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识三字经(05)谜一样的物质世界与心理现实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唯识三字经(05)谜一样的物质世界与心理现实



唯识三字经(05)

——谜一样的物质世界与心理现实

古月禅堂  释禅心


 1559375655.png


柏拉图以他的形式哲学、原型理论,寻求“多元”世界背后的“一元”,并解释世界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柏拉图一方面主张不能通过感官、感觉的神秘体验接触到真实的观念或形式,只能通过逻辑的推理、理智的智慧捕捉并达致真正的现实——“理念”之中,但另一方面,他的形式哲学,又存在诸多方面的逻辑漏洞,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便就其中一些严重的逻辑缺陷,毫不客气地批判了他的形式理论。

 

亚里士多德这般质问自己的老师道:假如某条特殊的狗和那只理想的狗完全一样,这条狗完全分享了那只理想之狗的所有特征,这是可以想象到的。然而,是否在这两只狗的后面,还有第三只理想的理想的狗存在着?如果存在,那么第三只狗的后面,不是还有第四、第五、第六只……以至于无穷无尽?这样一来,您所谈论的理想的狗,又有什么意义?另外,您那至善、至美与狗的形式理论,又如何能包括像那“独脚的海盗”、“瞎眼的白兔”这些残缺的事物呢?现实中残缺事物的理想形态又在哪儿呢?

 

我们把亚里士多德的质疑,放到唯识里头来研究的话,那么唯识中建立的四分说(相分、见分、自证分、证自证分),以及八识的三能变(第八识的异熟能变、第七识的思量能变、前六识的了境能变)说,都能轻而易举地获得解决。



佛陀、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是出生于公元前数百年前、影响后世人类与世界命题最伟大的人物。诞生最早的佛陀,大约生活在公元前566至公元前486年,其次是公元前470年到公1559375900.png元前399年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出生于公元前428年,亚里士多德可能生于公元前384年。现在我们来个假设,假如苏格拉底、柏拉图当年都出生在古印度,那么他们完全可能成为佛陀门下的再传得意弟子,系统而大成的唯识学说(当然也可以包括中观咯),也可能被他们建立,而不用等到八九百年、差不多近千年后,到无著、世亲兄弟出世才建立起来。当然咯,这纯粹是老和尚我的瞎想、瞎联系,你们不要当真!

 

亚里士多德对其老师柏拉图形而上的哲学完全不感兴趣,他用“现实”的、形而下的物质世界或者“常识”的真实世界,来替代柏拉图的“理想”以及“理想国”。

 

对于亚里士多德来说,理想的世界,完全存在于物质之中,世界就是一堆物质材料的结果。对后世而言,亚里士多德是“科学”的,因为他的求知途径,是建立在对物质现实(客观现实)观察、测量、定量等基础上的。

 

讲到“现实”或者“客观现实”,我们所有人,除了“物质世界物质现实”的需求外,更有“心理世界”或者“心理现实”的需要。

 

举例讲,百分之零点几的亿万富翁们,尽管拥有这个地球中百分之数十的物质财富,但他们中的不少富翁,依然生活得不开心以及内心充满空虚。

 

又比如,望子成龙的父母们,虽然已尽自己的所有能力,为自己的孩子们提供了最好的物质条件,只希他们能考出最优异的成绩。尽管父母们认为自己为了孩子,已经付出了最大的爱与努力,然而孩子们的内心依然不快乐,其中一些孩子们,依然不认可自己已从父母那里,获得并享受到了充足的“”。

 

所以平心而论吧,柏拉图以精神、智慧为归宿,亚里士多德以物质的自然世界为家园,这两类思想对于人类而言,直到今天仍然是同等重要的。

 

根据唯物论者、物质现实的科学观点,感知心理现实的,是神经系统中的生物学特征,而这是不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为改变的。

 

然而在一些催眠案例中,一些人被深度催眠后,为什么又感知不到疼痛了呢?莫非说好的,不以人的意志而能改变的神经系统、物理或者物质现实,又被人的意识暂时改变了吗?

 

另外,在形成心理感受或者自己的态度之前,我们那些所有的心理需求,又是如何从物质的系统世界中,突然地,就衍变为精神世界中一个“心理事件”的呢?

 

好吧,先放下催眠的特例不讨论,我们再回到前头唯物论者举到吃辣椒的例子。对此有人(持唯心观点者)会反驳道:“对辣椒的科学分析和我们的品尝与感觉,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一个物质的东西,可以被分析到极微层面的物理过程,但是观察到再微观的物理过程,至今全世界的任何一位物理学家或者科学家,也都找不到物理事件突变为精神事件的证据。”

 

最明显的就是:世上那么多的无穷物质,它们之间可以发生种种复杂的相互作用,为什么就发生不出唯物者所言的、物质的附属作用——精神现象来呢?而精神或者心智现象,只能发生在具有精神(心智)现实的个体生命中,而不是所谓更普遍的物质现实之中呢?

 

说到这里,我倒想起英国理论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在他的书中,当他探讨到“精神与灵魂”的章节时,他举了由一个外界声响的刺激,一个所谓的物质现象,到底是如何突变为精神现象的呢?

 

当然,最后他也没有办法给出结论,对于现代科学而言,至今还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只是现在,我们把他举的例子换成吃辣椒后的一系列现象:当你中午吃辣椒时,你可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哎呀!好辣啊!”这时你决定起身去找点水来喝,于是你放下碗筷,你的手和脚都动了起来。或者,你还侧过身去,问边上的同桌:“这是什么品种的辣椒,又是哪里买来的?”

 

现在我们所要追问的是:这一系列的思想与活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持物理现实的唯物者来讲,这个过程大概就是这样的:首先,辣椒中的元素接触到了口腔中的几千个味蕾,构成味蕾中的味觉细胞接受到刺激,此刺激在神经细丝中产生了某种电脉冲,受到刺激的脉冲,沿着舌神经、面神经、迷走神经轴的传递通道,进入脑干后的孤束核、更换神经元、丘脑,一直到大脑中央的味觉中枢,最后在味觉中枢中整合一下,于是幸福的“辣味”(对喜爱辣椒的个体而言)、痛苦的“辣味”(对不喜辣椒的个体而言)就被感知到了。

 

但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一连串的、复杂的、物质间的相互作用,怎么突然间地,就从一个物质事件,变成为一个精神事件了呢?变成为对辣味的感知了呢?使你真正感受到生起为某种幸福、某种痛苦的大脑物理模式或者大脑电化学模式究竟是如何一回事?为什么你会由尝到辣味,而生出一系列的思想与念头?

 

更让人头痛和迷惑不解的,是你尝到辣味以后的反应,你侧身去问同桌,你的手脚都动了起来,你说我想去喝水等等,这些都是怎么起来的呢?对于持唯物观点、外部现实的人来讲,这是大脑的细胞兴奋起来了,电脉冲顺着神经传播到全身去了,所以你的身体就起了各种反应。

 

对于持唯物观点的物理学家来讲,大脑的活动好比一个复杂的电路,种种联接了感觉器官与肌肉的神经通道,表示着电路中的输入和输出关系。因为物理学家太熟悉电路学的规律和定律了,因此他们会说:首先,你要熟知大脑中的电路总图;其次,你得仔细监测电路图中的输入信号;再者,还要掌握电路定律中的所有繁琐计算;最后,你就能精确地测算出大脑电网中的输出信号,而推断出下一步会有什么了。

 

也就是说:当你尝到辣味后,会不会放下筷子和碗,会不会侧过身去问话他人,会不会起身去找水来喝,你那大脑中发出的脉冲信号,都会告诉你并做出决定的……

 

我们不怀疑物理学家把大脑的活动与规律,看成为一份复杂的电路总图。但是我们却要明白:一份电路图,它完全遵循了物理学中的规律,而规律表示了说一不二的确定性,通过确定的规律,物理学家可以做出准确的预测。大脑既然同于一份确定规律性的电路图,那么大脑也就完全成为确定性可以预测的东西了。

 

比如:你的手脚开始活动,那是因为神经细胞的命令,而此命令,那是因为大脑电路中的确定电路模式及其规律,不同的模式与规律激发不同的神经细胞,所以你会把碗筷放下后,而不会侧身去问同桌、不会起身去找水喝。或者你在侧身问同桌的时候,不会放下手下的碗筷,更不会生起“我不应该吃这辣椒”的“后悔心念”、“后悔情绪”起来等等。

 

但是这里有一个最难解释的核心:你放下手中的碗筷,侧过身去问话同桌中的人,站起身去找水喝,这一系列的活动,几乎都是同时发生并且为意志的、有意识的行为之结果,都是意志与精神的选择结果!而在遵循确定性规律的物理电路图中,又怎么容得下意志的选择——自由意志以及同时发生的多种结果呢?在尝完辣椒之后,我侧身找人“想要问个究竟”这种有意识、有意志的决定,又是如何让大脑细胞——电路中的信号活跃并兴奋起来的呢?

 

更奇怪的是,电路中那些互相作用的物理信号、物质事件,怎么就在一刹那间,突兀地变成为一个精神事件如“后悔”的情绪来了呢?不是电路的确定规律,早就决定了输出的信号吗?莫非那些确定的规律都被违反了吗?

 

对那些将精神、心智放在第一位,精神决定物质的唯心主义者来说,精神好比一座复杂电站、一架复杂机器、一台复杂电脑的设计者与操纵者,物质的电站、机器、电脑,它们之所以不能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人”,那是因为它们从根本上缺乏了人类拥有的自由意志——精神或者心智。

 

这样的话,难道人类的心智或者精神,真的能够进入原子、电子?质子、中子?真的能够进入大脑细胞、神经所属的物质世界而作用于物质?

 

再厉害的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不还是要由人类的心智来设计、来创造吗?不还要由人的思路来为之编制程序吗?我们看再厉害的人工智能,也创作不出诸如李白、苏东坡的诗词,曹雪芹的红楼梦,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以及创作不出类似于阿炳的二泉映月、贝多芬的月光进行曲等等。

 


(整理自金堂古寺古月禅堂  2016年11月之录音)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宗勇
学习中,感恩师父!

签名:周勇
发布于2019-06-25 16:53:43|回复


妙知
感恩师父! “这一连串的、复杂的、物质间的相互作用,怎么突然间地,就从一个物质事件,变成为一个精神事件了呢?”

发布于2019-06-08 13:26:52|回复


今慧

强大的思想家



发布于2019-06-06 12:57:18|回复


今海

感恩师父!深入浅出,能理解。能接受.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19-06-05 09:09:50|回复


宗心

幸福的“辣味”



签名:宗心
发布于2019-06-04 23:52:20|回复


妙峰

具有同样神经系统和大脑的两个人在尝到同样的辣味可能会有完全相反的感受,一个是愉悦、一个是痛苦的感受。物理学家应该如何解释呢?



签名:无生空性
发布于2019-06-04 22:39:58|回复


纯净水

如果没有遇见师父大人!这个物质世界与心理现实真的是个谜!



签名:一 池 疏 影 落 寒 花……
发布于2019-06-04 22:26:15|回复


妙禅

科学再发达,也只能把物理过程分析拆解得更琐碎,而从物质何以出生精神则永远无法解释!



发布于2019-06-04 20:56:38|回复


妙禅

科学再发达,也只能把物理过程分析拆解得更琐碎,而从物质何以出生精神则永远无法解释!



发布于2019-06-04 20:56:14|回复


妙凯



发布于2019-06-04 20:01:26|回复


匿名

赞叹👍



发布于2019-06-02 13:22:4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