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无事生非又一场(什么是佛?什么是禅?)





无事生非又一场 

——什么是佛?什么是禅?


2016年3月29日汀州金堂古寺微聊摘要

 

 

圆梦法师释妙宝:

佛,什么是佛?佛是什么。这个是普通的佛学常识。人家要问你的时候:你们学佛的人,佛是什么?你要能讲得出来。佛是释迦牟尼佛,古印度时候一个王子。这个不行,这个坐实了,引不起人家兴趣。你要把“佛”这个字的本义说出来,佛是什么意思?佛是古印度的梵语,它的意思是智、是觉;智是体,觉是用。在中国文字里面找不到这样的字汇来翻,所以用音译。

 

这个智有三种,觉也有三种。智,第一个是一切智,第二个是道种智,第三个叫一切种智,这个是“佛”这个字的体。一切智是知道宇宙之间一切法的总相,总相是空相。所以一切智是知空,道种智是知有,一切种智是知道空有是一、空有不二、空有无碍。佛门里面常讲“万法皆空”,这个是一切智;万法皆有是道种智;《华严经》上讲的“理事无碍,事事无碍”是一切种智。所以佛是智的意思。

 

智起作用就是觉悟,觉也有三种:一个是自觉,自己觉悟。第二个是觉他,自己觉悟之后一定要帮助别人觉悟。主动帮助别人觉悟,这是大乘;别人来请教你,你教导他,帮他觉悟,这是小乘。大小乘差别就在此地。小乘是你来找我,我才教你;你不找我,我不教你。大乘菩萨,你们在《无量寿经》读到了,做众生不请之友,众生不找你,主动去找别人,这是大乘,是觉他。第三种叫觉行圆满,这个很难。自觉,阿罗汉、小乘人自觉,觉他是菩萨。当然你自觉之后,你才能觉他,自己不觉而能觉他,没这个道理。所以觉他是菩萨,觉行圆满是佛。

 

由此可知,你要不发心觉他,你自己的觉悟是永远不会圆满,那是肯定的。世间法常讲“教学相长”、“师资道合”,老师教导学生觉悟,学生资助老师觉悟,彼此是互惠的。这个从事于教学工作的人能懂得,许多问题是因为学生问,你才觉悟;要没有学生问的话,你永远也迷惑,这一问就把自己搞清楚了。问了,自己答不出来,晓得自己还不行;问了,就有的时候能答,智慧开启了。不能问的时候,确实想不出这些问题。

 

我们晓得到如来果地,那是究竟圆满的智慧,是一切种智。人家问我佛是什么?你这样给他解答,他就会有兴趣了。佛教不迷信,佛教求智求觉!十方佛跟一切佛就是一切智一切觉,在大圆满里面显现出来了,这样一讲大家就好懂了,这个经文里头他讲这些事情。

 

 

释禅心金堂古寺:

南阳慧忠国师有次问紫璘供奉:“佛是什么义(佛是什么意思)?”

 

曰:“觉义(佛是“觉悟”的意思)。”

 

师曰:“佛曾迷否?(那么,佛曾经迷失过吗?)


曰:“不曾迷。”

 

师曰:“用觉作么?”(国师反问:既然佛从来没有迷失过,那还用“觉”做什么?)

 

=======教下法师们的佛,转来转去,总转不出脑筋思维中“佛者觉也、佛者自觉觉他也、佛者一切种智也”等语言文字的境界,而语言文字,只是概念性的描述,绝非“佛”的事实本身,试想:真待腊月初八到来时,若拿了“佛是觉、佛是自觉觉他、佛是一切种智”的回答去见阎王,阎王老子还会放尔一马乎?

 

禅师们深知语言文字的功能,最多只是一个描摹的赝品,是自心和佛心第二手以外的注解,是故禅师们从不在“佛”的事实上建筑逻辑和分析。想要领悟什么是佛、什么是禅,那就须要单刀直入,直接领悟自心或者佛心的境界。

 

禅是以心传心、有别于经论和言教之外的——直接洞见心地,生命获得整体的觉醒、大彻大悟的独特传授之方式。佛陀拈花,没有说一个字,而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也没有道出一个字出来,然而禅的全部微妙,禅的所有智慧之光,却在师徒俩一拈一笑的无言状态中,淋漓尽致地展现无余!

 

因此,想从语言文字中把握到禅的本性(或者什么是佛),根本是不可能的!你说有可能的话,佛陀又何必要在灵山会上拈花一笑,而不说一字呢?

 

经论的譬喻中流传着一个故事,可以解释禅(或者佛),为什么不能依赖语言文字而明白:

 

有一先天盲人,因为从来没有见到过颜色,所以在他的心中,对于颜色的了解,只能依靠其他人的讲解。但因为所有人认识事物的模式,都必须依赖自己从前由感官感觉中获得的经验为基础,所以他对于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无法想象的事物,总是得出错误的结论。

 

有一天,有一位明眼人知道他对所有颜色的了解并非正确,所以他就好心地提示他,为他讲解说:“比如白色这个颜色,它像什么呢?白色,就像鹅毛一样的白啊!”

 

盲人高兴地回答他说:“我明白了!原来白色,它是软软的一个东西!”

 

“错了、错了!白色,它其实像冬天里的雪花一样,雪白雪白的哦!”

 

“哦,这回我总算知道了,白色,它就是冰凉冰凉的东西哪!”

 

“哎呀,还是不对啦,那个白色,就像你天天吃的盐巴那般的白啊!”

 

“好了好了,现在我才清楚,这个白色它就是咸咸的而已!”

 

明眼人听到盲人的最后回答后,他选择了沉默。(释禅心《穿透生死的大自在》第三章)

 

古月禅堂中的诸仁者,你们若想明白什么是佛的话,切忌如应试教育一样,在净裸裸、赤洒洒的白纸上描上一大堆的黑字,然后将此交差给阎王以图蒙混过关!一张白纸,就算你什么都不写,只把白纸卷成一回筒,再摊开时,都再也难以回到一张净裸裸、赤洒洒的白纸——留下一滩皱痕的痕迹难以扫却!

 

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佛、真实的禅”呢?高明的禅师们从来不授以弟子们咬文嚼字、语言文字上的答案,也不提供出自己的见解,而是善于利用问题去刺激弟子,让他们自己去参寻,在自己的内心中获得亲见的答案,正如狮子会直接扑向丢出骨头的人,而缺乏灵性的劣狗只会去咬无用的骨头一样,弟子们只能从己心求了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才有价值。

 

当弟子们当下正深陷在“什么是佛”的思维和语言中,高明的禅师们眼疾手快——一棒子痛打过去,定叫他心中片甲不留——彻底昏死过去方能大活!

 

 

释禅心金堂古寺:

马祖有位弟子叫水潦和尚,他第一次向马祖请教时问:“达摩祖师到中国来的意图是什么呢?”马祖说:“你先礼拜了再说”。水潦和尚刚一跪下,马祖突然当胸一脚把他踏翻在地,就这么一下把他踢晕过去了,醒来时水潦和尚开悟了,他爬起来呵呵大笑地说:“也大奇,也大奇!百千三昧,无量妙义,只向一毫头上识得根源去!”

 

古月禅堂中的诸仁者,究竟“什么是佛?”若法师出来,定会回答:“佛者觉也、佛者自觉觉他、佛者一切种智也!”如是法师和听者、学者心中,思维漫漫,自以为从此明白了什么是佛,将来死后,盘算着把“佛者觉也、佛者自觉觉他、佛者一切种智也”的语言文字讨好阎王,谁知阎王却从不吃这一套!碰了一鼻子的灰,依然被阎王老子无情地打回六道轮回中,才知又白白地浪费了一生。

 

当年禅心肩膀上扛了一担子的佛是什么、禅是什么、大圆满是什么的经书答案,一路好辛苦地到了辽西、到了噶陀,谁知半路杀出一位手持铁棒的黑面喇嘛——觉海堪布,他老人家毫不客气地一把大火,烧尽了禅心肩头上的担子,千斤卸去,那才晓得什么是浑身轻松、透彻自在也,而今觉海堪布的手段,大似咱们汉地千把年前的周金刚,一把大火烧了自己一担子注解的《金刚经》。

 

当年周金刚把自己从四川带来的《青龙疏钞》堆在法堂前面,举着火炬对僧众们说:“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玄。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即使把世出世间的所有玄理都弄通了,也只不过像一根毫发置于太虚世界那般渺小;把所有的微妙都穷尽了,也只是像一滴水汇入浩瀚的海洋那般微不足道。”于是一把火就把自己的经书都焚了。

 

妙如:感恩师父慈悲开示!

妙可:感恩师父慈悲开示!

妙心:痛快!

 

 

释禅心金堂古寺:

要悟得禅,要通晓什么是佛,不在于通达多少经典,不在于会背诵多少答案,滔滔不绝的答案,堆积如须弥山的经典,对于自心实相而言,都只是第二手的注解而已哪!禅,乃素称直接掌握心地的法门,所有的经典,都是在传递这个原则而已。等于以手指月,虽然需要手指,但把手指当成了月亮是愚痴的。因此禅面对的,是心的事实,而不是语言文字,所以学禅的人,假如不在明心见性上下功夫,光靠研习经典是无济于事的。

 

好了,禅心不忍愚痴的人进来禅堂,还贴上一段又一段什么是佛的段子,无事生非了一场!可以退堂了!珍重!

 

妙阿:师父禅风猛利,痛快。

 

 

释禅心金堂古寺:

妙如 Susan:感恩师父慈悲开示!

======妙如这几天上山来亲近禅心,过去禅心从不棒打妙如的,每次都是客客气气的,还知这次,为什么妙如您每待开口、每正开口,禅心都是不客气地一棒子打过去吗?

 

此者无他,只要妙如您当下冰消瓦解,心中不存一丝知见而已,如此念念卸掉心中妄想,才起才卸,好叫心中随时空荡荡地了无一物去。

 

若不这样用功,定无出头之日!师父过去对您客客气气,那是因为没有视您为弟子,只把妙如当了上门的贵客之故也。

 

妙如:感恩师父!感恩师父!感恩师父!

慧华(妙果)妙如师兄好幸福哦

 

优昙花开:师父,期待您什么时候也给我们几棒子!

 

明心见性:我每次伤心的时候会想起我的恩师,我都会哭,师父给我的恩情太大了,可是我就天天想着钱,我也没啥文化,有时候说几句话,都说不清楚。天地间,有师父,有师兄,觉得无比幸福!!!

 

今如:羡慕妙如,今如何时能遭棒喝?

大藏:呵呵,不要法师到时候真打你们几棒你们起嗔恨心啊!

 

优昙花开:玉不琢不成器,感恩还来不及呢!

 

大藏:禅宗金刚棒喝是无上大圆满法门,非禅师不摄受弟子,而是弟子根基不够。大家好好努力,等到火候成熟,师父稍作开示,当下大悟!

若说棒喝,也并非所有人都用此法去调伏,因机施教,因病施药,这得靠机缘            


今幢:因材施教,禅心师善知识一样如是。


妙安:痛快痛快!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