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评释虚云老和尚说“三关与见处”(附惠光禅师参禅省悟录)




评释虚云老和尚说“三关与见处”

——附惠光禅师参禅省悟录

 

 

注:长沙惠光禅师,初依止本乡铁炉寺妙华老和尚八载,又随妙华老和尚之弟子明印禅师参禅十三年,终至“顿脱留碍,犹醒千年大梦,似越万丈深潭(见本篇后之附录)!”后出外行脚,于武昌佛学院亲近太虚大师,研学佛乘各宗要论,尤通唯识,并学英文、藏文、日文、巴利文等,后于南华寺参访包括虚云老和尚,以及白普仁喇嘛在内的二十余位善知识,长达四十余年,且禅密双修(禅师学的红教),故其著作,颇见功力。今择禅师著作《宗门讲录》第56页,回忆虚云老和尚1947年在南华寺时,一次对于“三关见处”的精彩说法之开示。现在禅心狗尾续貂,再添评释,推荐给古月禅堂诸学子。


10978199.jpg

师(惠光禅师)云:“虚云老和尚丁未春在南华寺讲开示,三关与见处的关系云:(注:此处丁未当误,应是丁亥一九四七年也)

 

『下手的工夫屡有变迁,唐宋以前的禅德多由一言半句就彻悟了道,师徒授受不过以心印心,并没有甚么实法不实法,平日的参问酬答,也不过随方解缚,就病与医而已。 

禅心:空拳生指解,黄叶止儿啼。又曰:我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大圆满祖师极喜金刚传妙吉祥友云:心之自性本来佛,心无生灭如虚空,若悟诸法平等性,无求放下即是修。)

 

宋代以后的人们之根器就陋劣了!虽讲了很多,一点也做不到,要他放下一切,善恶莫思,但他一点也放不下,不思善就思恶,到那时佛祖亲临亦无法可施,实不得已采取以毒攻毒的方法,教人看话头,甚至要咬定个死话头,咬得紧的,一刹那间都不要放松他,才是得力处。 

(禅心:现前一念将生未生之时,猛然觑见,是个什么?名曰看话头。如是念念不离话头,念念审视话头,功夫自然做成一片,风吹不入,雨泼不进,无有不彻的!若是一念起后,方才去看,便成话尾矣!)

 

又如老鼠啃棺材,啃定一处,啃不穿则不止,一但啃穿了就有吃;即是制心一处,以一念抵制万念,以万念的力量集中一处总成一念,来参这个“是谁?” 

(禅心:“沙界茫茫弄识神,谁能返照本天真?几回梦里寻知己,醒后又怀旧主人!”——众生只循了习气老路,狂乱思维,暗运拟议,日夜奔腾,无有休歇,终不出阴界里捉弄识神,所谓鬼窟里之活计也!此等人终缺狮子扑人——入流向内,回光返照、朗然照破之慧力故,终日里韩卢趁块,出流向外,寻声逐色,啃咬枯骨之辈,如是丧身失命,永无出头之日!)

 

或专参拖这死尸来行的是谁?

或参坐的卧的是谁?

或专参父母未生前谁是我的本来面目?

或参念佛是谁?

或参拜佛的、持咒的、诵经的、穿衣的、吃饭的、起妄想的、动念头的、讲话的、欢喜的、静的、动的、笑的是谁?

或专参本心是谁?或专参自性是谁?

(禅心:究竟是个什么?于此生大好奇,非要看透不可,非要彻见不可,即此唤为疑情。参禅若无疑情,功夫生涯,终日坐于死水里泡石头,从容和缓,半浮半沉,不进不退,安住自然。如是任凭微细惑业,流注往来,住阿赖耶境,昏沉无记,唤作参太平禅之辈,千万年也不能穿透省悟!必须痛处着椎,做一铁骨铮铮,血性汉子,着精进鞭,生大疑情,截断众流,忽然拶地一声,疑团粉碎,赤团团地露出本来面也。)

 

总而言之,行住坐卧,一切时、一切处、时时处处都要看住他!看他到底是谁?究竟是谁?要参穿他、要抓住他,这才是大丈夫看公案。乃至看屙屎、放尿的是谁?把他看到底,看他究竟是谁?是佛?是魔?是心?是众生?以我不动的话头如金刚王宝剑,佛来斩佛,魔来斩魔,心来斩心,众生来斩众生,即是要绵绵密密地参去,惺惺寂寂地看住,看他到底是谁!?是我?不是我?

(禅心:做功夫发起疑情时,的的只须看此现前一念,此现前一念,究竟是一物呢?不是一物呢?若是一物,必有形象,及住内外中间等处,如是当觅其形象与内外中间;若非一物,究竟又是什么能见、能闻?能知、能觉呢?如是行住坐卧,在在处处,起大疑情,定要向自己四大五蕴中讨个下落!切记:疑情吞之不得——不得自己意根下做思量、下注解,一切思维拟议卜度总不离见、闻、觉、知之故;疑情吐之不得——不得求佛、求祖师、求他人、求经典说破。)

 

「我」字是这个的代名词,实非真我,连真我的念头尚不可得,然则究竟是谁咧 !?

(禅心:所谓「我」者,无非以地、水、火、风,四大因缘的生灭和合,作了我之身相;又以五根眼、耳、鼻、舌、身,对五境色、声、香、味、触时,出生的攀缘分别妄想,做了自己的心相。故现在返观,四大各各生灭分离,恒常、唯一、独立之「身我」又在哪里呢?若如是亲见,则证知此身毕竟无有实体,四大和合之虚妄相也。如是再观,身我既由四大之缘虚妄假合,故知六根亦是妄有!以妄有六根,攀缘六尘,如是便生虚妄分别识心,而此虚妄心识,假若没有了六尘,便不能有——现在四大分解,无尘可得,岂不是终无心相、心我可觅呢?!如此身我、心我毕竟了不可得,身心幻垢,如是灭除。)

 

要有这样的疑情才有进步,要通身都发疑情,才算是真参实学的工夫!发真疑情方有办法,一到机缘成熟时,看清了、参透了,忽然惺惺寂寂的化境现前!即是顿寂寂底,骇悟大彻!即是悟寂的化境,哈哈大笑而已,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许人知,到那时天人尽忙煞了,天龙八部互相报曰:“人间某比丘今日成道!都去散花供养吗?求说妙法!”

(禅心:古时高峰祖师道:“学者能看个话头,如投一片瓦块,在万丈深潭,直下落底。若七日不得开悟,当截取老僧头去。”赵州古佛云:“汝但究理,坐看三二十年,若不会,截取老僧头去!”又云:“你向衣单下坐十年,若不会禅,截取老僧头去。”虚云老和尚说:“同参们,这是过来人的话,是真语实语,不是骗人的诳语啊!”——禅堂中的同参们哪!古往今来的过来人,凭什么如此信誓旦旦?他们究竟着了哪门子死急,要向大家发出“截取老僧头去”的毒誓呢?)

 

这样一来已打破了本来的面目,已得了深深的见处。未破本参的禅德有这样的彻悟,是破本参的见处;破了本参的人有这样的彻悟,是透重关的见处;透了重关的人有这样的彻悟,是出生死牢关的见处;出了生死牢关的人有这样的彻悟,是蹋祖关的见处;乃至是八相成道、入般涅槃的大见处;这样的见处也不难、也不易、只要工夫纯熟、大相应、大吸力,就能做到。

(禅心:参禅做功夫的,下手之时难于用心;已能用心的,拶破此心难——得个见处难;拶破此心的,虚空粉碎难——打脱见处难;若是见处打脱,还须数十年中,做个本份、本色之老僧,随缘消旧业,任运着衣裳。此诚如古德道:数十年尚有走作。或云:老僧三、四十年方成一片。如此磨练,脚跟纯熟,自能自利利他,一切成办。)

 

你们想要工夫大相应,先在跑香的时候返观观自心,自心本净;返闻闻自性,自性本空,明明历历参到底!集中审问:到底是谁?究竟是谁?大发疑情了,再登座参,更要深深审问,直到五蕴皆空了,身心俱寂了,了无一法可得,直见自性本体,这才是大好相应、大得力处。

(禅心:玉琳国师云:“成片者无论矣,未成片者,但把曹溪云、什么物、凭么来,随时觉察,教纳僧行处,如火消冰。又云:余生平无甚长处,只不记古今只言片字,生平亦有自负处,不学他诸方佛法。噫,安得不记人言者!”)

 

从此已后,昼夜六时行住坐卧,身心稳寂,寂寂惺惺,寂参惺悟,日久月深菩提稳固,一旦大彻大悟,生死如幻了矣!到那时才知道实无一关可过,尘劳佛事,幻化法门,上无佛道可成,下无众生可度,无修、无证、无作、无为、任他安名立号,唤佛唤魔,皆与本分上毫无交涉,到那时彻底明白老僧不骗你们,讲的是假,悟的是真,除去真假两头,大家参看。’”』

(禅心:自古历代祖师开悟证道,岂真有一丝一毫实法可得的?故真参禅者,不得耽搁于有修有得有学地,非至一超直入佛祖地步,绝不罢手。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经历一百多座城市,只说我先发菩提心,直到究竟无有一法可得时,方才称之为真实菩提心也!)

 

 

附:惠光禅师参禅省悟录


光绪34年(1908)二月某日,师因工夫紧紧结结寂入真空无分别念中,通宵顿寂寂底,至晨光时闻钟声忽发省悟!默说偈曰:“打不倒扶不起,时时自在处处遍诣,拖这死尸行,一丝垂到底。”

明公跑来扭住鼻端问曰:“是谁?是谁?速道速道!道不出,当下打三下香板!”师忽憧悟鼻孔撩天!客僧寂雯问曰:“会么?”师曰:“威风四面流,虚空把鼻头,不是沩山僧,又非水牯牛。”雯曰:“是什么?”师曰:“无根树。”……

1916年,……参乐禅和尚,一日师坐次,正惺惺寂寂,忽然霹雳一响,连人带座惊倒在地,双盘未散仍坐无动,如有气的死人,良久,师唱曰:“大地无寸土,信步随方走,翻身既太虚,诸佛共一口。”乐公闻知问曰:“是谁?”师曰:“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乐公示曰:“小悟而已。”正月28日回到小茅蓬。明公问曰:“是谁?”师曰:“不识。”刚说到识字,明公又打三香板……

是冬,明公特为四众打十个七,师亦参加,至第九七的第五天(壬戌年正月初一日早四支香),明公亲巡香,巡到第二转香板打得密!至第三转高举香板站于师前良久,作要打之式,当时师心寂寂,头面汗流如洗!至开静了重打三下而去,打后如卸千斤担子然,香板临身如放身命似的!!忽然顿脱留碍,犹醒千年大梦,似越万丈深潭,明公开示偈曰:“本体无微汗,光明出自心,既住无相境,非古亦非今。”

 

——————————————————



古月禅堂:

禅心:虚云老和尚这篇开示,太给力了!照此参究,便是无上瑜伽大圆满,必有彻了之日!


妙湛:虽然十分给力,却和师父开示,一般无二啊!

禅心:天下祖师,十方诸佛,悉皆同一鼻孔出气故!

妙湛:如是!




以上原载古月禅堂   转载请注明出处