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微聊系列之二十八——直指本性:禅宗和大圆满的不共传授之道



接上篇:微聊系列之二十七——色、空辨义与参禅用功谈:老僧四十年打成一片



一、禅师与法师、觉者与学者

二、直指本性:禅宗和大圆满的不共传授之道

三、末法学佛路线的大流、无可奈何的时代现状

 

一、禅师与法师、觉者与学者

上次谈到秦跋陀禅师和生公法师之间的空色辨义,不过这里讲的生公法师,根据《高僧传》的记载,秦跋陀禅师其实是和鸠摩罗什法师相互辨义,而不是史上那位享有“生公说法、顽石点头”之名的生公法师、道生禅师!《灯录》中之所以改成和生公辩论,其实是替大名鼎鼎的鸠摩罗什法师遮丑罢啰!

那么秦跋陀禅师又是谁呢?原来他就是最初把《六十华严》翻译成中文的佛陀跋陀罗禅师。这位禅师和佛陀一样,出生于古印度的迦毗罗卫国(现在的话在尼泊尔境内),他是释迦牟尼佛的亲叔父的后裔。佛陀跋陀罗的中文名字叫觉贤,为什么要称呼他为禅师呢?因为跋陀尊者和光会讲经说法的“法师”不一样,他是一位走实修路线,深入禅定智慧,有超常智慧的实修者、大修行人。

那么我们注意观察一下中国佛教史的话,研究一下佛教史的话,就可以发现:历来走真参实证路线的禅师们,走禅宗路线的实际修行者,往往和那些研究教理、擅长讲经说法的大牌法师们是合不来的,他们甚至被大牌法师们极力压迫和排挤,比如禅宗中的达摩禅师被三藏法师菩提流支等人排挤,六祖慧能大师命悬一线。而秦跋陀禅师呢,也是和盛名的鸠摩罗什法师合不来,最后跋陀禅师也是被包括鸠摩罗什大师在内的大牌法师们的势力驱赶了出来,这样他就云游到了南方,到了江西庐山,受到庐山慧远法师的欢迎和崇敬,后来他又去了江苏南京,那么当时被赶出来的人里面,其实还有弘扬大乘顿悟法义的道生禅师,也就是在这段辨义中,替鸠摩罗什大师遮丑的生公禅师。

总之,历朝历代很多悟道的禅师们都受到讲经说法的法师们的排挤和打压,在藏地也是这样,比如我们看噶举派密勒日巴祖师的传记,他也被义学法师、格西们下毒。又比如,辽西遍知阿格旺波尊者也曾被人下毒,显现了圆寂之相,去了莲师的邬金净土不愿意回来,但是刹土中的空行佛母——空行佛母象征了显宗中的般若佛母,一切诸佛都由证得般若空性而能出生故称佛母! 佛母说尊者人间弘法利生的因缘还没完,还必须回去,回来后所有中毒的症状就没有了。

即使是到了近代,到了出来振兴禅林的虚云老和尚这里也是这样,遭受很多法师们的暗中排挤甚至是迫害,比如虚老在鼓山禅堂,有些中了嫉妒魔的法师屡次想害死他。有一次吧,一位法师利用海青大袍袖子的掩护,暗握匕首,看虚老从大殿出来,马上冲上去要行刺老和尚,但不知为什么,人还没近到虚老前,握着凶器的手突然不听使唤,瑟瑟直抖,匕首因此哐啷一声掉到了地上。还有一次,这些人趁虚老等人在禅堂坐禅的时候,在禅堂外悄悄堆起柴火,淋上汽油,想一把火烧死虚老,但是火点起来后,偏偏起来一阵逆风,禅堂没烧着,却把自己给烧伤了!这些事,以前我在鼓山,都听老师父们讲过的,部分书上也有记载。

那么虚云老和尚就讲过这样的话: 在中国佛教各大宗里头,历史上真正修到生死自在、做到生死自在的人,禅宗里头是最多的,绝大部分都是禅宗里头的人!

为什么禅宗里头最多呢?因为禅宗师资和法师们不一样的,法师们耽于理论和言说,很多大牌的著名法师、闻名法师,甚至是某一方面的开山祖师,讲经说法虽然口若悬河,实际上内心并没有真正见道、悟道,这点,只要读一下佛教史、公案,多注意一下历史中的记载就知道了。

拿近代来讲,比如民国以来的近代,研究唯识的学者文人、大牌居士非常的多,一辈子泡在佛学义理中,搞各种讲学并出版各种佛学知识著作的闻名人物很多啊,但是呢,这些人到了死的时候,几乎找不到一个生死自在的,死的时候一个得力的都难找到啊!连这些一辈子深研佛法佛理的大牌学者之流,都得不到佛法中了生脱死的真实受用,那么一般泛泛学些半通不通佛理,但对真参实悟毫不感兴趣的我们,要想把握生死、获得佛法中生死自在、解脱的受用等等,那就更没有什么希望啦!

但是如果你观察在禅宗里头,考察那些走实际修持路线的人里头,甚至是单纯老实念佛的净土宗里头,随时都能找出一大把预知时至、坐脱立亡的人来,我且先不管你悟道不悟道,但是学佛修道,要给人信心的话,要讲真实受用的话,“生死自在”的解脱功夫不能少的!假如一个法脉传承中,一帮号称学佛修道的人群中连一个“生死自在”的人都找不着、看不见,那不是流于纯粹的口头禅、理论佛法了吗?

 

二、直指本性:禅宗和大圆满的不共传授之道

禅宗的传承,早期来讲,也就是晚唐五代至北宋中期,师徒间基本上都是以单刀直入、直指本性的方式来获得延续法脉力量的源泉。另外呢,禅师们也辅以言传身教和潜移默化的人格力量来成就传人和弟子,比如师徒之间通过上堂普说、机锋勘辨以及日常生活中活泼泼的所有动作、行为、心理等方式,总之都是以“本分事”来传授禅法、接引后学者的。

所谓“本分事”,就是三世一切心、佛、众生的本来面目,禅师们将这样纯粹的本来面目呢,以毫无隐瞒、自然流露、和盘托出的方式直接介绍给门下的传承弟子们,以这样的方式来使弟子们直接破迷显悟、顿悟心源。这些方式相比法师们、讲师们以不知转了多少手的依文解义法,黑暗中摸着石头过河的方法,当然是无比直接、不假修饰的最上乘了!所以我们在早期的禅宗里头,几乎找不到一个相同的、刻板的传法方式,禅师们总是当机而行,并没有固定的方式。

至于南宋以后,禅宗开始走下坡路,大家的修持方法渐渐变得刻板起来,因为后世至今大多数的禅宗行者,几乎全都以一句“念佛是谁”的话头囊括一切,这里头当然也有不得已的原因,但正是这种刻板,宗门中失去了往昔大祖师、大禅师们纯粹以“本分事”直指人心的手段和力量,故而造成了法门不济、后世无人、传承断绝的颓废、衰亡之相,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那么在藏地呢,以实修心性法门为核心的大手印、大圆满的传承法脉中,上师们在传法时注重的是口耳引导、表示引导等方式,而不是厚厚的文字禅和讲学禅。法眼清净的具德上师们,一眼就能看出每位授法弟子的根器和障碍在什么地方,所以他们在为弟子们传授引导、指示心性的时候,同样也和汉地的大禅师们一样,方式也是活脱脱的!

比如辽西龙多喇嘛,也就是阿格旺波祖师的师父龙多上师,他摄受过的弟子、传过大圆满口耳引导的弟子有上万人之多,那么后来他的侍者透漏出来说,上师给弟子们传正行引导时,他在场侍候着的至少有一万人左右。也就是说,龙多上师分别给一万多弟子传大圆满的正行口耳引导时,他这个做侍者的都在边上听到了,他就透漏出来说:“上师给一万多弟子传口耳引导,我都在边上听到了,然而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上师仁波切给两个以上的人传过同样的大圆满!”

给一万多弟子传了大圆满的正行,但从来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讲授和方式,能把大圆满传成这样,能对症每一个不同人的障碍,对应每一个人的根器和因缘,让每一个弟子心中做到明明白白,使得每一位弟子都有证悟实相的可能,这在藏地来讲,也都是很稀有的了!所以堪布觉海师父在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就由衷地赞叹说:“天下第一的大圆满引导,就是龙多大喇嘛传下来的不共口耳窍诀之传承了!”

当然,大圆满心髓教法的不共殊胜之处,就是上师为弟子直接赐予“心意传承”的加持了。在这种不共的传法方式中,传法的上师必须是具大证悟加持力的上师,弟子也要具足诸多方面的资粮和因缘,这样的话,师徒之间即使不以任何语言,上师仅仅在自然智慧的禅定中为弟子加持,弟子就能于刹那间顿悟大圆满的本性、佛性本来面目!近代一、两百年来,具足这样殊胜加持力的上师,即使在整个西藏也是鲜有其人的,比较闻名的、远一点的有第一世蒋杨钦则仁波切,以及虹化祖师白玛邓灯尊者;近一点的,像我们这个心髓传承中的上师,过去的辽西龙多喇嘛、阿格旺波祖师、门(明)色仁波切,现在的松吉泽仁仁波切、阿松大堪布,以及门色仁波切的心子老堪布白玛洛珠等等,都是具足这等殊胜心意加持力量的上师和大成就者。

比如以我们的根本上师、无比大恩德的上师松吉泽仁仁波切来讲,以我所认识、接触到的师兄弟为例,的确有不少藏汉弟子,在圆满前行的修持后,都是上师仁波切在传授正行引导时,直接以心意传承的加持力,当下就将他们带到大圆满的证悟之地!也有的是在修持正行引导后,请求上师赐予意传加持时而证悟的。如果你想多了解怙主上师仁波切的这些真实不虚的功德,请去仔细阅读他老人家最新版的简传(《本初智慧明灯》),在我空间和博客里都有转载或者长期置顶的文章。

那么我在内群、外群,也曾多次讲过噶陀阿松丹巴大堪布的加持力,我讲了一点点自己的经验和体会。当然,这可能只是禅心个人和大堪布之间的因缘,因为吧,大堪布上师是我没见到之前,就先于清晰梦境中见到的上师。当时我在辽西住,一天早上呢刚醒来,有个光明相的样子出来,见到辽西佛学院的僧人们在佛学院的屋顶上燃熏香、吹号等等,然后佛学院的全体师生,列队欢迎一位老上师的到来!结果过了几天,真的就这样了,跟早上所见到的完全一样,几位喇嘛在屋顶熏香、吹号,学生们列队迎接大堪布来到辽西佛学院!

当时呢,我住在辽西怙主仁波切为我安排的一座屋子里,房子下方就是佛学院,房子上方是怙主仁波切和寺院的位置,在怙主仁波切和我住的房子中间,有一条小路。那么我在房间里有时念经、祈祷,有时打坐安住,有那么好几次,突然间就入了深定,很自在的不可言传。又有一次呢,大堪布上师到我所在的这幢房子来,我不知道是谁在上楼梯,只听到上楼梯的脚步声,听到这个声音就入了禅定,后来才知道是大堪布上师来过了,这样我才发觉,只要大堪布上师从这条小路经过的时候,经过我住的这座房子的时候,每次我都掉到了自然的禅定中安住。

再后来,觉海堪布师父领着我去拜见了大堪布,一进到大堪布房间,同样就刹那安住了,这就好像纽舒仁波切赞扬阿格旺波祖师的那句话:“任何人只要一进入大堪布(阿格旺波尊者)的房间,无我的心性智慧就能自由地展现出来!”

当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的情况,是不是无我的心性智慧啦,但的的确确,那是非常自在、了无一物透彻如虚空般的自然禅定之经验,所以我自己呢,对大堪布上师,从此生起了无倒的信心,大堪布上师能具足这样殊胜的加持力,我想完全跟他一辈子中坚持实修,即使在最忙的日子里,从来也不中断四座瑜伽的修持精神是分不开的。那么我们都知道,我也讲过无数次了,大堪布是在开悟后,亲见佛性本来面目之后,又独自去深山上衣不解带、肋不至席做了近三十年的闭关修持!

好,再说我们汉地,目前我们汉地呢,正如达摩大师预言的那样,后世参禅学道的人,果然明理者多,实参实悟者少,活生生的禅法变成了讲学式的文字禅、口水禅。渐渐地,文字禅、讲学禅掩盖过了真参实悟,淡化了佛门中的清修,所以中国佛门,越往后世,千千万万学佛修道的人群中,就像千千万万的过江之鲫一样,真正翻过龙门的是越来越稀有、越来越少了,找不出几个来了。

 

三、末法学佛路线的大流、无可奈何的时代现状

现在回头看看我们自己呢,大家也都不能免俗了,天天在这里搞搞文字、口水禅,以前堪布觉海师父就跟我讲,从前佛陀在世的正法时代,佛陀和弟子们的主要功课是打坐修持,个个都做座上、座下的修持;后来佛陀入灭后的像法时代,能老实坐下来实修的人开始少了,变成了以讲经说法为主,不过这也很好,至少佛法还在;最后,到了现在的末法时代,打坐修持的人一个都看不见了,讲经说法的人还剩下一丁点点,大家的精力,出家人呢,于内的都在盖庙子、做经忏;向外的呢都在做做慈善事业,搞搞禅茶交流活动、学术交流、研讨演讲之会。至于在家人、在家居士呢,都修点人天福报去了。总之,没有几个人敢直面自己的心性、承当自己的心性,将最原始、最源头、最简单、最目前,直断生死、烦恼轮回的本来心性,全都高高地供奉到天上去了,奄奄一息的最上乘禅宗法门早就门可罗雀,连提一下参禅直指之名的勇气也没有了!这就是目前这个时代学佛大军的大势所趋、大势所流,怕也是无可奈何、没有办法的了!

所以我以前跟大家讲过,你去看各种《传灯史》就晓得了,几千年来,千军万马的学佛大军,百分之九九的人,都做了过江之鲫,最终成龙成凤的少得那么可怜,你不能不相信历史的,佛法传到我们汉地来,两千来年,真正明心见性、修而有成的也就是三、四千人,如果要说真正透彻过了三关、彻证心源的人可能还要减去三分之二,你要再改写历史、超越历史那也很难,几乎渺无希望的,我们这个时代的后来人,可以肯定的讲,在个人的修持上,再也没有办法能超越过去的历史了!你说现在的修行人,成就能超越唐宋时期的古人吗?能超越佛陀时代的弟子们吗?恐怕是做梦也超越不了的啦!不是我故意要在这里打击大家,整体上讲,实在是越往后来的修道者,都没有办法超越历史之故。

因此吧,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实。为了使末法时期、法被灭尽的时期快点到来、提前到来,一些法师们每天都在要求弟子们,不要一切大乘经典了,佛陀辛苦说法的八万四千法门,统统也都不要了,大家都不要去求正法、不要去亲近传承心性法门的善知识了,禅宗的师资最好能被马上灭绝,你只要一杯水、一个蒲团、一句佛号就可以了!本来净土法门在任何时代,可以讲都是很殊胜的,不管大家修任何法门,都可以配合净土中信、愿、行的发心和修持,发愿回向到西方净土、求生西方极乐的。但是,切忌为了弘扬自己的宗派和法门,就非得以依靠打击佛陀所说的其它法门、法理来取胜,这不也是很不正常、很不合理的末法衰相吗?

不过,有些居士对重视实修的传承和上师不感兴趣,比如有位以前的同修,他也到过辽西,也到过嘎绒寺,既获得了辽西怙主的摄受和加持,又在所达仁波切那里获得多次虹化祖师的灌顶、传承,这么殊胜宝贵的传承也都获得了。但是,除了自己的灌顶传承、自己的上师他不闻不修不祈祷外,其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法事、活动倒忙得不行,到处跑道场。辽西怙主可以讲是这个地球上的第二佛陀,白玛邓灯祖师的教法又是何等殊胜,总之都放着不修,这里跑那里跑,又还说:“某某大师的寺院,是第一豪华的寺院、富裕的寺院,这样的富贵大师才是真正有修持、有功德的大师!”所以千里万里也要赶着去求拜见。

这话听了简直为之晕倒,这位大师是不是真的修持好我不清楚,不能评价。但是只凭着寺院盖得豪华第一,就认定修持、功德第一,那么达摩祖师、密勒日巴尊者、白玛邓灯祖师住在山洞里头,跟乞丐一样的穷,岂不是都要无地自容了?赵州古佛、赵州禅师一生到处飘泊,到了八十岁还过着三餐不续的生活,历代无数大修持者、大禅师们也都住在山洞和茅棚里身无分文,他们岂不都要找个地洞躲起来惭愧不成?你让这些大祖师、大成就者们情何以堪哪?!

到了后来,他就连上师仁波切赐予的法宝和经书也都不要了,但自己又怕得罪了什么,故来问我要怙主仁波切道场的地址,声称要把法本和经书都邮寄、退回去!实际上这种行为和念头已经破了灌顶时的舍法三昧耶,是非常严重的罪障过!




附问答:

一、sam_jin3887

为什么藏地传统保持得这么好,而禅宗却会这样衰败呢?

禅心回复:sam_jin3887好啊,O(∩_∩)O~

藏地重视鲜活的嫡亲血脉之传承,胜过自己的生命,相对藏地来讲,汉地真的就没法比了。举例而言,汉地一些祖师的地位,居然要靠下一代的弟子、信众来推举、公推,而不是上一代师父印证弟子、授予法脉……

二、sam_jin3887

这个问题其实我思考很久了,我就非常奇怪,汉地就没有像莲师这样长久住世守护正法的例子吗?这么多禅师都已经证悟了涅槃,他们为什么不会在汉地守护禅宗的法脉呢?
    越是末法时期,大圆满的光芒越是炽烈,为啥汉地的“大圆满”却要遭受和其它法门一样的末法而逐渐消亡呢?这很不合理啊!

作为汉藏两地都修学过的善知识,末学恳请您开示究竟禅和大圆满区别在哪里?为什么会有这样迥然不同的命运呢?

禅心回复:

您好:根据莲师本人的一些授记,大圆满的光芒,在这个世间好像也不会持续太久:当大圆满的教法公开得差不多、到坊间小巷人人得而见之、沦为人人谈论“大圆满”的时候,殊胜的大圆满教法也将会面临着一个和禅宗同样的命运……

三、sam_jin3887

不过末学不是很赞同您说历史上只有三四千人开悟见性的说法,藏地噶陀都有十万虹光身成就者,汉地出个几十万见性的应该不成问题吧。不过要说透彻三关,这可就真不好说了。。。印度教几乎每一代都会产生出成就者,像辨喜大神的老师罗摩克里希那、马哈希尊者之类的太多太多了,他们是不是究竟成就不好说,但是他们都能开悟见性,凭啥子我们不行呢?

禅宗末法,末学认为是人的信心熄灭了,不是法熄灭了,只要有渴求证悟的心,禅宗法脉的加持力还是在的!

禅心回复:sam_jin3887您好:

三、四千人的说法,这是根据记载禅宗师资的传承史书估计而来的数字,比如《祖堂集》、《五灯会元》、《指月录》、《景德传灯录》等。中国古人重视历史和传承,禅宗师资传承尤其如此,史书上都有比较严肃的记载之故。

我们或可把《传灯》等史书上的数字翻上一倍,也说得过去,因为在民间还有一部分传承中的弟子,但他们默默无名之故,恐怕就算这样,这些其他人的大概数,其成就和影响还是无法超越《传灯》中的祖师、禅师们。

至于噶陀十万虹身的说法,好像也出自《噶陀大史》、《噶陀寺金刚志》等史籍,至于是否像汉地的《传灯》诸书一样严谨,比如记录传承中每一位成就者的名号、事迹等,则不得而知了。

恒愿上师三宝加被、有情离苦得乐!

禅心合十、感恩!

四、sam_jin3887

刚才末学又看了两遍您的文章,又有了新的困惑。既然虚老是近来禅宗的大成就者,您的老师涤华禅师也是开悟见性的大神,他们为什么不重新弘扬直指本心的法门呢?人家说末法时期众生根器不行,但是同样是末法时期,藏地为什么依旧有直指的法门呢?这说明根器不行的说法是不成立的。那为什么虚老不用直指的方法呢?

禅心回复:sam_jin3887吉祥!
    什么事物和现象都逃脱不了生、住、坏、灭的无常之律。禅宗衰亡的历史原因太多太多,一言难尽……

五、oowo

贝诺法王于「莲师事业金刚护法会」:大成就者熙日森哈(吉祥狮子)亦曾至汉地传授大圆满教法,由此证得虹光身的弟子也有几十万人,此乃于佛法尚未传入西藏前,大圆满教法在汉地就已经很兴盛的实证。此外,还应归功于大圆满教法实修者的用心,使得汉地内早就有很多关于大圆满的词汇,只是大家没有努力去研究这些古文而仅汲汲营营于现代产物,所以不了解实际上早就有这些大圆满的文字。反观国外,如美国等根本没有这些大圆满的词汇,于是传法时要重新创造出来,导致在西方弘法有很大的困难,但是对汉地来说,只要有心去阅读、去研究的话都有办法,因为这些过去在汉地都宏扬过了。

禅心回复:感恩上师三宝加持!谢谢您的回复!

不过,贝诺仁波切说汉地也有几十万人虹化,不知道出自何处?还是暗指后来所有的禅宗成就者?

吉祥狮子大概是公元七、八世纪的人,在那个全国人口都不算很多的年代,能有几十万人虹化,岂不轰动?在重历史、重人文、重传承的古中国,何以一字未提、竟无人知?

禅心合十、祝吉祥!


接下篇:微聊系列之二十九——莫倒果为因:再谈因色空、果色空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







妙法
智慧
发布于2015-12-06 17:17:19


妙法
慈悲
发布于2015-12-06 17: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