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翠岩可真禅师: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



2015-05-11


爱慧狮子:师父您那我可以去参访吗?

禅心:我这里没有一法可以参访到的!

圆彭:顶礼禅心师!阿弥陀佛!

爱慧狮子:想去庙里住住,不知可否?

 

禅心:我这里三间房屋,空空露露,都是危房,有时阳光有时雨,能不能住下,但看自己。不信且问过来人。(三间房屋者:古月禅堂之太平寺,目前的确只有三间开裂的危房也。这里又喻过去、现在、未来之三时。心髓大圆满的耳传窍诀引导中,有“摧毁心房”之修法也

 

西行者-妙西:要去则去呗!很多师兄很想去。苦于没时间。你有时间的话就去好了!给师父烧饭去。

清雅静观:房子不好,饭也难吃,若为生活确实很难。却还有三三两两的求道人不远万里而去。这是为什么。想去就去吧。

 

禅心:
三间茅屋从来住一道神光万境闲,

莫把是非来辩我浮生穿凿不相关。

 

禅心:来一段今日缠。

洪州翠岩可真禅师,福州人也。尝参慈明,因之金銮同善侍者坐夏。善乃慈明高第,道吾真、杨岐会皆推伏之。师自负亲见慈明,天下无可意者。

——可真禅师,福州人氏。得法于石霜楚圆禅师,后住江西南昌(古称洪州)翠岩,再后迁往潭州(湖南长沙)道吾山。

 

可真曾参谒慈明禅师,后去金銮,和慈明禅师的高足善侍者一起结夏安居。

当时一起结夏安居的,还有道吾悟真、扬歧方会等人,也都是慈明禅师门下的悟道高足,如此人人都非常推崇、佩服善侍者,独可真自认为自己亲身见过慈明禅师,天下人都不放在心上!

 

善与语,知其未彻,笑之。

——所谓自知者明,知他者智。善侍者和可真交谈中,发觉可真的开悟,并没有透彻,故此有时会哂笑一下他。

 

一日山行,举论锋发。善拈一片瓦砾,置磐石上,曰:「若向这里下得一转语,许你亲见慈明。」

——有一天,两个人在山中行走,交辩禅机。善侍者从地上拾起一块瓦片,放在磐石上,对可真说:倘若你能在这里说出一句转语来,我便承认你亲眼见过慈明!

 

宗杰:转身离去。

 

禅心:

宗杰好汉可把昨天省念拂袖的本事模仿到家了!

 

师左右视,拟对之。善叱曰:「伫思停机,情识未透,何曾梦见?」

——可真左看右看,心里头盘算着如何应付对答时,善侍者呵斥他道:伫思考虑,机锋堵塞,妄想情识尚都没有摆脱,何曾梦见过禅法哟?!

 

这跟宗杰好汉思量模仿昨日缠——省念禅师拂袖离去的答案一样,跟这里好多会讲佛法道理的人一样,平常的功夫、见地都是经书上的,所以要搜肠刮肚一番经书中的道理,或者回忆一下某位师父讲解过的开示,如此思而知、虑而解,玩弄鬼家活计呀,何曾梦见过真实!

 

师自愧悚,即还石霜。慈明见来,叱曰:「本色行脚人,必知时节,有甚急事,夏未了早已至此?」师泣曰:「被善兄毒心,终碍塞人,故来见和尚。」

——可真非常惭愧,对自己与善侍者的差距,很是震惊,当即返回石霜山慈明楚圆禅师的道场。慈明禅师见他来便叱责说:本色的行脚人,一定知道时节,有什么急事,坐夏还没有结束,就回到这里!可真哭着说:善师兄心肠毒辣,设置机锋让我心里堵塞不通,所以赶来再见和尚!

 

诸位!大道流通,无窒无碍。要用便用,更莫迟疑!才一迟疑,便滞生死,云何不得震惊?过去法眼宗的祖师文益禅师和弟子们一起开井,一时沙子塞却泉眼,禅师问其弟子:泉眼不通被沙碍,道眼不通时被什么碍?众弟子无对,禅师自己代答曰:被眼碍!

 

诸位!可真禅师被善侍者置瓦一问,顿时堵塞!请问可真究竟被什么塞?

 

明遂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明嗔目喝曰:「头白齿豁,犹作这个见解,如何脱离生死?」

——慈明禅师立即发问:什么是佛法的宗旨?可真也马上回答: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

无云生岭上:好一个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纤尘不立的境界!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本不生灭、何其自性本无动摇的境界!大手印、大圆满不是也说无云晴空嘛!

有月落波心: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能生万法!好一个性起法界、万法齐彰的境界。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嘛!这样的回答,空不离有,有即是空,空有不二,不可谓不专业、不高明呀!

谁知慈明禅师怒目圆睁、高声喝骂可真道:头发都白了、牙齿都落了的人,却还抱着这样的见解!又岂能脱离得生死呢?!

 

师悚然,求指示。明曰:「汝问我。」

——可真惊恐不安,请求禅师指点。慈明说:那你问问我嘛!

 

师理前语问之。明震声曰:「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师于言下大悟!

——可真就提出了前面的问题:如何是佛法大意?慈明禅师大声回答他: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可真一听,当下大悟!

 

心悦:慈明禅师答词一样,为何可真当下大悟呢?

 

禅心:
师爽气逸出,机辩迅捷,丛林惮之。

——可真从此脱颖而出,超群拔类,成为一位气宇轩昂、机锋敏捷、禅林中人人都敬之畏之的禅师!

 

禅心:
今日缠,就到这里。余下的为什么,就交给心悦去了。

大道须从自己胸襟里流出!

 

————————————————————

路人甲:会转语是过关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

没才:“人生是一个伟大的谜”像是个好题材。有一次纽约56频道的搞笑节目记者在一艘游轮上采访一位从韩国来的禅师。

记者自我介绍:“我叫Jim Roberts,是电视台搞笑节目的记者。我们每天都外出采访新的题材来娱乐观众。今天的题材是个问题---‘什么是当今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请您发表您的看法好吗?”面对记者递过来的话筒,禅师缓慢地不答反问:“你是谁?”记者指着挂在胸前ID牌上自己的名字,担心这位韩国禅师听不太懂英文,故意放慢语速,重复一遍:“我叫Jim Roberts,是电视台搞笑节目的记者。我们每天都外出采访新的题材来娱乐观众。今天的题材是个问题---‘什么是当今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请您发表您的看法好吗?”

不料禅师还是同样缓慢地不答反问:“你是谁?”这次记者不但放慢语速而且还用手脚比划着重复他的问题。

禅师终于用标准的英文回答说:“你说你是Jim Roberts,那是你肉体的名字,是你生下来后父母给你安上去的。我不问这个。我问的是还没生下来之前你是谁?”记者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半天:“我…我…不知道啊!”禅师马上接着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谁,这就是当今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

 

禅心:

路人甲:会转语是过关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

=====转语机锋,勘验行者真实心行的瓦片。唯明眼过来人下得。

 

妙定:那不就是在乱质问人了吗?

禅心:聪明伶俐、瞎眼者冒用,脚跟不点地者滥用。

妙定:可是,在外面遇到的话,怎么知道是不是“明眼人”问的啊?

禅心:对你起到疑情的作用,把你的疑情提起来,也有用。

妙定:那重点似乎在“是否有疑情”。

禅心:不懂,则有疑,自己不通之故,不疑不悟。

妙定:那禅心师,疑惑和怀疑的差别在哪里?

禅心:参禅要疑,疑是参禅的敲门砖。

妙定:为什么众生都有疑,但又都疑的只是怀疑和质疑更多呢?

禅心:一般的怀疑,为五盖之一,是毒。

妙定:我是想请教,那怀疑或者质疑的疑可以不可以?

禅心:此疑之毒,乃指疑自己、疑他人、疑佛法这三者,非参禅者的质疑之疑情。

妙定:那这三疑去除的方法是另外的吗?

禅心:此三疑。仅依思维对治,也可以除之。

妙定:就是也是可以去思维思考琢磨“它”。嗯,了解了。

 

禅心:

若是参禅之疑,先依思维推理,生起粗疑。再依粗疑,发起细疑——疑成一团、雨泼不入,即入禅定状态。这时大约和欲界定相应。若疑至内不见身,外不见境,和初禅前的未到地定相应。

 

妙定:那如果专心于此,疑不动的时候该怎么办啊?

禅心:好一个糊涂汉!正问怎么办,不就是疑正起来了吗?过来受我一棍!

 

妙定:多谢师父,明白了。嘿嘿
路人甲:师父洞察人的智慧,好生赞叹,敬礼师父!太想学了!

————————————————————

禅心后话

 

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多美的一幅画卷!唯有才华横溢的诗人,才可以吟出如此这般的胜境。

 

可怜七老八十一辈子的学佛参禅人,头发白光了,牙齿掉光了,一生的修为还耽搁在境界上!且道那能把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境界流露出来的又是谁呢?那个能把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一句名言流出来的,不就是正在吟诵、回答的这个吗?——回头荐取自己哪!

 

伸出手来,便能拈起一块瓦片放到磐石;缩回手去,又可把瓦片还于地上!再伸出手来,还可将瓦片拈向空中、抛至地上——可怜日用中流通不起来的迷人,静醉昏昧之乡,动起生死之本——在在处处,触途遇境,陷于迷茫!只因他还不识得伸手、缩手的自己呢!

 

伸手就在缩手中,问者就在答者里!或曰:缩手就在伸手中,答者就在问者里!随时随地,并不依赖他者胸襟,本地风光中驰骋自在,这才是一位器宇轩昂、大雄无畏的禅和子也!

 

————————————————————

邬金多吉:请教各位师兄一个事情,晚上共修的内容都有哪些?我有遍空的传承,想参与咱的共修,晚上共修的内容及顺序?

 

禅心:
共修有定、有不定,参加者自知也。

有时祈祷数遍上师,然后念诵四大总集心咒,念着念着,便止静禅定!
有时念诵完整仪轨,至念诵四大总集心咒时,反观能念所念,最后安住禅定。开静后,复修一遍持明长寿意集,再回向。

回向后若时间充足,可能会聊天一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妙慧:然后我等就扑上来整理录音......


古月禅堂日日缠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