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与疑情(05):可能的范围内选择最直接的道路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参禅与疑情(05):可能的范围内选择最直接的道路




参禅与疑情(05

——可能的范围内选择最直接的道路

金堂古寺  释禅心

 


我们再来返观过去禅宗中祖师们的行径,他们与“圈内人士”大不相同,禅师们摒弃一切自心之外的寻求与附加物,他们没有必须崇拜的任何神圣,只要此人投身到参禅的行列来,他便须摧毁所有的围墙建设,禅师们站出来直截了当地宣称:

 

“求佛求经,看经看教,皆是造业。你若求佛,便被佛魔摄你;若你求祖,即被祖魔缚你;你若有求皆苦,不如无事!”

 

沩仰宗的创宗祖师沩山灵佑、仰山慧寂师徒,有次沩山问仰山:“《涅槃经》四十卷,多少是佛说,多少是魔说?”仰山答师:“总是魔说!”


 1534070667988652.jpg









而另外一位天下闻名、后世闻名的禅师德山宣鉴,他的弟子们曾经这样评价自己的师父:

 

“德山老人寻常只据一条白棒,佛来亦打,祖来亦打。”

 

例如有一次上堂开法,德山禅师开示了一段让整个佛门都为之震惊的话,白话一点来讲:

 

“人们出家,都参佛拜祖,我的先师们则不这样认为,这里既无佛、也无祖!达摩是老臊胡!释迦老子是干屎橛!文殊、普贤是担屎的汉子!等觉、妙觉这些所谓的因果圆满,都是破除了人我执、法我执的凡夫俗子!菩提、涅槃都是拴驴的橛子!十二分教典都是阎王小鬼的生死簿、揩拭脓疮的手纸!四种果位、三种贤能,从初发善心到十地修行的菩萨、罗汉们都是些为人看守坟墓的活鬼,自己都救不了自己!”

 

临济宗的开山祖师义玄禅师又曾这样喝到:

 

“道流!尔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一切人惑,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沩山禅师的入室弟子香严智贤,曾经是位问一答十、问十答百,但就是不能见性开悟的聪明伶俐汉!直到后来弃绝所有经论,云游到慧忠国师的道场放牛牧牛,一切放下,绝学无为,方以信手以瓦击竹的因缘而悟道。再后来,沩山派弟子送他禅杖与经书,以印证香严智贤开悟证道、从此可以摄受弟子时,香严却大哭出“苍天、苍天”以及“道由心悟,不在言语”的话来!

 

如同德山一般,义玄禅师还曾:


批坐禅观行的人是吃饱了的“老奴”;

骂讲经说法的座主家为“野狐精魅”;

呼佛为“干屎橛”;

说十地果位的菩萨“犹如作客儿”;

以及等妙二觉“担枷锁汉”;

罗汉辟支“犹如厕秽”;

菩提涅槃“如系驴橛”等等!

 


德山禅师的棒,临济禅师的喝,作用之一,乃是为了猛然截断那些将头脑深深陷于佛学名相、思维分别的情思束缚,这是基于他自己当年的修学经历。而苛佛骂祖,也只是破除当时佛门中虽然口头上承认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实际上只是一味地崇拜偶像、系缚于偶像,从不回头认取自心即佛的流弊。

 

若以禅的眼光看,所有最终的权威只在自己的内心中,而绝非自心之外。 “从门入者,不是家珍!” 参禅的行者必须在“可能的范围内选择最直接的道路”——离心之外、无佛可成!而一般因循、匍匐于神圣光环下的虔诚宗教徒,他们内心中的信仰,无不来自外在至高无上的某种权威,所以他们会有很多的盲目接受,以及谦卑屈从,在接受外来之物的同时,他们也亡失掉了自己的本心——人人本具、个个不无的佛性!

 

匍匐于神圣与神圣方式的修持,会使众生与佛之间,形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障壁。禅宗的修行,就是要推倒这道障碍的墙壁,好让一切众生,明见自己和佛陀平等无二的本性,使一切众生都能获得解脱自在。

 

“宁可永劫受沉沦,不从诸圣求解脱”,如果一定要说禅以及禅门内的行者们有什么信仰,那么禅的信仰,便是必须将“信”的事实,以其本来面目的方式在自己的心中呈现出来。而信的事实,实际上就是“心”的事实,信者是谁呢?是他自己的本心哪!而彻悟自己本心的人,他的每一个举动都和佛没有丝毫差别,因为佛是本性的表现,抓住了心性,就是亲手把握了生命的根本——一切轮回与涅槃的根本。

 

心髓大圆满教法于人间传承的源头祖师——极喜金刚(嘎绕多杰)也曾这样唱道: 


“心之自性本来佛,心无生灭如虚空,

若证诸法等性义,不寻彼性住为修。”

 

此偈还有翻译为这样的:


“心之自性本即佛,心无生灭如虚空,

若证诸法平等性,无求放下即是修。”


从这些方面看,我们就不难明白德山禅师、临济禅师为代表的禅宗祖师们,他们摧毁外在的建设,力斥外在的偶像,乃是在普天下的求道者们,迷恋经典、执着圣者圣境的背景下,一片老婆心!他们的棒喝,他们惊世骇俗的举措,无非要使所有的有缘者,确信并承当自心就是真佛、人人堪为人天中的祖师也!

 

德山老禅师圆寂前,身边有人也曾如此问德山:“师父违和,还有不病的吗?”

 

德山和尚说:“当然有不病的喽!”

那人又问:“如何是不病的呢?”

 

德山和尚大声呻吟说:“啊哟,啊哟,难受死了,痛死我了,啊哟!”

 

那人见此情形,茫然不解。


德山和尚又说:“扪空击响,劳汝精神,梦觉觉非,竟有何事?”话音刚落,便安然坐化竟!


1534066765436205.jpg

 


 








(2018年8月 金堂古寺整理自录音文件)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







匿名
感恩师父和师兄们!

发布于2018-08-26 15:39:45


今佛
有求皆苦,不如无事!一个无字了得!

发布于2018-08-21 07:3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