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憨山大师略传(一)诸子百家书读尽 唯有参禅见性难




     注:憨山大师略传,白话编译自憨山大师《自述年谱》、《梦游集》、《东游集》等书,曾收录于释禅心师父闲来所著的小册子《穿透生死》一书。


(一)诸子百家书读尽 唯有参禅见性难

  明朝中叶时期的憨山德清大师(1546-1623),安徽全椒人,俗姓蔡,名德清,字澄印,号憨山。大师的母亲洪氏,生平最喜敬奉观世音大士。明嘉靖二十五(丙午)年初的一天晚上,其母忽然梦见观音菩萨携一童子进到自家门来,她将童子欢喜地抱了起来,自此便有了身孕。同年十月(己亥)十二日(丙申)(己丑)时,诞生了一位白色双层胞衣的婴儿!

  婴儿周岁时,感染了一场很严重的风疾,医药罔效,眼看就要死了。慈母恳切祷祝观世音菩萨,说:“观音大士啊,我儿重病若能痊愈,长大后便舍其为僧,住持正法,以报菩萨的大恩大德!”后病果愈,母亲为之更换乳名为“和尚”,并寄名于本乡长寿寺。

  转眼到了三岁,“和尚”从不跟同龄小孩玩耍,整日里只喜欢独自一人盘腿静坐着,大师的祖父因此常常对乡邻们讲:“这小孩简直就是根木椿!”

  大师七岁时,父母送其到童蒙学社。一天,大师学社归来,见到平时十分疼爱他的叔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婶母却在那里悲伤欲绝地叫唤着:“天耶……你去哪里了啊?!”大师一时愕然:“叔父不是就在这里吗?还能去哪里了呢?”大师的母亲回答:“你叔父已经死了!你喊他几声看看。”大师喊了几声叔父,果然没有任何反应!故而好奇地问母亲道:“死了?死了又到哪里去呢?”然而母亲默然中也回答不出来。大师的满腹疑惑,由此顿发!

  过了没多久,婶母又生了一个儿子。大师跟随母亲前去看望,见到如许大的婴儿,心中不免奇怪,又问母亲说:“小孩是从哪里进到婶母腹中的?”其母拍了大师一掌说:“好一痴儿!你又是从哪里进到娘肚子里来的呢?”大师百思不得其解,从此之后,“生从何来、死向何去”的疑情,便时时盘踞在年幼的大师心里头,挥之不去。

  到了八岁,母亲将他寄食在河对岸的亲戚家,经月才许大师回家一次,以使大师一心读书。有次回家后,因为依恋母亲不肯回去,母亲乃用鞭子将之赶到河边,但是大师仍不肯上船。母亲大发脾气,提起他的发髻便将之抛到了河中,之后头也不回地径自回去了!其时大师的祖母恰好路过,急呼众人将大师救起并送回家中。母亲仍然怒气冲冲,绝无一点留念之情地挥起鞭子便来驱逐道:“此不才之子,不淹灭了他,留着又有何用!”大师心里头痛想:“好狠心的母亲啊!”从此一心读书,再也不想着回家了。后来母亲也常常隔河流泪,祖母骂她时答曰:“当绝了他的爱恋,才能一心读好书也!”

  年幼的大师有时苦恼母亲督其读书太过严格。十岁那年,大师问母亲:“读书的目的为了什么呀?”

  “做官嘛!”母亲回答说。

  “做什么样的官好呢?”

  “从小官做起,最后做到宰相就是最高的了!”

  “做了宰相又如何?”

  “罢(罢官、退休回乡)

  大师一声叹息:“可惜一生辛苦,到头却罢了,那还做它何用?我却想做个不罢的!”

   大师母亲听了斥道:“像你这样的不才之子,只可以做个挂搭僧!”

  “什么是挂搭僧?挂搭僧有什么好处?”

  “挂搭僧是佛陀的弟子,他们行脚遍迹天下,自由自在,走到哪里都有供养他们的人。”

  “这个很好呀!我将来也做这个好吗?”

  “好是好,恐怕你没有这个福报吧?!”

  “为什么要有福报?”

  “世上做状元的常常有,出家成佛做祖的,岂是常有的呢?!”

  “我有此福,只怕母亲到时不能割舍罢了!”

  “你真有这份福报的话,我就能舍你出家!”

  一天,大师远远见到数位行脚僧人,肩担瓢笠而来。母亲告诉他:“这就是挂搭僧也。”大师暗暗高兴,立即迎上前去看他们。僧人们到了大师家门外,将担子背倚大树放下,然后问讯大师母亲,化缘斋饭。母亲赶忙招呼他们请坐、喝茶,紧接着又做好斋饭供养他们,一切都恭恭敬敬地。行脚僧人们吃完后,便挑起担子,举一只手向大师母亲致谢,其母赶紧避让并恭敬地说“勿谢!”众僧于是径直远去了。

  大师不解地问母亲:“挂搭僧为何这么无礼,吃了人家的斋饭,连一声谢的都没有?”母亲回答说:“要是受了出家僧人的感谢,那我们就得不到福报了呀!”大师听了,心中自忖道:“原来出了家的僧人,的确是人中最尊贵的了!”从此之后,心里头便常常存了一份要出家的念头,只是当时年幼,没有方便的门路罢了。

  大师十二岁,前往金陵(南京)报恩寺,拜见了诸多高僧大德、禅门耆老,如西林老和尚、无极大师等,诸山长老、各方名宿一见到他,无不赞叹此儿骨气不凡,当为人天师表者而深器之。

  大师十四岁时,当时寺院凡是能见到、流通的经书,如大部头的《法华经》等,全都能背诵在心。十六岁时,儒家的四书五经等等,都能一字不漏地背诵下来,次年便为人宣讲。总之,大师十九岁前熟读了诸子百家,才识不同一般,所到之处,没有人不佩服大师的。

  这年(十九岁)大师在栖霞山遇到禅门中的正法眼——云谷禅师。这时大师的同学中,很多都在应试中取捷,大家纷纷劝导大师也去考试,以大师才华,必能轻而易举地中举!大师心里一动,也不想出家了。云谷禅师看出其中端倪,恐大师也去参加进举,便把大师唤来问道:“你为什么要违背当初立志出家的大愿呢?”

  “只因厌烦一般出家人太过庸俗了!”大师回答说。

  云谷大师说:“你既知道厌烦庸俗,为何不学一学历代高僧呢?古代的高僧,皇帝不以臣子的地位看待他;父母不以子女的地位教养他;天龙八部对他无限地恭敬,他也不以之为喜!”

  云谷禅师接着为大师开示出世参禅、发明心地的微妙,并为之历数《传灯录》中诸祖师、禅师们的传记事略,之后令大师自己去藏经楼取阅。大师从书笥中捡得一本《中峰广录》,书未终卷,心内为之震撼不已,深觉无比欢悦!不觉叹了口气曰:“今生何期幸运,能遇到此一了生脱死的参禅法门,正是我最高兴、最值得追求的啊!”

  大师当下即发大愿:“决志修持禅宗法门,发明生死大事,成就出世事业!”如此发愿后,大师一把火烧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诸子之书,尽弃从前所学,恭请西林老和尚剃度出家,专心禅宗参究一事。

  然而刚开始时,由于心切太过,参禅并不得力。大师因此作出先行念佛、后再参禅的决定。于是改为日夜称念佛号,没几天后,一晚梦中,睹见于西方日落的空中位置,阿弥陀佛显露全身。阿弥陀佛相好庄严,光明朗照,了了分明。大师梦中至诚行接足礼,哀恋弥陀不已,同时心中想着发愿再能见到观世音、大势至二位菩萨,二尊菩萨即现半身于空中!梦醒过来,从这以后,大师只要稍微一忆念,三圣尊便能时时炳然在目,历历分明!于是信心大增,自念一定能成办修行之道!

  同年冬天,大师住栖霞山禅堂,听无极明信大师宣讲《华严玄谈》,并随其受具足戒,当大师听到华严十玄门中“法界海印、森罗常住”处时,恍然了悟一真法界、圆融无碍、无穷无尽的宗旨!因为心中倾慕清凉国师之极,于是自号澄印,并恭请无极大师指正,大师也许可、赞叹了他。

  这年最后一天的除夕日,寺中方丈西林老和尚招集弟子眷属们说:“老衲现年八十有三,没几天就要走了!吾之一生,剃度弟子八十余人,然无一人能荷担我之事业者!”这话说完后,方丈转身抚摸着大师的背曰:“老衲的所有希望和事业,都寄望在这位年青人身上了!将来他的成就,只可惜我亲眼看不到了!”

  老和尚言毕顿了顿,又说:“此子虽然年轻,然其见地老成、行事踏实,我死后,寺院的一切大小事务,务必遵其安排,听其方便,诸位千万莫以其年轻而改换他人啊!”

  大众在一片唏嘘中,接受了老和尚的嘱咐。到了正月初七,西林老和尚搭起戒衣,巡遍了全寺的寮房,与每一位僧众一一辞别,然而大众们见老和尚并无疾病,个个惊讶非常。

  又过了三天,老和尚招集弟子们安排后事,嘱咐大众念佛五昼夜,到了正月十六日,西林和尚手提念珠,跏趺端坐,安详而逝!老和尚幼年出家,三十年居报恩寺方丈,统理山门事。二十岁起开始日日持诵《金刚经》,一直到圆寂那天也没有中断过。弟子眷属们纷纷感叹、称赞老和尚一生的修持功德圆满!

  这年十月,云谷老禅师建禅七于天界寺,集海内闻名禅德五十三人,开坐禅法门,大师在老禅师的器重推荐下也前往参加。刚开始用功时,大师苦于没有把握到用心要诀,于是拈香请益云谷老禅师,老禅师为之开示“念佛是谁”的话头,从此参究,一念不移,以致三个月的禅七中,竟然都如梦中一般,世事浑忘,了然不见还有在一起的同参大众,也不知有平常日用之事。

  因为精进过度,如是猛厉参究几天后,背上发出一个红肿巨大、疼痛异常的背疮来。云谷老禅师也觉得难办时,大师自思,此必定是宿世冤业来索命的前债,于是哀切祷祝韦陀菩萨前说:“告假三月以圆满禅七,禅七结束后愿诵十部《华严经》偿还宿债!”于是反复祈祷发愿到后半夜,困倦之极时才上禅床便熟睡了,连早上打板开静的声音都没听到。早上云谷大师前来问恙如何?掀衣视之,背疮竟然完全平复,大众们都为之惊叹不已。

  三个月的禅修结束后,大师步出禅堂,行走在喧哗热闹的街市中,心境中仍和住禅堂用功时不见一人无别。彼时江南一带的道场,早已无人知道还有最上乘的禅宗法门了,正法眼藏衰没到如此的地步!幸亏还有云谷大师力挽狂澜,竭力开创参禅、坐禅的实修道风,当时少年僧人中习禅、参禅的,唯有大师一人而已!

  另外,当时寺院僧人们的服饰着装,大都色彩华丽,跟世间俗人没有什么两样,大师一一尽弃之,独寻一衲披在身上,见到他的僧俗两众都说:“这是个怪人!”


 接下篇:憨山大师略传(二)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