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憨山大师略传(三)海湛空澄雪月光 此中凡圣绝行藏



(三)海湛空澄雪月光 此中凡圣绝行藏




      接上篇:憨山大师略传(二)




  莲池大师游历到五台山,大师留他共住了数天,两位大德清夜促膝长谈,甚是相契。

  这年冬十月,大师冒着严寒前往胡公馆,找到曾任平阳太守的雁平兵备胡顺庵,解救了被奸商诬告的塔院主持大方法师,五台山的塔院道场得以保存无恙。胡公仰慕大师许久,见到大师登门,十分恭敬,虔诚挽留大师在胡公馆中过冬,朝夕问道。大师对胡公开示说:“密于事者心疏,密于心者事达。故事愈密,心愈疏;心愈密,事愈达。心不洗者无由密,是以圣人贵洗心退藏于密。”又说:“目容天地,纤尘能失其明;心包太虚,一念能塞其广。是知一念者,生死之根,祸患之本也……念有物有,心空法空,是以念若虚熔,逢源自在;心如圆鉴,来去常闲。善此者,不出寻常,端居妙域矣!”如此称性说来,毫无滞碍。一个月后,胡顺庵都已记录成册,并且付梓流通,书名为《佛法绪言》。

  有一位高公,前来公馆拜见胡公,请胡公代求大师为自己府上的花园亭阁赠诗一首。大师请胡公转告说:“胸中无有一字,如何作得了诗呢?”高公反复请求,大师心中忽动,无量诗句奔涌而至!从前学习过的诗词歌赋,乃至一句一偈,凡是曾经入过眼目的,刹那间全都涌现出来,一时周遍虚空、逼塞宇宙,纵使通身都是口,也抒发不尽此时此刻的诗意,全身似乎有向上飞升的感觉。大师端坐默默返观内照:“这不正是文字习气魔的障碍现前吗?!这不正是法光禅师所发的禅病吗?谁能替我遏制住此一病魔障碍呢?”法光禅师说过的话又在大师耳边响起来:“睡上一觉或者可以消除此病!”于是关闭房门,强迫自己睡眠,开始时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起身盘起腿静坐,过了一会,身心忽然泯然一转,就像睡着了一般寂然不动。

  胡公馆中的童子来敲大师的房门,没有任何反应,又用木椎来撞击,房中依然没有丝毫动静。

  胡公外面回来,问为何不见大师出来?童子说大师在房中已经五天了。胡公让人破窗而入,只见大师身披衲衣跏趺端坐在床上,呼之不应,摇之不动。正不知如何办时,胡公一下想起了自己书房佛堂中的击子——有次自己举击子问大师:“此物有什么用处?”大师回答说:“过去西域僧人入了深定,出定不得时,旁人用它一鸣,就能出定了。”

  胡公即刻取来击子,置于大师的耳根旁缓缓鸣击了数十次,大师终于微微醒来,双眼睁开后,竟然不知此身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于是默默谛观从前住山参禅、行脚天下的经历一一都如梦中泡影,求之觅之全不可得,好似云收雨歇,长空若洗,一切都寂然了无影像矣!这时心空境寂,妙乐无穷,恍然忆及《楞严经》中“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佛陀此语,诚然无欺啊!

  1557年,大师三十二岁,因读南岳慧思大禅师的《立誓愿文》,感叹弘扬般若正法困难重重,“我为众生,及为我身,求解脱故,发大菩提心,立大誓愿”;加之大师思念父母养育恩德,无以回报,遂发心刺血泥金,书写《大方广佛华严经》一部,以此上结般若殊胜因缘,下酬父母以及一切有情众生的深恩。

  明神宗的母亲慈圣皇太后,平日乐善好施,奉佛虔诚,京都的人们都称她为佛若娘娘。这时太后在全国选拔了一批高僧大德,准备为国诵经,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大师也被选拔上了。太后得知大师要以血泥和金抄写《华严经》,便颁赐了金纸给他。

  大师抄经的时候,无论点画大小,每落一笔,心中必念佛一声。平时游山的僧俗两众,见到大师在静室中刺血写经,往往请求大师开示一些佛法,大师也没有拒绝他们,虽然不曾停下抄写,却也应答如流。有来问讯的,大师也要跟他们寒暄几句,如果遇到高僧大德、故旧贵人前来,大师还会恭恭敬敬地请他们坐上禅床,一边抄经、一边心念佛号、一边和他们叙旧把谈。

  如是人来人往,日日平常中,事事之间竟然毫无差错,也不见有一毫动、静二相可得。远近的耆老名宿,听说大师的这番功德后多不相信,纷纷率领众多弟子前来察看真假。他们来到大师抄经的静室,在大师的身边使出种种方法故意搅乱,大师依然不出丝毫差错!这些人中,有的去问在北台同时抄写血经的妙峰大师“这是何故?”妙峰大师回答他们说:“我的道友入了不动三昧早就纯熟了也!”

  万历九年(1581),二位大师抄写血经圆满后,共同发愿筹建一场无遮大法会以回向,准备到京都延请五百位僧众参加。就在妙峰大师募化了无遮大会的钱粮,法会一切事宜初步就绪时,恰逢当朝神宗皇帝下旨祈祷皇嗣,信仰道教的神宗遣内官到武当山求道士,信仰佛教的慈圣太后则派官员到五台山求僧众。

  大师力排众议,坚持将太后祈皇嗣于佛教的法会和无遮法会一起进行,因为大师认为一切佛事,无非为了国家社稷,国家先能平安有福,人民后能安居乐业,出家人尤其不可为了自己的区区声名和利益着想。然而大师的坚持招来了许多人的反对,甚至那些远在江南、嫉妒大师的人都乘机出来造谣中伤大师,欲藉此破坏道场。大师据理力争,决心始终不动,最后安然无恙。

  太后派遣了三千人到五台山为“祈嗣法会”修造了舍利塔,并修缮了寺院,大师从中协助调度。塔成后,大师将血泥和金抄写的《华严经》安置在塔内,又写了一篇发愿文供上。这时妙峰大师去京都延请五百高僧大德来山,大师一人募化资金,先造了华藏世界转轮藏,之后九十昼夜中不眠不息、目不交睫,奔波安排,置办了上千人的安居床被、茶饭斋食,以及法会事务中的法器经书、供具供养等一切所需,如此处处现成,大众们无不惊讶大师的行事之能力。

  法会开始后的七昼夜中,大师事务异常繁忙,每天忙得粒米未餐,偶尔只喝几口水而已。又法会时,天天要办满五百桌的斋食上堂供养诸佛菩萨,每天如此,次第不失,法会中的所有大众都不明白这么多的斋供食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有的人认为是大师神通所运,而大师却说这是佛力不可思议的加持!

  第二年,大师又在五台山塔院开讲《华严玄谈》,十方闻讯赶来的僧俗大众,每天不下万人,在大师的指挥下,这么多人一起过堂斋饭时,如同坐一堂禅一般,丝毫不杂不乱,安静得听不到一点声音。同年八月,皇太子降生,正好是祈嗣法会后的第十个月。

  讲经法会圆满,大师将库房数以万计的钱粮,全盘交付寺院常住后,和妙峰大师双双离开塔院,一钵飘然,芒鞋再次踏上了岭头云。妙师前往芦芽,大师先往真定岩,冬季时到京西中峰寺闭关,期间撰写了一篇《垂刻中峰广录序》。

  盛名之下、难以久居的缘故,万历十一年春(1583),大师云水到了东海牢山,在那罗延窟附近最深隐的地方,觅得一处背靠群山,面吞大海的幽静胜地,景色极为奇绝,大师从前因为读了清凉国师的《华严经疏·菩萨住处品》,便对牢山生起了向往之心,因为《疏》中说到:“东海有处,名那罗延窟,从昔以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清凉国师解释说:“梵语那罗延,此云坚牢,即东海之牢山也。”

  大师自信此地实非人间烟火的仙境妙域,这里本来是一处名为观音庵的古道场,废墟中尚残留有地基。大师在一棵大树下铺了一张席子,这时开始用憨山作为自己的别号,在树下日夜坐禅了七个月。此后本地有一位名叫张大心的居士偶尔上山,见大师孤身一人,露天下整日坐禅,大为感动,如是为大师诛茅结庐,盖了一间草房,大师入住后,一年多再也没有人往来,心境中极为快乐。

  一天清晨,大师站立在海边,这时太阳还没完全升起,远方海天相连的天空中,只挂着一缕缕淡淡的朝霞。大师遥望着这海天一色、万里无云的宜人景色时,忽然从碧蓝澄湛的虚空中涌现出一大片云朵来,这片云霎时和大海连接在一起,好似海水倒流天上,又如银河挂在九天一般!大师正为这绝妙的景色惊奇,刹那时,又见到一条苍龙蜿蜒游动在那海天相连的云团水柱之中!龙的头角鳞甲清晰分明,就像目睹自己手掌中的物品一样清楚。苍龙从空落海、游动时的蜿蜒曲折之态,真是妙不可言,世上找不到其他之物可以与之相比,乃至所有美好的语言文字都没有办法形容它。

  大师心中大为感叹,自思自己少年时曾读过的《洛神赋》,对于篇中主人公(曹植)亲见绝妙佳人——“翩若惊鸿、蜿若游龙”(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的河洛女神——大师少年时总以为“翩若惊鸿”可以亲见,而“游龙”则应是作者意境上的虚构形容之语——现在大师才相信,原来古人说出的话,并非全都是心血来潮时凭空捏造出来的想象之境啊!

  第二年秋天,因为五台山祈求皇嗣有功,皇太后要论功行赏,派遣使者到处寻找未知下落的憨山大师,大师被寻访到后,婉言谢绝了所有的赏赐。太后过意不去,又在京城西山为大师造了一座寺院,恳请大师来住,大师决意住山。太后无法,知道大师仍然住在茅棚中,又拨了三千两黄金,派内使送给大师建庵居住。

  使者到来时,山东正遭饥荒,大师于是恳请使官说:“有这几间茅屋,我就快乐得不行了,又何必再另造房屋呢?古人就有过假托诏书,济助万民于水深火热中的事迹。现在牢山东区遭遇了年灾月难,不如将圣母娘娘的慈心广被于饥民、救苦救难呢?”于是大师和使者一起,将所有费用全数施与了孤苦困厄者。太后听了内使的禀告后,圣心大为欢喜,连连感叹不已!

  牢山附近的百姓,从来不知世上还有僧宝以及正法,他们见到大师精进修行,心中常怀敬佩,慢慢地和大师亲近起来。经过大师的努力摄化,那里的罗清教徒和外道教派的师长们,相继率领自己的弟子们前来皈依大师,渐渐地,他们也都明白了什么是佛法、参禅的意义。

  万历十四年,大师四十一岁。神宗皇帝敕颁藏经十五部,散施于天下名山。慈圣太后特送一部给东海牢山,因为无处安置,太后与宫中眷属便出资供养大师,请大师在牢山修建一座寺院以供奉藏经,命名曰海印寺。

  这一年真可达观大师(紫柏尊者)与其弟子为刻藏事特来拜访大师。两人谈禅论道,法味盎然,达观大师在牢山盘桓了二十多天,临走时,还赠了一首诗给大师,其中有“闲来居海上,名误落山东”的句子。

  大师从五台山举办无遮法会以来,一直到牢山的这些年,处处奔波操劳,好不疲倦。到海印寺落成,禅室初就,始得安居,身心放下,通体自然愉悦。这年冬十一月,冰天雪地,雪月交光,好一派海天光色!一个深夜,大师坐禅后起身散步,遥望湛蓝大海,澄彻星空,豁然身心世界,当下平沉!如空华影落,洞然一大光明藏,了无一物!即刻说了一首偈道:

  海湛空澄雪月光,此中凡圣绝行藏;

  金刚眼突空花落,大地都归寂灭场!

  大师回到禅房后,案头放着一本《楞严经》,展开经卷便见到:“汝心汝身,外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全经的观境,顿时了然于心。大师随即振笔疾书,片刻之间就把心中所证全部写了出来,取名为《楞严悬镜》,这时蜡烛才燃到半中央。大师喊维那进来,让他念了一遍刚才所写的内容,听着听着,大师自己也像是听着梦中话一样。

  大师从住五台山修定开始,一直到血书抄写《华严经》的四五年间里,屡屡做过不少象征悟道的梦境。如有一次,大师梦见自己走进一所金刚窟,瞧见窟里边有两扇石头的大门,大门上写着“大般若寺”。大师跨进寺门,则见无比广大的虚空,殿宇和楼阁,庄严得无法以世间言语来形容。见一正殿当中,只安放了一张禅床而已,清凉国师(即华严宗的祖师澄观大师)倚卧在床上,妙峰大师侍立在左方。大师急忙趋入,顶礼国师后侍立在右方。这时听到清凉国师正开示着契入法界圆融的观境,“佛刹互入、主伴交参、往来不动……”国师宣讲到何句,大师的根识前即显现出与何句无别的境界,且觉知到身心交参互入。国师讲毕后,妙峰大师问:“这是什么境界?”大师笑着说:“无境界的境界。”大师醒来后,亲见心境融彻,再也没有什么疑碍。

  又一晚,大师梦见自己升向天空,当升到无边无际的高空时,又渐渐飘落下来,只见十方无垠空朗朗地没有任何东西。但见大地平整光洁得像一面镜子,犹如琉璃般的晶莹透彻。远远望去,广漠的天空中,显现出一座广大无比的楼阁,量含虚空,庄严雄伟。楼阁中的显现囊尽了世间的一切,人物事业无所不包,就连最小的市井鄙恶之事,也都含容其中。在楼阁的中央,有一紫金焰色的宝座。大师心中思维:“这大概就是金刚宝座了!”见到整幢楼阁无尽不可思议的妙庄严,大师生大欢喜心,想走近它,可是刹那又想:“为什么在这清净庄严的世界中,也容纳一切庸俗杂秽呢?”

  然而这个念头才一生起,广大楼阁即刻远远而去了。因而转念又道:“一切净秽,无非都从我心而生也。”这样思维的时候,楼阁又向大师靠近过来。顷刻间看见金刚座前,侍列众多身材伟岸、相貌端严的僧众。忽然,一位少年比丘从金刚座后面出来,手捧一卷经书,径直走到大师的面前说:“和尚演说的就是这本经书,特来命我把它授予您。”大师接过一看,全是金黄色的印度梵文,一字也不认识。大师将经书收藏怀中,问那少年比丘:“您说的和尚是谁?”回答说:“弥勒菩萨!”大师一听非常高兴,跟随少年比丘到了宝座陛下,瞑目息念站立着。过了片刻,忽然听到大磬的鸣击声,睁眼一看,弥勒菩萨已经登座。大师随即恭敬地向菩萨前瞻仰顶礼,只见菩萨的面容,晃耀着紫磨金色的光彩,庄严相好,世间无与伦比!顶礼完毕,大师心想:“今天菩萨特为我升座说法,那我就是当机了。”于是长跪合掌,拿出经卷翻开。这时听到弥勒菩萨开示说:“分别是识,无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

  听到这里,大师身心忽然如梦幻般,听得声音从空中历历传来,这时心开义解,无有一字滞留心中。等到醒来,菩萨开示的声音仍在耳边回荡。从此“识”与“智”的差别,完全清楚了。并且自知梦中所去到的地方,就是兜率天中弥勒菩萨所在的弥勒内院。

  再一晚,大师梦见一位僧人来报,说:“文殊菩萨在北台顶设了浴室,请您前往沐浴。”大师随即跟他到了北台顶,走进一座广大清净的殿堂,殿中飘散着种种异香,这里的侍者都是梵僧,他们领着大师到了浴池。正当大师准备解衣入浴时,居然见到一位女人已在池中洗澡,心里忽然一阵厌恶,不想再入池了。池中人见大师厌恶而不入池,故意起身露出身体,大师方才知道原来竟是男子。大师随即入池与他共浴。

  池中那人用手戽水浇洗大师,水从头上淋下,一直灌入五脏六腑,好似洗着肉桶一样。五脏六腑一一洗遍无遗,大师只见自己的身体仅存一身皮,其它犹如琉璃笼一样,洞然透明。

  过了一会儿,池中人招呼大师喝茶,只见一梵僧,手擎半边像被剖开西瓜一样的髑髅,大师定睛一看,里头全是人的脑髓,还淋漓着血液!大师对这髑髅很觉厌恶,那位梵僧却用手指剜了一块脑髓,指向大师说:“这是不净的吗?”随即送入口中吃了。梵僧一边吃一边剜,吃得津津有味。脑髓吃光后,只剩下些血水在里边。这时池中人说:“可以让他喝了。”

  梵僧即把髑髅递给大师,大师喝了一口,味道真像甘露一样,喝下的血水从通身的毛孔里一一横流出来。血水喝完后,梵僧过来给大师擦背,并在大师背上大拍一掌,大师立即醒了过来,这时通身汗流如水,五脏洞然,没有隔阂。从此以后,大师自觉身心就像被彻底洗过了一般,通体轻安自在无比。

  类似以上的梦境,大师做了很多,总之都是往来诸佛菩萨的净土,听闻诸佛菩萨讲法开示,得大加被等等。


 接下篇:憨山大师略传(四)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