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肉身菩萨妙华老和尚事略






肉身菩萨妙华老和尚事略

 


先师讳皓月字仁参,号妙华,族出(长沙县)星沙张氏,父号碧潭,母赖氏,守(福州)闽侯时全家皈依鼓山密庵长老,正信三宝。赖氏忽夜梦月轮从空入室,落怀自醒,觉身有妊,至月足诞生时白光烛天,异香满室,因此瑞相,故号其白光!即清季道光十年庚寅五月十九日子时也。

 

师弱冠颖慧,满顶风骨异于常童;七岁蒙读过目不忘,十岁随家返梓,欢游寺院,一日路遇智人告曰:汝后有悟,宜早出尘!说毕不见,师当骇然!遂有入佛之念,回举以母,赖氏告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正信出家,童真入道者成佛有余矣。

 

道光二十三年师龄十四,机缘巧就,遂投本邑东乡铁炉寺(今长沙县星沙区铁炉寺)寿一长老坐前祝发,旋于宝华具戒,住斯三载精研律部。道光丙午师十七,行脚参方,朝礼四大名山,遍访明眼知识;庚戌春其兄白亚函告:父母前后西归矣!是秋即居扬州高旻寺,精猛参究,二十余年来未稍懈怠,大悟两遍,小悟多次,潜光隐彩罕有人知。

 

同治九年七月常住举师要职,遂不辞而出移居金山,是冬打七,圆满考功,师闻堂头举古语至「劫前运步,世外横身,妙契不可意道,真证不可言传」四句,突然顿寂寂底,人、我、法空,大汗如洗,留碍净尽!及香板临身,豁然彻悟,顿破无明,心光独露,历历分晓!

 

堂头问曰:如何是世外横身一句?通消息来。

师即左饶一匝,仍归位立,堂头不能会!告曰:以言通意!

师曰:虚空吞皓月,静夜嚼寒冰。

头曰:妙契不可意到,汝作么生会?

师曰:意到不契,契则非意。


曰:念佛是谁?

师曰:待月落后即与和尚见面。

曰:皓月当空正好见面,何待月落?

曰:和尚见面,月落多时!

堂头忽契曰:会也会也!!

 

解七后请师要职,师即遁去不知所往!次年十月,始由焦山回长沙铁炉寺,是冬寿老示寂!次春办念佛堂,每日四众念佛兼参:念佛是谁?四月八日(弟子)复荃九岁落发,至年二十始受具戒。

 

同治十三年,师龄四十有五,五月五日起肋不至席,到光绪四年八月某夜身放宝光数月之久,人罕知悉。其后复荃夜睹师光当即隔窗礼拜!次晨问师,师唯一喝!荃即有省,感师厚德,从此更加精进。一日荃问:如何是正法眼、涅槃心?师曰:待汝通消息来,即向汝道!

 

复荃疑情大发,师亦三年不与说,至光绪七年庚辰某日,师知其机缘已熟,乃招荃曰:「古人一喝,海晏河清;把定世界,涵盖乾坤;如何是向上一路、千圣不传?速道速道?!」

 

复拟道师,师便打其香板!三问三打!复荃豁然彻悟!!点头一笑!始知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不可思议。

 

师问:见过什么道理?

荃曰:乡间峭峻机,城内显幽奇,喝出分明去,投林晓复飞。

师曰:「通身明月皓,顿棒骨毛寒!」

荃曰:粉碎虚空焚海角,豁开明言见丰干。

 

师默然,荃问:向后如何?

师曰:「吃饭披衣!」

荃曰:岂无方便?

师曰:「方便有余!」

荃礼谢而退。

 

一日岳峰、海印、道香三位大德同诣请益,才申礼拜,师曰:五体奚投地,一礼必惊天!三位闻之大骇!!疑曰:老和尚有他心通呢?

 

师曰:「不知!」

如是三位同声忏悔曰:特来请益!

师曰:「无法可说。」

峰曰:岂无方便?

师曰:「是名说法。」

 

海印问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如何是了取无生?

师曰:「门外汉!」

印曰:如何入门?

师曰:古德云:「从门入者不是家珍,体即无生」何更了取呢?

海印豁然领悟!倒地三拜,会通意旨。

 

道香问曰:如何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师曰:头上安头。

香曰:岂非自性?

师曰:悬崖撒手,自肯承当者呢?

香曰:见性即佛呢?

师曰:非心非佛!

香曰:久困祖师语有疑!

师曰:古云:「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跑过,跑过三千里外逢人始得。」

道香言下顿悟!!!躬身三拜。

 

岳峰问曰:逢个什么人?

师即打峰三香板,岳峰当下省悟!!!曰:

 

横身触木欲高飞,岭北台南度翠微,

本自无心穿雨露,何曾有意泄天机。」

 

如是三位礼谢而退!从此机锋捷锐,无人奈何!

 

箫荣爵(慧荣)翰林学士,阅藏有年,光绪251899)年己亥,某夕梦见肉身菩萨说法。后与汪国忠(慧忠)同游铁炉寺,见师威德,回忆与梦中所睹者无异,即礼拜问曰:前圣同妙时如何?

 

师曰:果然失照。

晓曰:此语何来?

师曰:问取翰林!

箫即忏悔,再问:心心即佛时如何?

师曰:止小儿哭。

曰:止后如何?

师曰:非心非佛。

曰:如何是妙?

师曰:涵盖乾坤,妙绝凡圣。

曰:万法贯通时如何?

师曰:出不合辙。

曰:如何即合?

师曰:破家荡产,断绝命根,胸中文墨一点无存!

箫即醒悟!

 

汪国忠问:进一步则被柱杖子迷却路头,退一步则被柱杖穿却鼻孔,未审不进不退时作么生?

 

师拈杖云:古人道「柱杖子能有能无,能幻能空,不进不退时凡夫二乘等觉妙觉尽向这里百杂碎!」惟于纳僧分上如龙复水,似虎依山,欲行便行,欲坐便坐;进一步则乾坤震动,退一步则草偃风行,且看「不进不退」一句作么生道?

 

良久,师曰:闲持柱杖依松立,笑问客从何处来?

汪即有省!!再问:如何断命根?

师曰:心言路绝。

 

问:古有呵佛骂祖,岂无罪过?

师曰:明眼人前不得错举,岂肯拔无因果?佛祖是谁?将罪过来!醒否?

汪似蚊子上铁牛,无开口处!寂寂良久,师呵曰:钝汉!开口必错,动念即乖,不开口,不动念,作么生?这个不是你本来面目,又是什么?

汪即神悟顿活!如是箫汪礼谢同请皈依。

 

 

师从此名闻益振,景仰皈依者数千百众,凡心中迟疑难问者,师即先与道破引证,令其自悟;机缘成熟者直指见性,棒喝齐举,接引上根!是年佛诞日惠光(复定)十一岁,佛前祝发。三十二岁岁受具足戒。

 

浏阳喻兆元幕德恭诣,与师激辩数日!师以机锋转语端底捷之,元无开口处!良久元曰:独到之理不可思议,惟师可入也。

 

师曰:世智聪辩汝为第一,从来文人博士皆是如来真弟子!

元请皈依,法名慧兆,自此专参「未生前本来面目」,过后数载得破本参,行化浏北,尊彼为师。

 

郭涵斋(慧涵)精究内典有年,专心念佛,一日相率访师,有怀疑未吐者师即先锋揭破。涵斋惊省!知师契悟异常,忏悔谢罪曰:弟子学佛有年,疑翳未决,今蒙慈示洗我留碍,嗣后不敢再疑老和尚了,但有一问:「黄檗之棒、临济之喝」,是否能超凡入圣了生成佛?

 

师即振威一「喝」!问曰:闻否?

曰:闻。

良久师又问:闻否?

曰:不闻。

 

师曰:喝久声消无故不闻,有此喝时,有非是有,因无故有;无此喝时,无非是无,因有故无;有无之声是生灭法,闻性不随生灭转,即有即无即入圣道,此喝不作一喝用,有无不及,情解俱忘,到有则纤尘不立,道无则横遍十方,不生不灭,非佛非心!即此一喝能入百千万亿喝,百千万亿喝能入此一喝,是故入圣有余。

 

如实涵斋惊觉省悟!拜谢再问:弟子明此一喝即顿棒而来!但一喝之中能具十方虚空、宇宙万有乎?再问:喝声与闻性同呢?异呢?

 

师曰:有声即有闻,无声亦有闻,喝声有生灭,闻性无生灭,亦无生灭念始得。

 

涵斋闻此豁然领会!咨询秘要感悟征旨,与师契合,即请皈依,与大供养。

 

先师寻常化迹甚多,无能尽录,只能略述如此。师室中除破禅床草蒲团外,余无一物,长年坐龛(床),冬夏一衲,凡来叩问者平等接待,贵贱一目。请丛席者十余处师皆谢绝。其徒复荃、复凯、复定(惠光)、尼复德,徒孙了然、大心等,皆蒙锻炼炯出寻常,笔者叹曰师诚明眼作家,真善知识也!师有法语一卷,言简意丰,剖析毫芒,应机而说,早已流通行世,光绪三十三年丁未三月初四中午,师命门人集会,说法偈曰:

 

本身无影像,脱体露堂堂。皓月当空照,明明不覆藏。

牢关金锁断,妙契透圆常,不通凡圣路,全体遍十方。

 

汝等会么?喝!一毛头上通消息,秘密金刚。

 

师说法已,合掌瞑目坐逝!世寿七十有八,法腊六十又一,全身入塔,坐定于该寺后只象鼻山,是秋弟子复定、复荃、慧荣等三百余众拜讳皓月禅师碑曰「传临济宗第五十世上仁下参妙华皓月禅师肉身菩萨之塔。」

 

铭曰:

 

「妙契圆常,体露堂堂,横身世外,秘密金刚。

肋不至席,身放金光,机锋捷锐,剖析毫芒。

无法可说,是名说法,方便有余,平等接纳。

合掌善逝,全身入塔,皓月禅师,肉身菩萨。

 

弟子复定、复荃、慧荣等略述。果安记录。


注:上文从惠光禅师《宗门讲录》录出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觉本
南无一心皈依古往今来无尽灯!道不可说!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跑过。大德用心妙极!诚如世尊:众生处处。引之令得出。至诚顶礼西国东土圣人!
发布于2016-01-03 10:4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