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涤华老禅师参禅悟道的大略经历




涤华老禅师参禅悟道的大略经历

释禅心

 

关于参禅,有几段师父涤华老禅师的故事。


**居士要学禅宗,修禅定,自己要修吗?这也学学,那也学学,就是没有跟着传承、没有跟着师承来修学,今天听说哪里讲一下好、禅定好,诶,我就修一下禅定。明天听说念佛好,哦,就下决心改为念佛,后天听说大圆满殊胜啊、不错,决定还是修大圆满……没有师承、没有传承的人就会这样。


要参禅、要参话头的话你就不要讲道理,“心是什么?”,翻一翻书问一问群里的同修好友,又上网搜一搜,到处找答案,最后来跟禅心汇报心得——诶,这个不用跟我汇报,“心是什么?——清净心!“心是什么?——无心!”你这样的答案不用拿给我,还是留着以后去供养阎王老子比较好,跟禅心汇报没有用的。阎王爷爷最喜欢我们讲这些答案。“什么是心?”、“你的心从哪里来?”你说没有心,阎王最喜欢听你讲这些,马上就把你收录到他麾下去了,阎王手下又多了一位轮回的猛将。我不是叫你去找香严智闲禅师的那段公案?有没有去找啊?现在很方便啊,“网上仁波切、百度仁波切”都有、都可以搜得到,有没有搜到?

 

唐朝百丈禅师门下有位弟子名叫香严智闲……诶,“智闲”,名字跟我一样嘛,不过是音同字不同,我是“智贤”,藏语叫喜绕桑波,是辽西根本上师赐给我的名字。那么香严智闲呢,他在师父百丈禅师那里,是个问一答十、问一答百的人物,聪明伶俐汉!——就是没有开悟,但他认为自己不错了。后来百丈禅师圆寂后呢,他也知道自己没有真正悟道,那么禅宗五家七脉里面有个沩仰宗,道场在湖南的沩山,沩指师父沩山灵佑禅师,仰是弟子仰山慧寂禅师,师徒俩住在湖南宁乡沩山,兴起了禅宗五家法脉中最早的一家——沩仰宗。这样他就跟沩山禅师继续参禅,一天沩山就问他:“听说你在百丈和尚那里问一答十、问一答百、智慧聪明,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凡是在父母没有生你之前,生死的根本,你说一句看!”

 

香严和尚、智闲禅师这下被问傻了,急得满身大汗!“父母没有生你以前,是个什么?说一句看!”回寮房翻遍了经书,翻来翻去,找不到答案!所以又回头来找沩山禅师,求师父给一个答案,这一句到底是什么。沩山大师不客气: “我是我的,你是你的!”就像各人吃饭各人饱,告诉你也没有用,所以至死不肯讲答案。

 

禅宗就是这样,绝对不讲答案,如果抛一个答案给你,等于从我的嘴巴里丢一块骨头出去,你呢,马上就去啃那块骨头,去研究那块骨头。狮子不一样,丢骨头的是谁呢?啃骨头的是谁呢?是人!你要回头去扑那个丢骨头的人!我们讲心里有很多很多的疑问,也经常会向上师、善知识、禅师们问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无一不是你自己心里丢出来的骨头,如果你只晓得研究骨头就把人给忽略了。谁丢出来骨头呢?狮子肯定不顾骨头,狮子会直扑丢骨头的人!狗它就不懂得,没有这个智勇和气魄,所以狗只会去追逐骨头。这个意思是你要回头去看,是谁把问题抛出来的?这是抓根本,擒贼先擒王。如果这个根本没见到,你给我很多答案,这些答案不要讲,没意思,都是你的分别心抛出来的骨头,这些骨头你留着将来去供养阎王,看阎王爷爷放不放过你!所以参禅呢你就真参, “中(真)参”啊,这是我的皈依名字,不是早餐(参)、晚餐(参),是中(真)参,我这个禅宗法脉呢属于曹洞宗,我的皈依师父呢属于“正”字辈,我是“中”字辈,下面是“妙”字辈这样……所以参禅就要真参……那禅心呢,是涤华老禅师,当时他老人家在福州鼓山,我悄悄拜他做了师父学参禅,他是虚云老和尚的弟子,昨天我们群里也有讲到……那他说名字是个代号,你愿意什么名字都可以,这样我自己给自己起了这个法名叫禅心……

 

涤华老禅师他小的时候呢,邻居家里有个小女孩受了惊吓,民间说丢魂了,变成傻呆呆的。邻居家里就请了法师来招魂,师父呢他小时候调皮嘛,法师招魂喊小女孩的名字,他就隔壁答应了一声:“诶——我来了!”突然这样呢,他可能是前世的善根、前世是参过禅的人,这一应就引发了疑情、参禅的疑情:哦,现在我是小女孩的话?那“我”又是谁呢?谁又是“我”呢?诶,就这样疑来疑去、疑来疑去、疑到疯掉了,一天到晚就像参禅一样疑成一团!

 

我们有问题不是这样的,我们有问题的话是马上去翻书,把所有的经书翻出来,现在更现代化一点,赶快上网去搜:百度仁波切那里、谷歌仁波切那里去搜,以前大根器的禅师们可不是这样的,幸好那时候没有电脑,找本经书也不那么容易,所以才有时间整天就参、就疑。究竟谁是我呢?我是谁呢?

 

像师父这样参来参去就疯掉了,参禅需要有明师指导,他是自发这样去参嘛,因为前世的善根。怎么治也治不好,家里人没有办法,最后把他送到寺院去出家就好掉了,这样出家了几年。

 

有一次呢跟着寺院的主持回家,他小时候家里是很富有的,可能是家里办什么喜事,连寺院的方丈都被邀请去参加,哦,看到家里原来这么富有,以前他不知道嘛,参禅疯了好多年嘛。他又动了凡心还俗了。虽然还俗了呢,还是学佛,经常也闭关参禅。这样一直到了四十岁,四十岁那年在家里闭关,一次他的夫人给他送饭进来,手接饭碗时没接好掉在地上打破了,诶,也不能说大彻大悟,大概是参禅得了个入处——破了初关,红尘里呆不住了,发心再次出离,四十岁再次出家,写了一封信给虚云老和尚,当时虚老在云居山,就这样去了云居山,在云居山每天追随虚云老和尚参禅打七。这样过了好一段时间,有一天他给寺院箍水桶,老和尚过来问:“水桶箍好了吗?”禅师没有二话,站起来一脚就把水桶踢穿了!

 

虚云老和尚后来用毛笔写了两个字给他:印可!就这样印证了他参禅破参的境界。这样,禅师的后半生一直到、好像到86岁圆寂,举扬的都是宗门中的宗旨!以前也讲过,他也修头陀行,日中一食,夜不倒单,四十多年如一日地不杂用心,所以讲参禅就要真参,不要自己一点功夫都没做,歪着头动了点脑子就把答案扔过来,这是没有用的。就像刚才讲的香严禅师,问一答十没有用!所以香严他就想自己悟道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这么一想就什么都放下了,再也不去看书、翻经典,求答案了。这样他把从前的所有道理知见都彻底抛弃掉了,然后到处去云游,无思无虑,最后到了南阳慧忠国师的道场就留了下来,在那里帮道场管理牛群放牧等,百丈禅师后,禅宗的道场都是自力更生、农禅合一的。南阳慧忠国师呢是六祖的弟子,得道的大禅师。有一天他做工的时候呢,信手捡起一块瓦片一丢,瓦片击打在竹子上“砰”地一声,瓦片裂开了,他听到这个声音悟道了!他就马上站起来,朝着湖南沩山的方向恭敬顶礼:“师父啊,幸亏您当年没有把答案说出来,如果您说了答案,香严就不会有今天了!”所以,高明的禅师绝对不会把答案告诉弟子,说道理讲答案只会自塞悟门。

 

为什么会听到一个声音会开悟?像师父涤华禅师饭碗打破在地开悟;虚云老和尚接个茶杯,茶杯烫手打翻在地开悟,古往今来很多这样的公案,为什么?

 

曹山本寂禅师偈曰:从缘荐得相应疾,就体消停得力迟。瞥起本来无处所,吾师暂说不思议!

 

(整理自古月禅堂禅七录音。古月禅堂  2012/9/11)

 

 

   古月禅堂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