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的内涵之九:空空(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空的内涵之九:空空(五)





空的内涵之九:空空(五)

2015年4月 古月禅堂 释禅心

 

(共诵莲师心咒)


 1537668689132514.jpg











上回的上回我们大约提到,“假观”,他是一种了达一切有为,无不空花幻影、虚假不实的入门方便之对治修法。至于空花幻影、虚假不实的原因呢?基于般若中观的宗义,一切有为诸法不离因缘和合,没有自己的自性之故。若从唯识的角度解释,森罗万法,乃是众生心识变现、依他所起,所以是假;又从瑜伽行中观来看,万有诸法,本是虚妄之心、迷乱所现,因而是假。

 

总之,之前经过假观的禅修,既已觑破一切外境诸法,好比镜中所现的影像,影像本来统统皆假,那么现在还要死死盯着那些虚妄影像做什么呢?当知到了这里,你便能舍假观而入空观了也。

 

相比之前观察外境缘起诸法的假观,“空观”的重点是观照内心所起的妄念。一念才起,随即照之,照之即空,如此即照即空,功夫久久,最初心中生起的妄念,犹如江河竞注涛涛不绝;中间的妄念,犹如水面偶尔出现的泡沫随起随灭;最后所有的妄念消失,犹如无风不动波的湖泊,又如秋天无一丝云彩的天空。

 

功夫做到这里,切莫以为自己修证已经不错了,更莫生增上慢认为自己已经开悟、证悟本来面目了!因为无论假观还是空观,这两种观的禅修境界,都不出对境、所境的范畴也!

 

也就是说,假观和空观,“”的都是“”而已!要能如实开悟本来面目,你既不能落有,还不能着空。所以啊,就如昨天和尚我所指给你们的,你若不在“此一知”的“能知”这里着力发力,你便不能极速证得能所双亡、空有不二,真正绝诸对待的“空空”究竟本来面目也!

 

虽然空观已然亡所,但是能观的心依然存在。而且空观既立,此空也就成了被知的对境——空执成为所境,如是能、所依然宛然!所以要和尚我老人家给你们说啊:

 

假观观于外,空观内观心,

内外若俱遣,即能所双亡,

空空实相面,毕竟空现前,

是名中观义,亦名为中道。

 

假观、空观都是有所缘、即有对境的禅修。“假观”的观修所缘在于外境,“空观”的观修所缘在于内心,唯有外境内心悉皆销落,便是能所俱遣、能所双亡的“中道”或“中观”,即此也就是我们这里要解释的“空空”之义也。

 

真到了这里,你的境界,便由之前的假观、空观,而直契中道的“中观”了!大家要知道,假、空二观,假观是缘起有,空观为自性空,一有一空,空有对待都非了义!

 

所以现在你还坚持起念观照的话,不要说那些本即是空的所照对境,就是你起此一念、动此一念想要观照的“一念”之心,不仍然是个大妄想么?不仍然是个大障碍么?所以六祖慧能大师说:

 

“此门坐禅,元不看心,亦不看净……若言看心,心原是妄,知心如幻,故无所看也。若言看净,人性本净……起心看净,却生净妄;妄无处所,看者是妄。净无形相,却立净相,言是工夫;作此见者,障自本性,却被净缚。”

 

此心本来虚妄,好比兔子本来无角、乌龟本来无毛,两者本来都没有翅膀,你还再起一念妄心、屡起无穷妄心,要去看那兔子的角、乌龟的毛以及两者的翅膀,如此梦中造梦、妄上加妄,真是迷乱得无以复加、无以形容也!

 

同样地,心性本来清净,你若再起一念,要去看那原本没有任何相貌的清净,那么所起的这一念,不就变成了头上安头的妄想么?而被看的“清净”,不就成了有所安立、能被看到的“清净之有相”么?如是能所宛然,不是错做了功夫么?不是反被能看的妄心、所看的净相障覆住本来面目了么?


 1537630948129098.jpg











我们都读过仓雪禅师的一首诗偈:

 

南台静坐一炉香终日凝然万虑忘;

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缘无事可思量!

 

在“觉后空空、了无大千”的一味实相中,既没有能修的人,更没有所修的法。在“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空空本面中,什么得念与失念、成法与破法,什么众生与诸佛、无明和真如,什么生死与涅槃、烦恼及菩提、障碍和解脱,乃至什么天宫地狱、一切国土等等,到这里全然一味、凝然无别、等无差异!哪里还有什么要除妄想的一念之烦恼呢?!

 

先由假观而入空观,再由空观而入中道(中观),这是适合几乎所有人的修观次第。中道绝是绝非、绝有绝无,中道绝生绝灭、绝常绝断,中道绝来绝去、绝一绝异。总之,一切思量、一切商量话会所不能到处,即名中道不动之第一义谛也!“只缘无事可思量”,到这里可谓为“不除妄想不求真”——真正的“绝学无为闲道人”也!

 

禅宗中的坐禅,到底思量个什么呢?“思量个不思量的!”如药山惟俨禅师某次坐禅时,有僧前来问道:

 

兀兀地思量什么?

师曰:思量个不思量底。

曰:不思量底如何思量?

师曰:非思量!

 

禅,如果是“思量的”,那么禅便丧失了自己的本来面目;禅,如果是“不思量的”,那么禅又会陷入反平常、反理性的怪圈!禅到底是什么呢?——一切思量无不从这里流出、但一切思量所不能触及到的那个、那个“非思量的”啊!石头希迁祖师赞誉药山惟俨禅师的偈诵说:

 1537631415754431.png

从来共住不知名,任运相将只么行。

自古上贤犹不识,造次凡流岂可明。

 

一日药山禅师在石头上盘坐,石头祖师看到后问:“汝在这作么?”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呢?

 

师曰:“一切不为!”药山回答:什么也没有做啊!

 

石头曰:“凭么即闲坐也。”那么你就是闲坐了。

 

师曰:“若闲坐即有为也。”如果是闲坐,不还是有所为吗?!

 

石头曰:“汝道不为,且不为个什么?”你说不为,到底不为个什么呢?

 

师曰:“千圣亦不识!”此一不为,即连千佛出世,也都是不识的啊!

 

空空实相本来面目,本来就没有任何形象,离四句、绝百非、无能所,非一切思量所到;假若这个“不为”,能被千佛所识,那么这个“不为”,不仍是一个属于思量所能触及到的、“对象”与“对境”中的一个有为之法吗?不仍是一个能所宛然、相对有为中的无常之法吗?

 

若非真实大彻大悟,药山惟俨绝对答不出“千圣不识”如此千古佳句的话来!所以石头祖师听到最后这句回答,大为赞叹!因而作了个上面这个偈以赞颂药山禅师。


从来共住不知名”:你我他从无始以来,都没有一刹那离开过“这个”,尽管“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行坐镇相随,语默同居止。纤毫不相离,如身影相似。”但是你我他却连“这个”的名字都不知晓!

 

任运相将只么行”:亘古如如、与你我他从未分离的“这个”,同时也与一切森罗万象的流通诸法恒时相随相伴。各位:此身已在含元殿,更向何处问长安?!

 

自古上贤犹不识,造次凡流岂可明”:禅宗祖师们说“人言见道方修道,我笑骑牛又觅牛!”你我本来都骑在牛背上,却还痴迷地向外到处寻找牛的所在;你我本已身在长安城内的皇宫宝殿中了,却还到处问人长安城在哪里?!自古以来第一等的、最上等的圣贤如菩提达摩,梁武帝问达摩祖师:“对朕者谁?”——此时此刻,正与我相对而坐的,又是谁呢?达摩祖师的回答直令武帝匪夷所思:“不识!”

1537632097139353.png 

连满腹经纶、学富五车、贵为“佛心天子”的武帝,都认为达摩祖师的“不识”为匪夷所思的话,那么天上天下那些更多的芸芸凡夫俗子们,又岂是可以明白的呢?!

 

另外讲来,“自古上贤犹不识”这句,也告诉我们达摩祖师及诸天下真禅师,皆以不识为真识,而世间一般的圣贤们,却都以真识为不识也!

 


(回向功德……)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







匿名
“从来共住不知名”:你我他从无始以来,都没有一刹那离开过“这个”,尽管“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行坐镇相随,语默同居止。纤毫不相离,如身影相似。”但是你我他却连“这个”的名字都不知晓

发布于2018-09-23 21:11:00


匿名
五蕴山头一断空,同门出入不相逢 千百年来赁屋住,到头不识主人翁

发布于2018-09-23 10:45:11


匿名
从来共住不知名,任运相将只么行。 自古上贤犹不识,造次凡流岂可明。

发布于2018-09-23 10:31:02


匿名
“空观”的重点是观照内心所起的妄念。一念才起,随即照之,照之即空,如此即照即空,功夫久久,最初心中生起的妄念,犹如江河竞注涛涛不绝;中间的妄念,犹如水面偶尔出现的泡沫随起随灭;最后所有的妄念消失,犹如无风不动波的湖泊,又如秋天无一丝云彩的天空。

发布于2018-09-23 10:23:14


匿名
感恩师父!

发布于2018-09-23 07:24:05


匿名
顶礼师父!感恩师父!

发布于2018-09-23 06:08:30


匿名
顶礼师父!感恩师父!

发布于2018-09-23 05:58:24


匿名
感恩师父

发布于2018-09-22 21:55:28


匿名
感恩顶礼师父!

发布于2018-09-22 21:21:52


匿名
感恩顶礼师父

发布于2018-09-22 20:4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