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的出家人与逃避现实?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消极的出家人与逃避现实?





消极的出家人与逃避现实?




今天午斋后,禅心师父陪几位从广东来的客人们喝了一会茶,聊了一会天,其中有位男士好像是政府部门的,跟他聊了大约以下的话:



**:出家人总是消极的,他们总是逃避自己、逃避现实、逃避社会的。



禅心师父: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在市文明办上班。



禅心师父:哦,那您没有做农民种田吧?


**:没有。



禅心师父:我也没有做农民耕田。那么您做工人织布没有?


**:没有。



禅心师父:我也没有做工人织布。那你扫马路了没有?


**:没有。



禅心师父:我也没有扫马路。



稍停了一会,师父又说:“既然您没有做农民种田,二没有做工人织布,三没有马路上扫大街,整天翘着二郎腿躲在小小的办公室里头,你也太逃避自己和现实了吧?!



**:不对,我们做文明工作,有大量的精神文明工作要做、要宣传、要下基层检查工作……不是逃避自己、更不是逃避社会的。



禅心师父:

你们没种田、没织布、没扫马路,做文明工作不是逃避社会,那么我们出家人,每天返观检查自己的身口意,有没有贪心、嗔心、傲慢心,止诸恶事于源头,这能叫逃避自己吗?


1534129637954767.jpg











每天早晚,我们出家人(也包括暂时居住在寺院闻思修学的在家居士诚心诚意讽诵经典与功课,发愿、祈祷并回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以及天下战争消弭、人民安居乐业……白天,像咱们金堂古寺的四众弟子,无论何人,常常都要出坡劳动,如开荒种菜;如每年都要多次整修十来公里长的两条上山公路旁的杂草,雨季塌坡无不自己动手清理;如咱们金堂寺的饮水工程,也都是我们四众弟子爬山越岭,在无人行走的原始森林中自己开挖数十里的小道、寻找水源,自己铺设水管以及定时维护、清理垃圾等等;平时寺院,每天都要打扫清洁。遇着建设时,全寺弟子个个都要板砖搬瓦……除此之外,大家还要做完每天规定的定量修持与功课,人人忙得几乎再也没有什么其它空闲的时间了,以上这些,难道都是消极人过的日子?


换个话题再说:您之前本来就不知道,这个地球上还有座远在深山老林、并不出名的金堂寺的吧?


**:是的!


禅心师父:

那么您为什么,要从广东来到这么遥远的金堂山上呢?当然,是因为您有位认识的朋友目前常住在我们山上,但是我也知道,您之所以要来咱们金堂寺,除了看望朋友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您的朋友——这位博士医生一直为您家中的亲人治疗疾病,几个月前,您的亲人检查出肿瘤复发,医院只能再做化疗,这时您的朋友找我开了一个处方,很奇怪,您的亲人服了禅心开的方子,不久后再去医院检查时,肿瘤已查不到了……所以您全家来了这么多人,也是上山来感谢的吧?


**:是的!


禅心师父这时合了一下双掌,说:嗯!一切都仰赖了三宝的加被!


师父接着又说:您与您的家人并不是咱们金堂寺诊治的仅有个案!在金堂寺常住的出家、在家的弟子中,有的是从医科大学出来的本科生、博士生,也有民间中医的传承者,所以在一些信众弟子们的厚望与支持下,寺院开设了中药房,本山上也有很多常见的中草药以及本地的特殊草药可采……那么,我们这些出家人,每年也接待了许许多多的疾病患者,也有部分是非常棘手的疑难重症患者,我们在给他们治疗时,虽然我们能力有限、水平有限,但仍然尽其所能,倾己之力来帮助他们,且从不收费,遇着经济困难的,我们还为其施医赠药,请问这些,也是我们出家人在逃避社会吗?


另外,遇着上山来请教的有缘,我们教他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比如不要伤害其他众生,不要偷盗不属于自己的财物,不要乱搞两性关系,思维万事的因果关系……这不是和你们文明办所宣扬的精神文明建设,异曲同工的吗?相同的吗?




还有,佛教在地球上传播了两千多年,宗教的内容我们先不谈,单说佛教文化方面,便至少包含了哲学、人文、文学、建筑、美学、地理、生物、医学、太空、历算、声乐、戏剧等包罗万象的学科学问,接触、学习、研究、保存、发扬、传承、推广这门博大精深的文化,也能叫做逃避现实、逃避社会吗?



客无语。


1534129697895070.jpg











金堂古寺  有心弟子记录整理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







匿名
顶礼师父!

发布于2018-08-17 21:5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