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与疑情(04):“吾心不安”便是大事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参禅与疑情(04):“吾心不安”便是大事




参禅与疑情(04

——“吾心不安”便是大事

金堂古寺  释禅心

 

上次我们提到“大事已办”。禅和子们口中所宣称的“大事已办”,那就是我们常常听到说到的“了生脱死”。

 

“了生脱死”我们先不谈——“吾心不安”便是大事也!和尚我且来问你们:你们从千里之远、万里之遥来拜见师父,为的是什么呢?

 

或者,请你们独自于清夜、半夜中,各各扪心自问:

 

“自己过去以来,读烂了几十几百本佛书,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心外身外的经典,就连牛皮纸做的论典都看穿了,然而到了今天,你为什么还没有‘心安’?”

 

1534072779353464.jpg当今信息发达的时代、科技兴盛的时代,你还有哪种秘籍没有获得?——还未曾获得、没有看过的,你们去翻三三同修的手机吧!无论南传汉传的理论与修法,乃至藏传中的大手印、大圆满窍诀法本,三三同学的手机里都统统搜集全了,他手不离机、日以继夜地在那里看——你们现在去问三三他,“现在你已‘心安’了吗?” (师曰:前三三后三三,手机看烂无心安)

               

你又摸摸自心再问:“过去以来,自己天下到处跑道场,到处拜师父,拜见了几十位法师,几百个活佛、仁波切;你又想一想,那些一辈子中东奔西跑,喇嘛、活佛、法王前求了几百个灌顶、几千个传法的,十年、二十年一眨眼间就过去了,现在都真正安心了么?”

 

最后,你又再去照一照镜子:“为何到了现在,除了赚得些两鬓发白、满面皱纹、一身的辛苦之外,除了大把大把的精力、大把大把的银子掏出去了之外,到现在却还不曾有过真实的“安心”与“心安”呢?!”

 

“百年三万六千日”——你我何时有过真实的心安?何时体会过真正的心安?!你所谓的心安,总是要依赖什么——你总是向外依赖师父、活佛、法王、仁波切,(向外寻求依赖)数不清的道场,以及贝叶黄金做的书写的经典论典等等。你我若是真正“心安”了,归家稳坐了,哪里还用得着跑断两腿,求见几百个活佛的传法?几千个法王的灌顶?

 

一位真正自信己心就是真佛,一位真正承当自心、了见自心即是真佛的人,他自己就是十方法界中随处自在、随处解脱的法王!就算释迦牟尼,乃至千佛、万佛一时顿现在他面前,齐声劝导他改弦易辙,他都绝无动摇、犹若金刚,何以故呢?因为此人“我心安矣”,无非“我心安矣”也!

 

(***:师父,我现在不看经典,亦无心上座,这样不是更糟吗?

师答:不错,大家都如我一般:混日子等死!)

 

世间不曾遇着佛法的“圈外人士”,或者那些对禅法尚不具真实信心的“圈内人士”,他们一生的努力,不也全都追求心安么?不过他们的心安之道,是依着建立起一道安全的围墙、一所安全的城堡,以这样的方式来获得的——此话怎么讲?

 

因为他们的“心安之道”啊——首先讲“圈外人士”,他们的安心之道,是以诸如学历学识、身份职位、金钱财富、名誉地位,以及父母儿女、夫妻爱人、人脉关系为聚集的砖瓦材料,建筑起一道自认为坚实的“安全围墙”、一所固若金汤的“安全城堡”。

 

这样的围墙或城堡,一来没有长、宽、高的限制,人人都想着上层之上还有最上层,所以绝对会有“崇高必至堕落、聚集必定无常”的危险;二者,凡是建立起来的建筑,决定将会迎来坍塌的一天。所以这样的围墙和城堡,说是安全,其实无处不藏着风险与危险也!

 

再看看圈内人士的安心之道,他们一生的努力,照样也跳不出“安全的围墙与城堡”之范畴:他们虽然不曾建筑圈外人士的围墙城堡,但是他们仍然会在画地为牢的点与面上,以经典的权威、宗教内容的权威、教义与仪式的权威,甚至以诸佛诸祖们语言、文字、形象的权威,建立起自心中牢不可破的“安全之围墙、安全之城堡”,且毫无意识地自缚其中、陶醉其中!

 

一切生生死死的境界,全都包括在欲界、色界、无色界——如《俱舍论》归纳的“四洲四恶趣,六欲并梵天,四禅四空处,无想五那含”的二十五中有一网打尽,如此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轮回不息,总被一个“吾心不安”的“苦”字境界牢牢所缚也!


1534063932140820.jpg 












(2018年8月 金堂古寺整理自录音文件)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