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见调御经沙劫,一切功用犹一念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睹见调御经沙劫,一切功用犹一念




睹见调御经沙劫,一切功用犹一念

2020/4/15   金堂寺斋堂

 


六根攀缘六尘,现前出生贪嗔痴等,令目前一心,时时陷于迷乱幻相,真是苦不堪言!教下便说这些烦恼,那都是从过去历劫以来的善恶种子中生起来的,所以称之为现行无明烦恼、现行惑。如此观来,我辈众生昏昏噩噩,罪缠业缚而毫无自由自在,应该以什么法门而除之呢?我们是不是应该闭上眼睛、塞着耳朵、捏紧鼻孔、堵住嘴巴、裹捂全身、关闭心门,要去做那强制断除六尘显现、强行关闭六根门头的功夫呢?

 

小乘佛教、原始佛教的修持中,行者把根尘在内的一切法,包括五阴、十二处、十八界在内的所有法灭尽后,便称之为我生已尽、永离生死的涅槃——然而大乘教法、大乘行者,称他们(小乘)所证得的涅槃,实为偏真、偏于空之一面的非究竟解脱、不了义涅槃!因为大乘说,一切法有是一边,一切法灭尽后的涅槃又是一边,如此二边都未能超出,又如何能称之为真正究竟的解脱、了义的涅槃呢?

 

大乘中说一切法当体即空、本来空性,所以一切法当下就是涅槃。打个比方说,既知水中月亮,从来无实、当下空性,那又何必还要等到未来某个时间,等到水月灭尽以后,方堪称之为空或者空的证得呢?

 

再如大乘中的最上乘又说,其实生死就是涅槃、涅槃就是生死。或者说,既没有生死烦恼可以断除,也没有菩提涅槃可以证得,这么生死涅槃本来不二的见修,也不是小根小器的行者可以梦见的。

 

我们再看《楞严经》卷五中,有段经文这么说到:

 

『阿难及诸大众,俱闻十方微尘如来,异口同音告阿难言:善哉!阿难!汝欲识知,俱生无明,使汝轮转生死结根,唯汝六根,更无他物。佛告阿难,汝欲识知俱生无明,使汝轮转生死根结,唯汝六根。汝复欲知,无上菩提,令汝速证安乐解脱寂静妙常,亦汝六根,更非他物。

 

阿难与诸大众,同时听到十方微尘数的如来,异口同声地说:善哉阿难,你如果想明白俱生无明,何以使你轮回六道、沉沦苦海的,那么你便应知,生死症结的根元,那就是你的六根——“结”表示在缚而不开,“根”说明持续而不断。所以离开六根的话,更无结元:使诸我辈众生轮转生死的“结”,就是六根与六根的作用,这是一方面;然而另外一方面,要能解除缚结,证得安乐、解脱、寂静、妙常的无上菩提——根中本具、不生不灭的本觉真心的话,本还是这六根,并非他物——离此根性,更没有另外的妙明真心、本觉真心也。

 

也就是说,六根与六尘,实则上同源同体、本惟一心的。因此,要说在缚不自由的话,两者同时在缚不自由;要说解脱自在的话,两者同时解脱自在。或者讲:举根之时,尘在其中、尘由根现;举尘之时,根在其中、尘不离根。根尘“同源同体”,说明两者从来本源一心而没有异体之说。如果从相上观察的话,根与尘却有内、外的差异——根在内、尘在外;以及心法、色法的不同——根为心法、尘为色法。但是从理上而言、体性上而言,根是第八识的见分,尘是第八识的相分,相分、见分都统一于自证分。所以根、尘二者,本乎一心、同源同体,而贪嗔痴等烦恼,只是对前尘(前五根对前五尘)的虚妄影相上,所起的颠倒妄想,好比空中花、水中月,并非缚结的关键以及解脱的核心,把断要津的核心还在根尘同源的“现前一心”之上也。

 

这么一说一举例,我们大概也就晓得了,选择禅修的方便法门时,我们更须要直截了当、上乘了义的见修。大手印的修法中也说“显现不缚执着缚,断除执着那若巴”——正如“但自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但于事上通无事、见色闻声不用聋”,六根门头的显现起不到束缚的作用,束缚于己的,是能执着的妄心,不需要徒劳辛苦地做那断除六根以及六根门头的显现(六尘)功夫,不但不需要断除,任何人甚至可以直接由六根门头中,直接契入遍及于百姓日用、寻常日用的解脱自在。禅宗祖师们的许多开示,也为我辈后学大力印证了这点,如沩山禅师说:

 

“一切时中,视听寻常,更无委曲,亦不闭眼塞耳。”

 

临济禅师法语:


“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

 

六祖慧能指示:


“但净本心,使六识出六门(即六根),于六尘中无染无杂,来去自由,通用无滞,即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脱,名三昧行。”

 

达摩祖师则云:


“在胎名身,处世名人,在眼观照,在耳听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遍现俱该法界,收摄在一微尘,知者即是佛性,不识唤作精魂。”

 

再看《佛说观普贤行法经》中,世尊说偈言:

 

『一切业障海,皆由妄想生,众罪如霜露,

慧日能消除,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

 

要说诸佛为业重众生,开最甚深、最上乘的忏悔出苦之法门,再也没有其他一法,更胜过于“念实相”——念“一心之实相”的了,除此以外的法门呢,那都是暂时的、助缘的方便,何以故、为什么呢?只因众生心性,与佛平等,本来无染,也没有生死来去之相。但是呢,只因众生最初不觉、不了自心,迷本自性所以称之为无明,好比堕在无明大梦中的人,被梦中种种境界、种种怖畏、种种颠倒妄想所逼迫,谁知醒来时,求梦中毫发许事及颠倒相状,也都了不可得也!

 

《坛经》中说,“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因此当知,历劫来的善恶种子,无论如何无量无边,没有一者,不能消尽于当人现前一念心性之中的。只要你我识得现前一念,本来清清净净、了无一物,任尔行住坐卧、见色闻声、扬眉瞬目、举手动足、开口闭口,全都不离现前一念心性之故,所以全都能销融于现前一念之体性中,得大解脱、证大自在!

 

那么,在做销融妄想无明的功夫时,贵在平常日用起心动念处,就能一把觑定,你要在一念起处穷究了无生起之相,如此彻底彻源,从根当下斩断,切切不可对之留情留面,务令当下斩杀、任他鬼哭神嚎去。所谓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以如是的大智慧光,念念觉察、念念消灭、念念照破无明,所有妄想贪嗔痴毒,叫它当下瓦解冰销,更无落地萌芽、潜滋暗长之机也!(不要给妄想无明有落地萌芽、潜滋暗长的机会)  

 

又如,大手印引导中讲的俱生智慧,俱生的意思是同时。万法的本性,就在万法的现象中,主与客同时出现,本质上彼此没有先后、始末的差别。好比火与热性、水与湿性,从一开始,它们的现象与实相的本质,那都是同时出现的;同样地,一切众生现前一念升起的同时,无论此一念是贪是嗔,或善或恶,本来解脱、本自空净的实相本面与之俱生同在,完全不存在谁先谁后、谁始谁终、谁在谁不在的差别(戏论)。

 

大手印传承中的祖师们也说:“与心俱生者、法身也”。只因历劫以来的善恶种子,都在自己现前一念心性之中。所以,若能勘破现前一念、真正透脱现前一念,那么历劫以来的善恶习种,顿时冰销瓦解,彻见亘古至今,未尝变易的本来人,永嘉禅师所谓:“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夙债!”

 

古德开示——大慧宗杲禅师打了几个比方:上士闻道怎么样?中士闻道怎么样?下士闻道又如何?上士闻道,好比心印印于虚空,当体即空,更不着任何痕迹;中士闻道,好比心印印于水中,尽管对境不免动荡,但是觉之即无、照之即空,如此藉返观觉照之力,也能不留踪影;然而下等凡夫,既不知心印等同虚空,又无力用功返照,因而于念念迁流中,遇境即粘、遇缘便缚,好比以印印于胶泥,久久不能脱去化去也。

 

纵观古德参禅入道因缘,先要把从前所学所得的种种知解道理统统放下,而且放了又放,一直放到无可放处、言思路断、当下知归之时,这才不杂用心,昼夜中唯一直面自心、直观自心、直视自心,更不起第二念,所以古时悟道彻道者众。

 

“学道须是铁汉,着手心头便判,直趣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只要一念起、凡一念起,当下便扑,此一念究竟起自何处?住在何处?灭向何处?是个铁汉大丈夫,正如狮子直扑来人般,决定要在能起、所起这里,讨个下落,得个分明。你们看吧,一般人下得十分力气,才得一二分、三五分相应,何况才下个三分、三五分力气者,又能得个什么、明白个什么?!

 

《五灯会元》卷六记载,宋代柴陵郁禅师,参禅时参一段公案:

 

『僧问法灯:“百尺竿头,如何进步?”灯云:“恶!”』

 

三年后的某天,禅师骑驴过桥时,心心念念还在参寻上、还在公案时,这时驴子一脚踏破了一块桥板,禅师堕于桥下,忽然大悟!遂作悟道颂云: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后来柴陵郁禅师的弟子白云守端禅师赞颂他的师父曰:


“百尺竿头曾进步,溪桥一踏没山河。从兹不出茶川上,吟啸无非哩啰。”


(有僧请问法灯禅师禅法:“百尺竿头,如何进步?禅师答曰:“恶!”——请问你们,好端端地请教禅师,禅师为什么答他一“恶”字?莫非禅师真的讨厌人家、可恶人家呢?“百尺竿头”,再向上的话无处可攀、跌入虚空,请问跌入虚空、心如虚空时如何进步?如何修持?一踏山河粉碎、虚空粉碎!请问虚空如何粉碎?禅师大悟之后,终生不出家乡,还知自家本地风光享用不尽么?还用得着向外寻觅他处风光否?悟道之后的禅师,他的一吟一啸、一举一动,无非解脱真言、佛法总持也。)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以下决心、做功夫啊,你绝对不能等待因缘,是真志士撩起便行。六祖为明上座指示:汝但善恶都莫思量,正这样(恁么)时,一切不思量,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你但直下自看,的的确确、干干净净,唯于现前一念上看来看去、审察来审究去,只在现前一念上下疑情、做功夫,那就没有不能明白、没有不能打成一片的。

 

古人参禅,总是把“生死二字贴在额头,即使颠沛流离中,仍然念兹在兹,一动一静的时时刻刻,那都不肯放过,所以终得大彻大悟。比方明代的王阳明,当他奉旨征讨、行兵打仗之时,马背上还时时提起参禅的功夫,像他这样的,杀场上都无不得力、杀场中都能亲证菩提!六祖慧能说的抡刀上阵都可以得。现在的人,禅堂、山林中才静坐了几支香,就认为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无始来都被世间尘劳烦恼、习气钩锁,连环羁绊牵缠,何曾得过半点自在的妙高(我们)(师父忽往妙高师兄头上敲了一棒,之后又往近在身边的其他几位师兄头上各敲了一棒),到了目前还不肯奋力一搏,不知不觉陷得更深,平时有点小毛小病、小烦小恼就大喊大叫,等到重大违缘障碍现前,或者临死时要他不颠倒,仓促间手忙脚乱抱他十方诸佛,到底起不起作用?不起任何作用时——那就太可悲太可怜咯!

 

“寻牛须访迹,学道访无心,迹在牛还在,无心道易寻。”——非是叫你如木头石块般顽然无知、冥然无觉,你但迸裂现前一念,便知自家本来了无一物、本来清清净净;顿见现前一心,当下即是真心,并无方圆,也没有大小长短,乃至无一切形相,好比梦中醒来人,终无一法可得,也不见有一法当除。这样会得,从此以后你的修持,不假断除、不涉修证,说迷说悟都不可得。到这里胸中无物,大雄丈夫昼夜六时,或者入于诸佛境界,或者入于诸魔境界,乃至佛魔俱扫境界,但向无功用、大解脱场中纵横自在,荆棘林中透脱无始习气去,又岂是那些困于蒲团上闭目藏晴、凝心敛念,空亡死寂如同外道、魂魄不散犹如守尸鬼者可以梦见的!

 

又者如六祖云:“汝等诸人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无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万法故。经云: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如是确信从古至今,自己与十方一切诸佛诸祖,何曾欠少一毫毛!即此便从种种有功用、种种勤苦努力中透脱出来!一念如此会得,活泼泼地于一切时、一切缘、一切境中念念如是,自然照彻心性之源,如《圆觉经》中说:“睹见调御,历恒沙劫勤苦境界,一切功用犹如一念。”——“睹见调御经沙劫,一切功用犹一念”也。2020年4月15日中午,禅堂斋堂过堂后禅心师父为诸爱好参禅众开示。录音整理为文字)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妙禅
和尚横说竖说,引经据典,无非希望我辈行人先要信自心自性,其次要生死心切。既信且切,功夫自然容易落堂。 顶礼感恩师父及列祖列宗!

发布于2020-09-16 10:11:20|回复


善名称



发布于2020-04-24 17:57:08|回复


匿名

我所见过的事情 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
我目睹了战船 在猎户星座的边缘中弹 燃起熊熊火光
我见过C射线,划过了‘唐怀瑟之门’ 那幽暗的宇宙空间
然而所有的这些片段 . 所有的瞬间,都将湮没于时间的洪流,
就像泪水消逝在雨中




发布于2020-04-24 15:55:02|回复


妙禅
上师知,赐加持!

发布于2020-04-23 22:52:40|回复


匿名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真志士者,撩起便行!? ? ? 



发布于2020-04-23 22:27:23|回复


妙可

惭愧弟子妙可感恩顶礼师父尊



发布于2020-04-23 22:21:57|回复


匿名

感恩师父慈悲直指,苦口婆心教导弟子们



发布于2020-04-23 22:16:15|回复


东山

有时秉刀立,有时随风浪,唯有一确信,我师常加持!



发布于2020-04-23 10:49:23|回复


妙勇

感恩师父



签名:苦谓生时有乖离欲, 乐谓灭时有和合欲~大乘五蕴论
发布于2020-04-22 19:53:08|回复


宗心
睹见调御经沙劫,一切功用犹一念!🙏🙏🙏

签名:宗心
发布于2020-04-22 19:45:48|回复


今妙(仙游)




发布于2020-04-22 19:37:47|回复


普河

现前一念穷究竟,不负平生不负师!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20-04-22 19:19:52|回复


常如



发布于2020-04-22 19:08:32|回复


今海

感恩师父!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20-04-22 19:04:54|回复


吉美荣卓

感恩师父



签名:宗照
发布于2020-04-22 18:03: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