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释无明轮回的流转次第(中)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略释无明轮回的流转次第(中)


——三细六粗中的枝末无明

心性本净与客尘所染(中)


上篇:略释无明轮回的流转次第(上)

不过,我也经常强调,不要因为自己学了大圆满、学了大乘禅宗等,就轻视、漠视最原始、最基础法的修持!因为一切大乘佛法、包括大圆满法,无不含摄最基础教证法的,比如你修大圆满的引导,还是要从获得身无我的决定修起哪!

如果只羡慕最高的大乘,忽视了自己当前修持破执的程度,那么至高无上的圆顿大法修不起来,基础的破执法门你又不愿意修持,最后依然一无所成,到死还是一个庸俗心境、生死凡夫,那就大不值了,这一辈子的暇满人身又算是浪费过去了。

智相的是非善恶、爱憎分别生起后,进一步地,对所爱好的境感受到乐,对憎恶的境感受为苦,爱憎的妄念和苦乐的觉受相续不断,这就是六粗相中的第二粗相“相续相”。

相续相属于分别法执的范畴。所谓分别法执,就是说不由俱生而来,它要依赖佛法正见以外的错乱知见、错误的思维分别后才能生起。

也就是说,分别法执生起错乱的分别后,复再把错乱分别计度的心相,执着为自心实有自性的法,所以说分别法执和先天俱来、第八识中的俱生法执种子不一样,分别法执是后天生成,只存在于第六意识中。

“生起错乱的分别”,所谓错乱,什么是错乱呢?就是讲外缘某一样事物或者具体的法,你用佛法以外的偏见和常识先定义、判断它的善恶、好坏等等,这个就叫错乱的分别,或者叫邪知邪见的分别,不正知的分别等等,这种分别是后天中,我们从自己的父母、老师以及所接触的各种教育方面来的,用哲学的话讲就是:用了错误的理论体系解释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比如有人接受了唯物论马克思里头的判断标准,政治家的是非善恶的标准,甚至你接受了李红志“发愣功”这些邪教中的是非善恶之标准等等,这些就都叫做依外缘上的邪分别自性所起来的法。

邪分别自性相的法起来之后,你又进一步地,再依善恶、好坏的判断,对自己以为善的、好的感受为乐、为爱,对恶的、坏的感受为苦、为憎恶,这就属于分别法执的范畴了。

分别法执也有两种,一种是于佛法之外,依邪知邪见思想体系中所指蕴、处、界之相而生起自心之相,分别计度后执取为实有自性的法;另外一种是依邪知邪见内容本身的自性之相所起的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有。

粗重的分别法执,只要真实证悟了空性的见就能断除,在真实见道位就能断除。

而极为微细的俱生法执呢,则需要到见道之后的修道中,从见道位的登地菩萨,一直到十地菩萨的修道过程,经历菩萨十地的修持,到等觉、妙觉二菩萨进入最后的金刚喻定,破最后一分无明的时候才能完全断除!所以说俱生法执,是最极微细、最难断除的无明迷惑。

总之,无论是俱生法执还是分别法执,一切法执都是认取、认同自心(第七识或第六识)所变现的相为实有、实在的事物,执着为心外真实存在的法。实际上都是心识自己变现出来的虚妄之相,所变现出来的虚妄相又要依赖第八识中的种子之条件才能生起。

故《成唯识论》中,佛陀告诉弥勒菩萨说:

“慈氏当知,诸识所缘,唯识所现,依他起性,如幻事等。”

——弥勒菩萨啊,你应当知道,所有识的认识对象,都是识自己变现出来的,属于依他起性,如同幻化出来、幻觉中的事物。

只要有人我执的存在,必定就有法执的存在,因为于法执之上,生起我执;但是虽然破除了我执,完全没有了我执,却仍然可以有极为微细的法执存在,法执也叫做所知障,我执叫做烦恼障。

印度有的论师护法主张,法执只存在于第六意识、第七末那识中;有的(如安慧)又认为,法执除了第七末那识外,通其他一切识,即前五识、第六识、第八识都具法执。

 

(十三)六粗中的枝末无明

智相之后是“相续相”。

依智相所起的善恶好坏、染净爱憎等妄想分别越来越增强、越来越巩固,于是相应感受到的苦乐等情绪也益发相续不断,称之为相续相,相续相依然是分别法执的范畴。

智相之前,都不出根本无明的范围,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后,终日起心动念,无不是罪、无不是业。念念中心随万境转,终日不回头,在被转的地方既不懂得回头,于是乎由念念分别的相续相流入枝末无明,依相续相或苦或乐的境界,根深蒂固地住持于、安住于苦乐的感受境界中,执着越来越深厚,越来越坚固,这就是“六粗相”中第三相的“执取相”了。 

执取相,它依相续相生起能执取的我相,所以这个能执取的我相便称之为“俱生我执”,俱生我执是 “思惑”的根本,思惑就是念念相续、念念所起的一切思维活动。

再下来,为所执取的相,安立种种概念上的名字、言句,即执取相的执着再发展下去,为思惑中的内容安立名字、名字相,称之为“计名字相”。这时对怨亲美丑,喜欢不喜欢的名字相生起爱憎烦恼的念头,所以“计名字相”属于分别我执、“见惑”的范畴。

见、思二惑呢,是生起我执烦恼障的根本,烦恼障从见、思二惑而起,烦恼障能使生死相续不断,总之就是执着了能见相的主观之我,认同了能见分别妄想心的相做了我。

思惑和见惑的差别,“见惑”,是自己对外境外法、外界事物生起的分别概念之心;“思惑”,着重于烦恼和情绪相连,即内心中所有起心动念的内容,且纠缠于自心所起的思维活动之本身。

再说构造名字相后,惹起无边贪嗔痴慢疑的烦恼,致使身口二门善恶的行为活动,身语意三者合一,意为主导,支配身语,造种种业,于是成就了“业相”;

然后由业相感招果报,出生无穷轮回,流转生死苦果,这就称之为“业系苦相”了。

以上三细、六粗合起来,就叫做和无明相应,总摄一切烦恼、随烦恼的染法 “九相”,故知九相全依无明而起。六粗中的四相“智相、相续相、执取相、计名字相”都属于身语意三门中的意业,意业是我执烦恼和法执烦恼的根本。

另外,六粗配合惑、业、苦三道的话,前四相是惑道,起业相是业道,业系苦相究竟是苦道了。2014年1月13日:古月禅堂;文字整理:莫纳;校对:可乐、妙祥等)


下篇:略释无明轮回的流转次第(下)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妙勇
🙏🙏🙏😄

发布于2018-06-14 14:5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