚身刹土,以“一多互摄、犹如帝网”的华严法界缘起观来讲,一心就可以全摄法界,因为法界中的无量诸法、无量显现,就像帝释天王悬挂宝珠网庄严的宫殿,珠珠相互映照,一切珠遍现于一颗珠当中,一颗珠中容纳了一切宝珠的显现,森罗万象的万法,不但不相妨碍,且是互即互入,重重无尽的!自己的身坛城(刹土)不也是和十方诸佛、毗卢遮那佛,以及华藏世界海的所有互即互入了吗?不就是佛土即在我心,我身遍入佛土了吗?!

在佛教中,乃至全世界的其它所有宗教,教义上大都是极力排斥这个世间,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世间是污秽的、恶浊的、有缺陷的、悲惨的,总之都是不圆满的。所以各大宗教中总会出现移民的修法,要生到天堂去、生到净土去,这样一来,上层世界和下层世界的对立矛盾面就会永远存在,好比天堂的成立,必定依赖于地狱的存在一样,要消灭地狱,除非把它的对立面天堂也消除掉,就像要消除手心,除非消灭手背的存在一样,为什么要崇拜天堂、往生天堂呢?原因是基于天堂的对立面——地狱世间、苦难世间的存在和恐惧,所以只要天堂存在一天,苦难的世间、地狱的世间也就会随之存在一天。有一个理论叫做“上帝需要魔鬼,而魔鬼是合理的。”因为魔鬼会说:“上帝需要我!没有魔鬼我,那么世上所有的教堂、所有的庙宇都将倒闭!没有魔鬼我的话,世上没有人会去信仰宗教,没有魔鬼我的话,甚至各大宗教的圣人,乃至佛陀都不能出生——因为所有的圣人都曾被魔鬼诱惑过!是魔鬼我的功劳,使得他们成为圣人!

所以到了华严宗,唯独到了华严的一真法界这里,一切都是本自圆满、本自和谐的,即使是缺陷,全体也是圆满和谐的,禅宗中的禅师们也很好地把握到了这个见地,因此他们处处自在,时时成佛,万法本自如如,这就是华严、禅宗的伟大不共之处。


附问:什么是“一尘中尘数刹、一一刹中尘数佛”,为什么一能入一切?

答:比如,居士的本源清净之心,是一颗明珠;所有心、佛、众生的本源清净之心也都是一颗颗的明珠。颗颗明珠犹如水晶一般,相互映照,一切明珠,入居士的这颗来,这就叫做“一切入一”;反过来,所谓“一入一切”,就是祥云这颗水晶般的明珠,因为光光互摄,同时被映到所有心、佛、众生的颗颗明珠里头去。

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念普贤行愿品的时候,一拜,则能周遍一切法界的心、佛、众生,不需要努力观想就能做到的,因为,本来就会这样的,明白了此理后,也就能获得深信,深信不退,即是见地,正如《华严》中说“信为道源功德母”也!

当年武则天皇帝也不明白华严宗中,“一入一切、一切入一”的法界缘起之道理,华严三祖法藏大师于是想了个办法:他在一处房间的四周,布满了镜子,又在房子的中央,点燃了一盏灯,然后再把皇帝请来观看。这时,所有镜子里,都有此灯,而且每一面镜子里的灯,都投射、映照到其它镜子里面去,这样镜镜互照,成无数灯,如是法藏大师就告诉武则天说:这就是“一入一切。”心、佛、众生,心性本来光明,犹如明灯明镜,互照互入,本来无碍。

那么什么是“一切入一”呢,法藏大师这时取出一颗水晶球来,观看之下,一切灯光镜影,全都入到水晶里头来了,所谓光光互摄,成为因陀罗帝网,重重无尽,就是华藏庄严海了,武则天于是彻底明白了一心可显万法、万法能摄于一心的道理来,即使是一毫发许的存在,都可以显现法界森罗万象的全部缘起来。

因此,我心必有西方净土(及一切净土),必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同时,我也入到十方三世一切净土、诸佛心中都是必定的,而且这些都是“不待造作、不依观想,法尔天成、法尔如是”的,正因为这样,唯独一乘圆教的华严,以及禅宗中的禅师们,说一切法本自圆满,从本清净,处处解脱,没有任何瑕疵。

能承当此见的人,可以讲是气魄非凡的菩萨了,华严经中所谓“初发心即成正觉!”就像杜顺禅师当年写完《法界三观》后,将手稿投到大火里面,发愿说:“若契合圣心,令一字无损!”结果当下感得华严海会上的全体诸佛菩萨现身赞叹,大火熄灭后,果然全书完整,一字未坏!所以说,杜顺禅师必定是成就了此见,证量真实不虚故,否则他也亲见不到的这样的瑞相。

既然佛土本在我心,我身遍入佛土,所以禅宗祖师们讲“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这样的话,那你要怎样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我们的智慧视野拓开,跟佛菩萨一样,或者至少是接近佛菩萨,于是智慧大开后,了悟到原来自己--------本来就没有受苦!本来就没有轮回!本来就没离开过佛国净土,人人本来就是佛!

经中原文是这样说的:

“唯此一真实,余二皆非真。”

因此禅心过去曾说到:这大概也是往生极乐世界“花(华)开见佛”的一点本义了,要不下品往生十二大劫的时间中,难道只是在莲花里睡觉?其实我们本来就一直躺在华藏世界、毗卢遮那佛的莲花中昏睡不醒,唯有待到自净本心、自见本性后方见真佛真净土。


五、两种见地:“共同伺察的见地”和 “不共法性禅定的见地”

所以说,因位上抉择正见决定了一位行者道上的行持、果上的证得。实际上,正见的基础,是通过长时期地闻思,长时期地寻觅、分析、伺察、抉择才能获得的,正见是闻、思这两种智慧的结晶。不过,作为因位上的抉择见,它和道上行持的经验智慧,尤其是果上的证得智慧,是有非常大的差别的,为什么呢?辽西龙多上师告诉遍知阿格旺波尊者说:因为前者属于对境分别心的智慧,也是显密共同的智慧,后者则属于入定于法性的自证智慧!不共的智慧!但是禅定于法性的自证智慧,必须以对境加以分别、逐渐引生出的抉择见为基础。比如我们这段时间讨论杜顺禅师的《法界三观》,《三观》中的第一观叫真空门,真空门中又分了四句“会色归空、明空即色、空色无碍、泯绝无寄”,那么这四句中的第四句“泯绝无寄”,就可以视为远离一切分别心的入定智慧,而前三句,则是第四句的基础——对境分析的伺察智慧、抉择见。

又比如,就是拿心髓大圆满的口耳引导来讲,比如我们在辽西怙主仁波切求得口耳引导的窍诀,它的观修,也是分为两大部分的,哪两大部分呢?一者意前行中,要引导弟子去寻觅心的本性,这部分所修依靠的智慧,主要就是“分析的智慧、伺察的智慧”,所以这部分的智慧,属于显密共同见地的部分,那么不共的智慧呢,就是进入正行时的入定智慧,安住实相本来面目、自然禅定的见地。

有的人不喜欢闻思,一听闻思他就头大,就像我给你们讲故事的时候,劲头就上来了,听得津津有味,一旦分析唯识中的见地、般若乘的智慧、禅宗以及现在华严中的见地和智慧,他马上就开始打起瞌睡来了,这怎么办呢?全知法王龙钦巴尊者好像也讲过“今后我传承下的后学弟子,必须长时期的依止上师,博闻广思”的话,因为末法时代的我们,去圣遥远,根器日钝,所以你必须要做一些成熟根器的前行。

有的人又说闻思般若智慧很抽象,很难把握,实际上你真的深入进去了,会觉得其乐无穷、法喜充满,所以禅心劝大家不要畏难,四弘誓愿中讲:

“法门无边誓愿学、菩提(或佛道)无上誓愿成!”

这样的大愿要从内心中尽量发起来,做不到的话,你天天念诵,内心发愿,这个愿力就会逐渐真诚起来的。

萨迦班智达说:

“不学就能成遍智,此事若对因果错。”

我们看到很多人似乎天生就有这方面的智慧和才能,与生俱来的智慧,其实也是他前生、乃至多生多世熏习而来的,阿赖耶识中积累了某方面的大量种子,所以萨班又说:

“明日死亦学知识,这世虽然不成就,

来世好比寄存物,自己可去领取般。”

始终不愿意学的话,只好生生世世继续做“傻瓜”了。

实在还不懂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一个方法,这也是实修大圆满口耳引导的方法:比如我们在讲解这个《法界观》、讨论这个《真空绝相观》的时候,对于杜顺禅师的每一句原文,你都以座上禅修、座上思维的方式,配合我们学过的讲解,或者你能找得到、想得到的,其他经论中般若观点的讲解,这样你在座上细细思维、细细分析、细细抉择,让每一字每一句,深入自己的内心,到想不到、分析抉择累了的时候,再也不想起心动念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随同刚才分析到的见地来安住,或者放下一切见地来安住,因为你自己也有经验的,什么经验呢?当你外面累到极点、动到极点,回来后一坐下来、一躺下来,这个时候心中什么念头也没有,自然安定,这是动极生静的原因!心的状态就是这样的,动极生静、静极生动,动静恒时往来不绝,晓得这个现象后呢,那么我们就利用这个原理,先用动的方法,来思维、分析伺察的见解,到极点时,就自然放下,不假造作地自然安住,这时先前的分析见,就能融入自己的内心成为一味。当静极生动、再起心动念时,又回头做观察和分析的见,这样分析的抉择见和安住的修轮番交替来修,最后见修行合一,必定能达到驾驭此心、纵横无碍、得心应手的境地。

大家听我讲这些啰里啰嗦的话,恐怕也不识货,等你自己去摸索个20年、30年,背上你的资粮去藏地、汉地学个十来年,就晓得我讲的这些是不是掏心窝的话。再老实讲吧,那些言中无物的话,没有实际经验的话,我也不会讲、讲不来,你们看这个《法界三观》,这也是杜顺禅师亲自从实修《华严》、把握《华严》法门后,从禅观中流露出来的修证经验呐!有的人问我:什么是窍诀呢?告诉你吧,历代传承祖师们、上师们把自己从禅观中得来的实修经验、能证悟的要领和盘传讲给你,没有一点遗漏,这就叫做耳传的秘密窍诀、实修经验的宝贵窍诀,要是还不识货,仍然心外求法,见地上一盘散沙,行持上颟顸懵懂,也由得各人去了。

   

六、禅心有弟子么?

各位也都知道的,平时呢,我也不承认自己是你们的师父,虽然本地一些居士坚持说禅心师是他们的师父,而他又是禅心师的弟子,其实禅心哪有什么弟子呢?不要冤枉了我啊!为什么呢?一般世俗上,老师教学生,老师负责教,学生还能在底下听,还能回去后学一学、想一想。但是禅心这个所谓的师父,却没有这么好,你看我打禅七做实修的时候,做基础禅观的时候,他也从来没跟我修过;等我讲一讲宗义闻思的时候,他又一次都没来听过,或者来一两次也学不到什么,即使记录成了文字,他看都不看的,所以平时见了面,说我是他的师父,连世俗中老师教学生的事都没有发生过,这个师父、弟子的关系又是怎么来的呢?所以,禅心从来没有弟子的,不要搞错了,有人叫我一声“师父”,这是他恭敬我们出家人的话,恭维一下,对吧?

偶尔和大家做一点闻思修的事,这个是禅心的本职工作、份内的事情,因为我好歹也有个出家人的外相嘛,出家人不做这个做什么?俗话说“弘法是家务、利生是事业!”大事我也做不了,你叫我主持庙子、化缘盖庙子的事我实在也做不来,也很不喜欢做这些事。过去禅心的确也帮上师们的寺院做过一点小小的化缘,做过一点点的小事情,但是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事做过一分钱的化缘,虽然是这样,俗话说的好啊:“枪打出头鸟,高处不胜寒。”事情做得越多的人,受到的攻击也就越多,你不做事,做个乌龟懒人、不那么高尚的人也就没人管你了。从九十年代起,我也再三推掉了到全国各地一些寺院去做主持的邀请,有什么意思呢?宁愿呆在一个小小的地方,读读佛经、打打座、睡睡觉,然后也研磨一下中医,为人祛除一些小毛小病,就很快乐了,再有时间,和身边少数人既然也有一点点缘分,“诸法因缘生”,不因为过去很多高僧大德们无法不曾说过,无法不曾开示过,就不用再讲再听了,每个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因缘,所以的话,身边有人有兴趣,有发心,而我也高兴、也愿意,因缘凑合,做一点带修也好,学一点闻思的智慧也好,都不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是这些,要晓得这只是大家师兄弟之间的相互熏修、相互有益罢了,师兄弟之间比较放得开、比较亲切,要说师父和弟子的关系,那就免了、免了咯!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