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憨山大师略传(四)鱼鸟同游一镜中 孤明应自混骊龙


(四)鱼鸟同游一镜中 孤明应自混骊龙




     接上篇:憨山大师略传(三)




  万历十六年(1588),大师四十三岁,作《首楞严通议》一书。此前所著的《楞严悬镜》,建立空如来藏、不空如来藏、空不空如来藏之三观,依三观的体、相、用、名,还证一心——一真法界如来藏心,所谓究竟“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故《楞严悬镜》,可看成是《楞严》全经修证的提纲契领——以三观融汇《楞严》一经;而《通议》一书,则为修此三观不得其门而入者再开金刚正眼,发明全经大义,详细引导、指示一心三观的正修行之路。

  第二年,大师开始阅读大藏经,并为僧众讲解《法华经》和《大乘起信论》。

  自从离开五台山后,大师心中时常忆起老父老母,但恐二老落入世俗情见,所以一直没有回去。一晚静坐时,忽然开眼,心中流出一首偈曰:

  烟波日日浸寒空,鱼鸟同游一镜中,

  昨夜忽沉天外月,孤明应自混骊龙!

  于是急呼侍者福善道:“吾现在当返故乡,拜见二老矣!”

  侍者福善是胡顺庵的儿子,胡公告老还乡时,送儿子到海印寺剃度出家,做了大师的侍者,后来也成为大师所有弟子中成就最高的一位。

  不久前,大师准备为报恩寺乞请一部大藏经,这年冬十月进京请藏,太后即命人赠给一部。大师奉经到了龙江,这时报恩寺的宝塔每天都放出光明。到了迎经入寺的那一天,宝塔中放出的光明,竟然像一座桥一样,呈半圆形向北伸延,迎接藏经的僧众们个个都从光明中走过。直到安置藏经,建立道场,光明仍然连日不绝。稀有罕见的奇妙光明,吸引了千千万万的人们前来瞻仰观礼。

  大师护送大藏经到报恩寺的消息,不胫而走,一直传到大师老母亲的耳中。老母欣喜异常,先派人去问候大师,又问何日到家?大师说:“我这次是为朝廷之事而来,不是为了家庭来的。如果老母您在相见时,如同过去没有分开时一样欢喜,我就回家住上二晚,否则就不能回去了!”

  老母亲得到大师的答复,派人再捎去口信说:“能再相见,就已欢喜得不得了了,哪里还会悲伤?能见一面就满足了,何况是两个晚上呢?”

  大师大为诧异老母亲的通达之情,于是在静坐中,以神通力回到家中,老母亲一见儿子,因为过于激动,竟然高兴得昏倒在地!晚上,亲人们聚集在一起叙谈,族中一位长者问:

  “乘船来还是乘车来?”

  老母亲应声回答说:“何必问乘船来还是乘车来!”

  “那从哪里来的?”长者又问。

  老母回答说:“从空中来!”

  大师听了老母亲的回答惊讶非常,因为大师并没有告诉老母亲自己是以神通回到家中的!“怪不得老母亲当年能舍我出家啊!”大师暗自想罢,开口再问老母亲:“自我出家后,您还想念我吗?”

  “哪能不想呢?!”老母回答说。

  “您是如何排遣这份想念之情的呢?”大师又问。

  老母说:“起初时不知如何是好,后来知你在五台山,就去问出家师父们五台山在什么地方?有师回答说‘北斗之下,即令郎之住处也。’从此以后,我便每夜朝着北斗星的方向礼拜,称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渐渐地也就不再想念了。假如说你死了,就不再拜了,也不再想念了,今天见到你,却是神通化身而来的呀!”

  第二天,大师随老父老母上山祭祖,又寻地卜择二老百年后的墓穴,这时老父亲已经八十高龄了。大师将铲一插在地,开玩笑地说道:“今日活埋老子,省得他日再来!”老母一把夺过铲子,在地上连铲了十几下,说:“老婆婆自埋,又何必麻烦别人!”

  第三天,大师向二老告别,老母亲依然欢喜如故,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大师暗想:“老母亲的修为,早就非同寻常了也!”

  当朝大司马的弟弟黄子光,在大师到牢山后不久,年龄还只十九岁,便皈依了大师,平常时时请益禅法。大师授之以《楞严经》,二个月就能背诵。从此茹素勤修。尽管父母反对,也不改变修行的决心,平日用功,志在禅宗。日日参究本来面目,常常胁不至席,坐禅通宵达旦。一次,大师动身前往南方,黄子光心中痛念:“我今生在边地,长期不闻三宝之名,现在幸遇大善知识,倘使大师再不回来,我辈不就失去依靠了吗?!”于是即在观世音菩萨像前,刺臂燃灯供养菩萨,祈求观音大士加被大师早日归来。燃臂之后,火疮发痛,仍然日夜正襟危坐,持念观世音菩萨圣号。这样过了三个月,火疮痊愈。痊愈后的手臂疮痕上结了一尊观世音菩萨的形像,眉目身衣,宛然如画。

  大师回牢山后,黄子光恳求剃度出家,然而大师始终没有同意,于是对大师说:“弟子打个筋斗再来,请大师不要再拒绝我出家。”第二年秋天,黄子光跏趺禅座上,竟然坐脱立亡去了!

  在大师十几年云水、修持的岁月中,时时惦念着重兴报恩寺。从前机缘未至,现在有望在圣皇太后的相助下,发起重新修复报恩寺的工程。大师在上奏太后时说道:“工程浩大,难于轻举,还乞圣母每日减少膳馐百两,积之三年,即可开工,积累十年,工即可成。”太后十分高兴,同意并采纳了大师的意见。

  万历十八年的春天,大师书写《法华经》,以此感谢太后的恩德。在这期间,有一伙人策划破坏道场,他们购买了黄冠道袍,披之身上,假称大师占领了他们的寺院,聚集了数百人争讼到抚院。开抚李公,查明事实后,痛恨之下,将这伙无赖之徒全都押送到莱州府准备治罪。大师也去了莱州府,尽力解救他们。然而无赖们不但不知大师的慈悲,依旧在州府中起哄闹事,还想杀害大师。最后,这伙人的首领被大师的德行感化,无赖之徒也都被驱散了。

  这年,大师还写了一本共八篇的《观老庄影响论》,其中《论心法》一篇,文字虽最短,却已概括了儒释道三教的来源及核心。《论心法》中说:“我幼年学习孔教,却不知孔教的源头;学习老庄,也没有通达老庄学说的宗旨;再后来接触佛经佛法,也没能了知佛法的根源及本怀。出家以后,直到进入深山大泽,日日观心、参禅、习定,由是明白了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微妙之理。三界中森罗万象的万法,既然都是心识幻现,那么一切有形相的事物,无非都是心的幻影;而所有的音声语言,也都是心的幻响。因此,世间的一切圣人,不过都是心之幻影中显现出来的庄严形相;圣人的一切言教,则是心之幻响中最顺于真理的音声。

  正由于万法唯心所现,所以治世的语言文字,乃至资助人们生存的一切世间事业,也都能顺从于正法。因为心外无法,法法皆从真心中显现,法法妙用无穷,然而迷执于心外有法,不明万法唯心所现的人,则无法通达无穷之妙用;如若识心达本,了悟自心,那么一切森罗万法,当下处处,无非都是不可思议的大用流通。但要悟证万事万物的本源,展现出无穷无尽的妙有生机,唯有圣人才能为之也!”

  万历二十年,大师四十七岁。这年七月到京都访紫柏尊者达观大师,两位高僧相会于都门西郊园中。达观大师见大师到来非常高兴,两人相对兀坐四十昼夜,目不交睫,谈论着如何撰写明代《传灯录》,并约定将来在曹溪相见,共同开辟禅宗的一代法脉。

  达观尊者又同大师一同上石经山,观看了石经洞。石经洞内的石板藏经,乃是晋朝一位名为释静琬的法师,因为顾虑三灾坏劫无有佛法,便在房山县凿石为板,刻了一藏佛经贮藏在山洞内,又用石门封闭。到了明朝时,石经洞的塔院被某些和尚出卖,达观大师发心把它们都赎了过来。因此保全了石经法宝。这时,大师作了《琬公塔院记》和《重藏舍利记》,刻在塔院里。

  大师为了弘扬佛法,不惜为法忘躯。许多素来不闻三宝之名的地方,在大师的努力下,连三岁的孩子都知道念佛了。至于那些舍邪归正,修行佛法正道的,连乡带户比比都是。大师从内心中,流露出佛陀慈悲拔苦的情怀,哪怕为了一个微末众生,也不舍之沦于三涂苦趣。

  当时牢山东区出现灾荒,饿死了很多人。大师把山中储存的斋粮,全部分给近山的居民。但仍不够,大师又乘船到辽东,买豆数百石,如此靠山的居民,没有饿死一个。

  万历二十二年,大师四十九岁。这年春三月,山东开府郑昆岩公拜见大师,请大师开示参禅要诀,这段极重实修实悟的精要开示,受到了后世禅门的广泛重视,而收录于《禅宗日诵》中,同时也收录在大师《梦游全集》的第一篇。此文字字玑珠,全文没有一个字的空话和多余,堪为世间参禅悟道、勘验以及锤炼最精要最绝妙的最上乘之直指!凡志在参禅悟道,成办了生脱死之大事者,携之行囊,忆之心中,必得无尽利益!故附全文于章末,原文本无标题,后世禅者所加也。


 接下篇:憨山大师略传(五)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