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微聊系列之三十——略说四宗见的成立与差别,离边中观、禅宗和大圆满等



接上篇:微聊系列之二十九——莫倒果为因:再谈因色空、果色空



一、承认无方极微、外境实有的有部、经部

二、一切不同宗见乘佛法都所服从的共同宗旨

三、“心外无境、万法唯心”及心识胜义实有自性的唯识

四、什么是自续中观和应成中观?

五、自续中观的一些问题

六、自续中观和唯识的一些异同

七、应成中观的更了义性

八、汉藏佛法于四宗见上的其它超胜见:离边中观、禅宗和大圆满等

九、般若中观学于不同时期的弘传内容及略史

 

一、承认无方极微、外境实有的有部、经部

上次我们谈到“拆色成微”的“析空”之法,有一点须要搞清楚的就是:原始乘的教法,尽管他们在“拆色成微”、成为微尘般的虚空后,却仍承认最微细的、没有大小之分、结构之分的无方极微是实际存在的法!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啊,如果最极微方分都不存在、不实有了,那就没有办法安立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这三科了,一切万法都可以包括在这三科的范畴内,不承认无方极微的话,那么三世因果和业力轮回那就都没办法安立了。

因此在有部、经部的原始小乘教法中,他们要承认外境的存在,也就是承认了可以脱离心识而能存在的法,就必须承认无方极微,然后才能安立三科万法以及三世因果、业力轮回等等,这就叫“一切有”和“一切有部”了。这样一来,他们就变成了人空法不空的“我空法有”之见了。

不过呢,在三世是否实有的方面,经部不像一切有部那样,承认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实有”,经部只承认现在法的实有,因为过去的法都已经灭掉了,未来的法又还没有出生,所以过去和未来这两者的法都不是实有。那么这个现在的有呢,可以成为未来的有,这个观点,后来被演绎为唯识学里头的种子义;也就是讲,唯识中阿赖耶识中的种子说,是从经部“现在实有”的见地中延伸、变化出来的。

 

二、一切不同宗见乘佛法都所服从的共同宗旨

谈到显宗的全部见,藏传佛教继承了印度传承而来的传统——四宗部见地,即小乘的“一切有部”和“经部”,大乘的“唯识”和“中观”。而我们汉传佛法的大乘各宗,除了玄奘法师的唯识学,玄奘法师一辈子做翻译,他把印度的唯识翻译过来,但是他并不建立自己的观点,所以我们汉地的各大宗派中除了唯识宗完完全全是纯印度的外,其他各宗多是在印度传来的佛法基础上,比如在小乘、唯识和般若的基础上,又以佛陀宣说的各种大乘经典为依据,建立起自己的宗派和判教体系,比如天台宗、华严宗、净土宗是这样,至于六祖以后的禅宗,就更不要说也是这样了。

那么,有一处扼要,是我们每一个学佛、修道的人都要知道的:不管是印藏传统的四宗部见修,还是我们汉传的大乘各宗,一切能解脱的修法,一切不同宗见、不同乘佛法都要服从是否能破除人我执、法我执这二执烦恼的根本上来!所谓人、法二执,人执就是“人我执”,执着一个能恒常、能独立、能自主自在的自性为真实的自我、主观的我,因为有真实人我自性的存在,所以理所当然的,就会由这个真实的自我,引生出我痴、我见、我慢、我爱这四个最贴身的根本烦恼来,因此人我执它是和烦恼障相应的。

再简单讲法我执呢,就是执取森罗的万有现象,以为其中实有独立自有“法我”,法我见不除,与之相应的“所知障”就不会干净,所以到了大乘里头,十地菩萨还有微细的“所知障”没能破除,因此不能入金刚喻定成就究竟解脱的佛陀之果位。

      

 三、“心外无境、万法唯心”及心识胜义实有自性的唯识

那么到了唯识学里面,唯识学针对有部、经部中,心外可以有脱离心识存在的实法这一主张,也就是承认“心外有境”的观点,以万法唯心、唯识的见地,指出除了心识自己的变现之外,心识之外并没有任何实际存在的万有诸法。那么林林总总的一切现象诸法,包括自己的五蕴根身、山河大地等等所有的万有,其实都是八识自身变现出来的啦!因为在八识变现的时候呢,有能见的见分和所见的相分,所以众生就看到所谓的“外境”之法了,其实那些根本就不是外境中的法,而都是自己心识变现出来的呢!

因此唯识宗在有部、经部破除人我执的基础上,又以“心外无境、万法唯心”的观点去破除“心外实有之法”的自性,这样人、法二执都需要破除的见地,比起小乘中的有部、经部来,那是进步多了、了义多了。

在唯识里面,又分“真相唯识”和“假相唯识”这两派不同的观点,两派的共同观点是都不承认外境的实有性;那么两派的差别呢,真相唯识承认根识显现的万法是实有自性的,假相唯识则不承认这点,假相唯识讲一切心识变现出来的法都没有自性。

不管怎么讲,唯识总是安立心识的实有自性,所以唯识在转识成智后,怎么样都要承认一个圆成实性的自体来,唯识宗还以此批评中观的见地,他们讲中观不安立心识、也就是不安立一个“阿赖耶识”的话,岂不是连业力因果都没有了呢?因此唯识批中观说:这样要不得啊,你们已经落到不可救药的断空和断见中去了啦!

 

四、什么是自续中观和应成中观?

那么,对于崇奉中观般若的人来讲呢,当然并不是唯识宗指责的这样。唯识学以心识中的种子说来安立因果业力论,那么中观呢,中观学是以“诸法缘起、缘起性空”来解释万有现象的,所以并不需要安立一个实有自性的“心识论”来。

在中观里头,一切俗谛所摄的世俗法,因缘所生而已嘛,“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嘛!就一切假有的因缘所生法来讲,一切皆有啊,怎么会落到唯识你们说的“断空”里头去呢?但这个假有不是真实的自性有,而是胜义无自性的毕竟空!并且吧,有和空,俗谛和胜义谛,生和死、轮回和涅槃,乃至一切相对的现象,都是既不偏向于有,也不偏向于非有(空),看到没有,这就是中观中的中道观呢!唯识家虽然破除了“遍计所执着自性”的真实有,但是,中观却比那个“依他起”的自相有、圆成实性的胜义有自性了义多了!

当然,印藏中观里头,还分了“自续中观”和“应成中观”。印度佛护论师继承了龙树菩萨的中观思想,他在破除谬见外道以及内道中的不了义乘时,不建立自己的主张和宗义,不用因明辩论中“宗、因、喻”的三段方式,只就对方的观点予以破斥。为什么不建立自己的观点但就对方的立论加以破斥呢?好比一个参考点,只要有人建立了一个参考点,那么他就可能忽视了其他九十九处点,会受到来自其它九十九个点的破斥。所以有智慧的人,就像那些掌握了最上乘武学的人,要战无不胜,最高明的心法还是以无为化有为、以不动制有动,有为、有动一破之后,无为之道的最上乘自然就被凸显出来了。

所以佛护论师但就对方、敌方所成立的论点,应之而破、随应而破的方法,就被称为“应成破”的中观了,将应成中观广大弘扬起来的是佛护大师的弟子月称菩萨。那么在藏地,宗喀巴大师和他创立的格鲁巴,都追随并弘扬这一见地。

不过,应成中观讲自己不建立自己的任何宗见,其实也不是绝对的,比如“诸法缘起、缘起诸法无自性”承认不承认呢?当然要承认的!所以要知道应成讲自己不建立任何观点,实际上是指自己不承认一切“诸法有自性”的理论而已。

那么自续派的中观呢,自续派在破他宗的时候,不同于应成,自续中观在破他宗的时候先建立自己的因,也就是先建立起自续因的理论和依据,然后由自续因去破斥对方,所以名之曰自续派,建立这一派宗义的是清辩论师。

 

 五、自续中观的一些问题

自续派的中观,其实跟随了一部分唯识家的见地,所以没有应成中观那么了义。自续中观承认一切世俗谛、世俗有内所摄的法,在名言上都是有自相的,因此自续派以“自相实有”去安立世俗谛的自性,也就是以自相有的方式建立起“世俗有”。当然咯,这个“世俗有”只是戏论的假有,并非谛实有,也就是不承认其胜义谛上的自性,以此世俗有自相、胜义无自性这两者的关系成立自续派的中道观。

如是,自续派先建立起“世俗有”的戏论后,再以真实的“胜义无”去破除它,也就是以胜义无的胜义谛遮遣世俗有的世俗谛!这样一来,“有”和“无”,“世俗谛”和“胜义谛”等便显得对立起来了,“常”和“断”的两边还是没有很好地解决。

 “诸法皆以自相而存在”的自续见,在应成中观里头是不承认的,因为以应成所破来讲,一切现象诸法,都依众生们被无明污染的根、识所显而成,都是由主观的分别心,以名言方式施摄的作用,因为被无明污染,这才把原本就没有自相、虚妄不实的现象见成了有自相。

所谓“自相”,就是指诸法能够依照它们自己的相状、性质、意义而存在,能依照它们自己本来存在的方式而显现出来。实际上,如果现象万法真有自相的话,那么一切法的相状、性质和意义,就不可能还能随着因缘条件的变化而变化了,一切有自相的法就不是无常中的了。

 

六、自续中观和唯识的一些异同

那么中观自续派这个一切法的自相有、自性有,其实是跟随了一部分唯识的见地,因为在唯识宗里头,那个依他起性的一切法,都是有自相的;而没有自相的,只是“依他起性[1]”上起的“遍计所执自性[2]”,这个遍计所执的内容才是世俗无自相的啦,为什么要这样承认呢?因为自续中观和持唯识宗义的人一样,你要是连这些都不要的话,一切名言施摄的自性有都不承认和安立的话,那就会落到断空、断见里头去了,正因为担心这点,因此所破不净,不如应成中观了义、彻底。

自续中观虽然跟随了一部分唯识的见地,但自续中观和唯识当然是有根本区别的。比如,自续中观所执着的自相有是在外境,而唯识依他起的自相有执着是在内心。另外,两者之间另一个根本区别点即是:唯识在破除了“遍计所执”的自性有后,必须承认那个胜义有的“圆成实性[3]”;也就是讲,唯识中的圆成实性是有自性、有自相的真实有,而自续派中观在破除一切法的谛实有后,那个胜义的空性并没有自性,以“胜义无自性”故,不承认唯识里头那个“圆成实性”的真实有(唯识中的“胜义无性”,指的是在“依他起”的法上,离开了“遍计所执”而言的)。

那么自续中观为什么不承认唯识里头依他起性、圆成实性的自相有、自性有呢?因为自续认为:依他起性只是世俗有,世俗有并非是真实、不错乱的根识前所现起的现量嘛!还有,世俗有也不是无方分的独立存在,无有方分的存在,怎么可能在根、识中现起呢?根、识所见到的事物,那都是有方分的合和体,所以唯识中的胜义有当然是不存在的。

七、应成中观的更了义性

那么自续这里,又为什么要讲真实、不错乱的根识呢?这也是自续派和应成派的区别了,自续中观和应成中观恰好相反,自续派承认了一般人的六根识,并没有无明污染其中,所以根、识中的所见所闻,这才正确所缘了有自相的外境。

总之来讲,应成中观以无自性的名言为世俗(即随顺世俗名言),以远离名言和一切戏论为胜义,不承认有部、经部的无方分极微,又远离了唯识和自续中观中的胜义实有自性、名言实有自性等;同时,应成中观又以一切诸法缘起无自性的辨析,破除了诸法中“自生、他生、自他共生、无因生”这四种生因的观点,以此破除法我执的烦恼,所以不会落入常见。因为诸法缘起的原因,所以前生后世、业力因果等世间名言等仍然没有错乱地显现出来,所以也不会落到断见里头。可见应成中观,比起前头讲到的有部、经部、唯识和自续中观,都是最优胜和更了义的了!

 

八、汉藏佛法于四宗见上的其它超胜见:离边中观、禅宗和大圆满等

本来在自续和应成的宗义关系上还可以讲上不少,不过时间关系,今天我们就不再多谈了,今后有机会再来聊一聊当然是可以的。接下来我们再简单提一下汉传佛法和藏传其它法门中,在四宗部的基础上还有哪些见?或者更胜于四宗部的一些宗见。

以前我们就谈到过,印藏传统中四宗部的全部见地,在我们汉传佛法中,实际上也不出华严五教中的大乘始教范围,华严五教讲的是小、始、终、顿、圆这五个,前一个小是小乘教法,后四者都是大乘教法。小乘教包括了前面讲的有部和经部,大乘始教则包括了讲法相的唯识和讲般若的中观,这两教在后面的终、顿、圆三教看来,都是不了义的,为什么呢?因为小乘教着有,始教中的般若(即中观)偏空,所以并非是究竟和圆满。

关于华严五教的具体判法、高低究竟和内容等,以后回到《原人论》时再谈,这里就先不详细讲了。

那么在藏传中呢,对于持应成中观方为最圆满、了义的格鲁巴众,在藏传佛法的萨迦派里头,就出现了和汉传大致相同的异议——偏空!为什么呢?萨迦派里头出了位教证辩才第一的祖师叫果让巴,他的名字又叫索囊僧格,果让巴祖师又是萨迦派的六庄严之一,根据辽西遍知阿格旺波祖师本生传的记载,果让巴也是阿格旺波尊者的一个前世。那么这位果让巴大师呢,他指出宗喀巴大师所持的应成中观,实际上是以“绝对的空性”否定了一切法以及胜义谛的究竟实相,落在了以断边为中道的边执上。

果让巴大师的这个结论也许有些过火,他这样批评出于一些历史原因在里头,他大概是为藏地的另一支传承——持他空中观见的觉囊派打抱不平吧!因为格鲁巴的宗喀巴大师,力斥觉囊巴的他空中观为外道常见,所以果让巴大师有些看不下去了,就出来非难宗大师说:这样讲的话,那你们的“自空”也好不到哪里去啦,你们以空性否定一切法,以此绝对的否定为真实、为胜义,这不是断见又是什么?

所谓“自空”,就是缘起无自性的空,以唯识中的“遍计所执自性”和“依他起自性”为世俗、为空无自性,所以讲宗喀巴大师所持的应成中观为自空见的自性空,与自空相对的,就是觉囊派他空见的他空中观,因为觉囊派在否定了导致生死流转的“遍计所执”和“依他起性”之后,却承许了“圆成实自性”的无生自性为真实、为不空。“他空”是遍计所执和依他起性的虚妄分别性空,并非“圆成实自性”空,所以叫做“他性空”的“他空中观”。

就果让巴大师的本意来讲,自空和他空,都不能算是外道,宗大师批他空太过头了些!只是他空与自空,都不究竟圆满,非究竟了义之见:他说宗大师的自空偏向了断边,以断边为中道。那么觉囊派的他空中观呢,则偏向于常边,以常边为中道,所以这两者都不是诸法的究竟实相。

那么果让巴大师他自己所持的中观见,或者他自宗(萨迦)所持的见,当然既不是自空,也不是他空了,那又是什么呢?原来他持的自宗见,是以离边为中道观的“离边中观”了。

所谓“离边中观”,就是超越应成和觉囊中的“自性”和“他性”,远离“自、他”二边,“空、有”二边、“是、非”二边,离一切迷和悟、颠倒与不颠倒、胜义和世俗等对待法。因为就应成中观来讲,毕竟还分别了世俗和胜义、迷和悟等等的分别,有分别就是有戏论嘛,所以还是不圆满究竟,他空中观也是如此,因此离边中观看他们就都不了义了。

那么离边中观会不会因此落入断见呢?或者说,离边中观是怎样解决常见和断见、而显中道的呢?

简单地说,离边中观在离“自”离“他”、离一切对待戏论之后,这样就自然远离了常(有)边,对吧?那么,是不是在远离“自”、“他”等一切对待戏论之后,就因此显现出一个“空”来了呢?你若这样认为、这样执着的话,那就真的落到断见里头去啰!

其实是这样的:离边中观是先否定了执以为实的真实,也就是胜义的客体,这样才能离开否定的两边。比如以“有”和“非有”为例来讲,先必须否定对“有”的执着,之后才能否定对“非有”的执着,只有在远离“有”和“非有”的各边之见后,才能如实了悟绝对待的实相来,用表诠的方法讲,也就是“有”与“非有”的“不二”终极实相之法门才被表征了出来,即此“不二”,于是便远离了断边。

那么这样的“不二法门”呢,其实也就是宁玛巴大圆满里头所持的见地了,也还是华严五教中,顿教和圆教的见地。禅宗和华严,既都属顿教,也都属圆教,遮遣一切对待,以单刀直入、顿超顿入的方式截断众流,证悟绝对待、究竟了义的不二实相!

九、般若中观学于不同时期的弘传内容及略史

最后再简单介绍一下,不同历史时期中中观学在汉藏的弘传略史等情况。

印汉早期的般若中观:龙树菩萨在公元一、二世纪开创了般若中观学之后,公元四世纪初,鸠摩罗什大师将龙树菩萨的般若三论学系统地传到了汉地,鸠摩罗什大师与其弟子僧肇法师,获得了秦国君姚兴的崇信,教法的传播和弘扬曾盛极一时,但是门下弟子太多,学风杂而不纯,般若深义被注入了很多的老庄思想,因此在鸠摩罗什大师、僧肇法师之后,三论中道观被沉寂了七十年之久,直到吉藏(嘉祥)大师出世,大加整顿和弘扬之后,新的三论宗又开始兴旺起来,在吉藏大师之前,鸠摩罗什传下来的般若三论被叫做关河旧学与古三论宗,吉藏大师后称为新三论宗与摄山新韵。但是到了唐朝,玄奘法师从印度取回唯识的经典后,随着弘扬唯识学的慈恩宗的逐渐兴盛,三论宗终于走向了最后的没落。

印藏中期的中观学:到了五、六世纪,印度的佛护论师,将之发展为应成中观,六世纪的清辩论师又以因明论式成立了自续中观,而觉囊派的他空中观,宁玛巴认为是随了“自续中观”建立起来的。七世纪的月称菩萨将应成中观弘扬光大,后来也传到了西藏而盛行不衰。

后期的中观:至于萨迦和宁玛巴的离边中观,则应该是公元八到十一世纪,先后还有寂护、狮子贤、宝作寂等论师,将般若中观学和瑜伽行(唯识和如来藏)思想调和起来的“瑜伽行中观”了。瑜伽行中观,实际上是佛陀二转法轮时宣讲的般若,三转法轮时的如来藏,两者合一平衡起来的大成,涵摄了唯识、自续、应成以及如来藏的所有方面,所以是最超胜的了。

总之来讲,纵观所有三乘的佛法、四宗的见地等等,各宗各派之间之所以出现高低、层次的不同,实在就是出于各宗在破除人、法二执的实有自性上,也就是是否坚持所谓“假必依实”多少的不同、微细的不同,以及远离常、断等二边的戏论上,是否干净、彻底的不同,而出现了见地的了义与否,所以在实修实证上,也就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1] 由众缘所生的法都称之为“依他起”。

[2] 将仗“因”托“缘”之依他起性的“幻相”法,执着为“实我”和“实有”即“遍计所执自性”。

[3] 在众缘“依他起”的诸法上,了悟其“缘生性空”,除去了“遍计所执”的实我、实法的“妄想执着”,剩下来的便是“圆成实性”,也就是唯识宗里头讲的“真如法性”。


回首篇:古月禅堂微聊录之一——《原人论》和华严宗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







妙法
智慧
发布于2015-12-06 17:17:19


妙法
慈悲
发布于2015-12-06 17: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