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微聊系列之二十七——色、空辨义与参禅用功谈:老僧四十年打成一片



接上篇:微聊系列之二十六——四大合和谁是我?合前散后我是谁?



一、跋陀禅师和鸠摩罗什法师的空色辨义

二、参禅用功谈:老僧四十年打成一片

 

一、跋陀禅师和鸠摩罗什法师的空色辨义

禅宗的《五灯会元》和《指月录》中,有一段秦跋陀禅师和生公法师关于色、空辨义的精彩对话,秦跋陀禅师当时问生公法师平时都讲些什么经啊?注重一些什么经典啊?

生公法师回答说:“我讲《大般若经》呢。”《大般若经》有六百卷之多,《大般若经》的缩版本就是《道行般若经》、《金刚经》和《心经》啰,里头谈的全都是般若性空之理,般若性空又离不开色、空两者的关系嘛,所以跋陀禅师接着又问生公法师:“作么生说色空义?”既然专门研究、讲学《大般若经》,那么请您说说看,什么叫做色?什么又叫做空呢?

生公回答说:“众微聚集曰色,众微无自性曰空!”

生公说啊,一切的微尘聚集起来就叫做色,以现在的物理学常识来讲这很好理解,一切物质可以无限地分下去,分成什么分子、原子,电子、质子,中子,夸克的微粒等等,把这些微粒组合、聚合起来,这就是色啦!这个聚集起来的色,就称之为“有”了。那么什么是“空”呢?生公回答说,既然所有的色或者事物是由众微的因缘条件聚合而成的,所以色与事物就不可能具备自己的独立性、恒常性和自我性,也就是没有自己的自性之故,所以说“众微无自性就叫做空”啰。

“众微未聚唤作什么?生罔措。”

既然众微聚集之后就叫做色,众微无自性就是空,那么且问你了:众微之色,还没有聚集到一起的时候,那又叫做什么啊?跋陀禅师又这样问生公法师了,结果生公一下被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就好比我们大家,包括禅心在内,每一位不都是由地、水、火、风这四大的众微粒子组成的吗?那么,由四大众微组成的这个色身叫禅心,缘起聚合的四大众微没有自性,所以禅心无自性是空,那么就再问你一下了:四大没有聚合之前,现在这个叫禅心的又在哪里呢?又唤作什么、叫什么呢?

好,生公回答不出来,这又好比禅宗中的话头:“未生之前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大家也更回答不出了。我们看历史上很多的公案就知道,历史上很多的大牌法师遇到禅师,法师们平时讲起经来都能口若悬河,但是一旦遇到禅师,随便一问,就被卡住了,为什么呢?因为能理解佛经、理解经论的大意是一回事,但悟道的亲证经验绝对又是另一回事。

跋陀禅师看生公“罔措”,回答不出来,也不为难他,于是转个弯再问:“除了《大般若经》以外,您还讲些什么经呢?”

“哦,我还讲《大涅槃经》的,”生公回答;

“如何说涅槃之义?”跋陀禅师接着问:“那您是怎么解释涅槃的啊?”

“涅而不生,槃而不灭,不生不灭故曰涅槃。”

可能我们有些人在一些经典中看到“泥日”一词,这是“涅槃”这个词的早期翻译法,那么生法师这个回答,我们在场的很多居士也会了:涅者不生,槃者不灭,不生不灭所以叫做涅槃啰!

不生不灭,这个是“如来的涅槃嘛,哪个才是法师您的涅槃呢?”如来的涅槃,这是讲的诸佛菩萨果位上的成就,不是你自己的嘛!把如来果位上的圆满搬到自己身上来,那就是“倒果为因”了,比如你看了经书、学了佛法之后,不知不觉中,把经书上佛菩萨的成就,搬到自己身上来了,那就叫“倒果为因”了。所以禅师又发难了,就像禅堂内群有位同修,我每次一出考题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每次一问,她都赶快把佛经上的话搬出来扔给我:师父您问我是谁、谁是我啊,我知道的啦,“不生不灭”就是我和我的本性啊!

她这么一回答,我就要质疑了,“不生不灭”是佛经上的话,搬一句佛经上的话扔给我想了脱生死啊?!你还是不要搬给我啦,你要搬给掌管生死薄的阎王老爷去才对嘛,看看阎王老爷要不要你搬来的这句话,然后大笔一勾,帮你生死从此给了脱了,有这样的好事,记得回来告诉我们大家一下,大家都去搬经书上的话了生死,多好啊!这是其一。

其二呢,既然回答说“不生不灭”就是我的本性,注意“不生不灭就是我的本性”这句话,那我要问了:说“不生不灭就是我的本性”,那么此话中的“我”又是谁呢?既然说“我的本性”,那么这个本性,不还是同你口袋里拥有的一件东西一样,是你自己暂时拥有、成了次要的一件事物吗?前面那个主语“我”应该才是你自己嘛!后面这个本性不就并非本性,而只是一件你暂时拥有、将来还要无常变化掉的对象之物吗?

“涅槃之义岂有二耶?某甲只如此,未审禅师如何说涅槃?”生公法师又不明白了:难道还有两个不同的涅槃吗?对不起,我只理解如来的这一个涅槃,不晓得禅师您是怎么解释涅槃的?

跋陀禅师看生公不明白,于是把手上拿的如意一举:“看见了吗?”

“看见了”,生公和我们大家一样,都看见禅师手上举了一把如意啰。

禅师突然又把如意往地上一扔,然后问:“看见了吗?”

生公法师回答:“看见了。”

“看见了什么?”禅师又问,

“看见禅师手中的如意掉地下了。”

跋陀禅师哈哈一笑:“观公见解,未出常流,何得名喧宇宙?拂衣而去。”

这时禅师开始呵斥生公法师了:看来您老这位大师,见解也还没有超出常流嘛,一般得很呢!搞不清楚您为什么名声却还这么大?!说完就长袖一拂,对不起,名不符其实,走人了!

 

二、参禅用功谈:老僧四十年打成一片

过去百丈怀海禅师给师父马祖道一禅师做侍者,每次百丈给马祖端来斋饭,把饭盒盖子揭开的时候,马大师就拈起一块烧饼问弟子们:“是什么?”年年、天天、次次都是这样问,一直问到你开悟就算成功了。

又例如,以前香林禅师给云门禅师做了十八年的侍者,他开悟时有点迟,但功夫做得很扎实,他亲近云门禅师身边做侍者,云门文偃禅师经常喊他:“远侍者!”才一应声,大师马上问:“是什么?”这样一呼一应很多年,那么香林呢,也跟我们一样,在禅师呼他、问他的时候,常常也弄一弄精魂、呈一呈见解,但是“终不相契”,见解和道理再多,都是虚妄识神用事,和明心见性是两码事。

这位香林禅师,禅宗历史上非常出名的,后来终于悟道,自性本面的大门终于被云门大师硬是这样给呼开了!悟道后又随侍了师父云门禅师三年,之后回到了四川,他本来就是四川人的,回去后主持了都江堰青城山下的香林禅院,在都江堰弘扬禅法四十年,最后预知时至,要走之前写了个帖子给成都交好的知府大人,说“老僧要行脚去了!”于是知府率领一些官吏前往寺院,要给禅师送行,当时有一位通判很不高兴地说:“这个老和尚莫不是疯狂了。八十岁了还能行脚去哪里?”

知府大人回了他一句话:“大善知识,去住自由!”结果到了寺院,香林禅师安详地坐在蒲团之上,对所有人说了一句禅门中千古流传的名言:“老僧四十年,方才打成一片!”话音一落,就圆寂了。

四十年才打成一片是什么意思呢?光是明心见性了还不行!刚刚悟道的人,无始以来的习气影子还在,高峰原妙禅师就讲:参禅到了“虚空粉碎、大海枯竭,透顶透底,内外澄澈”以及“具无碍辩、横说竖说”的境地,哪怕你把绵密的功夫做到日夜一如、醒梦一如,也敢保老兄你还没有彻悟在,还是“眼中着屑”呢!

所以做参禅质疑的功夫,要做到翻天覆地、离巢越窟,疑情重加猛励,要把疑情逼到绝地,不要让疑情有半点落脚休歇的机会,最后翻身一掷,“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什么土块泥巴,统统成佛!假如不尴不尬,就像蛇吞蛤蟆一样不进不出,那就不知要等到哪个驴年马月去了。

那么刚刚顿悟本性的人,离这个境地还差得很远,虽然晓得本性天真就是那么回事,尽管心里头明白本来没有一个实法可言,“修”和“不修”是两头的话,但是八识深处呢、生命底层还有久远以来的偏执和习气并没有全部根除,所以从彻底剿绝习气、净除妄想习气影子方面来讲,还须要念念不离地做随顺自心的护持功夫,就怕得少为足,堕在光影门头的人。以香林禅师这样的师承和根器,打成一片尚须要四十年的时间,又比如我们的根本上师阿松丹巴大堪布,他开悟后闭关修持,三十年不解腰带躺到床上去睡觉,十三年后才把功夫做到日夜一如,那么我们这些人呢?我们三年、三个月、甚至三个星期、三天的日夜功夫都没做过,看了几十百把本佛书,然后歪着脑袋想了想是什么意思,几十年的光阴也就刹那混过去了,然后说自己大彻大悟了,那不得了嘛,看来我们这些人个个都是大祖师、大菩萨再来的人,有可能吗?

九十年代初(九二年底),我在上海金刚道场皈依了清定上师,随后又拜见了心密三祖元音老人,修过心中心密法(心密修法必须座上禅修,得修满一千座,每座坐足两个钟头,中间不能中断,中断一天就得从头修起,以佛心中心的咒印加持,配合“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心法及深厚的禅定之力打开本性,这里讲的“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坐上绵密持咒,念念不停、念念无住的意思,这样和自性相应,并蒙佛力加被,这样我也修了一千五百座),那么心密上师元音老人经常讲,刚见到本性的人,就像初生的婴儿,什么事都做不了,必须好好养护成熟,这跟大圆满龙钦心髓中的祖师无畏洲尊者讲的“初生的婴儿上不了战场”是一个意思,莲华生大士说“虽然无禅可修,但是有熟练,熟练本性成自然就是禅修宝。”这个熟练成自然,就是“护持”、“养育”和“保任”的意思,从字面上看,“保”和“任”这两个字看上去似乎是对立的,“保”是不要丢掉了,要时时在,片刻不在般若真空的实相中就同死人一个;“任”就相反了,又要放开来,放任自然、放任随缘,禅师们告诉弟子们保任之道的心法,要像曲水行舟一样随高就低,在弯弯曲曲、忽高忽低的河流中,水流到哪里,船就随缘行到哪里,水和船很自然地不即不离、无碍无滞。

那么从前面所讲到的“色空不异、色空无碍“来体会,还记得傅大士有个偈子吗?傅大士说:“夜夜抱佛眠”,每天晚上你睡觉了,它也跟着你睡了,没有离开过你,这个“它”,也就是陪你睡的佛性啰;“朝朝还共起”,早上你起身,它也跟着你起身了,还是没有离开你。“起坐镇相随,语默同居止,纤毫不相离,如身影相似。”不得了,这个真空实相、佛性本来面目啊,跟刚才讲的曲水中行舟一样,始终没有离开过你这个“色身”活动范围内的每一个刹那,它是空,你是色,色、空两者始终不即不离。

所谓“不即”和“即”,还记得吗?这里的“即”,就是和我们最初讲真空观时,和那句“色不即空、以即空故”中的“即”字是同一个含义,都是“是”的意思,“不即”就是“不是”的意思,“即”就是“是”的意思,所以“色不即空”的意思就是色不是断空啰,“以即空故”,因为色它是无自性的真空故。

曲水行舟的时候,水不是船、船也不是水,但是水和船始终不即不离,因此以水和船不即不离来比喻色、空本来无碍的保任之道:色不是空、空不是色,但是色、空镇日里“纤毫不相离”,不是说空色两者故意不即不离,而是说本来就是这样的,无始以来法尔如是。所以保任,就是随顺这个自然,随顺这个法尔如是。那么这里的“镇日”,就是整日整夜、日日夜夜的意思。

般若真知,人人本具,片刻未离,本来自在。上次讲到六根随时运用,随时无碍的话,比如眼能见色——睁开眼睛你能见到明,闭上眼睛你能见到暗;耳能闻声——动时能听喧哗,寂时能闻悄然和安静,其他六根莫不都是这样,所以禅师们讲人人份上都有活泼泼的作用:“衣来自然伸手、饭来自然张口”,“北山起云南山雨”,“平常心即道”等等,但是人人总是日用不知,不知的话,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平常心,就流于本能、庸俗的本能上了,而这只是一切小猫、小狗都有的本能啰!


接下篇:微聊系列之二十八——直指本性:禅宗和大圆满的不共传授之道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






妙法
智慧
发布于2015-12-06 17:17:19


妙法
慈悲
发布于2015-12-06 17: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