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祖师门中的“恶教化”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禅宗祖师门中的“恶教化”




禅宗祖师门中的“恶教化”

 

古月禅堂  释禅心   2015-01-15 





北宋著名的汾阳善昭和石霜楚圆这两位大禅师,善于使用“恶教化”,使其门下的弟子们大彻大悟。



临济宗的大禅师石霜楚圆是这样悟道的:有一次他正向自己的师父——汾阳善昭禅师倾诉内心的烦恼时,汾阳禅师忽然忿怒地顺手抄起一根棒子就要打他!楚圆正要呼救并用手抵挡的时候,汾阳禅师手疾眼快,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鼻子!就这么一掩,石霜楚圆当下便大彻大悟了! 


楚圆禅师的悟道经历,就是善昭禅师典型“恶教化”的结果!所谓“恶教化”,就像手心和手背并没有脱离过的关系一样,“恶教化”乃是“善教化”的对立面。善教化者,菩萨慈眉,永远一张笑脸。永远和蔼可亲,这是符合大多数人道德观的一面,因而被全世界的宗教徒普遍接受。 


然而,对于那些永远只能接受善教化的人,他们的内心也许脆弱得不堪一击,因为他们只容得下老婆禅的慈悲,所以这些求道者更容易被约定俗成的“道德观”绑架住内心。他们无法觉知隐藏在意识流中强大的自我认同,而这种坚固的自我执着之认同,往往正被“善”的一面伪装起来,使求道者无法越过一心两用——能善、能恶的对立面,亲见烦恼和菩提不二、超越善恶现象的本来面目。


禅宗祖师门中的悟道师徒,和其他大多数求道者的师资大不一样。身为一代宗师的禅师们,善于挑战并粉碎传统教育法门中一切能捆绑心境自由的障碍——无论这种障碍,是来自起心动念中的善还是恶。 


内心中的执着,无论是高、大、上的神圣自我,还是庸俗境中的凡俗之取、卑劣自我,禅师们总是毫不留情地将之揭露出来,并彻底地粉碎、扫荡无余。唯有这样,他们的内心才能真正于十法界中出入自在,获得纵横无碍的大解脱。 


譬如锁链,无论是黄金打造的或者锈铁打造的,锁链捆绑人的功能和作用都是等同的。又如无论黑云还是白云,遮障住天空的本质都是一样。 


六祖慧能大师指示追讨他的惠明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的本来面目? 


经过六祖大师的这么一指示,惠明当下大悟,亲见到了那个超越善、恶相互往来、相互凌夺、相互纠裹的潜在本性!所以六祖大师的指示,也可以这样讲:能善、能恶的那个,究竟是个什么?或者讲:曲手为拳、伸手为掌的那个,是个什么?还参得伸手就在缩手里么? 


禅宗悟道的前提,是所有的权威都在自心之内,而非自心之外。所以禅宗中一切参禅求道的方式,无不赤手空拳面对自己,严格禁止、杜绝一切诸如依靠语言文字——无论这种语言文字是经典上的,还是高僧大德口中或者诸佛亲口宣说的;以及向他人求取——无论是祖师还是诸佛菩萨的,祖师禅中一概视为自心外的第二手方式,总不如直接面对自心来得痛快、来得直捷。


因此,禅师们总以最直接的、生活中最贴近事实的方式,了悟所有善和恶或者不善不恶(中性)无非出自一心而已。若断一心,便无一切活泼大用而成断灭空(无大用则诸佛菩萨也不能行使度生事业,也无报化二身等);若不断,则仍是被善恶锁链捆缚的凡夫。唯了达善恶之全体,都是佛性大用者,便能达善达恶、本来空性,故于善恶无有造作,于是不断不造,便能任运自在,所向无不解脱。 


那些离了自己一心,专向诸佛菩萨、祖师大德经典言论中求取解脱的人,好比只向那深潭中捞取月亮的人一样枉费工夫!


深潭中捞不出真月,真月从来就挂在自己一心之中未曾离过,圭峰宗密禅师评论马祖道一禅师的禅法特点时说: 


「起心动念,弹指动目,所作所为,皆是佛性全体之用,更无别用。全体贪嗔痴,造善造恶,受乐受苦,此皆是佛性……一切天真自然,故所修行之理,宜顺此而乃不起心断恶,亦不起心修道。道即是心,不可将心还修于心;恶亦是心,不可将心还断于心。不断不造,任运自在,名为解脱人。无法可拘,无佛可成……心性之外,更无一法可得故,但任心即为修也。」


禅宗祖师们早就彻悟了日常行住坐卧中的一切展现,身心中的所有作为,无论是善、是恶,无不源自一心的大用流通。一心,就是华严宗中的一真法界,善恶本来圆满、全体涵容的境界。所以云:“全心即佛、全佛在心。”又说:“诸佛与一切众生,唯是一心,更无别法。” 


为了粉碎弟子们心中的顽固自我,祖师门中的禅师们痛击求道者的心灵软肋,他们会毫不迟疑地拿弟子们开刀,随时给弟子们一顿暴风雨般的洗涤。这种猛烈挑战自我,以及粉碎一切观念捆绑、二取习气的祖师禅,对于大多数缺乏福德因缘的求道者,是非常不适应的。 


汾阳善昭和慈明禅师师徒,皆以“恶教化”的善骂而闻名。正如德山棒、临济喝一样,这两位大禅师和其他诸多善于运用“恶教化”的祖师们一样,无不以其迅烈的机锋、毒辣透顶的手段,对前来参禅求道者痛下钳锤,使其悟道。这便是禅宗史上独具特色、最具效应的标准祖师禅之教育法。这些伟大禅师们一生中种种奇特的行迹,超然教化的手段,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至今令人仰慕不已。 


《宗门武库》中记载:


「汾阳一日谓众曰:“夜来梦亡父母觅酒肉钱,不免循俗,置以祀之。”祭祀了,师独坐筵中,饮啖自若。众僧教曰:“酒肉僧,岂堪为师法耶!”腰包而去。唯慈明、大愚等六七人在耳。师翌日上堂云:“多闲神野鬼,只消一盘酒肉,两百纸钱断送去了也。《法华经》云:此众无枝叶,唯有诸真实。”」


一天,汾阳善昭禅师忽然对寺院里的僧众们说:“昨晚上,老僧梦见死去的父母向我索要酒肉钱,我心里头啊难过,所以不免要顺随风俗习惯,买点酒肉纸钱来祭祀一番。”于是吩咐弟子去帮他买些酒肉和纸钱来。 


汾阳禅师祭奠了父母之后,又独自旁若无人地喝酒吃肉。这时僧众们都看不下去了,指着他的鼻子骂:“现在才知道所谓‘天下道望第一’的禅师,原来只是个酒肉和尚而已,有什么资格做我们的师父呢?!”骂完后,这些人纷纷收拾包袱,投奔其他道场去了。整个庙子里只剩下大愚守芝、石霜楚圆等六七位,后来个个却都悟道、成就为那个时代的一流禅师! 


等僧众们几乎走光后,汾阳禅师这才说:“那么多闲神野鬼,只消一盘酒肉、两百纸钱就打发干净了!《法华经》说:此众无枝叶,唯有诸真实。我这里现在就是清净道场了!” 


石霜楚圆是一位极具前瞻头脑的人物,几盘酒肉骗不过他的明察之眼,他认定眼前这位汾阳禅师是一位真正彻悟了的大祖师,功夫和见地都是超一流的,所以他和少数几位稳如磐石地留了下来。


楚圆禅师是宋仁宗时代的人,二十二岁出家,到处游方参学。禅宗语录中记载他一表人才、相貌出众,但就是不大守寺院规矩,经常被一些老和尚们训斥,但他都是一笑而已,还说自己是“龙象蹴踏,非驴所堪”。


楚圆游学过程中,听到汾阳善昭禅师,道望天下第一,决定前去依止,于是一条竹杖,挑起破箱子,从湖北到河南洛阳再经山西。当时山西一带战火连天,非常危险,同参道友们都劝他不要前往,但他全然不顾,仍然一路草食露眠,倍尝艰苦,最后易装蒙混过得关卡,终于到了汾阳善昭禅师的庙子。


《五灯会元》中说: 


「师参汾阳,经二年,未许入室。每见必诟骂,或毁诋诸方。及有所训,皆流俗鄙事。师一夕诉难。语未终,阳怒而举杖逐之。师拟伸救,阳掩师口,乃大悟。曰:“是知临济道出常情。” 」


拜见了极富盛名、“道望天下第一”的汾阳善昭禅师后怎么样呢?干了两年粗活,连进禅堂、进方丈室问法参禅的一次机会都没有! 


楚圆在汾阳善昭禅师的庙子里参禅用功非常刻苦。《禅关策进》中记载: 


「慈明、谷泉、琅琊三人,结伴参汾阳。时河东苦寒(立者往往足指堕),众人惮之。慈明志在于道,晓夕不忘。夜坐欲睡,引锥自刺。后嗣汾阳,道风大振,号西河师子。」


昔慈明在汾阳时,与大愚琅琊等六七人,结伴参究。河东苦寒,众人惮之。明独通宵坐不睡,自责曰,古人刻苦,光明必盛大也。我又何人,生无益于时,死不知于人,于理有何益。即引锥自刺其股。


虽然这样用功,但也没有得到师父汾阳禅师的半句赞赏。相反,平常遇着师父,想要请教时,只是遭到一顿辱骂。楚圆也不甘心哪,曾经多次冲闯到祖堂向汾阳禅师求取指示,结果每次还是遭到师父的一顿侮辱和臭骂。 


偶尔的时候,汾阳禅师也会和楚圆东拉西扯,又都是一些诽谤、贬低其他禅师的恶劣语言。有时也给弟子们讲一讲课,但常常夹杂许多庸俗下流的事情。这实在让石霜楚圆活不下去了。有一次他向汾阳禅师诉苦,并有所抱怨,话还未说完,汾阳禅师忿怒地举起棒子便打了下来。石霜楚圆慌忙用手去挡,汾阳禅师却把石霜楚圆的嘴一掩。就这么一掩,楚圆就大彻大悟了,这时才感叹地说:“这下我才知道,临济宗使人开悟的方法,简直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啊!” 


楚圆禅师后来荷担起如来的家业,延续、重振临济宗的法脉慧命,获得了辉煌的成就,这也和他培养出了黄龙慧南和杨歧方会两大禅师不无关系。这两位禅师分别创立了临济宗中的黄龙、杨歧两大禅法支派,压倒性地领前于当时禅宗中的其他所有派别。


江西南昌黄龙禅院的黄龙禅师,在临济宗内自成体系。黄龙禅师先从云门宗学得一套套滚瓜烂熟、但以“以死语传人”的路数,成为当时禅林中的“明星”人物。但是有一次游山时,黄龙遇到临济宗的云峰悦禅师,云峰悦禅师毫不客气地指出他的错误,更推荐他应去依止石霜楚圆慈明禅师。


黄龙慧南很自负地到了楚圆禅师那里后,被楚圆禅师多方“勘验”,每次都被逼得“屡屡汗下不能回答”!楚圆禅师对他也不客气,每次参问时,楚圆对他都是“诟骂不已”,灯录中说: 


「明诟骂不已。师曰:“骂岂慈悲法施耶?”明曰:“汝作骂会那?”师于言下大悟。」 


黄龙衷心向楚圆禅师请教,不是遭到楚圆的嘲弄就是辱骂。慧南如何服气:“骂人,难道就是佛法中的慈悲吗?”楚圆禅师不失时机地抓住黄龙的把柄道:“你难道是以‘骂’,来体会佛法的吗?”慧南听了这话,终于明白了师父的用心,顿悟了,从此以后成为一位所向披靡、名振禅林的真正宗师!


以上公案,都是汾阳诸师徒,运用一心之中“恶”的一面让人悟道。绝大多数的学佛者,只知善法可以让人悟道,却不知“恶”法同样也可以让人悟道,若只说其中任何一面,便因片面而不得全体之用。因为“善、恶”只是一心中两面相依的现象,所以运用相反的任何一面,都可以让人在活泼泼的当下一念中获得转身,在当下这一念上见道!这一念,可以是思善的一念,也可以是思恶的一念;可以是“即心即佛”的一面,也可以是“非心非佛”的一面。总之,全体之念,也就是全心一念、一念全心,能善能恶、能动能静、能明能暗、能隐能显的一念。


另外,禅宗祖师们还说“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直接在万象森罗的一切善恶差别现象中,识得那个万事万物的共性——本性,而不是说离开善恶的差别世界,另外证得一个绝对清净、解脱的清净刹土,或者说离开烦恼、五毒之外,另外寻觅到一个实相境界的自性本面。 


“随流”,要能在能思善、能思恶的心用中,始终把握到那个不在差别中、又能涵摄一切差别现象的普遍周遍之性(本性),这样的话,自然不会被喜怒哀乐所转。不是说完全没了喜、没了忧了,而是说不会再被喜怒哀乐所转,不会沉溺其中,在“无喜亦无忧”的同时,亦能喜也能忿还能忧,所谓将军一怒平天下是也。 


例如行使佛陀事业、度化众生,必须还得发广大心,适当运用各种心的作用、心绪的力量去成就事业。儒家有句话叫做“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虚云老和尚有两句诗偈是这样的“问渠为何放不下?苍生苦尽那时休!”“天下人获得快乐了我才快乐”,这其实都是一种把所有众生命运、众生苦难一肩挑在自己身上的大忧心、大悲心、大菩提心! 


祖师们讲“喜怒哀乐”都是禅,不是说学佛了,就必须像个木偶一样,不许有任何的喜怒哀乐,有些人说“安详禅”,“安详”可以是禅,但“忿怒”就不可以是禅了吗?不然的!密乘中有那么多的“忿怒佛”,大勇大力,降妖伏魔,横扫一切障碍。禅师们更是有“呵佛骂祖”、痛锤弟子等等出格的手段,“忿怒”照样也可以是禅。


天台宗的智者大师,独创天台教义中的“性恶论”,全世界的人都在说性本善、佛性本净等等,唯智者大师说佛亦不断性恶!为什么呢?因为大师的“性恶论(性本恶、佛性即恶)”,很好地解释了何以一切众生都在佛性中,却有烦恼五毒的问题!如果说众生本来都具足佛性,则众生都在佛性中便不应该有烦恼,只有承认了性恶后,才能解释这点。因此说,天台宗的“性恶论”,很好地解释了“烦恼即菩提”的问题。 


因为本性中有恶,所以众生位中,尽管有烦恼,却不失佛性。又因为本性中即恶,所以诸佛菩萨也不能断性恶,但诸佛菩萨、悟道者能达恶性空,达恶性空后,自然便去了“恶”;去了其“恶”,于是便能起“恶教化”的大用,便能以忿怒相度化需要以忿怒手段才能度化的众生——密法中那么多忿怒佛,不就是证明吗?若能认识本性,死主阎罗王也就是大威德、也就是普贤王如来、也即是自己的上师;若不认识,大威德也就是主宰你生死的阎罗王。 


华严经中,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有的大菩萨为恶业成熟的众生制造天灾地难,以警示无常之理;有的大菩萨化身为淫女,以欲化欲,这也都是佛性即恶的“恶教化”经典之明证。


本文一开始就提到了善于运用“恶教化”的汾阳善昭禅师,那么善昭禅师是怎么圆寂的呢?台湾高僧星云大师译白的一段现成公案转来如下:


「宋朝时有位朝廷大官叫龙德府尹李侯,下令善昭禅师到承天寺当住持,连着下了三道命令,禅师都无动于衷,李侯府尹于是派了个使者去迎接禅师,并威吓使者说:“你如果不能把善昭禅师带回来,就把你活活打死!”使者失魂落魄地来恳求善昭禅师一定要救他的命。善昭禅师心想不去是不行了,就问弟子:“我怎么能够丢下你们,一个人去做住持呢?如果带你们去,你们又都赶不上我。” 

有一个徒弟上前说:“师父,我能跟您去,我一天可以走上八十里。” 

禅师摇摇头说:“太慢了,赶不上我。” 
另一位徒弟高声道:“我去,我一天能走一百二十里路。”
禅师还是摇头说:“太慢了!”
徒弟们面面相觑,纷纷猜测师父的脚程到底快到什么地步,这时有位徒弟站出来,向善昭禅师叩首说:“师父,我跟您去。”
禅师问:“你能走多快?”
弟子回答:“师父走多快,我就走多快。”

善昭禅师一听,便高兴地微微一笑说:“很好,我们走吧!”  」


于是,善昭禅师就一动也不动地坐在法座上微笑圆寂了,那个弟子也恭恭敬敬地站在法座旁边立化了。像这种把死亡当游戏,随时随地一瞬即去的死法,不是很圆满自由吗?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妙光

婆心切切的大恩师父也是善于恶教化,只是弟子们却总是不识,当面错过,辜负师父一片苦心



签名:什么鬼东西也没有
发布于2019-07-31 10:36:41|回复


妙可

顶礼伟大禅师们禅师们总以最直接的、生活中最贴近事实的方式,了悟所有善和恶或者不善不恶(中性)无非出自一心而已。若断一心,便无一切活泼大用而成断灭空(无大用则诸佛菩萨也不能行使度生事业,也无报化二身等);若不断,则仍是被善恶锁链捆缚的凡夫。唯了达善恶之全体,都是佛性大用者,便能达善达恶、本来空性,故于善恶无有造作,于是不断不造,便能任运自在,所向无不解脱



发布于2019-07-29 16:53:39|回复


匿名

性恶论全世界的人都在说性本善、佛性本净等等,唯智者大师说佛亦不断性恶!

“性恶论(性本恶、佛性即恶)”

因为本性中有恶,所以众生位中,尽管有烦恼,却不失佛性。又因为本性中即恶,所以诸佛菩萨也不能断性恶,但诸佛菩萨、悟道者能达恶性空,达恶性空后,自然便去了“恶”;去了其“恶”,于是便能起“恶教化”的大用,便能以忿怒相度化需要以忿怒手段才能度化的众生——密法中那么多忿怒佛,不就是证明吗?若能认识本



发布于2019-07-29 13:52:55|回复


吉美荣卓

感恩师父!



发布于2019-07-27 16:41:57|回复


妙禅
善昭禅师大机大用,真是了不起的祖师!但弟子慈明禅师更为难得——在自己未开悟情况下,面对“恶相”师父,信心毫不动摇! 若非大善根人莫能知、莫能持守也!

发布于2019-07-25 11:50:59|回复


妙禅
善昭禅师大机大用,真是了不起的祖师!但弟子慈明禅师更为难得——在自己未开悟情况下,面对“恶相”师父,信心毫不动摇! 若非大善根人莫能知、莫能持守也!

发布于2019-07-25 11:50:33|回复


妙鼎

感恩师父,学习了祈愿师父长久住世。



发布于2019-07-25 09:25: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