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回忆涤华老禅师(附“泰”字舍利)





回忆涤华老禅师

释禅心

 

dhcc.jpg


一、回忆涤华老禅师 

 

涤华老禅师是禅心早期参学禅法时的唯一恩师,虽然如此,对于禅师的生平却的确知之甚少,所了能解的也就是禅师自己撰写的小传记中的那些。主要的原因是除了自己亲近的时间非常短以外,就是他也从未向我说过他的事迹。但是从恩师对我传授道业、数数教诫及日常修为等方面来看,他确实是一位宗门下的明眼禅师,这一点也可由恩师注解的《金刚经》一书中,那些由智慧妙用中流露出来的偈诵看出,如果没有亲身的体证,对于一个从未受过教育的人来说,是不可能写出那般圆融的偈句的,更何况他在云居山时,还亲蒙禅门宗匠虚云老和尚的印可呢!因此,我就将这方面关于禅师的记忆如实地谈一下,或许能窥其貌于万一吧。

记得是九二年底左右,我在鼓山佛学班时,心中渇求明师、要悟道的心情非常迫切,清夜扪心,常常独自流泪。就在这段期间,我在佛学班的一位同学处借阅了恩师的《金刚经注解》,内心中即觉得他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明师和过来人,遂生拜师之愿,但苦于不知师之行踪下落,谁知几天后询问同学时,笑而不答,最后说了一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原来此师现就常住在鼓山!此后自然即有我们的师徒因缘了。

虽然我已拜了禅师为师,但却从未对人说起,因而鼓山可能是没有人知道的。这是因为禅师的日常行径,不与人同,比如他从不上早晚课,大家都在念经诵佛时,他却悠闲于鼓山的林间小道上,所以在山的僧众对他也毁誉不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才如此做的。那时禅师已是八十多的高龄人了,但行动仍异常敏捷,耳不聋,眼不花,言谈铿锵有力,常年穿一套粗布衣服,并且是日中一食,夜不倒单。就这一点,也惹来许多僧众的非议,说他的修行是沽名钓誉的假修行。末法时代的人们就是这样,我自己也是有体会的,比如我和几位参禅的同参住禅堂期间,用功时常常数月不出禅堂,这时外寮的人就说我们是在坐牢;但偶尔有朋自远方来,不免陪着游览一下山中名胜时,这时外寮的又说我们整天不安心办道,到处游山玩水。

老禅师对此等评议从来都是置若罔闻,仍然我行我素。他的修持境界到底有多高,也不是那些满脑子私心杂念、被贪嗔五毒所转的凡夫俗子所能窥测的。在鼓山时,他就对我说过,他将来"要往兜率见弥勒,不去西方会弥陀。"后来圆寂火化荼毗时也证明了这点……

恩师以禅法为正宗,从他教我参禅习道及弘扬《金刚经》来看,他的教授手法当属直指。因而教我参禅时,并不是死参一句"念佛是谁"的刻板话头,而是相机提示,逢缘点化。无奈我根器浅薄,又缺乏承当,只能当面错过而已。但他常开示我说:“《金刚经》是三世诸佛的精华,是成佛做祖的的核心经典,故五祖以前,都以《楞伽》印心;五祖之后,以《金刚经》印心。你当好好参悟此经。”又说:“《金刚经》中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如果能彻究此理,就能在日常参悟中即相而见性。”还问我道:“你会双盘吗?”我点了点头,老禅师又略微提高了声音道:“哎,现在这个时代,连盘个双腿,做个样子的人都没有了!不要学他们,纵然不能了悟心地法门,你也必须要盘起双腿来坐在禅堂里!……”

此后,我将老禅师的教诲铭记心中,坚持坐禅,后来因此也略微得了些体会……

老禅师和我说过,他开写《金刚经注解》一书,是得到韦陀菩萨开许的。也许在传统的汉传显宗看来,这可能是魔说。但由后来我入藏修学密法所了知,在藏地,特别是在过去,一本佛法论著,如果不是得到本尊或护法的开许,不是成就者的著作,写得再优美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也不会有人去读它。据说在古印度,此规矩还更为严格。

老禅师的修持成就,我觉得并不在于他有何神异,或往生时有何瑞相,去了何方刹土等,而是在于他后期出家的四十多年中,外显小乘头陀苦行,内藏大乘菩萨风范。说他外显小乘头陀苦行,是无论他行脚何处,皆是严持戒律,随身之物,仅一衣一钵一蒲团而已,日中一食,夜不倒单,讨单时常常只住在海会塔、禅堂或闭关苑等寂静之地,从不领常住任何职务;说他内藏大乘菩萨风范,是因为他所到之处,皆以平等之心而随缘度化,且注释经典,普施众生。虽然没有其他大德那样轰轰烈烈的广大度生事业,但其实际行持、洒脱自在的家风却不知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多少有缘人!

老禅师后来去了镇江金山寺闭生死关,此间遇到一次病魔的违缘,我因此而专程前往探望,但他对病魔的缠绕毫不放在心上,对我作了一番精要的开示后,将其袈裟传付于我,并嘱咐说:"要独自去参禅,将来能尽力作一份如来的家业!弘扬《金刚经》……"手一挥地又说:"现在你走吧,今后我死了也不要来……"

此后我回南方寺院住了几年禅堂,因心中惭愧无德无能之故,也未敢向任何同参提及此事。

后来我入藏求法,并在藏地闭关修持。96年时传来老禅师圆寂的消息,这是禅师早已于数年前,在鼓山及后来在金山时就对我预言过的,荼毗前后,瑞相纷呈,为禅师一生矢志不渝的清苦修行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今上海作家陈晓东居士欲著作禅师传记,来函提供资料,故捏一瓣清香,并此短文,供养安住于刹土中的恩师,并深深祈愿,化身再眷娑婆……!(禅心笔于2002年)

 

 

二、涤华老禅师圆寂后头骨上显现的“泰”字舍利


th.jpg

     头骨上显现的“泰”字舍利

 

此“泰”字,经上海某权威生物单位抽样检测,既非人体骨质,更非石灰石等,乃舍利子凝结成的千古一“泰”字!

2012年6月,禅心的具恩上师之一——堪布觉海(迦造)师父在新龙县对禅心如是曰:此老禅师,不愧为佛法修证上的“泰斗”!

 


      古月禅堂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