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六十一)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六十一)





虚云和尚(六十一)

作者:冯冯



德清拜别了宝悟和尚,他深感此行不虚,他满心欢喜,下山径向东行,渡江到了宝华山,参见圣性和尚,他然后又到宜兴,帮助仁智和尚修缮显亲寺,又到句容参见法忍和尚,助其修赤山寺,等到德清到达金陵城,已经又过了两个年头了。光绪十七年,德清到了金陵城外廓城墙。


金陵的石头城城墙,周围长达一百八十里!是世界上第一最长的古城城墙,周围有十六座城门城楼,另外又有水陆门十三座,德清仰望,他完全给那万里长城般雄伟崇高的南京外廓城墙震慑住了!他游遍天下,却从未见过这般伟大的城墙!果然不愧是自古以来的金陵帝王都!


德清在光绪八年三步一拜往五台山途次,曾来过金陵一次,但当时只在郊外拜了牛头山融祖塔,并未进城,忽忽渡江上路,心中只顾三步一拜,直到此次,才真正到了金陵。


他看了越王勾践用山石凿筑的一段城墙残壁——当地人称为「鬼脸城」——才知道南京又名石头城之由来,这段清凉山的石头城城垣,仍存三千多公尺,高达六十余尺。


84.jpg


他从石头城东行,向南到了雨花台高阜,相传梁武帝时,有高僧在此讲经,天雨曼陀罗华,该处因此得名。德清在雨花台上遥瞰大江东去,又遥望钟山形势,怪不得诸葛孔明说:「钟山龙蟠,石头虎踞」了。


他看到了玄武湖,看那柳垂长堤,钟山上寺院处处,另一边古城冈上古塔笔立,令他想起唐代大诗人杜牧的诗:「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他觉得形容得再恰当不过了。


85.jpg


德清在钟山找到了净成寺,那松岩老和尚方在督工修葺殿宇,德清来拜,给小沙弥领引到工地会见。德清只见一个清瘦老和尚正在和盖房工人说话。知道便是松岩,慌忙上前行礼。


松岩老和尚回礼道:「德清师不必礼!你的来意,宝悟和尚早有音信来说明了。你要我教你因明学,我却不敢当!我懂得什么?不过你既然老远一场来了,总得成全你,我老实跟你说,我的学问不够教你,倒是有一个人,我可以给你引见,此人精于因明学与摩诃般若经论,你可多和他参论参论。」


德清欢喜拜谢:「多谢长老!不知此人是谁?德清须往何处去找寻?」


松岩和尚说:「你也不用去找寻他,你就住在本寺好了,他时常来的。此人是一位居士,名叫杨仁山,专研因明学数十年,是本寺的一位大护法,和他同来的文人甚多,时常来此讨论佛学,吟诗作赋,十分热闹的。」又说:「你来得正好,我正需人助我督工修殿,你不知道,这些木工瓦工,是步步都得督促的,若不看紧了,他们就偷工减料,盖得不伦不类。」


德清道:「愿供差使,只恐太外行。」


松岩道:「不必客气了!宝悟说你在宜兴助仁智和尚修显亲寺,又曾在句容助法忍和尚修赤山寺,你必已有不少经验,正好与我督工修殿!就在此过冬好了。」


德清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问:「此殿是新建?」


松岩叹道:「这净成寺,当年被太平天国洪杨之徒一把火烧掉,这是咸丰三年的事了。当年太平天国烧毁了这金陵三四百座佛寺,至今二十六年了,还有许多寺庙未能重建,那些有名的大和尚,有大力护法的,陆续重修好了,像我这样无用的,直到如今也还没重修得起来!言之好不惭愧!」


德清道:「长老不必过谦!确实太平天国之乱,到处焚毁佛寺无数可计,二十多年来,各处被毁寺庙,也多还未能恢复旧观呢!去年我在宜兴助修的显亲寺和赤山寺,也是太平天国劫后灰烬,直到如今才有力重建呀!」


松岩道:「不意一场浩劫,百年难复!」


德清从此在净成寺住下,帮助松岩督工修殿,那位杨仁山居士与一批文人学者几乎每夕必来寺中后湖水榭谈文论佛学,德清得以亲近参加讨论。


杨仁山居士曾为曾国藩幕府上宾,德清向他请教因明学。仁山笑道:「德清师太客气了,从来只有居士向僧伽求教,哪有反过来,和尚向居士请教的?」


德清说:「知者为师!居士您休得谦让了。」


仁山说:「德清师如此不耻下问,果然是高僧风范!」


众文人都说:「德清师如此谦虚,在出家人中,甚为少见!要知道好多出家人都自以为学富五车,哪肯如此折节下问于居士呢?」


德清忙道:「列位休得如此过誉德清,亦不宜如此贬了出家人!德清所知,出家人若是真心出家求道,断无不虚心求教于人的。」


众文人道:「你不曾见过那些俗气势利眼和尚?大模大样,见了大施主就笑口常开,经也不会得念多少,大字也不认得几个……」


德清忙说:「任何团体人多了,总难免龙蛇混杂。列位不可以偏概全!」


众士人笑道:「你看!到底还是和尚帮和尚!胳臂往里弯!」


德清也笑道:「自然是和尚帮和尚了,和尚若不帮和尚,这佛教不就自己散了吗?你们居士也该帮和尚弘教才行呀!」说得大家都大笑。


讨论在轻松偷快的气氛中展开了。德清请教杨仁山:「何谓因明学?」


那位杨仁山老居士说:「明者,为智之异名,各依其学而得其智,是谓之『明』。佛家谓有五明,菩萨地持经三曰:『明处者有五种,一者内明处,二者因明处,三者声明处,四者医方明处,五者工巧明处。此五种明处,菩萨所悉求。』分开来解释:声明就是言语文字;工巧明就是明一切工艺技术算历;医方明,就是明医术。这都一看便明白了。至于「因明」,梵名He Tuvidya ,则是明考定正邪,诠考真伪之理法者,即是所谓论理学也!「内明」,梵名为:Adhyatmaviday 就是明自家之宗旨,不同于前面四种『自他』各学。昔者,婆罗门教以四部吠陀经论为内明,佛教则以三藏十二部教为内明,明者,就是阐明之义,开阐其理而证明之!」


德清说:「原来这样!居士一说就明白了。」


老居士说:「这因明学,就是五种明之一种,是一门论理学,现时人称为论证法,或称为逻辑学。佛家因明学,在佛灭之后,大乘论师陈那著作「因明正理门论本」而发扬之。后来由唐玄奘三藏法师译为汉文;又有唐朝义净法师译本「因明正理门论」,另外又有「因明入正理论」一卷,是陈那菩萨之弟子商羯罗所著,玄奘三藏法师译。此数卷所讲者,乃是:明真能立,真能破,真现量,真比量;似能立,似能破,似现量,似比量……等八门因法,辩证自悟他悟之两益。简以言之,就是因明「真」与「似」,后世颇多批注之作,往往愈解愈迷的!」


德清道:「正是,老居士一语中的!顿开茅塞,愿再聆示!」


杨老居士说:「陈那菩萨原作因明正理论,现存仅一卷五篇,其第一篇与第五篇是讨论论证法之标示,定义与分类——可说相当于西洋逻辑学的归纳分类方法。不过,因明论之论证法,是以知识手段和知识对象为入手。因明论的第二第三与第四篇,则是检讨他人对于定义之批判,和检讨对此等批判的反应。后来的龙树菩萨,在其广破论与回诤论等著作中,对于因明论论证法的解释是:知识手段与知识对象,两者都无本体,名称与概念是与实在不相应呼的假称,所谓名称与概念,只不过是习以为常的虚伪假代名,我们必须直接观照现象事实的真实相状,以开示圆满的真智慧,即是所谓般若波罗蜜。


德清说:「居士一点即明!真乃深入浅出。」


杨老居士笑道:「德清上人太过奖了,我所讲还没到皮毛呢!只是概念而已。不过,世人对于佛学,每喜运用深奥字眼,或者故弄玄虚。用些意义不明显的晦暗文字,使人难懂,亦使青年一辈却步不敢学佛理。我极反对此种作风的!我们讲佛学,首先要使人听得明了,等到人人都明白了,然后大家才讲佛学术语不迟!」


众人都道:「老居士真乃快人快语!」


德清说:「我亦有同感!我学佛三四十年,到如今仍自感是似懂非懂,我还算读过几年子书,粗通文字的,也还难解那些暧昧不明模棱两可的许多玄之又玄的经论批注呢,何况一般青年人?我将来讲学弘法,必须务求深入浅出,用通俗白话讲解,而且也须加一点新知识来帮助解释才行!」


杨老居士说:「佛学文字本来并未故作深奥玄虚,佛语都是深入浅出的,只是后世的人喜欢故弄玄虚,着相于文字!尤其是在中国,许多学者已受道家黄老与儒家孔孟之影响,乃把道家的玄虚与儒家的训诂文字学揉合在佛学之中,那些历代学人,讲偈作歌,若不用些古怪词藻玄之又玄,好像就不像是有学问的了,以致弄得佛学之学问越来越与大众脱节,变成少数人的研究学问,这是不太好的?」


德清说:「不唯居士有此感觉,就是我和所遇的僧伽,大多数都有此同感!是以各处名山的有心僧伽,都各自在努力,走向深入浅出,白话讲解经论,大家都看到,若不求普及通俗,佛教真的可能会变成少数人的宗教了!」


松岩上人说:「老衲亦早有此同感,故此时请杨老居士及各位学者多来本寺讲解经论给四众听听,此举在本地可算是创举。一般人都说,老和尚偷懒不讲经。却叫居士讲经,老衲也不怕人讲评,老衲自问佛学修养不够,亦无能讲得明白,乃请了各居士来论讲,轮流主讲,大家参论,自从开讲,果然是越来越多青年后生一辈来听讲佛经了。老衲认为,若谈恢复佛教,当急之务,就是要多培养青年佛学人才,否则,怎能普及?我们这些老人老死之后,又还有谁来传弘佛教呢?」


众人都赞同道:「老和尚讲得对!」


话又转回因明论。德清就问:「敢问居士,唯识论与因明论之关系与异同如何?


杨老居士说:「这话得从头大略讲起,佛灭后,迦叶阿难等众大弟子结集佛陀所讲诸经,兼有大乘小乘各种经论,到了后世,才有各部派之分别,各据佛经之哲学而发扬一端,于是有陈那菩萨作『因明正理论』,举出自我、身体等十二事项,作为知识对象,通过解脱与轮回观点来考察——所谓:通过对真性之认识则有解脱,错误认识则生轮回,陈那菩萨所著的『认识论集成』,书仅六章,但皆是讨论佛学逻辑的,第一章讲『现量』,第二章讲『为自比量』,第三章讲『为他比量』,第四章讲『观喻似喻』,第五章讲『观离』,第六章讲『观过类』。这佛家的论证学,乃以实在物为对象,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论证则以『名言』为研究对象,两者并不相同。


「在陈那菩萨之前,有无著菩萨与世亲菩萨两氏,发展唯识论——所谓识,就是『心』『意』,『识』是视听嗅味触等六种认识机能,『意』是伴随着『识』本能的自我意识,佛家称为『末那识』,『心』则是阿赖耶识,即是真识,思惟的根本,乃基于无限过去之经验,但是概念的虚妄则来自思惟。世亲菩萨的主张,就是根据佛语而发扬的逐一检讨『识』与『意』的虚妄,而净化进入真识的阿赖耶潜意识。


「陈那菩萨的出世晚于世亲菩萨约五六十年,他初时学修唯识论,后来他更进一步,不但分析意识,还考察思惟的机能和概念的特质,不过他并未谈及『自我意识』与『潜在意识』。他在集量论中,第一章『现量』,就是把直接知觉与概念、判断、推理分开来。他认为直觉捕取对象的个别相,而概念判断推理都是捕取对象的一般相。


「一般相是思惟的假构的概念,个别相才是实在。


「唯识论认为:一切由心生,外界对象并不存在,故此外界并无个别相。个别相是识自生的表面现象。


「陈那菩萨在集量论中评斥外界实在论。亦即是与唯识相符的了——世亲菩萨在其『唯识二十论』中,一一排斥外界实在论。他主张世界一切均是表象而已,表象是透过自身的不断流动的心识流向之变化而生起的,而不是以存在于外界的东西为对象而生起的。而心识流向则是生命过去经历习惯而成的。


「陈那菩萨也否定外界实在论,他认为:『认识对象,就是知识内部所有的形象,在知识内部,要认识之对象东西形状,恰如外界东西之显现,此即认识对象。』


「陈那菩萨在其『观所缘缘论』之中,认为知识内部具有对象的形象,它在作用时,生起潜力,又再产生新的具有形象的知识。彼此交互增长继续不断,形成流向。故此,知识之外,无对象存在,即是说,以知识内部形象才是真正存在的。


「陈那菩萨的学说,其基础是基于无著与世亲菩萨的成唯识学说思想,他的观念,乃是直接知觉论,对于后世佛教哲学有决定之影响。后来法称菩萨又再加以演绎宏扬。


「龙树菩萨后来也强调远离语言文字之虚妄相,而直接观照事实之真相,以达到般若波罗蜜,龙树所论,其实并无抵触佛语与陈那之因明认识论。」


杨老居士又说:「你们若要研修此等学问,必须研究后期的中观论,因为后期中观学已把唯识与中观结合起来,讲究实践来达到最高境界之『真如』——真实的『空』,并非无知,而是知的光辉心灵!总之,佛家论理学,亦是极为重要的,若只研修中观瑜伽,而不修佛家因明论理学,则难以全面了解佛学!可惜,自从玄奘三藏法师译因明学之后,极少人能再似他之精详因明学,使中国学佛者难以窥佛家理则学之全豹,因明学论著,大部分未被中国译出,倒是西藏译了很不少,除非精通藏文或梵文,才可以修学藏译的因明理则学了。」


德清叹息道:「我枉到西藏一场!不懂藏文,真乃入宝山空回了!我当初入藏,也是心存宏愿的呀!」


众人听德清讲说入西藏之行经历,人人都说可惜。松岩上人说:「这也只好说是因缘未成熟吧!要精研因明之学,只好寄重于未来的青年佛学学人了!」


德清道:「将来必须多培养青年佛学学人多修藏文梵文来精研佛典才好!也得培养青年学人专攻西文来把中文佛经佛论向世界多作介绍才行,又闻说西人对于梵文藏文之佛学均有注意研究了,我们若有精通西文之学人,也正好从西文文献去找寻藏文梵文的经论蕴藏呢?」


众人说:「德清师之言极有见地,德清师何不就从兹开始作百年树人之计呢?」


德清叹道:「我自己还是半桶水,教得谁来?」


松岩老和尚说:「慢慢来!不要慌!水到渠自成的!」


话是那么说,德清心里可不能不着急。他想,佛学浩瀚如海,哪有学到自感满足之时?哪学得完?只怕学到一百岁也学不完千分之一吧?到何时才可弘教呢?不如边学边教罢,趁着年纪还未太老,没有道场,不如就往什么地方搭个茅篷开始罢!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八、光绪十五年己丑五十岁(四)

  下山由梁王山。九峰山。至云南县。经水目山。灵鹫山。紫溪山。至楚雄府。在西门外高鼎寺住。初到未几。闻兰香满室。执事僧向予致贺。上座至。仙兰放香。异数也。府志载。山有仙兰。不见其形。遇真人而放香焉。今日兰香满山。上座德感。招待殷勤。坚留久住。予以回湘急。却之。一宿即行。经昆明府。曲靖府。以达贵州省之平彝。循道东行。经贵阳镇远入湘西之麻阳芷江。经宝庆府。达衡阳。礼恒志和尚于岐山。留旬日北行。
  至湖北武昌。礼志摩和尚于宝通寺。学《大悲忏》法毕。赴九江入卢山。礼志善和尚于海会寺。参加念佛会。过安徽境。游黄山后。朝九华山。礼地藏王菩萨塔。百岁宫。礼宝悟和尚。此老戒行精严。定力第一。渡江至宝华山。礼圣性和尚。留住过年。
  此两年间。身行万里。除渡海须航外。余皆步行。水驿山程。霜风雪雨。碛砂峻岭。岛屿榔椰。境风日变。心月孤悬。体力增强。步履轻捷。不特不觉行旅之苦。反思昔日放逸之非。古人谓读万卷书。须行万里路。良有以也。


    三十九、光绪十六年庚寅五十一岁(一八九年)

  到宜兴。礼仁智和尚。时修显亲寺。是密祖出家处。在此过夏。到句容礼法忍和尚。助其修赤山。住此过冬。

  四十、光绪十七年辛卯五十二岁
  在金陵伴松严上人助修净成寺。时与杨仁山居士往来。参论因明论。般若灯论。住净成寺过冬。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