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聊系列之二十六——四大合和谁是我?合前散后我是谁?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微聊系列之二十六——四大合和谁是我?合前散后我是谁?


一、空色无碍观释义(二)

二、南云北雨、东涌西没

三、临济禅师的“无位真人”

四、四大合和谁是我?合前散后我是谁?

 

一、空色无碍观释义(二)

原文:谓色举体不异空,全是尽色之空故,则色尽而空现;空举体不异色,全是尽空之色故,则空即色而空不隐也。是故,菩萨看色无不见空,观空莫非见色,无障无碍,为一味法,思之可见。 

好,我们接着再看真空门“空色无碍观”中后面没完的原文,前面讲“色尽而空现”,因色、果色无不皆空、无不尽空之后,后面说“空即色而空不隐”,那么这里既然讲“空即色”,空就是色的话,那就可以说“空即色故色现”嘛,何以说“空不隐”呢?为什么要讲“空即色而空不隐”呢?

要知道杜顺禅师之所以讲“真空观”、讲“真空绝相观”,而不讲什么“真空妄色观”,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为了证入绝虚名、绝色相,也就是证得那个没有纤毫实体存在的般若空性嘛!不是说因为你观“空即是色”后,就去发现一个色,而是讲,你要透过“尽空之色”后,亲自去证得《般若心经》中讲到的那个“是故空中无色”,也就是杜顺禅师在《法界三观真空门》这里讲的般若实相、真空实相、性空实相的缘故!所以这里禅师要讲“空即色而空不隐”,“空不隐”的意思,就是般若真空的实相本来面目“蹦”出来了,毫无隐藏地“赤裸”出来了。

原文中讲完全体的色不异空“全都是尽色之空、全都是尽空之色”后,“空色无碍”的本质就被呈现出来了!因为色如果是实色的话,那一定会有碍于空的;反过来,空倘若是断空,那还允许色的显现吗?不允许的!所以下面就讲,对于真正了知了空性,证悟了般若空性实相经验、登了地的菩萨们来讲,“是故菩萨看色无不见空!”菩萨看色就是见空,这是真正“见道”、达到“见道位”以后修道的成就,并不是我们这里任何一个人的成就。为什么呢?因为啊,一般的凡夫见色时当然无不都是色,而大心凡夫呢,所谓大心凡夫,就是发了菩提心闻思般若智慧、修持般若智慧的修行人,就像我们很多人一样,学佛几十年了,“见道”了没有呢?一个也没有的!在这个末法时代,要达到“见道位”都是无比困难的!那么现在这个世间到底有没有真正“见道”了的人呢?不排除有,但一定是少得可怜,估计少得跟白天的星星一样稀有。

菩萨修行次第,要经历资粮道、加行道然后才能见道,真正“见道”之后才是修道、才能谈修道,见道后才算是登了地的登地菩萨,登地菩萨经过漫长的修道、经过十个地位的修持以后,最后进入证德圆满的无学道,也就是圆满解脱、成就佛陀的果位。所以严格讲,世上那些大心凡夫们,天天闻思佛法,修持和领悟般若实相,其实很多人都还只是在资粮道的位置上用功,一辈子中甚至连加行道都进入不了!我们上次也讲过的,比如大家闻思修持般若的时候,以共同分析伺察的智慧,将一切色和万法抉择为众微无实质、无自性的程度,这也仅仅只是一个了知的见地,这个了知见,也还只是为了将来能够获得“见道”的资粮,或者只是为了进入加行道的准备而已。等你依靠共同抉择的了知见,能够进入般若无生的自然禅定后,这时般若无生、无相的一些觉受生起来了,乃至于你能够随时安住在相似般若、相似空性的禅定中,才可以说进入加行道了,在加行道中继续用功,突破到最后,方能如实进入“菩萨看色无不见空”、“色即是空”这样真正“见道”之成就。

“观空莫非见色,无障无碍,为一味法,思之可见。”前面讲“看色无不见空”,接着说“观空莫非见色”,空性中不坏缘起法,所以说观空莫非见色,由色透空、由空显色,色、空两方面没有任何障碍,般若实相的理趣,不落空有、常断的两边,“色空一味”, “一味”也就是“不异”的意思,这是从正面肯定出来的表诠法,以解释色空不异的不二法门。

 

二、南云北雨、东涌西没

有个和尚问禅宗临济宗的祖师楚圆禅师:什么是佛?

禅师回答他说:有钱使钱!

有钱你就花钱啰!这话我们一听,莫名其妙嘛!不晓得禅师给了他什么指示,对吧?

其实再也没有比楚圆禅师更慈悲、更直指、更亲切的了!上等根器的人,不需要语言来解释,但是中下根器的,不解释一点怎么行呢?以前云门文偃禅师上堂问大家:“十五号以前的事就不问你们了,十五号以后的,试说一句看?”(十五日以前不问汝,十五日以后道将一句来!

结果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回答,最后云门禅师自己替弟子们回答说:“日日是好日!”天天都是好日子嘛!就这么一句直击本心的话,送给中等根器的人他也会要马上悟,至于下等根器的人呢,只能算作一个似懂非懂的解释了。

禅师们讲所谓“南山起云北山雨”,《华严经》里头讲“或于东方入定、而于西方从定出,乃至如是入出遍十方,是明菩萨三昧力。”你要是真参透了“色空无碍”,那什么“南云北雨、东涌西没”等等,一切那都是随缘任运,自然得很!不是说,我一定要摆个很庄严的姿势给人家看,拿一本经书念起来给人家听才是修行。

在中国佛法的各大宗派中,只有禅宗里头的禅师们是最洒脱、最纵横自在的,就像前面讲的“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一样,禅师们的修行,任何时候都是随方就圆的,方来方应,圆来圆应,日用中既不故意舍弃一法,也不故意增加一法,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之分,临济祖师讲:“但能随缘消旧业、任运著衣裳,要行即行、要坐即坐。”祖师下面的话更绝:“无一念心希求佛果……处处没有粘滞,所以通贯十方,入一切境,成一切事……一念之间穿透法界,遇到佛他就说佛的话,遇到祖师他就说祖师的话,遇到罗汉他就说罗汉的话,遇到地狱、饿鬼、畜生,他就说地狱、饿鬼、畜生的话!”这样“处处自己做主,在在立处皆真”,多自在啊!

 

三、临济禅师的“无位真人”

临济禅师上堂讲“无位真人”时说:

“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

在这四大聚集的肉团色身之中,有一无位真人,不时从你们的面门上出出入入,没有体会的人快回光返照一下看看哪!

又说:

“尔且识取弄光影底人、是诸佛之本源、一切处是道流归舍处。是尔四大色身、不解说法听法。脾胃肝胆、不解说法听法。虚空不解说法听法。是什么解说法听法。是尔目前历历底、勿一个形段孤明、是这个解说法听法。

若如是见得、便与祖佛不别。但一切时中、更莫间断、触目皆是。祇为情生智隔、想变体殊、所以轮回三界、受种种苦。若约山僧见处、无不甚深、无不解脱。”

临济祖师说:你们应该识取那位玩弄光幻影子的那个嘛,它才是一切诸佛的本源!是求道者在任何地方所能趋归的依止。为什么呢?四大元素合和的肉色身不能说法、不能听法、不能解法,脾、胃、肝、胆以及虚空也不能解法、说法和听法。那么,究竟是谁能听法、解法呢?就是那个能在你们面前洞察一切、却又无形无象的历历孤明者,就是它在理解说法和听法。

当你们洞见到这点真相时,你们就同佛与祖师们没有什么差别了。有这个见地的人,在一切的时间中不会被遮断,因为这一点真相遍及于触目所及的一切处。只是由于自己情见的阻碍,真实的智慧才被截断;由于前尘虚妄相想,实相才遭到分殊,因此轮回三界,遭受一切痛苦。依我所见啊,这里头没有任何深奥可言,随所在处,都是解脱。

临济禅师这里讲“弄光影底人”,真空门里头讲的幻色那都是光影,我们这个由四大因缘合和的色身,不正是一个“大幻色”的光影吗?那么谁是弄取这个大幻影的人呢?

 

四、四大合和谁是我?合前散后我是谁?

这个世上的所有人,依靠了地大的肌肉、骨架,水大的血水津液,火大的热能,风大的呼吸往来这四大因缘的合和,而成为一个“幻色”的人。以现在生物学来论,所谓“人”,就是百分之七十的水,然后加上百分之三十的物质,比如蛋白质啦、核糖核酸啦、碳水化合物啦,及少量矿物质这些东西组合了一下,俨然就成了真实的自我了。

那么这样一个的幻色身,跟一座暂时的房子、或者一台机器有什么区别呢?比如你那个骨头,不就是房子的钢筋支撑结构吗?肌肉和皮肤,不就是混凝土垒砌的砖头、墙体和涂料吗?五脏六腑呢,不就是房子里头摆设的种种家具吗?眼、耳、鼻、舌、身就是房子里开出来的门和窗了,那么在这个房子里头呢,似乎还关了一只猴子叫意识,这只猴子可以透过这些门窗进进出出、获得外界的信息并与之交流。总之吧,就像任何一台由其它零件组合成的机器一样,这个假色身也只是众多零件等因缘条件合和出来的暂时之物,然后关在房子里头的那只猴子呢,会依自己的理解力,给这个由众多因缘条件的组合之身又帖上标签,叫什么什么名字,然后猴子也忘记了自己,而只把这个名字的概念,以及四大零件合和成的假色身,天长日久,习以为常地认成为真实的自我了.

好,以“空不离色、空色无碍”之故,你是一般人也好,大成就者也好,甚至是佛陀本人,哪个的身体不是由四大因缘聚合而成的?因此你要明白哪个的四大不起作用?除非是死了的人!从早上到晚上,哪个的四大不起作用?行、住、坐、卧中的每一件事又瞒过了谁?人人份上活泼泼地都有作用,所以达摩祖师说讲作用的话,无有不是:

“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辨香、在舌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遍现俱该沙界,收摄在一微尘,识者知是佛性,不识者唤作精魂。”

心的本性,也就是色的真空本性,没有形相可以寻觅,但它的作用却是通贯十方。透过这个眼睛就叫看(在眼曰见),透过这个耳朵就叫听(在耳曰闻),透过这个鼻子就可以嗅取味道(在鼻辨香),透过这个嘴巴就可以说话(在口谈论),透过这双手就能抓取(在手执捉),透过这双脚就获得行走(在足运奔)。这个无形、无相的真空本性,本是一团不能分开的精明,但在我们的感官作用上有此六种显现、六种能力罢了。既然找不到一个有形有相、可被触摸与把捉的心来,那么,随便在什么地方,不都是本来解脱的吗?

用禅宗的疑情、禅宗的话头来讲的话,那个能把一切作用显现出来的,能使得四大之色运作起来的那个,究竟又是个什么呢?“看他家事忙,且道承谁力?”人人无不承恩力,然而人人总不知,所谓“目前空即色,遍界野云飞!”

因此我就再给你们一个话头去参参,因为谁都是四大合和而成的嘛,四大合和的色身只是个傀儡和影子嘛,又像一台组合起来的机器、被操作使用的工具罢了,临济祖师说:“但看棚头弄傀儡,抽牵全藉里头人!”那就参一参这个“里头人”到底是谁呢?这个“在里头”到底是指什么地方呢?还有,这个四大合和的色身,在还没有聚集之前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没有聚集之前的时候,谁又是我呢?另外,现在这个四大色身啊,迟早也都会被送到火葬场烧成一把灰消失掉的,所以大家就参参“四大合和谁是我?合前散后我是谁?”这个话头吧!

那么在参禅用功的时候,切忌离开自己的身心之外,去寻求一个慰藉,禅宗古德有段偈语这样说:

五蕴山头一段空,同门出入不相逢,

无量劫来赁屋住,到头不识主人公!

所以讲真参禅、真用功的人,他应该、他必须不着佛求、不着法求、不着任何人求,只向自己求!只礼如是事!只向自己的六根深处、五蕴山头,寻找三世一切诸佛的本来面目!因此讲,应该把那一辈子中,那颗向外驰求的狂心先休歇下来,向自己的心内,也就是起心动念的来源处,一切活泼泼的作用处,努力去参啊!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