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禅观实修启蒙引导录之一:破除“有身见”的禅观





禅观实修启蒙引导录之一:破除“有身见”的禅观

——2011年禅院基础禅修节录

 

 

一:上座的姿势、调整的方法。

二:前两个引导的观修操作方法与要点。 

(注:具体的引导操作暂略。)

 

***1:

这个凝视,我还是不能很好地把握!我今晚和今早的状态,就是努力让意识能觉知整个身体的轮廓。师父,觉知时,开眼闭眼都可以吧?还有在觉知时不由自主会注意自己的呼吸。


禅心

睁眼闭眼暂时来讲都可以的。

整个的身体轮廓也是一种,同时还要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轮流去注意凝视,就是以心注意的意思,以心去注意、像有只第三眼去看。

偶尔注意一下呼吸也是可以的,重点去了知身体的每一部分,扫描内视每一部分,以及当下的酸、麻、胀、刺痛……等上,对于身体的僵硬、紧张等,在觉知到后,(进一步)配合默持、默念“放松”去(反复)放松,放松是紧接着了知到来练习的,在轮流注意、凝视、觉知的同时,配合放松。

 


**2:每座修多长时间?


禅心

时间长短自己随意,最好不短于半小时,下座后,同样的方法,也要配合在座下去练习。

下座后,应该尽量去配合座上修的方法,但座上的禅观不能省略。座上为正行,座下为辅行。平常的日修念诵等功课不用停止。

 


***3:

修是修了。我不会说怎么办?我的感受就是能吃能睡的。然后就像傻瓜一样地坐着。觉知什么的我也不太懂,因为早晚这样坐着觉得很安逸,不愿意想太多,因为白天太烦躁了,环境又吵闹,早晚安静些,根本不愿意思维,我是不是很懒?

***1:

就是把你坐的时候的感受说出来,“然后就像傻瓜一样地坐着”这就是感受啊!傻瓜也是感受吧?你把坐的时候的感受说出来,真实的感受,不是什么玄妙的特殊感受。


禅心

坐直身体后,注意身体中最明显的感受,比如你坐直后,有没有注意到身体某部位中、有肌肉牵扯的感觉没有?肯定有的,你注意两肋的肌肉。或者你注意看,哪里有没有热、胀、僵硬的感觉?

当你注意到的时候,先不要分开思想看其他部位,你就直接凝视当下、或者说安住、觉知在这个反应中。

直到自己的意识,能清晰地看见这些反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觉知到。不止这些,从头到脚,从皮肤到内脏,都会有感觉的。





***3:以前还多些,最近身体没啥感觉了,很迟钝,所以感觉更像个傻瓜。


禅心

假如你说感觉像个傻瓜,那个是发呆的状态,那么,就了知默念:发呆、发呆。

你发呆就去觉知发呆。当你默念几次:发呆、发呆,这样清醒地觉知到正在发呆中时,再注意发呆的状态是否还在?

你(或者)就(能)清晰地看到自己在发呆的感受中。


 

禅心

在进入本质的禅修前,跟参话头一样,先要能抓住那个“能知的部分”。比如有很多参禅的人,往往参很多年,始终把握不到应该在哪点上用功,结果就像咬铁馒头一样,数年下来还是感觉没下手的地方。但是做过这个基础禅观的功夫的话,不需要花太长的时间,就能获得准确区分名色、能所的智慧。

 

注意做实修引导的功夫时,不同于佛教理论、经院哲理的闻思,因此不讨论过多的名相理论。引导的目的,是能清晰地洞见到名相所指的实质,如同亲眼所见一般,如实洞见名相所涉及的内涵。


比如我们说“无常”,这个“无常”暂时是个名相概念。然后几个人聚集一起,也可以讨论很多无常的现象,或者自己通过阅读和听闻,获得很多关于无常的理解。但这些我们都不取,现在要做的是,通过向内直观(直视)、向内凝视的洞见之力,亲眼看到身心中的生灭,以这样的亲验的方式,“了见”其为“无常”,这个“了见”,是什么呢?就是亲见所知诸法的智慧---法眼或法眼智。

 

所以在一开始,就提出要认清《基础实修——启蒙引导》的几个基本特点:首先不涉及神秘的宗教色彩,及一切脚跟不点地的精神幻想与玄虚幻相,只注重次第启发、亲验实相智慧的禅观之体证。

   

再者,引导上没有过于复杂的名相理论,大家也要避免绕来绕去的口头禅,多余的空话、废话不要讲;所有引导和禅观,落实于是否摧毁人我见、法我见,以及洞见真相,止息烦恼之上。避免有目的的(长期定于一点之上的)专注系缚之禅定修法。总之,需要把握次第直击身、心本质及洞见实相本来面目的核心。

 

那么,刚才讲到身见的执着以及蕴身的无常,当功夫做到如同自己手心上的东西被清晰见到后,这时就能比较容易、甚至是轻而易举地就能一口咬定那个“能知能识的心”,直接质疑这个“能知、能识的”,一切修的方法跟手段都是围着这个主轴展开。如参“念佛是谁?”这个话头:着力点、焦点应该在“能念佛号的那个是谁的“能”或“能念”之上,教理讲是在“意根”而非“意”上。

 

所谓意,也就是对境时的心或者分别心念。比如有人在念佛号时,心中想着“我现在念的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呢他身金色,眼如须弥大海,阿弥陀佛的净土极乐世界呢无等庄严……”这样越想越多的心念,这就是意。而那个最初“能念出阿弥陀佛”,能使得口中发出“阿弥陀佛”这句音声来的,就是意根。

 

那么一声佛号发出来,它是个声音的生灭现象,声声佛号,它还是连续的音声生灭现象,生灭的过程完全等同生死的过程,所以我们说“了生死,就是要从无穷无尽的生灭的现象中、从恒时认同生灭、被生灭现象包裹、粘附的状态中出离——在看不到有任何“生”的痕迹、“无生”的本然中安住。既然无生,所以也叫做无死的境界。

 

那么,那个能让佛号生起的呢,能觉知佛号起灭的呢,又是个什么、或者是谁呢?这样去凝视、质疑的话,就是追根溯源于分别心的源头,这些来来去去的分别心,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有没有一个发源之地呢?

 

称名念佛的人,无不发愿死后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但是,假如去问念佛号的人,天天发愿,愿死后往生极乐世界的,那么将来往生极乐世界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日日求佛念佛,目的就是将来如愿往生净土,究竟未来往生净土的是什么啊?

 

有些人就回答:我只知道念佛名号就行了,阿弥陀佛、西方三圣就会接引“我”往生极乐世界,“我”才不要想你那么多,“我”只要老老实实念佛,反正就是“我”往生极乐世界嘛。

 

好。他一口气说了很多个“我”,其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个“我”去往生的!他从来就没见到过到底什么是“我”!

 

一般人的下意识中,本能地会将现在这具身体认同为“我”,这具身体就是我呀!这是典型、粗大的“有身见”之顽固习气。然而,稍微想想的人都能知道:既然以身为我,那么将来往生西方的不也是这具“身我”吗?

  

真的是这具身体去往生吗?不会的,因为这具肉身,谁都知道,到时火葬场一把火就烧得精光,尘归尘、土归土,这个身体早没了,身体是不会往生的。这也是“身无我”——身体中没有“我”的一个证明。但是这种证明呢,只是一种简单推理后的了解,并非禅观后获得的亲验智慧,所以我们要做破除“有身见“的禅观。

 ……………… 

……………………

(这里先省略掉记录中“心即是我”的质疑与推理之部分)

 

本来在大圆满心髓口耳引导中,例如辽西遍知尊者的口耳引导,在立断的意前行摧毁心房的引导中,有几句窍诀就是破除有身见的修法,假如我们认为只有两三句话,听闻一下就过去了、就满足了,那实在是不行的。因为这几句呢,已含摄了大小乘中,一切破除身见、身执的修法,而我们以往呢,虽然听闻了不少这方面的道理,但的的确确没有做过实际的观修功夫,“无常、“身无我的亲验智慧并没有自心中升起并获得定解,这样的话,那就最好回头来,从最基本的修起。

 

一切佛法诸乘的禅修,归纳起来,只有两个核心:摧毁“人我执着以及“法我执着”,两者都是为了经验、体证“无我”的解脱之境。

 

禅观的开始,先觉知“人我的执著”,而觉知“人我执”又先从摧毁“身见为我”开始。

 

具体操作时,通过直接的凝视、内看、注意等方式,逐渐了知、觉知到此身及与此身相连的、从前根深蒂固的“自我”感,无非只是一连串此起彼伏的生起与消失、不断生灭的无常现象,并非独立、恒常、自主的整体。

 

未经如是觉知、如是内省的人,总是把身体、感觉认同为恒常不变的“我”与“自我”。然而经过凝视、觉知,一向自认为的“我”,其内容在刹那、刹那间不断地变化着,一连串的生灭变化,但世人却不停地说“我”,仿佛存在着一个永远是“我”的同一个东西。这是未经观察、分析时的世俗谛,也就是世俗的概念或观念的表达方式。

 

运用如理作意、凝视的觉知与明智的内省,发现它们并没有由其概念所代表的实质,而只是由无常的心念部分(名)、无常的物质部分(色)聚集、组成过程的瞬间现象。

 

“我”、“自我”、“人”、“男人”、“女人”等等,只是一个接一个的认同活动,它们只是心识被世俗现象蒙蔽真相后包装出来的概念——由心识妄想构想出来的产物!存在的只有一连串生灭无常的事件,以及附加于这些事件之上的执着与认同。虽然每一刹那都在生灭变化,但未经禅观获得亲验智慧的行者,会一直认同有同一个恒常不变、独立自主的“我”或者“自己”,而从来也没有怀疑、质疑过。         


接下篇:禅观实修启蒙引导录之二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