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禅堂微聊录之二十四——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古月禅堂微聊录之二十四——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


一、空即是色门

二、“会色归空”和“明空即色”的差别

三、三个道次和三解脱门

四、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

五、如何捉住虚空?

六、人言见道方修道,我笑骑牛又觅牛

七、憨山大师的耳根圆通悟道法门

八、寒时寒杀阇黎,热时热杀阇黎

 

一、(4)空即是色门

原文:空即是色。

何以故?凡是真空必不异于色,如空色既尔,一切法皆然,思之!

上次“空非空色门”中讲到“必与能依作所依,故即是色。”有个别居士跟我讲还不太理解,其实也不难明白的:正因为般若真空无实色,无实色的原因才能与色为依,打个比方,般若真空,就像镜子里头的空明,正因为空明不是影像,所以空明才能成为影像的所依,影像(色)于是成为能依。

经过以上三门、以境显理的抉择,一切境相非断非实,最后从心地法门上,显出“空即是色”的解悟来。

“空即是色。何以故?凡是真空必不异于色,以是法无我理非断灭故,是故空即是色。”凡是真空,必不异色,因此说“空即是色、凡是真空必不异于色”。缘起诸法找不到独立自主的自性,所以缘起诸法无我。“以是法无我理非断灭故,是故空即是色。”无我又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断灭,所以空色不异、空即是色。色空“如空色既尔,一切法皆然,思之!”色空的关系是这样,其他一切法的关系也是这样。

 

二、“会色归空”和“明空即色”的差别

好,我们简单讲完了“明空即色”句的最后一门“空即是色门”。那么,联系前面第一句的“会色归空”,你有没有想过,“会色归空”和这个第二句的“明空即色”,两者间的差别在哪里呢?

答案也很简单:前者的“会色归空”,是从“色”的角度来观察“色即是空”;后者“明空即色”,是从“空”的角度来观察“空即是色”。祖师从不同角度来阐释的目的,只是唯恐凡夫众生们只见一边,前者唯恐堕在色边,后者唯恐堕到空边,色、空两不堕,这才显出中道观的实相来。

 

三、三个道次和三解脱门

另外,在“会色归空”中,全部的色汇于般若真空后——我们既可以把“会色归空”的这句看成是“因位抉择见地”的抉择见,同时,还可以把“会色归空”拆分为“因位抉择见地、道上依见修持、果位现证成就”这三者,以“因、道、果”方式再做抉择和修证。

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们最初修的时候,必定是先依了“共同伺察的见地”,先依靠自己的思维分析、深思熟虑的抉择智慧,将一切事、一切色法的现象观察、分析到缘起诸法无自性,以及一微中无自性(一微仍由众微缘起成故)、众微聚集无自性的程度后,心中才能初步获得一个接近色空万法真相的了知的见地,那么前面观察分析的过程,就是“因位上抉择见地”的过程,在获得这个抉择见的过程中,我们同时也就获得了道上能修持的资粮——般若性空的了知见。

然后呢,我们就可以依着这个“般若性空”的资粮,去做“道上的修持、道上的行持”——这就是“加行道”了,在加行道中,时时保任般若性空的见地莫要丢失,随时安住在“般若无生、不灭、离垢、无相”等了知的见地中自然禅定,最后真正证得“见道”的成就。

那么在“会色归空”这里,你会证得什么“果位”上的成就呢?稍经分析就知道了:色即是空后,一切事、一切色归于不断不常的空性后,般若实相没有因此增加一分一毫,所以你会因此成熟“色即是空”的资粮,证得《般若心经》里头讲的“不增”的成就、“般若不增”的见道成就。

同样地,你也可以这样去观修“明空即色”,首先因位上抉择“空即是色”的见地,然后保持道位上“空即是色”的行持,最后你看呢,尽管“空即是色”后,空亦没有减少一毫,这就是般若实相“不减”的见道和成就。

在讲般若性空的时候,有一个“三解脱门”的修证同样也可以配合到这里来,三个解脱门是一切大小乘佛法通往解脱之道都讲到的三种法门,分别叫做“空解脱门、无相解脱门”和“无愿解脱门”,因为三解脱门是具体的修证之道,和修证解脱密不可分,所以这三个解脱门也可以叫做与三个“三摩地”相应的法门、禅定的法门。首先空解脱门相应于空三摩地,空三摩地可以对应于资粮道;其次无相解脱门即是无相三摩地,对应于加行道;最后无愿解脱门即无愿解脱门的三摩地,对应于见道,因为证得“不增不减”的般若实相后,一切皆无所求、不可得、空无所得、无作之故,即此称为“无愿”。

 

四、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

总之,真空门的第二重次第“明空即色”,也叫“即空明色”,直指真空实相不同于断空,以及和断空相对的实有。从修持的角度讲,断空又称为断灭空或顽空,没有知觉的作用,不能显发万法的妙用。从大乘佛法的角度说,声闻乘最后进入涅槃寂静也是归于断灭空,一些外道的断空,指进入无极、混沌的境界。断空和实色,可以讲是一对分不开的双胞胎、亲兄弟,相互之间总是要闹对立,然而真空与此不同,真空的境界虽然不是万法的现象,但是真空却又不在诸法的现象之外,不离于万事万物之中,不是说离开了万事万物之外另有一个空的东西来,这个真空的本性就在万事万物的里头藏着。换句话讲,真空却是万事万物的所依呢!色也是万事万物对吧?你要到哪里去寻找空的境界呢?就在当下的现象之中哪!这就叫做“即空明色、明空即色。”

佛陀说法四十九年,最后却说他不曾动过“广长舌”,套到真空门这里的话,这就是第一句“会色归空”,一切色归于不可说、不可说的真空实相里头。禅宗里头讲“一落言诠,即失宗旨”,经过意识思维的造作再到语言文字的描叙,早就是第二手的赝品、第三手的注解了,早就不是那个原本般若实相的本来生机了,所以禅宗不尚语言和理论的解释。有人问禅师:“佛法大意是什么?”禅师可能临机一声猛喝,这是禅师以单刀直入的方式,切断提问者心中每一种预设的答案、期盼的回答,唯有切断心意识向外的狂奔造作之流,才能迫使问者当面认识那个离开语言、离开文字、离开一切理论和诠释的不可说的真实来、实在来。

但是,有的人可能又会错了心意,你说禅宗既然不尚言说,不可言说,那我就保持沉默好了,一言不发好了,这样讲他又错解了,一句不说,保持沉默,傻瓜也都做得到的,有什么稀奇呢?所以禅师们可能把这个杯子举起来:“这是什么?”你要回答是杯子,跟胜义谛不合,你要回答不是杯子,又违背了世俗谛,总之,回答了要给你棒子,不回答呢?你要是沉默不回答,同样要给你一棒!因为你的沉默,要么是傻瓜式的不懂,要么就是落到空或者断空里头去了。

以前船子德诚禅师对他的弟子夹山禅师说,他在自己的师父药山禅师那里三十年,只明白了一个事理,说出来就是这两句话:

“藏身之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

这两句话我们也可以套到真空门这里来,“会色归空”后,藏身的地方没踪迹——藏什么身呢?不就是那个般若真空的实相吗?你想见到它吗?对不起,实际理地不是缘起的实色之法,到这里净裸裸、赤洒洒,一法不立,脚无立锥之地,羚羊挂角无迹寻——藏身之处没踪迹!

但是呢,“没踪迹处莫藏身”——“明空即色”后,虽然一法不立,连立锥的地方都没有,但这里又不是断无一物的断空呢,你看哪里的一切,一切的事、一切的色哪个不正是它的影子呢?!

当年庞居士说:

“难难难,十石芝麻树上摊!”

藏身的地方没踪迹?这个很难啊!这是庞居士的感叹修道之难,犹如要把十斛芝麻摊到树干上去一样的难!

但是他的夫人庞婆听了却不以为然地说:

“易易易,百草头边祖师意!”

“百草”,我们不是天天都见到,随时都能见到的吗?森罗万象的诸法,哪个能逃出百草的范畴呢?祖师们的心意就这么容易的,一毫头上就能通得消息,一毫头上就能识得全体!就像你一旦晓得一滴水都是湿的,晓得一根竹子中间是空的,那么,你就晓得全天下的水都是湿的,全天下的竹子中间也都是空的。

而他们的女儿灵照却说:

“也不难,也不易,饥来吃饭困来眠!”

说什么难和易呢?饥来吃饭困来眠!一家人看来禅机最速、最直接、最中道的还是女儿灵照。

庞居士又问女儿:

“古人说‘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说说看,是什么?!”

灵照回答说:“老爸你都年纪一大把了,还问这种话!”庞居士不放过她:“到底是什么嘛?”

灵照怎么回答呢?她就重复了一遍原话:“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灵照这么一回答后,庞居士就满意地笑了,你们懂了没有呢?什么叫“明明”呢?你看天地中的一切,耳根能听到的,眼根能见到的,鼻根能闻到的,乃至六根一切运用,不都是生机活泼的吗?不都呈现给你了吗?从来没有对你做过什么隐瞒吗?“没踪迹处莫藏身”——莫坐到断空里头去、无事甲里头去啊!就像香林禅师悟道偈里说的: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

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虽然任何地方都见不到、找不到它的踪迹,但是在声色界的显现中,却处处都显示着它的威仪,在在都遍满着它的消息,那些通达本性的悟道者们,都说这个就是最上乘禅的境界呢!

   

五、如何捉住虚空?

所以讲到真空门的第二句“明空即色”,有一个禅宗的公案可以拿出来看一下:

马祖道一的弟子石巩慧藏禅师,有一天他问当时同在马祖道场学禅的西堂和尚智藏禅师:

“汝还解捉得虚空么?”

这个问话,套到真空门这里来,意思就是要考一下西堂和尚的见地:你是如何把握般若实相的真空面目的呢?

堂曰:“捉得!”

师曰:“作么生捉?”

堂(于是)以手撮虚空。

师曰:“汝不解捉!”

这话等于石巩禅师不客气地批评他了:老弟啊,这样说的话,见地还真的不到啊!凡夫俗子,见有堕有,而一般学佛修道的人,又往往掉到虚无主义的空里面去,或者以断空为空,西堂以手抓虚空,说明他的见地堕到见空为空的边见上去了。

堂却问:“师兄做么生捉?”说我错了,那你的真见地拿出来看看。

师把西堂鼻孔拽,堂作忍痛声曰:“太煞,拽人鼻孔,直欲脱去。”哎哟哟,师兄你太粗鲁了,拽我的鼻孔,痛死我啦!

师曰:“直须恁么捉虚空始得!”

你看禅师们的直指何等痛快,根本不须要离开现实,般若实相的精髓,就在活泼泼的当下就给你指示了出来——空不离有、空即是色嘛!“百草头上祖师意”嘛!“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一把拽住你的鼻子,你就晓得痛,般若实相,随时在自己六根门头放光,随时在四大的聚合中展现出它的万般妙用,这不是你当下的现实么?为什么还要往虚无一物的虚无中去抓一个虚无的空呢?

因此讲般若实相的性空之理,法无我的本来面目,是不异于色的。一般讲空性的时候,像《金刚经》里头有个名词叫“无相”,“无相”的本质要到哪里去求呢?就到“有相”中去体会啦!对不对?无相的真空实际上是森罗万象的,它就在森罗万象里,就在色里,无相的真空就在包罗万象的有相里头,你要问:无相在哪里?全部的无相就在全部的有相里!

禅宗里头讲“全用即体”、“全体即用”,用就是事相,一切缘起的诸法都是用,所谓“从用知体”,从缘起事相的用上了知其无自性、自性空的真实面目,不是说你离开了森罗万象的诸法后,另外有一个空的境界在那里等着你,不是这样的!前面我们曾讲到这个是“离色明空”的断空,好比我们现在都在这个古月禅堂里,古月禅堂里除了有我们大家外,还有禅凳、佛台、佛像等等,是不是要把禅堂里的一切物品都腾出来,所有的人都出去之后的这个空才叫空呢,当然不是的!这就是离色之外的断空。

 

六、人言见道方修道,我笑骑牛又觅牛

所以啊,透过这里就能晓得用功的方法了,你要怎样去证见般若实相的真空之理呢?离开了缘起事相,去寻觅一个、求得一个额外的空行吗?不行的!你必须从缘起的行上去悟得那个无自性的性空之理,以华严来讲,这就是透过事法界、透过一切事相会得本性——也就是般若实相的真空理法界后,便能理事无碍了。空,不是空无所有的断空,而是不离缘起的事相、色,不离事法界的性空;性空呢,又不即是那个事、不等于那个色,不即,就是不等于、不就是,所以要明白“不即不离”。

不过,要是遇到禅师,禅师们不会给你这么多葛藤,解释来解释去的,越解释越糊涂。禅师们说“于一毛头上通消息”都算多余的了,只向一毫头尖上识得根源、识得全体,从此归家稳坐,纵横无碍、自由自在去了,这样子的承当是何等的痛快淋漓!古代有位大禅师说:“人言见道方修道,我笑骑牛又觅牛。”结果这话又被另外一位大禅师批为还不够顿,为什么呢?不是你骑在牛身上,你自己就是那只牛啊,尽大地都只是牛啊。牛既表示佛性,也可以表示有相的万有诸法,不是你骑在佛性之上觅佛性啦,而是说你本来就是佛、本来就是只牛!不但这样,你无处躲藏的,因为尽大地、遍虚空都只是牛!

附:明·栯堂禅师《山居诗》:

心心心已歇驰求,纸帐云眠石上楼,

生死百年花上露,悟迷一旦镜中头!

人言见道方修道,我笑骑牛又觅牛,

举足便超千圣去,百川昨夜转西流!

悟迷一旦镜中头:出自《楞严经》:如彼城中演若达多,岂有因缘,自怖头走。忽然狂歇,头非外得。纵未歇狂,亦何遗失。

骑牛又觅牛:出自《景德传灯录》:师即造于百丈,礼而问曰:学者欲求识佛,何者即是?百丈曰:大似骑牛觅牛。师曰:识后如何?百丈曰:如人骑牛至家。


七、憨山大师的耳根圆通悟道法门

所以学佛不是学逃避,要悟得无相的般若真空,在断灭的空境里是不会悟到的,必须在万象纷纭的现象法中去悟得、去承当,即使你跑到深山老林里面去,还是要面对自然的,山上也有鸟叫虫鸣很吵人的,比如在南方的山上,北方的我就不知道了,没有经验故,但是在南方的山上,夏天一到,几个月的时间,整天都是知了在鸣叫,比城市里的噪音分贝只高不低,你要是明白的话,就可以藉这片巨大的噪音修修观音菩萨的耳根圆通法门,反观能听能闻的是谁,就像当年的憨山大师一样,他在五台山上修定,不要以为山上远离了闹市就很安静,有时山上比起闹市来还更喧哗呢,像憨山大师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初夏时山中的冰雪融化成大水,奔腾成瀑流,加上山里头风大犹如万窍怒号,住过深山的人都会有这个经验,我以前在深山寺院住的时候,尤其到了晚上,听风卷森林声音真的犹如万窍怒号,胆子小的人听到这个都受不了,就像王安石一首诗中形容的:

“东冈岁晚一登临,共望长河映远林,

万窍怒号风丧我,千波竞涌水无心。”

风声、水声再大、再激烈,它们却都是无心的,但人却不能无心,就像中阴教法中讲到的一样,身处中阴的众生,会听到千雷般的怒号之声而吓昏过去,或者被吓得四处逃窜。憨山大师这时在寂静的定中也坐不住了,因为受到这些犹如雷鸣般的音声干扰的原因,于是他起身去找道友妙峰大师,请教不受境界扰乱的妙法,妙峰大师跟他讲:“境界的生灭变化,是认意识攀缘而生,并非从外而来。就像古人说的:‘三十年闻水声不转意根,当证观音圆通’。”

憨山大师心领神会,从这以后,天天故意坐到水流急湍的独木桥上去打坐。刚开始的时候,水声宛然,时间一久,动念时才可以听到水声,不动念头就听不到了。再后来,返闻闻自性的功夫日深,忽然之间身心打失,所有惊天动地的音声也跟着顿时消失了。从此以后,虽然声音如雷,再也不能扰动憨山大师的心境了,再也不会被音声和色相所障碍了。又过了不久,他终于悟道了,证得了如来藏的大光明藏境界,他是在吃过粥饭后到山坪上去经行,走着走着忽然就入定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时不见身心,唯一大光明藏圆满湛然,就像大圆镜一样,山河大地、尘尘刹刹都影现其中,到出定的时候,智慧朗然,从前的所有疑团当下顿消,身心了不可得,憨山大师于是写了一个悟道的偈子:

瞥然一念狂心歇,内外根尘具洞彻。

翻身触极太虚空,万象森罗从起灭。

这时再看看前面刚刚熬过粥饭的锅,已经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了,因为他是一个人独住,没有同修道侣,这一入定的刹那,也不知时间到底过了多久,估计也是好多天的时间了,就像虚云老和尚在终南山煮芋头,锅盖好后就入定了,再出定时锅里的芋头都发霉了,感觉上虽然才一刹那,但实际上已经入定了半个月,按禅门里头流传的说法,虚云老和尚实际上就是憨山大师的转世,憨山大师的法名叫德清,虚云老和尚的法名也叫德清,所以虚云老和尚到南华寺任住持的时候,升座的那一天到各个殿堂拈香说法,到了憨山大师肉身像前,虚云老和尚拈香礼拜时说了这样的法语:

今德清,古德清,今古相逢换了形。

佛法兴衰听时节,入林入草不曾停。

虚老的诗集里好像有两句话说“问君为何放不下?苍生苦尽哪时休!”这就是菩萨道的精神,哪里有苦难,哪里就有他的出现,所以说“入林入草不曾停”,生生世世换形到世间来,为众生做牛做马,在所不辞,就像沩山禅师讲的,百年之后,要到山下为众生做一头水牯牛。

 

八、寒时寒杀阇黎,热时热杀阇黎

再讲一个故事,有一位僧人请教禅宗曹洞宗的祖师洞山良价禅师:“寒暑到来的时候,要怎么才能回避酷暑和严寒呢?”这话的意思就是问:烦恼痛苦来的时候,要到哪里去才能避开烦恼和痛苦呢?

洞山禅师回答他说:“为什么不到没有严寒、没有酷暑的地方去呢?”

那什么地方是无寒无暑的呢?”僧人继续问,

禅师回答:“寒时寒杀阇黎,热时热杀阇黎

冬天寒冷的时候,请到寒冷的地方去避寒吧!夏天酷热时,请去酷热的地方去避暑吧!这等于说:有人说自己烦恼来了,妄想来了,痛苦来了,要到哪里去才能避开烦恼、妄想和痛苦呢?洞山禅师的指示很明白:就坐到烦恼、妄想、痛苦来的地方去吧! 在能来烦恼的火宅中直接寻找烦恼的来处吧,从这里你才能发现本来就没有烦恼、妄想和痛苦的清净之地!谁有本事能在世上发现一个没有烦恼、没有痛苦的世外桃园呢?没有的!所以说“即烦恼、即菩提”,学禅学道的人要在现实的人世间,“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在森罗万象的缘起法中,修持布施、忍辱、持戒、精进、禅定和智慧的六度法门,在烦恼、恶浊的苦难世间中磨练自己的心性,假如把我们都投到温室去,那还能成就菩萨行吗?所以近代高僧太虚大师提倡人间佛教说:

“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

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这四句话,不愧为一代大师之真名言!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