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与疑情(12):东渡日本助日抗元的祖元禅师(附录篇)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参禅与疑情(12):东渡日本助日抗元的祖元禅师(附录篇)





参禅与疑情(12

——附录篇:东渡日本助日抗元的祖元禅师

(注:根据网上资料及祖元禅师语录等,金堂古寺、古月禅堂编撰此一附录之文)

 


公元1279年5月,一位年过半百,在中国浙江天童寺担任禅堂首座的老和尚,带着自己的弟子梵光、一镜,以及法侄镜堂、觉圆四人,从宁波三江口乘船,东渡到了日本。临行前,这位老和尚吟诵了一首与天童寺僧众,以及已经亡国、南宋故土所有父老乡亲的《离别诗》:

 

世路艰危别故人, 相看握手不知频。

今朝宿露亭前客, 明日扶桑国里云。


1535440517500535.jpg 








这位老和尚,就是后来在日本镰仓瑞鹿山,创建了日本主要禅宗道场之一的圆觉寺,弘扬中国禅宗临济法脉,并在日本古代禅宗二十四派以及近代临济禅宗十四派中,建立起了镰仓末期和室町时期最有影响的禅宗派别之一的佛光派,而且被北条氏在镰仓当权时拜为国师的无学祖元禅师(1226~1286年)。祖元禅师建立的圆觉寺,后来发展出198个子寺,至今已传灯200余代。


1279
年的8月,祖元禅师到了镰仓,驻锡于建长寺,北条时宗执弟子礼,接待了禅师一行。之后又应时宗之请,出任镰仓建长寺第五代住持。北条时宗和他父亲时赖一样,醉心于禅宗佛学,心中但凡有苦恼都会到寺院里求教,尤其对来自中国的高僧非常尊敬。

 

祖元禅师赴日之际,正是元朝与日本关系交恶之时,祖元出于对宋朝亡国之痛以及元军野蛮杀掠之恨,站在中原汉民族的思想立场上,反对蒙古军队入侵日本。

 

很少有人知道,祖元禅师,便在蒙古袭日的战争中,充当了日本抗元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祖元东渡日本后不久,就在一段《锁口诀》中的禅法开示中,预言蒙古军队即将入侵日本,预言中说道:“夺魔王帜,箭掷空鸣;风行尘起,龙蛇天渊!”此举便为镰仓幕府,提前作好战争准备创造了有利条件。

 

元军第一次袭击日本后,日本举国都在祈祷神佛。1281年,也就是祖元禅师来到日本国的第三年,元朝忽必烈派出庞大远征军,由浙江和朝鲜同时出发,时肩负抗敌重任的北条时宗忧心忡忡,祖元明白年轻的当家人需要指点迷津,于是特地递了张三个字的纸条给他:“莫烦恼!”

 

禅师站在反对侵略的正义立场上,以禅法鼓舞北条时宗:“若能空一念,一切皆无怖。犹如重甲入诸魔贼阵,魔贼虽多,不被魔贼害。掉臂魔贼中,魔贼皆降服!”由于祖元的指示,彻底坚定了北条氏决心抗敌的意志、勇气与信心。

当元军十四万大军的舰队临近日本海域的时候,北条时宗揣着急报到建长寺参见祖元,师徒相见,时宗请教祖元道:“生存死亡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祖元问:“将军准备好了吗?”

临济宗以机锋凌厉、棒喝峻烈的禅风闻名于世,北条时宗深受祖元禅师的熏陶已久,他的回答竟是昂然大吼了一声:“喝!”

祖元赞道:“真是狮子儿,能做狮子吼!”

 

祖元再度鼓励时宗,“佛力与天力共运,圣力与凡力齐新”,“万人齐仰处,一箭定天山”,只要全民团结起来,一定能够降服外敌,取得胜利。

在精神导师祖元禅师的鼓励下,北条时宗果真如同一头激怒的狮子,率领镰仓武士,打退了元军。最不幸的是,元军撤退时正值8月,太平洋上突然刮起了猛烈的台风,风暴持续四天,元军舰队被毁大半,甚至被迫丢下十万大部队在海滩上供日本人尽兴杀戮。


1535443811331509.jpg









日本人得到了后世人所说的“神风”好运,但对那些好传“北条时宗悟道”故事的人来说,他们更情愿地认为,战争的胜利得益于时宗师事无学祖元长年累月地参禅问道所锤炼、熏陶起来的刚毅果敢之武士精神,为时宗提供了强有力的精神武器。这也正是无学祖元禅师的禅法在武士间影响很大的原因所在。


而祖元这个身处异乡的中国人,也用自己的方式,向摧毁故国的残暴元军做了回应。

 

尽管祖元支持日本的抗元战争,但对于战争中的死亡将士,他都从怨亲平等的立场,祈求他们的神识早获解脱。如他在圆觉寺为阵亡者祈求冥福的法语中,强调“前岁及往古,此军与他军,战死与溺水,万众无归魂,唯愿速救拔,皆将超苦海。法界了无差,怨亲悉平等!”

 

由于北条时宗的保护、支持,禅宗在镰仓和京都日益根深蒂固,对武士阶级的道德、精神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同时,禅的宗旨也深深地浸润了日本人生活,对日本文化,乃至日本人性格的形成都有难以估量的贡献。


身在异乡他国的祖元,常常思念海天茫茫的故土,盼望将来埋骨于太白天童,本来他的打算,是在日本传法“三两年后便回”,时宗去世后,禅师准备辞归,以幕府执权者为首的缁素等众固留不放,再三挽留而未能成行。他在一首《思乡诗》中吟道:1535443166262787.png

 

故园望断碧天长,那更衰龄近夕阳。

补报大朝心已毕,送归太白了残生!


某日,这位老和尚孤独地来到本州南边的“徐福祠”献香,沉吟良久,写下一首传诵古今的诗:

先生采药未曾回,故国山河几度埃。

今日一香聊远寄,老僧也为避秦来。

 

祖元在日本七年,作为圆觉寺的第一代开山祖师,以及建长寺的第五代主持,追随径山宗风,培养出数十位参禅悟道的法嗣弟子,为临济禅法在日本的传播与弘扬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此正如禅师的《自悼》偈:

 

为法求人日本来,珠回玉转委荒苔。

大唐沉却孤筇影,添得扶桑一掬灰。

 

公元1286年的九月三日,61岁的祖元禅师示偈云∶

 

诸佛凡夫同是幻,若求实相眼中埃,

老僧舍利包天地,莫向空山拨冷灰。

 

旋又执笔云∶

 

来亦不前,去亦不后,

百亿毛头狮子现,百亿毛头狮子吼!

 

书毕,安然示寂!日本幕府谥号“佛光国师”,后又被光严天皇追谥“圆满常照国师”。至今圆觉寺内,还保存着一座由天皇授旨、能工巧匠依照祖元禅师生前面容雕刻的坐像。






2018年8月 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







匿名
法界了无差,怨亲悉平等!顶礼师父!感恩师父!

发布于2018-09-12 09:50:32


匿名
现在的人参禅搞不起来缺乏武士精神啊

发布于2018-08-30 06:57:31


匿名
此一战相国幕府带领全日本修药师法门

发布于2018-08-30 06:51:43


匿名
恭敬顶礼师父

发布于2018-08-28 16:31:53


匿名
🙏🙏🙏

发布于2018-08-28 12:38:48


今佛
恭敬顶礼师父

发布于2018-08-28 11: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