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从缘荐得相应疾,就体消停得力迟:随涤华老禅师参禅的虚泛故事




从缘荐得相应疾,就体消停得力迟

——随涤华老禅师参禅的虚泛故事

释禅心

 

师父涤华老禅师没有悟之前啊,他说自己连一封信都写不来的!因为他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字都认不到几个。但他悟了以后呢,所谓智慧开了以后“悟性如流”啊。他就动笔写了本《金刚经》的注解,注解大都是用流畅的偈子写出来的。这就是悟后的妙用,自性中的无师智。如果在藏地,这个就叫做心意宝藏、心意伏藏了。因此我们每个人呢,不要太向外了。学禅的人,最忌不信自己,不信佛是己心做,只晓得一味向外搞宗教膜拜的动作,一天到晚匍匐于权威和教条,你应该当自己的掘藏师,向内挖掘自己的宝藏,你自己本来就是佛啊!为什么千不信、万不肯,不肯单刀直入地挖掘自己这尊真佛呢?

为什么听到一个声音就悟了?像师父涤华老禅师饭碗打破在地发悟;虚云老和尚接个茶杯,茶杯烫手打翻在地开悟,古往今来很多这样的公案,理上可以说是从显现的缘上悟了,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有一个奋力参究的过程,因缘一到,缘起现前就脱落了。我那天晚上讲,你坐在这里安住好像说见到本性,没有什么力量啊,你若是从显现的缘起上而悟道的,这个力量很大。禅宗里头有句话讲:「从缘荐得相应疾,就体消停得力迟!」(曹山本寂禅师偈曰:从缘荐得相应疾,就体消停得力迟。瞥起本来无处所,吾师暂说不思议。)又说“从缘悟得,永无退失!”

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本性、本性的体是不可见的,一有见就成了相对之物——所见到的都不是见之自性本身!所以《楞严经》里面讲“见见之时,见非是见!”你说我见到任何事物、任何境界,那么这个所见到的境界,便不可能是能见见性之本身,见之自性和所见的对象是两回事,就像刀割不到刀、水洗不到水一样,能见的见性也没有见到自己这回事。

因此你坐在那里,说见到一个本性,实际上你根本就没有见到的,所谓体无形相,非用不显。“体无形相”,自心体性并非一样东西,所以说没有任何形象。没有任何形象,不是对象中物,你就不能说我能见得到他。凡有形象的,必定是一样东西,有东西就会有生灭、有无常,而生灭无常都是轮回生死的状态。“非用不显”,唯一的途径,你只能从显现的用上,也就是缘起的妙用上去悟得。用有哪些呢?禅宗讲,一切在你六根门头显现的都是啊!六根门头放光动地,还知不知呢?

比如在你的眼根上放光,那就叫见,见性没有生灭!你什么没有见到呢?见明见暗,一切所现你都见到了。这个能见明、能见暗的,丝毫没有遮挡是不是?明来的时候暗去,暗来的时候明去,明暗的显现、明暗的现象呢,它的生起是跟随外缘条件而生灭的,这个外缘条件比如说是光源,有光源的时候见明,没有光源的时候你照样见到暗!尽管明暗有交替,那个能见的见性并没有失掉!所以《楞严经》里头讲八还辨见时说“诸可还者,自然非汝,不可还着,非汝而谁?”——把所有生起的外缘都还掉后,比如你把明来见明,暗来见暗的明和暗都还掉后,还有一个怎么样都还不掉的,你就参参这个看,看这个到底是个什么哪?!

同样在耳根上放光,那就叫闻!音声有动静,闻性无生灭”,有声音的时候你听到动,没有声音的时候呢?照样听到静!动静有生灭,闻性无生灭来去。

同理,你鼻能闻香臭,香臭有生灭,能闻香臭之性的有没有生灭呢?在你的舌根,就能说话,好话坏话都是话,有声说无声说都是说,话与说有生灭,能说的有没有生灭呢?放光到自己的手脚,你就会伸屈,一伸一屈有生灭,能使手脚伸屈的到底有没有生灭?你得提起全身的力量,奋力起疑情去质疑它!你要在直视中提起百分之二百的疑情,那就有希望了!但是不要去管、不要去担心会不会悟,你只管奋力提着疑情就是了。

你应从尽虚空、遍法界的一切作用,一切显现,那个没有生灭、不可见、不可闻又不可触摸的,那个没有任何长短方圆,不属有无、不计新旧形象的作用去会得。

所以沩山禅师讲,哦,这是沩山禅师的甚深大圆满口诀,注意听了:一切时中,视听寻常,更无委曲,亦不闭眼塞耳,但情不附物即得。

什么叫做悟呢、什么叫做修呢?沩山老禅师告诉我们:“学人但能一念了悟自心、识得自己本有,是名为悟。尚有无始无明、微细流注。即将悟的净除现业流识,是名为修,非此外别有修也。”

禅宗就是这样,任何时候,你都不需要像其它修法一样,去做强制关闭、强制断除六根门头(眼、耳、鼻、舌、身、意)的显现法门,比如六尘(色、声、香、味、触、法)等法,你从缘上一念顿悟后,你不要讲理,你硬是在能、所消亡的那个刹那亲证到这个,这以后你自然了知那个能起心动念,一切所作所为的,全体都是佛性的妙用、作用啊!这个时候,真的是逍遥自在得很、透天彻地的!天不能把这个覆盖,地不能把这个掩埋,虚空广大也不能容纳他,生死也没法捆绑他,真的是任意纵横人不识,信手拈来没有不是的!这个时候“随流认得性,尽管活在万象纷纭的显现中,却没有迷失粘著到根尘识境中,“使六识出六门,于六尘中无染无杂,来去自由,通用无滞”,大好随缘放旷、任意逍遥自在去了。

如果以大圆满说,本净的状态呢并没有轮回跟涅槃,没有成佛与不成佛,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见与不见,悟与不悟等剩话。这样的话,你要从什么地方去证得所谓的解脱呢?丢一块骨头给大家——要从轮涅分开、轮涅自显,也就是明力自显的那一刹那,证得自解脱,亲见自解脱的境界。以禅宗来讲是怎么回事呢?明力自显,就是禅宗讲的妙用,从用上、从缘起的妙用上亲见自解脱的境界……禅师们说大悟十几次,小悟无数回,大大小小的悟,其实都是同一回事,但是悟力还是有大小、有深浅跟剥落的程度不同,好比同样看见天空,透过门缝看天空,跟透过窗户以及站在绝顶峰头看天空,天空都一样,但深广程度是不同的。绝大多数参禅的人,都是从缘起的显现上悟的,正如“瓜熟蒂落”一样,因缘现前就有顿悟,真的去参禅的话就会有这样的经验。

比如我们以前住禅堂,自己单独掩关的时候,整天用功,从早上一睁眼就泡在话头中,只要不是睡死过去了,其它所有时间都泡在参禅质疑的那个状态中,这样即使睡着了,在梦中也还在参禅,梦里面功夫照样凝结成一团了。有一回梦中功夫上来了,也是突然一下,这个一团就粉碎了,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呢?这个时候突然晓得醒梦一如就是这样了,这个境界保持了很多天,大概有一周,行、住、坐、卧都如灯影里行。鼓山禅堂外面,游客很多的,看着外面的世界和游人,来来往往的人明明是动来动去的,都像灯光下的影子一样飘来飘去,喧哗的声音都变得悄然寂静,静悄悄地无声无息,就像站在一个热闹幻化的城市里,没有什么实质。最糟糕的是,有股强大的喜乐像决堤的洪水般奔涌不息——最后控制不住啊,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去向谁请教,明眼的过来人哪儿有呢?那时我还不认识涤华禅师嘛,其实他老人家当时就在鼓山,禅心也不知道。当时要是遇着真正过来的明眼人,兴许一棒子、一声喝就打掉了这个喜乐粘着,但是福报不够,资粮不够,就这样蹉跎过去了,被巨大的喜乐淹没过去了。

那么后来又过了一年多两年,有次到了大街上,这时已经跟着师父涤华老禅师参禅了,到了大街上呢,车来车往本来很热闹,走着走着,突然耳根中听到一声巨响,身心跟天地虚空都被炸成灰灰湮灭了,净裸裸、赤洒洒地了无动静二相,一刹那间“一口吸尽西江水”的公案粉碎又现前了! 很奇怪吧?的确是粉碎又现前! 须知禅心过去根本没参过这个话头的,只是很久以前在书上读到过这个公案,当年庞居士参访马祖道一禅师,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马祖回他一句:“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不和万法为伴侣的是什么人啊?等你一口吞尽西江水的时候,我便告诉你!庞蕴一听,马上就开悟了,上根利器的就这样,一言半句,大事成办!像我这样的下根,当时第一次看到这段公案,也跟你们一样一头雾水,不明白的!也就忘记不知几年了。但是天天在禅堂坐香,观心起疑情,黑天黑地起猛厉的疑情,也没有什么发明,结果到了大街上反而被拶破了,这时从前那段“一口吸尽西江水”的公案顿时现前,冰消瓦解,禅宗祖师们讲的所谓十字街头遇着亲娘,还真有这么回事!

chanxingushan.png

(上图释禅心师父,1993年摄于福州鼓山涌泉寺,时师于鼓山恢复禅堂坐禅参禅之传统)

涤华老禅师他也给我做了个印可,随后他要由鼓山去镇江金山寺,准备闭生死关,那么他去之前呢,就跟我讲,禅心是他所有弟子中智慧第一的,其实禅师是在家弟子多,大概有数百吧?但出家弟子当时只有我这么一个,所以没有什么其他师兄弟可比,假如有的话,我应当是最差的。后来禅师在金山寺闭关期间,我去金山寺看望过他老人家一次,那次他把他的一袭袈裟,作为表信之物很郑重地传给了我,说我是他的接法人,希望我以后传承他老人家的法脉宗风,这个事情,我回到福建后,十几年没跟人讲过,没什么好提的。但是禅师圆寂后,禅师的其他弟子们纷纷找我,说禅师法脉都交给了你,现在师父圆寂已久,大家都失去了依怙,所以要求我必须出来指导他们参禅,这样才有少数人知道曾有这么一回事。结果我这个人很不争气,实话说也是觉得自己真的还不行,弘扬佛法先留给高僧大德们去吧,这个世界上胜过我千万亿倍的行者、高僧大德多的是啊! 所以后来还是去了藏地,学大圆满法等等。不过吧,到了现在,依然觉得自己,也就是一个老骗子叫禅心,只要冒出头来,你们就要懂得,无非就是来骗大家的饭吃的,跟几个人东南西北一下,团团转地被我忽悠,你们还甘愿上当受骗,这个也真可以的……(说明:本文从禅心师父的《水月禅心集》一书附录中摘出,转到本站时,经过禅心师父重新校对错字错误等)


 

   古月禅堂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